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028章 婚前之谈

第1028章 婚前之谈

  既然知道了任天飞只是一尊分身,顿时就没人想对这货出手了。

  很显然,所有人都知道:对一具分身出手,没什么意义。而且,这好歹也是探索者分身,真以为说打就打了?

  天剑宗那位尊者不出手,就算楚南风和穆天放一起上,恐怕也得受点伤。

  而且,这里是天剑宗的地盘。

  探索者巅峰干架,万一任天飞专捡人多的地方打,这不是天剑宗愿意看到的事情。

  任天飞没有和韩非多说什么,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有声音出现在韩非的心底。

  “先天空冥思园,后理想宫,最后神之纪念塔。”

  韩非神色不变。任老混蛋,将神之纪念塔放在了最后,显然是这神之纪念塔才是去中央神殿的路。

  至于天空冥思园和理想宫,到底是什么?呵,这次唐歌大婚后,韩非准备直接去了。留九音玲和离落落在暴徒学院就好了。

  穆天放见战事已定,暴徒学院的危机已解,大婚也该继续了。

  穆天放:“诸位,还请回到演武剑场,观礼继续。”

  穆天放深深地看了韩非一眼。他知道,暴徒学院不会那么鲁莽地将韩非等人送来,却不管不问。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暴徒学院竟然和任天飞合作了。这一点,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任天飞,这是一个实打实的疯子!没人知道他来自何处,也没人知道他因何而崛起?也没人注意到,这家伙是在哪儿渡的天劫?

  反正,任天飞第一次出现,是直接打进的千星城。不知缘由,直接对世家大族发难。

  当年,任天飞怒发张狂,双手屠戮探索者超过30余人。尊者级强者,被他直接打崩了一个。

  第二次,是任天飞入仙宫,偷出定海图。

  也是那一次,千星城诸尊齐出,生生将其打爆。那一次,有一位尊者,被任天飞打到崩溃。

  本以为,那一次任天飞就算没陨落,也不可能再崛起了。

  可谁知道?这一次,任天飞再次出现了,让所有人心神都提起来了。这家伙,似乎只针对世家大族。不问缘由,上来就是干,叫各大家族如何能不惧?

  果不其然!

  虽然还有不少人留下观礼,但是却有一些潜钓者级别的强者,纷纷告退,先行离去,应该是回去通报消息去了。

  本来,等客人上门,应该就是午后。经历了暴徒学院这件事情,发酵至此,天剑宗给暴徒学院专门设了位置。

  不过,韩非未在此列。他跟洛小白交代了几句,就自顾自地跑去了唐歌那边,跟唐歌一起,进了天剑宗内门。

  一路上,所有天剑宗弟子,看见韩非时,神色怪异。

  身后跟着的,是曾经被韩非抢劫过的姑娘。此刻,她偷摸摸瞥了韩非几眼,心说:这家伙,怎么会成长这么快?

  从三级渔场到现在,短短几年的时间,他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诛杀执法巅峰存在的强者了。

  片刻后。

  韩非来到唐歌的住所。这会儿,一群唐歌的同门师兄弟,正围在这里。

  只是,天剑宗嘛!一群用剑的家伙,通常性格都比较古板,冷静的那种。就比如,无名那样的。

  此刻,看见唐歌进门。

  有人道:“唐歌,我觉得你大戟可以收了,要不执剑吧?”

  有人分析道:“记得晚上出门的时候,要帅,要万剑跟随,这样才有气势。”

  有人赞同:“身上衣服要白色,白色好看。”

  有人摇头:“白色像话么?要黑色,看起来有气势。”

  “噗!”

  一群人七嘴八舌。忽听门口有笑声,顿时回头,就看见韩非在笑。

  唐歌此刻像一根木头一样。一群师兄弟在那边,有的拎着剑,有着拎着衣服,不是黑的,就是白色的,还有一货竟然拿绿的。

  看了眼韩非,唐歌顿时一囧:“这,这事挺麻烦。”

  一群师兄弟,怪异地看着韩非:韩非进来内门了?

  只听韩非悠悠道:“大婚啊!大婚啊,兄弟们!怎么都黑的、白的、黄的、绿的啊?当然是红的啊!”

  “啊?”

  顿时,一群师兄弟讶异,表情错愕,心想:我们剑修的帅得很,可都是白的,黑的呀,哪有穿红色的?

  当即,有人不认同:“不对,男人穿什么红的?”

  “对对对,那是女人穿的。”

  韩非听得无语:“让开,让开,合着都大婚了,你们竟然连衣服都没准备好?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有人无语:“反正,红色的肯定不好看,不像话。”

  唐歌也有些皱眉:“红的,确实,不太好吧?”

  韩非嗤笑道:“那你是没有感受到红色的魅力!来来来,让我这碎星岛第一炼器师,给你现做一套,你就懂了。”

  有人讶异:“你要现在做?”

  韩非嘴角勾起,“哗啦啦”,一堆乱七八糟的布匹什么玩意儿的,出现了。

  “嗡!”

  灵气火焰直接爆发,就看见一片绯红之中,金丝蔓延,游走于红袍之上,一件长袍雏形就出现了。

  在一群人目瞪口呆之中,金丝化龙形,金红交织,一套盘龙红袍就出现了。

  而韩非还不是做了一套。除了龙袍,还有凤袍,采凤飞舞,领袖口金光灿灿……

  跟在韩非身后的那小姑娘,震惊道:“呀!这比玲珑塔的衣服还要好看。”

  韩非撇嘴道:“衣服这个东西,比的是创意。此袍寓意龙飞凤舞,龙凤呈祥之意,大吉。”

  那姑娘惊道:“为什么都是普通的金料?除了那红绸,这衣服才下品灵器吧?”

  韩非失笑:“姑娘,大婚啊!又不是打架,要那么高质量的干什么?这衣服,就穿一次。”

  完了,韩非随手炼了一堆的首饰,递给那姑娘道:“拿去,拿去,跟穆灵琢磨琢磨,把首饰戴上,绝对光彩照人。”

  说完,韩非就道:“诸位,给我跟唐歌私聊一会儿。”

  众人此刻还这震惊在这龙凤袍的款式,有点震惊,衣服还可以这么做?

  但随即,他们反应过来,都知道韩非和唐歌乃是兄弟了,纷纷离开。之前,说红色不好看的家伙,已经把手里的衣服给丢了。

  片刻后。

  隔音阵内。

  韩非道:“虽然我知道尊者级的强者,应该能听得见,但人家应该不会偷听吧?”

  唐歌失笑:“自然不会。”

  完了,唐歌忙道:“你刚才没事吧?日后,可不能莽撞。烈阳精气,不可小觑!这一次,你执法了,但有件事你要记得。楚狂人,不是这一代人中最强的。楚门除了楚狂人,还有一人排在他们那一辈天骄榜第三,很强。”

  韩非哦了一声:“谁?”

  唐歌脸色凝重道:“楚清颜,楚家天之骄女。据说,比楚狂人更有天资。”

  韩非讶异道:“女的?”

  唐歌点头:“且不要小看她。每一代的年轻一辈中,总会有一些极为出彩的。能位列楚狂人那一代的前三强者,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韩非点头:“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这个你就先别管了,我要跟你说的是,这次你大婚之后,不管暴徒学院这边再发生什么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唐歌顿时脸色一变:“不行,虽说现在因制衡的关系,暴徒学院暂时安全了。但一旦有一天,这种平衡被打破……”

  韩非:“真到了平衡被打破的时候,你能帮上什么忙?老韩让你和穆灵大婚,怕是想让你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修炼成长。就算你想帮,至少也得有探索着的实力吧?你先安稳把探索者天劫渡了,到时候,再说其它。”

  唐歌眉头紧皱:“你呢?来了千星城,想提升实力,就只能走千星试炼场和三圣地这条路了。三圣地玄乎,而且主要是锤炼神魂之地。千星试炼场,难度不小。星河中的秘境,被开采掉了许多,剩下的也不好开采。你暴徒学院的星珠,恐怕不够你们长久修炼的吧?”

  韩非拍了下唐歌肩膀道:“放心,执法巅峰,我就离开千星城。”

  唐歌神色一动:“义父找到地方让你突破了?”

  韩非想了想,微微点头:“算是吧!所以,我在千星城不一定会待很久。执法境中能威胁到我的,没几个。只要这段时间暴徒学院不出事,到时候自有退路!”

  ……

  韩非和唐歌在交谈之中。

  而在百里之外,某地下深处,有一老者微微眯着眼睛,喃喃道:“难道……当初算错了?引起天变的,是韩非?看来,韩观书给他儿子铺了一条大道啊!当真是……好算计啊。”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