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10章 我叫,西门凌兰

第1110章 我叫,西门凌兰

  /

  这座城,叫做禹城。

  在禹城外,一片临着礁石海的地方,有一个叫做大荒村的村子里。一般情况下,村子里的人是没资格进禹城的。

  这个傻子也不是别人,正是韩非。

  就连韩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轮回。

  而他现在的名字,和韩非这个名字一样很没有特色,叫做王寒。

  现在的韩非,出生在一个极为普通的家庭。

  韩非的父亲是一个强大的修行者,至少在韩非现在看来是这样的,已经达到了悬钓者境界。韩非的母亲,在一次战役中陨落。

  ……

  韩非的父亲被征召,去海外打仗去了。通常,要隔个数月才能回家一趟。每次回来,会给韩非带一些玩具、贝壳。

  因为知道韩非脑子不大好,所以他父亲,打小也就没教他战技这些东西,只是随意的丢了一门修行功法给他。

  在韩非的父亲看来,自己这儿子反正都已经傻了,活在这个时代也不太容易。不修炼其实也好,修炼了反而会死。

  韩非再傻,那也是自己儿子不是?能活着就好。能不能修炼?倒在其次。

  因为韩非的父亲经常不在家,所以韩非就经常一个人,饿了就去拿着父亲留下的钱,去买点儿吃的。

  可因为韩非很傻,一般被人家一忽悠,钱就被人家忽悠光了。所以,韩非的父亲还特意给家门口弄了两个桃树回来。

  在这个世界,灵植生长极快,所以桃子一直都会长。

  但是,和韩非同病相怜的少年也有不少。比如,现在这一群小孩,其中就有两三个家境和韩非差不多的,但人家好歹不傻。

  因为韩非傻,所以桃子也经常被这些穷哈哈的小孩摘光。于是,经常饿着肚子的韩非,会一个人跑去礁石海边去挖螃蟹,抓虫子。

  韩非最喜欢吃的,是螳螂虾。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螳螂虾情有独钟,天生的喜爱,天生就喜欢吃。

  而且,韩非吃饭总是和他人不同,他总是挑嘴,觉得买的东西只能入口。而他自己有的是耐心,总会弄点儿盐巴,抓点儿细海藻,弄点儿海草汁,煮一煮,味道清奇可口。

  除了吃饭,韩非喜欢做两件事情。

  一件,是戳蚂蚁。在自己的世界中,韩非总觉得手里拿着的是擎天巨柱,每一次出手,都是惊天地泣鬼神。他对此乐此不疲。每一次都戳的很准,从无一只蚂蚁能从他手上逃脱。

  另一件,韩非喜欢画画。他不饿的时候,除了戳蚂蚁,就是蹲在沙滩上画画。画出来的东西千奇百怪,但很多人都觉得韩非画的很好,因为画的很像。

  经常有人会拿着鱼皮来找韩非。他们喜欢叫韩非把他们的模样,画在鱼皮图上。但是,韩非很不喜欢画人,他只喜欢画海洋生灵。偶尔,脑海中会有灵光一闪,他可以画出很复杂、很复杂的线条。

  因为韩非会画画,但不肯画人,所以经常就被欺负。而韩非越被欺负,就越执拗,我不喜欢的事情,我就是不做,打死我我都不做。

  加上韩非脑子又不太好,所以是个人都会来欺负他一下。

  当然了,小孩子的欺负,逗弄也就是极限了,不会真的把韩非往死里整。

  偶尔,韩非实在找不到吃的,饿的不行的时候,还常有人给他吃的。对其它人来说,这就像是恩赐,很有一种济困扶贫的优越感。

  但是,这又跟韩非挑食的事儿,总能扯到一起去。因为不喜欢吃,所以韩非有时候宁愿饿着,或者去沙滩上找吃的,也不吃别人的东西。

  当然了,韩非也不是完全的傻,他知道人得会打架才好。

  沙滩上,经常就会出现凶狠的虫子,半个人大的螃蟹。不会打架,有时候在沙滩上找吃的都困难。

  因为父亲不教,韩非长大了一点儿,看见别人家在教自己孩子的时候,他总会眼巴巴地蹲在边上看。

  人家也不会在意,心说:一傻子,能看懂个啥?

  其实不然。如果不是看了这些,韩非哪儿有本事去沙滩上找吃的?他早被大螃蟹和虫子给吃了。

  ……

  今儿个,据说在禹城内,有个大族贵女,被撵到了大荒村。

  韩非也不知道,禹城里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为什么会来大荒村?更不知道前因后果,只知道那家人即便被撵了过来,还住着很大的院子。

  甚至,韩非他爹给他种下的一株果树,都被圈进了那个大院子里。

  只是,韩非已经习惯了东西被抢,所以他无所谓。自己有本事找吃的!之所以答应这些同龄的孩子,自然是因为战技。

  韩非学的战技大多不全,老爹丢给自己的功法,他也不太看得懂。每次修炼,他都觉得不得劲,感觉练不起来。

  但战技,他是喜欢的。

  韩非此刻,应了这些孩子一声,丢下了手里的“擎天巨柱”,追着往那大宅子跑了过去。

  毕竟是村子里,再好的宅子,总会有漏洞可循。

  比如,韩非他们这些野孩子,就知道哪里的石块可以搬动,哪里有地道。

  此刻。

  已经入夜。

  韩非就跟着一群小孩,拱在地道里。五个人,悄悄摸摸地钻进了大宅子里。

  有一个孩子道:“听说,那大族贵女,被撵出来的时候可惨了,是她母亲牺牲了自己,才换得她能出来。据说,就跟着一个随从,而且是没什么修为的。但是,这都是听说,咱们可千万不能发出声音。”

  有人顿时拍了韩非一下:“傻子,听见没?千万不能发出声音。”

  有人唏嘘道:“听说禹城大族,他们穿的衣服,连螃蟹在上面都站不住,滑溜的会直接掉下来。”

  有人嘿嘿笑道:“何止?我听我爹说,禹城大族子弟,从小都是吃灵果长大的。不像咱,吃的最多的就是桃子。”

  韩非有些狐疑:桃子也挺好吃的呀!难道那灵果,比桃子还好吃?

  几个人瞎掰弄地聊了几句,就偷摸摸地溜到了宅子内,从一处几乎废弃的礁石假山的洞里爬了出来。

  有人低声道:“傻子,你先去探探路,找找那大族贵女在哪个房间?”

  有人提醒道:“傻子,千万别发出声音来。”

  有人道:“找到了,记得回来叫我们。”

  韩非开口:“战技呢?”

  有人推搡了韩非一下:“战技回去就教你,你先去。”

  韩非心中大定。

  顿时,就悄悄摸摸地往宅子内摸去。黑灯瞎火的,韩非将地面当成了沙地,脚下轻盈。

  不时地,韩非会竖起耳朵。

  从来都没人知道,韩非的听力非常的好。这也是他在礁石沙滩上,能屡屡找到螳螂虾的绝技。

  只是耳中一动,韩非就听见一些水声。韩非还撇了撇嘴,心说:禹城大族子弟真奇怪,还要洗澡?去河里冲一下,不就得了?

  很快的,韩非就摸到了宅内一个的屋边,听那水声还在继续。韩非踮起脚尖,一点一点地挪了过去。

  韩非还特意听了下,觉得自己应该没发出声音,这才靠近了过去。

  只是,当他到了那窗户口,以草叶塞进窗户,悄无生气地将窗户拉开后,竟然一个人都没发现,只有个大桶摆在那儿。

  “咦!没人?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就在韩非准备再听听的时候,忽然他鼻子里,闻道了一阵奇异的香味,很好闻。

  顿时间,韩非的口水就掉下来了,有好吃的!

  对于一个常年吃不饱的吃货而言,美食的诱惑,要远远大于看女孩子洗澡。虽然,韩非也不知道洗澡有啥好看的?

  只看见韩非灵活的脚下一点,就落进了屋子。通过鼻子,韩非很快就在角落的一个案几上,发现了一枚红色的小果子。

  “咕嘟!”

  偷东西这种行为好不好?反正也没人教过韩非,但他自己已经被人给抢惯了,只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吃的就在那儿,你拿不拿?焉有不拿之礼?

  韩非不仅拿了,他还现场吃,抓起果子就往嘴里塞。

  “哗啦!”

  忽然间,韩非身后出现一片水声。

  韩非连忙回头看去,然后……

  “啊~”

  “无耻小贼,你是谁?”

  “啪~”

  韩非觉得自己懵了:那白花花的什么玩意儿?一眨眼,有个人套了层衣服站着,上来就是一巴掌。

  “不好,你没修炼,那个你不能吃。”

  韩非趴在地上,被一巴掌给拍晕了过去,脸上多了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反正等他迷糊地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整齐,目光冰冷的小姑娘正瞪着自己。韩非觉得,自己好像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人儿,她脸上竟然没有灰。

  “你是谁?”

  小姑娘拔出身后的一柄刀,指着韩非问道。

  韩非愣愣地坐起来:“王寒。”

  小姑娘又问:“你为什么过来偷东西?”

  韩非答:“我是来探路的。”

  小姑娘疑惑:“偷东西,还要探路?”

  韩非:“我只是饿了,没偷东西。我是来帮他们偷看大族贵女洗澡,先过来探路的。”

  只见那小姑娘,当时就傻了一下: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但是,她当时就更怒了。

  不过,好在她智商还比较高,遂问:“谁让你来的?他们是谁?”

  韩非抿嘴,这不能说。要不然,周大虾他们可能会被打。

  那小姑娘见韩非不说话,咬牙切齿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韩非摇头。

  那小姑娘气呼呼,一字一字道:“记住,我叫西!门!凌!兰……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韩非眨巴了两下眼睛:“哦!你要不要继续洗?我喊他们来看。”

  “啪~”

  第二更……求票……

  (本章完)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