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852章 磨刀(下)

第852章 磨刀(下)

  韩非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悬天大瀑这里的人。

  这会儿,韩非也想明白了:能被发配到这里看守大乌龟的人……说是发配,实际上,是想让他们破执法。

  而能够破执法的人,怎么可能会弱?

  便如无名,身未动,剑光无尽。

  便如宁京尧,霸道非常,做到了真正的刀劈长空,气斩飞瀑。

  当然了,宁京尧的水准,大家早就知道了,似乎也都见识过了。

  但是,还没人见过韩非全力出手。当这一记拔刀术出,无敌术法,被韩非施展得淋漓尽致。

  最后,拔刀术劈出了璀璨的金色刀芒。百丈长刀,落在韩非身前三米处,而不得前。

  一记拔刀术,将这百米长刀上,从头碾到尾。

  宁京尧咧嘴一笑:“漫漫星光无穷尽。”

  随着宁京尧这么一喝。他的身前,脚下,四周,百米,星光闪烁,一柄柄光影凝现,朝着韩非疯狂斩去。

  不过莞尔间,漫天光刀,星辰不灭,光刀不尽,看得韩非都有些头皮发麻。

  下方。

  无名表情凝重:“这一刀,宁京尧用得越来越顺手了。”

  杜江流抱着棍子,抬头看向天空:“这个疯子。”

  岳十二下意识地吸溜了一下碗里的鱼汤,傻乎乎道:“两个人都好厉害,好羡慕。”

  离落落看向远处一个黑衣人影:“我觉得,你们暗猎军团没机会了。能跟宁京尧互砍成这样,能打败你们暗猎军团的人,那是天经地义。”

  那人没有说话。不过,却微微点了点头。

  韩非见宁京尧的脸上,全是疯狂之色,总算是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给他在地面上打架了?这要一动手,只要战况稍微焦灼一点,方圆几十里,恐怕会顷刻间被夷为平地。

  看着这边天空的刀光,韩非脚踩虚空,伸手一指:“万刀归宗。”

  “哗啦!”

  天穹之上,似有滚滚巨浪,一浪拍出,便有数之不尽的水刀,破浪而出。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悬天大瀑上空星光弥漫,浪潮滚滚。千万刀兵,于虚空中碰撞。

  “刀气,直接从500多米的高空,弥漫到了地面之上。”

  第一个豁然色变的是悠野。只见她一下站在了半空,一张飞旋的巨网,横空。

  悠野对着天空喊道:“你们俩,往高点打。”

  悠野低头看了眼自己院子里的花草,长长松了口气。幸亏自己没敢离家太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俩人越战越高。

  “铛铛铛~”

  前百个虚空涟漪,在天空起伏。双方杀得,那叫一个难解难分。

  远处,有人飞掠而来。结果,一看是悬天大瀑自己人在比试,当即无语:你们这特么是在比试么?震荡的气浪,已经漫到几百里之外了都……

  有人腹诽:悬天大瀑这里的疯子,就特么知道打架……天天惹事,真希望全给他们撵出碎星岛才好呢。

  水刀和光刀在互斩的同时,韩非和宁京尧俩人,已经近战,碰撞在了一起。

  一旦近战,宁京尧的劣势出现了。他没有韩非那么花里胡哨的身法,所以屡屡被砍。

  而韩非其实也有劣势,他是身法好不错,但是宁京尧这什么星辰魔刀,只要有光亮的地方,就能生出刀来,韩非同样也在被砍。

  但此刻,韩非的另外一个优势就出来了:他皮厚肉糙,光刀砍不动他。

  对于这一点,宁京尧无语了:这特么还怎么打啊?

  “不打了,不打了……”

  宁京尧郁闷地大喊了七八声后,天空之上的漫天星光和巨浪,这才消失。

  等俩人落地的时候,一个个都衣衫破碎,谁也没比谁好到哪里去……

  宁京尧无语:“你这体魄,到底怎么练的?初级潜钓者的力量,根本砍不动。这还怎么打?”

  韩非嘿嘿一笑:“我也没砍得动你啊!”

  宁京尧将破破烂烂的袖子一拉,将那满是血痕印的手臂露了出来:“这叫砍不动?得亏我境界超出你不少,否则能被你给砍死。”

  离落落点头:“对对对!由此可见,这一战,竟然是韩非赢了。因为他的体魄比你强。”

  宁京尧也浑不在意,哈哈一笑:“不慌,不慌!这才有意思!要是没对手,那还有什么意思?”

  当即,有人冷笑:“宁京尧,你这就觉得没对手了?咱俩练练?”

  说话的人,此刻正黑着脸。他刚才跑到岳十二家里看戏,结果一个没注意,自己家的屋子给劈了。这看得他满脑子,都是黑线。

  宁京尧瞅了瞅他家的房子,顿时嘿嘿一笑:“哎呀!老吴啊,你家屋子年老失修,这不正好重盖么?喏,砍棵树去。”

  “哼!”

  韩非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眼睛忽然瞄向了一个高壮的汉子。那人的手中拎着一根棍子,正饶有兴致地等着他。

  韩非的目光瞄了过去:“练练?”

  那汉子点了点头:“你们聚灵师,就是灵气充足。刚才那一仗干完了,竟然还能打……”

  有人连忙道:“等等,你们俩,也去天上练去。”

  只听悠野忽然喊道:“杜江流,不准用烈火无极棍。”

  却见那汉子嘿嘿一笑:“放心,放心,肯定伤不了你家的花花草草……我用无影奔雷。”

  韩非连忙打住:“哎哎哎!等等……其实吧,我棍法不行,在哪儿练都行。”

  “不行!”

  不少人,同时喝出声来:什么在哪儿练都行?房子打塌了,不要重新盖的么?

  不过,宁京尧却讶异道:“韩非,你要用棍法?你还会棍法?”

  韩非心说:老子手握定海异宝绣花针,能不学么?不管如何,棍法都在必须课之中,自己必须会。

  其实,韩非刚刚没想继续挑战。他想回去,找两本棍法,先推演、推演,然后再来找杜江流的。可是,耐不住杜江流的目光,一早就瞄准了自己啊!这要是退缩了,别人还以为自己怕了呢?

  片刻后。

  天空之上。

  “砰砰砰……”

  “咔咔……”

  如雷霆炸响,天空中,一道又一道音爆屏障破碎,韩非被抽得头皮发麻。

  “不打了,不打了……我要回去练练。”

  杜江流无语摇头:“你这什么棍法基础?连妖级都没有吧你?”

  韩非落在地上,收回了幻影琉璃翅:“我就是想感受一下棍法的厉害。不过,你放心,你且等我回去练练。过些天,再来找你。今天,也着实打累了,实力没发挥出来。”

  “噗嗤!”

  有人失笑,只听离落落道:“韩非,你都找的战魂师打,别的你就不打了?我们猎杀者,悠野姐姐的操控之法,岳十二的兵甲,你不考虑?”

  韩非呵呵一笑:“暂时不考虑,我磨练战技呢,其它的没空。”

  有人摇头,见没戏看了,于是纷纷回家。

  话说,今天看的也过瘾了。至少说,大家也都认可了韩非的实力。能进小九院子的人,拿到幻影琉璃翅的人,能走进300米剑域的家伙,能和宁京尧拼刀的疯子,着实可以当成怪物看!

  至于韩非那惨不忍睹的棍法,被大家给自动忽略了。

  韩非往回走的时候,就看见九音玲正在家门口,正朝他笑呢。

  韩非当时,就感觉浑身紧张,无语道:“你不去逛街,你在这傻笑啥呢?”

  九音玲被韩非说得小脸微红:“我,我看看。”

  韩非摇着脑袋,微微一叹:“你看见了。一大堆事儿还等着我去弄呢!棍法不行,补棍法。身法也没练到家……看来,我距离天骄的距离,还差很多啊!”

  九音玲:“……”

  迎面走来的大黄,歪着眼看着韩非:“本猫最讨厌,有人一本正经地吹鱼……你把我的鱼,都给吓跑了。”

  韩非随手往地上丢了一只二十多米,满嘴獠牙的大鱼:“你自己叼去吃吧!我心累。”

  “喵呜~”

  事实上,韩非特别关照这只猫,确实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第一只猫啊!不仅是猫了,其他的陆生动物,压根儿一个都没见过。

  所以说,看见了一只猫,韩非居然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韩非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他乡遇故知”?

  回去,换了身衣服,钓舟升空,韩非直接往西城飞掠而去。

  ……

  巨人之路不远处的一处小山崖处,阳光倾泻在崖下的金黄色沙滩上,海面上一片金光。偶有不知名的生物冒出一个脑袋,然后钻入海水之中。

  张玄玉正坐在崖边。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妙龄少女,俩人正在看海。

  张玄玉嘴里夸夸其谈:“当初,那时,我还是钓师境界,家族崩坏,仇人满地,我独自一人,背井离乡。我还记得,当初那灿灿的骄阳,洒满沧海。那时候,我就希望,我身边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直到遇见了你,我发现,我又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

  女孩子在旁边,羞涩地将头撇向了一边:“真,真的吗?”

  “那当然。我火热的内心,便如这骄阳,灿烂而热烈……咦!你别动,你眼睫毛上有东西,我帮你吹吹……”

  “张玄玉,张玄玉!”

  就在俩人贴得老近、老近的时候,天空之上,有人高喊。那姑娘哧溜一下,往崖下一跳,捂着脸跑向远处。

  张玄玉连忙喊道:“哎哎哎!你别走啊……你眼睫毛上,真有东西……”

  然而,那姑娘已经跑远了。

  张玄玉顿时勃然大怒:“韩非,你个混蛋,这是你第多少次,破坏了我的好事儿了?”

  韩非从天而落,探头看了眼跑远的姑娘,无语道:“你这个坑货。除了蒙骗无知少女,你还会干点儿什么?”

  张玄玉气哼哼道:“关键时候,你就不能晚点儿再出现的么?算了,算了……咦?你不是去抓风天翅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