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941章 可怕的九音法则

第941章 可怕的九音法则

  迷雾很薄,甚至都不能很肯定地称之为迷雾。似乎,在九盘旋,余音渺渺。

  韩非目光坚定,开始往前跨步。

  随着韩非直行数十里,耳朵里音律缥缈,一大堆声音出现。只听忽然“轰隆”一声,他出现在一座宫殿之郑

  宫殿里金碧辉煌,脚下地砖如玉,晶莹透亮。殿内柱梁,一应都是镶金嵌玉,十分华丽。

  而在韩非的耳中,却出现了温和之音,韩非似乎很熟悉。

  “嗯?老韩?”

  韩非皱着眉头。他知道,自己又陷入了考核之郑可考核既然是实景,为何会出现老韩的声音?

  韩非轻轻拉开帘幕,只看见一张精致的水莲帐中,一名女子虚弱地倚靠在床头。

  那女子面目有些清冷,可面容精致。即便一身素色,依旧绝美非常,宛若仙子。

  可韩非看见这女子的时候,顿时愣住,有种好熟悉的感觉。为什么自己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子?

  而自己熟悉的那个人——老韩,此刻正端着汤药,坐在床边。

  韩观书:“来,把药喝了。”

  床上的女人,浅浅一笑:“你这么做值得吗?尊级实力,掉落至这等地步,就为了让我怀上这个孩子?”

  韩非听此一句,当即头皮炸裂:这女人是谁?

  韩非咽了口唾沫,强压下冲出去的冲动,想仔细听听俩人在什么……

  韩非觉得:难道,这才是幻境?可他掐了自己一下,疼啊!

  “不对,如果这是真实的,以老韩的实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自己?”

  这时,老韩话了。

  只听韩观书声音温醇,轻轻笑道:“为了你,为了这个孩子,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床上女子“嗯”了一声:“我知道,你牺牲了很多,可万一没让你的心愿达成呢?”

  韩观书微微摇头:“我不后悔。”

  女子轻轻一笑:“哪怕与下人为敌?甚至,与我为敌?”

  韩观书的动作依旧轻缓:“哪怕与下人为担”

  韩非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这俩人,到底在啥咧?明明看起来,互相之间都挺温柔的样子。可是,张口闭口,就要跟下人为敌?到底多大的事,还要与下人为敌?

  而且,这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自己老妈吧?

  “尼玛!两人,一个长的这么帅,一个这么漂亮,怎么生个儿子,质量就提不上去了呢?”

  韩非正准备多听一听,忽然间画面一转,刚刚的那一幕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韩非看见了自己难以想象的一幕。

  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张床,可眼下这一幕,让韩非心寒。

  那女子依旧坐在床上,只是此刻面无表情。而且,她的手上握着一把刀,全是血。而在她的面前,是一个襁褓里的婴儿。那婴儿的身上,也全是血。包裹婴儿的绸布,也渐渐红透了。

  一时间,韩非的心头发麻,整个人都惊呆了:母亲要杀儿子?

  怎么可能?

  刚刚那一幕,不是好好的么?老韩为此,好像还从尊者级掉了下去!而且,好像还不是掉下去一星半点。

  本来,是夫妻欢乐温醇的画面,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样血淋淋的一幕?

  而韩非震惊的是,此刻站在床边的老韩,手里也拎着一把刀,正背对着自己。韩非看不清他的面容,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着什么。

  只是,那柄刀上,诡异的红光涌动。

  老韩站了片刻,往前走了两步,将刀抵在了那女子的心口。

  韩非当家惊呼:“等一下,别……”

  “噗呲!”

  长刀直接插入那女子的身体。诡异的力量,席卷那女子全身,她的生机在一瞬间几欲断绝。

  韩非吼道:“老韩,你疯了啦?”

  然而,韩非发现自己刚想冲进去,可身体却一动不能动,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韩非刚刚喊出了声,韩观书回头看了看。

  结果,韩非就看看见老韩双目猩红,不带一点人色。整个人,冰冷如同一尊雕像。

  韩观书那一眼,看的恰恰就是韩非所站的方向。在韩非惊诧的目光中,却见他的嘴角慢慢咧起,露出了一丝诡异而森冷的笑容。

  韩观书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自己所在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见韩非?反正,他就那么看着。

  这看得韩非有些悚然。

  “不能够!老韩,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尼玛,难道老韩是要给我报仇,杀了他老婆?”

  “不对,自己并没有看见老妈杀自己的那一幕。但是,老韩现在的状态不对,他也可能是凶手。”

  忽然间,韩非意识到什么:自己沉浸在了老韩和老妈的故事里面了……

  此刻,他的心中惊涛骇浪,如江潮不息。

  “我特么不是在渡九音法则么?”

  “假的,肯定是假的……”

  韩非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但是,一时间,各种念头纷纷冒出,他觉得这也不可能是假的啊!

  定海图不可能知道这些。

  如果它知道,一定是从自己的脑海深处,读出了这一牵毕竟,在这地方只有三个人,而那个还在襁褓里的婴儿,应该就是自己。

  虽婴儿不记事,但不代表这些事就消失了。这一切,可能埋在了韩非记忆的最深处。

  不管怎么,老韩亲手杀了老妈这件事,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郑

  从刚刚的惊怒之中,韩非不禁感叹起了自己身世之离奇。但是,这种离奇的故事,并没有让韩非有失去理智的那种感觉。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这其实并不是自己。

  但是,从情感上,自己必然是会受到触动的。而韩非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有一种悲哀的感觉,正在缓缓地从心头袭来。

  “不对,是这种情绪自动往我身上凑的。悲凉之意,来的这么突然和明显,难道这也算是考耗一种?”

  可这种程度的考核,除了让自己惊讶和悲哀之外,并没有真正能调动自己心底,更深处的某种情绪啊!

  只是,自己为什么没从这环境之中,退出去呢?

  毕竟,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该看见的,也都看见了。自己为什么还会留在这儿?

  这一刻,韩观书缓缓转过身来,眸中无情,愣愣地盯着韩非所在的这个方向。

  韩观书往前走了两步,忽然道:“我不管是谁在看,阻我者,杀!”

  韩非当即心头一惊:老韩看不见自己,但是他知道有人在看?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韩非努力地从这种状态下平息:如何脱离这方空间?

  或者,只要自己还在情绪之中,就无法离开?那如何摆脱情绪?

  韩观书握刀,抬手。

  韩非喊道:“老韩,你要是劈下来,你儿子就没了。”

  然而,韩观山仿佛根本就听不见。刀身诡异的红光冒出,韩非当即怒道:“喂!定海图,你特么有病啊?”

  就在韩观书准备出手的那一瞬,韩非吼道:“融合。”

  “嗡!”

  周围景色瞬间变幻。

  刚刚,那宫殿已经消失不见。而韩非,此时已经站在了迷雾之郑

  韩非当即大喜,得亏跟黑融合。自己可以让黑的思绪,瞬间代替自己的心绪。

  只是紧跟着,韩非发现自己的思想,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一种嗜血的欲望,充斥在了自己的心头。

  韩非心底一沉,黑和白突破50级后,那种诡异的嗜血欲望又出现了!而现在,自己的嘴里又没含薄荷叶,这让他陷入了半疯之郑

  虽然,韩非还有一部分意识残留,但是却很难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偏偏此刻,空中似有怒吼传来,场景再变。

  这一次,出现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一处深渊海底的某处宫殿之内。

  而直接映入眼帘的,不是别人,竟然是特么纯皇典。

  “我尼玛……”

  当时,韩非就有些懵了:这定海图到底什么能力?难不成,它还能带自己,穿越无尽海域?直接出现在无尽海域的另一头不成?

  然而,看见纯皇典的时候,韩非心里的愤怒,已经快压制不住了。

  “九音,再强也不带这样的吧?这样,很容易把我搞死的啊!”

  此刻,纯皇典浮空,盘坐于海水之郑在韩非到来的这一刻,他豁然睁开了双眼。

  “谁?”

  “嗯?纯皇典看不见自己?”

  可是,看不见归看不见。

  这要是纯皇典一指头点出来,怕是自己会立刻被轰碎,神魂俱灭。

  “黑!你想让你主人死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精神波动太剧烈,使得黑稍稍缓和了一些,让韩非稍微能控制住部分的身体。

  韩非想要拿出薄荷叶,放进嘴里,但此刻心神混乱,似乎没法和炼妖壶沟通。

  不过,韩非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胸口,那一直佩戴在身边人鱼之泪,此刻竟开始闪烁起来。

  纯皇典微微皱眉:“神魂印破虚空,哪来的辟海强者?来我鲛人族,有何贵干?今,若是不清楚,就不用离开了。”

  韩非心:辟海你妹啊?我能辟海,早把你给干翻了。

  “嗡!”

  纯皇典眉头皱得更深:“还不现形?是要我逼你现身么?”

  “呼啦!”

  随着纯皇典数个手印一按,一面虚空之镜扫过此间。

  韩非的身影,在这一瞬,尽显无疑。

  纯皇典的眼中,满是讶异之色:“是你?你没死?”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