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08章 我是谁

第1108章 我是谁

  /

  洛小白的强势崛起,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楚清颜也承认洛小白不弱。但是,那也只是综合实力的不弱,逃生能力强大,但是攻击手段相对贫乏。

  所以,在楚清颜的印象中,洛小白面对真正的强者时,守战还行。但是,想强势攻杀,洛小白算不得多强。

  但此刻,洛家神术一出,洛小白的危险程度直线上升。其威胁程度,几乎堪比韩非。毕竟,整个神控师家族,就凭借洛家神术,独立千星城世家大族之外。

  这还不算,楚清颜清晰地注意到洛小白之前眉心的那枚种子,似乎不凡。如果她所料不错,那可能是一枚古种。什么层级的?她不知道。但是,能激发洛小白的洛家神术,恐怕不凡。

  只看见,洛小白抬头,一路花开,妖艳无比。

  一步跨出,洛小白已经出现在千米之外,站在一朵幽蓝花朵之上,身后草木相随,虚空中,根茎延伸。

  楚清颜手持长剑,身影在天空忽闪。这是契约灵兽蝶星虫的独特能力,速度不比任何人慢。

  “无影食命剑。”

  实际上。

  此刻的韩非,正被无数人轰击。有拳印轰击,有箭矢穿刺,有大掌拍击,有多名兵甲师刀剑洪流横扫。

  只是,这些攻击,都被太阳阴阳图给搅碎了,并没有一道能伤及根本。

  “噗噗噗!”

  第五微光难得的收起了那玩世不恭的神态。此刻,他一脚点水,以浪潮为弓,将自己射出。

  一条白色散发着光辉的大鱼横空,那是他的天赋灵魂兽,圣光鱼。

  “圣光降临。”

  天穹之上,一道光柱直射韩非。

  因为是光,即便是太上阴阳轮也没能躲过。而且,太上阴阳轮也没躲,当圣光照射,只看见太上阴阳轮上的裂痕竟然修复了不少。

  “哼!”

  “甲道神咒。”

  只看见第五微光身前不远,大片咒文出现,咒文成甲。

  第五微光放手,箭出如流,眨眼十三箭,前后相随,以点破面,直接轰碎这诡异咒甲。

  可惜,第五微光刚刚破甲。

  有七剑合一,带着无与伦比的剑潮,直刺而来。

  第五微光梦然回头:“剑七,我记住你了。”

  “今天,你过不去。”

  张玄玉已经赶到,大喝一声:“非!”

  “个龟儿子的,楚门小娘们,真当你玉大爷吃闲饭的?”

  张玄玉反身一甩,长枪脱手击空,吼道:“叩天门。”

  这是张玄玉在史前魂境领悟的唯一一招枪术。凡人亦可开天门,他开不了天门,但叩击一下又有何妨?

  “铛!”

  楚清颜的食命剑落在太上阴阳轮上,另一只手扭转,时间变化。只看见张玄玉那一枪之威力,竟然在虚空扭曲,直击太上阴阳轮。

  “你大爷。”

  张玄玉暴吼一声,连忙收抢。然而,时间规则已被改变,那一枪他自己也没收得回来。

  同时,楚清颜直接喷出一口鲜血,鲜血落向太阳阴阳轮:“时光湮灭。”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

  楚清颜意图通过崩碎时间,击杀韩非。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洛小白在追赶,距离楚清颜那边差了3000余米,看似很近,眨眼就到,但是她已经无法更快。

  第五微光被阻,只来得施展圣光术,给韩非治疗一波。

  曹球一拳轰出,刚刚被楚清颜扭碎。

  张玄玉隔着老远的一枪,不仅没戳中楚清颜,反而被她以扭转时光之法落向韩非。

  而且,同时间,多人施展神魂攻击之术。

  对于现在的韩非来说,深陷重围。楚清颜眼中精光大放,自己那口精血破开了那一丝道韵,落在了这阴阳图上。

  “只需要两息,韩非必死。”

  楚清颜这一刻,也快疯狂了。自己将立不世之功,这个极有可能成王的强者,即将陨落在自己手上。

  空间开始扭曲,太阳阴阳图虽在抵抗,但开始渐渐扭曲,似乎随时都会湮灭。

  然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看见一只虚空大手,忽然从虚空中伸出。

  那只大手,每伸出一丝,血肉都在被剥离,眨眼间内,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而且,白骨上也在出现裂痕,似乎随时都会崩碎一般。

  西门凌寒毕竟只是尊者境巅峰,按理说她根本无法也不肯能跨越时间长河。但是,这两道时间离的实在太近了,近到了西门凌寒都有感知了。

  楚清颜大惊:“不可能。谁?谁能越过时间壁障?”

  就看见那大手,一把扣住太上阴阳轮,强行将其拉入了未知。就此,消失不见。

  ……

  正常的时间线中。

  乐人狂、离落落、曹天、曹佳人、洛酒天几人,正在全速往深海中追去。

  于半途之上。

  他们路过了大片的大船残骸碎片。

  乐人狂大吼:“快快快,全速……他们肯定遇到大危机了。”

  曹佳人冷喝:“冷静,已经是极限速度了。”

  曹天目光微寒:“球球但若出事,所有人都要死。”

  忽然间。

  他们看见,在那苍穹之上,一只遮天大手,从虚空中伸出,探入一片虚无。

  那速度很快,只用了一息时间不到。等那大手出来时,就看见上面早已无血无肉,只剩下布满裂痕的,似乎随时都可能破碎的森森白骨。

  曹佳人瞳孔一缩:“尊者?谁能在这么快时间内,伤尊者至此?”

  洛酒天惊呼:“不可能。正义之城的故事里,根本就没有这一幕。”

  所有人都看向洛酒天。你特么在胡说什么?这一幕,都被我们看见了,你说没有这一幕?

  洛酒天也不明所以,但脸色极为难看:“不对劲,按说这个时刻,西门凌寒应该被三大尊者横击,已经快要陨落了。这时候,应该不可能出手。如果不是西门凌寒,这手是谁的?在正义之城的历史中,肯定没有这一幕。”

  离落落:“会不会你们漏了?毕竟,尊者战寻常人也看不得啊!”

  洛酒天:“不可能。这不是我一个人了解的历史,这是世家大族都了解的历史。”

  曹佳人断定道:“说明,那边出了什么特殊的事件。”

  乐人狂:“别扯了。谁拉我一把?快点儿。”

  ……

  也不知道这是哪儿,韩非只觉得头疼欲裂。一大片零碎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浮现,似乎有一根深红色的锥刺,直刺脑海。

  当那抹红光刺入脑海的那一刻,炼妖壶疯狂转动了起来。青光屏障,如同一道厚厚的壁障,强行挡住了那抹红光,并逐渐将其碾碎。

  但是,在红光入体的那一刻,韩非的神魂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一下子,闪烁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

  韩非于挣扎中,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哪儿?我……是谁?”

  韩非捂着脑袋,只觉得脑海实在太乱了。各种各样的画面出现,大量的碎片,使得他脑子一片混沌。

  “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你终究会回来的。”

  忽然,韩非豁然抬头,看见自己眼前,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此刻,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不是西门凌寒是谁?

  韩非浑身一哆嗦,大惊道:“我去。你哪位啊?你哪儿冒出来的?”

  西门凌寒眼中凄楚:“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一次,你的记忆被打散。唉,难道这就是天意么?”

  韩非麻溜地起身:“不是,姑娘,你在说啥?”

  西门凌寒:“我是尊者,虽然还是无法发现这个世界的奥秘。但是,我总感觉不对,这世界不对。”

  韩非扯了扯嘴角:“尊者是啥玩意?我还是王者呢……雾草!”

  韩非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海面上,顿时连连抬脚:“我敲尼玛,我特么……我竟然站在海面上?我竟然没掉下去。”

  西门凌寒看见韩非现在这一惊一乍的样子,不禁有些无语:“你以前,没这么多话来的。”

  韩非趴在海面上,好奇地东张希望,漫不经心道:“我以前?我以前就是个捕鱼的……咦,我船呢,我船哪儿去了?哎,不对,我是谁啊……”

  西门凌寒看着韩非,手指一点,韩非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嘴巴被人封住了。

  西门凌寒:“还是安静点好,不过是记忆错乱了而已,慢慢拼好就可以了。我不明白的是,我现在该怎么做。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出现的这么晚?我不明白的是……你真的是你吗?”

  韩非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嘴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还有这女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神神叨叨的……

  “对,我一定是在做梦,人怎么可能站在海面上呢……咦!这女人好像很御姐的样子,嘿嘿嘿……反正都是在做梦,我是不是可以调戏一下。”

  这么一想,韩非当即走上前去,大摇大摆地走到这女人跟前,四目相对。

  西门凌寒:“???”

  “啵!”

  韩非忽然上去就亲了一口,亲得西门凌寒眼睛瞪大,心说:这家伙……他,他怎么敢?

  “嗯?还挺真实,老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再舔一下……”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