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19章 战争巨人(三合一大章,求月票)

第1119章 战争巨人(三合一大章,求月票)

  /

  西门凌兰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此刻,她看见韩非的双眼,还是一黑一白两种颜色。

  只是,在韩非距离她越来越近的时候,那金色巨人如同金色的粉末,在风中消逝。那琉璃双翅也逐渐淡化,眼中的黑白两色,也恢复了正常。

  “噗通!”

  韩非直接一脑袋栽了下去,亏得西门凌兰反应够快,一把将他接住,给拖进了盘龟大阵里面。

  “王寒,王寒……笨蛋……”

  西门凌兰紧张地看向四周。如果再有那种大红花出现,只怕这阵法,可能根本挡不住。

  虽然韩非鲜血淋漓的,但西门凌兰确认了他气息平稳,心脉正常后,就长长地松了口气。

  约莫过了整整一天时间,周围那股子威压,才缓缓结束。

  但韩非并没有醒来,可西门凌兰已经听到了周围稀稀疏疏的动静。

  西门凌兰从未如此害怕过。

  她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有东西来,破了阵,杀死他们俩。那么厉害的大红花,都被韩非打死了,他不应该死在这儿。

  害怕的同时,西门凌兰还很无语,也不知道韩非从哪儿就突然掏出了一枚灵果,然后就往嘴里塞。

  因为在远荒丛林时并未睡过觉,所以这么多年西门凌兰也不知道韩非还能变灵果。

  “咦?哪来的灵果啊?”

  西门凌兰还将韩非手里的灵果给抢走了,结果韩非的手就愣了一下,然后一枚新的灵果就莫名其妙地出现,继续被他塞进了嘴里。

  西门凌兰:“???”

  第二天的时候,果然有生灵敢突入这片区域了。大部分生灵,一开始都是奔着天红槿那个方向去的,应该是去分食它的残躯。

  只是,这种情况只过了两个多时辰,就有生灵来到了盘龟大阵前。

  开始是一条巨蟒,然后是黑甲蜈蚣,跟着来了一群刺猬,然后就越来越多。

  起初,这些生灵并没有扭打在一起。它们竟然跑过来修炼来了,在吸收聚灵大阵的所引来的灵气。

  只是,生灵一多,灵气自然也就不够用了。

  接着,聚灵大阵外就打了起来。

  远荒森林中,生灵无数,一旦开打,血流成河,没过多久就杀红了眼。

  还有不少生灵,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对着盘龟阵大阵就是一阵冲撞。

  “咚咚咚!”

  西门凌兰脸色苍白,咬紧牙关,紧紧地抱着韩非,在阵中缩成一团。

  “王寒,快醒醒。再不醒,咱们就要死了……”

  “咔擦!”

  最外围的盘龟阵出现了裂痕,西门凌兰愈发焦急。

  西门凌兰当即急中生智:“王寒,夏小蝉出事啦!夏小蝉被坏人给抓走了,夏小蝉……”

  而韩非的梦中,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画面,飞速地闪烁。

  他看见唐歌稚嫩的面孔,焦急地喊道:“韩非,韩非,快醒醒。”

  他看见何小鱼咯噔咯噔,灌着吞灵鱼汤:“我喝不动啦!”

  他听见夏小蝉在叫:“韩非,你来帮我穿,我不会。”

  “韩非!今天吃什么?”

  “非啊!我跟你讲,我今天看见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妹子。”

  “臭小子……”

  除了人,还有无数战斗的场景,温馨的场景,还有……

  “知了~”

  纯皇典的欠打的脸,出现在韩非的梦里,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打量着自己。

  “嗯……勉强称得上天骄二字,仅限于此了吗?”

  “小公主,看他最后一眼吧,走了。”

  ……

  韩非只感觉:脑海里,有千万个人在叫自己,太多了,吵得自己脑子都快炸了。

  但是,只有一个人,让韩非非常愤怒。

  “吼,纯皇典你大爷。”

  西门凌兰正在叫着,忽然就看见韩非忽然爆喝了一声,身体“嗖”一下,就要蹿起来。

  “嘭!”

  就看见俩脑袋“嘭”地一下撞到了一起,西门凌兰捂着脑袋,觉得自己脑门可能要被撞裂了。

  韩非目光凶狠,可一看四周场景,瞬间就从梦境回归了现实。

  她看见在旁边捂着脑袋的西门凌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却浮现了另一个姑娘的样子。

  “夏……小蝉?”

  西门凌兰生气地踢着韩非的脚:“你就知道夏小蝉。我喊夏小蝉,你就起来。我改名叫夏小蝉得了。你叫,你天天叫,叫你死……”

  女人这种生物,反正吃起醋来,没谱的。

  韩非被西门凌兰一吼吼,顿时间啥都忘了。

  他不由得揉了揉脑袋,看着周围那些冲撞盘龟大阵的生灵,满脸的错愕,可却没有多少害怕。

  韩非不由问道:“这是哪儿?”

  韩非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模糊的画面,好像……好像这些是自己干的。

  “等等,自己刚才好像变得很厉害的样子。”

  “嗯?实力怎么变强了?”

  只看见韩非一伸手,一滴水珠出现在掌心。

  正吃着醋的西门凌兰看见这滴水的时候,忽然就止住了声音,眼神有点惶恐地看着韩非,想看看他是不是变了一个人?

  只是,当她看见韩非那略显呆滞的眼神时,顿时就松了口气:还是那个傻子,还没变,他记忆还没恢复。

  韩非则有点傻愣愣地看着无尽水,心说:哪来的?好像,这滴水可以变。

  就看见韩非轻轻一挥手,万刀飞卷,阵外一只正在冲阵的猪一样的生灵,顷刻间就被绞成了肉块。

  “嘶!”

  韩非连忙缩回手,那万刀重新变成了一滴水,他自己都看傻了。

  西门凌兰也不敢说话,也不敢问,生怕再给这笨蛋问出一头来。

  不过,西门凌兰拽着韩非提醒道:“我们现在应该逃跑了。这里血腥气越发浓重,必定会引来强大的生灵。”

  韩非挠了挠脑袋:“我好像,想起来一些东西。”

  西门凌兰身体一僵,语气极不自然地说道:“你,想起来了什么?”

  韩非仰着脑袋道:“打架。”

  “呼!”

  西门凌兰长长出了口气,然顿时大吼道:“你想起来打架?那还是赶紧走,等着被吃吗?”

  韩非被吼得脖子一缩:想起来怎么打架,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要凶我?

  不过,韩非麻溜地就爬了起来,拳印一捏,金色拳印直接轰开了一条道。

  随着韩非一翻手,重力法则降临。顿时间,一片生灵往地上一趴。

  韩非一个手刀,砍死了一只猪,一个顺手就将那只猪扛在了肩膀上,和西门凌兰夺路狂奔。

  西门凌兰无语:“你扛着一头猪是干什么?”

  “吃啊!”

  韩非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不过,想了一下,我为什么想吃猪?

  顿时,韩非眸中精光一闪:“红烧肉。”

  “啊?”

  西门凌兰也没听懂几个意思,而是喝道:“这时候犯什么傻,你把猪给我,我收起来。”

  在俩人身后,不少生灵追击而来。

  韩非一挥手,万刀流横扫,硬生生地切出了一条路来。

  跑了数十里,俩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远荒丛林的生灵竟然变多了。这才是森林中部,还没到深处呢。

  就看见一群大蜘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前方给布满了蛛网。

  韩非是从来不认路的,在远荒丛林都是西门凌兰指路。

  但是,西门凌兰其实并没有足够的探索经验。一看见那么大一片地方,全部被蜘蛛给包起来了,哪儿还敢走?

  当即,西门凌兰指着丛林深处道:“往那个方向。”

  一路上,其实跑了几百里后,当一片狼群出现的时候,西门凌兰就知道自己可能走错路了。

  但是,这会儿狼群已经朝着他们冲来了。

  不止是狼群,还有一大片的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爬的到处都是。

  西门凌兰一咬牙,看向韩非:“笨蛋,我怕是走不出去了,你自己走。”

  就在西门凌兰话刚说完,只看见韩非双翅一展,直接抱着她,往天上飞去。

  西门凌兰哪里有过飞行经验?就看见韩非在林中横冲直撞。因为树上还有闪电貂,还有蜈蚣,巨蟒。

  西门凌兰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往天上飞,飞到远荒丛林的顶上。”

  韩非很听话地“刷刷”飞闪,吓得西门凌兰连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反正,就知道自己“嗖”一下,就出现在百米之外。“嗖”一下,就没有方向感了。

  当俩人飞到天上的时候,就看见天上盘旋着一大堆的鸟类。

  “啾!”

  西门凌兰傻眼了:这可咋办?林中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大量的生灵?天上又盘着无数大鸟,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难道这回要栽了么?

  可是,西门凌兰想一想:不对啊!五年了,远荒丛林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怎么会突然今天就不对劲了呢?

  慌乱中,一群鸟冲刺了过来。韩非脑海中,顿时就浮现了风天翅的身影,然后就想起了一个惯用手法,骑鸟走。

  虚无之线伸出,直接扣住了一只鸟。韩非只感觉,脑海里出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画面。

  忽然,在那无数的画面中,出现了一群特殊的人,身材高大。

  “巨人?”

  那一刻,韩非不禁将目光瞄向了远荒丛林深处。

  他心中有一种欲望,想要了解什么。

  至于西门凌兰,则是一脸懵,素质三问。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反正,还没等她适应天空中飞行的感觉呢,整个人已经坐在了一只大鸟的背上,呼啸着,就往远荒丛林深处飞去。

  ……

  等韩非已经骑着鸟,飞了半天后,西门凌兰这才通过太阳的位置,判断出了飞行的方向。

  只听西门凌兰道:“笨蛋,方向错了,我们要往回……”

  只是,西门凌兰往后一看,发现无数只鸟,跟特么战斗机一样在追着自己两个。

  西门凌兰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往韩非怀里一倚:“行吧,你想往哪儿飞,就往哪儿飞。”

  西门凌兰觉得:韩非总是能颠覆自己的认知。以前,还不知道他有这么多本事。现在韩非能了,似乎还能控制别的生灵。

  她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发生在韩非身上,她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西门凌兰现在觉得:这几年,过的实在太刺激了。特别是今天,刺激到她几度都想要放弃自己了。

  没别的原因。

  以前,西门凌兰一直在隐忍,一直告诉自己:其实,自己的天赋不错,是这傻子的天赋太过妖孽。

  但是,真的当韩非的实力,远远将她甩在了身后之后,她才知道那种失落感是多么的强烈。

  自己就是一个稍有天赋的女孩子而已,为什么自己非得跟一个绝世大妖孽比呢?

  只是,飞着飞着,就连韩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在远荒丛林深处,有异兽咆哮。

  3000余里后,韩非和西门凌兰,看见有一只高达几十米的巨熊咆哮,双手捶地,一时间草木纷飞,地动山摇。

  西门凌兰惊呼:“是熊,远荒凶兽,力量强大无比。”

  听着西门凌兰的惊呼,韩非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就浮现出只有人高的憨熊,好像体型有点对不上。

  那熊在奔走,还抬头看了高空一眼,吼了一嗓子,音浪滚滚,震荡虚空。

  韩非连忙操控身下大鸟拉高。只是,这时天空有数个黑点出现,速度快若青光箭矢,转眼间俯冲而来。

  西门凌兰又喊道:“不好,是食螺天雕,它们的爪和利喙强横无匹,断金裂石,可猎杀沧海大螺。”

  虚无之线伸出。在食螺天雕出现在千米之外的时候,韩非一手搂着西门凌兰,消失在鸟背上。

  “刷刷刷!”

  西门凌兰就发现自己的位置在飞速的变幻,晕头转向,东南西北已然分不清楚。

  只听“叮叮叮”的声音,在虚空荡漾。

  不一时,西门凌兰就发现自己和食螺天雕,只有七八米远。可是,韩非每一次闪烁的速度都实在太快。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要么自己远了,要么食螺天雕远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又重新骑在了鸟背上。只是这一次,西门凌兰发现身下的坐骑,已经变成了食螺天雕。

  “咕嘟!”

  西门凌兰咽了口唾沫,歪着头看了眼身后木讷的韩非,忽然就看见韩非肩头在流血。

  西门凌兰连忙道:“你受伤了?快治疗。”

  就看见一片白光骤然落下,韩非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

  韩非呐呐道:“好像,出事了。”

  西门凌兰翻白眼:你现在才发现出事了吗?

  天红槿那种生灵,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远荒丛林中部。还有那巨熊,为什么不在深处待着了?

  五年,都没有发生特别的情况,偏偏今日就发生了。这更充分地说明,在远荒丛林深处,甚至是十万大山深处,出事了。

  一路再飙5000余里。

  这时,西门凌兰发现,已经没有许多生灵往远荒丛林外围跑了。甚至,这里出奇的安静,就连天空猛禽都变得少了许多,鸟群不见了。

  西门凌兰有些喜欢:“王寒,我们要进十万大山么?据说,十万大山危险无比,那里居住着传说中的山岭巨人和巨人一族。”

  韩非挠了挠头:“我,想去。”

  韩非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心中有声音在呼唤,似乎在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放过这个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了。

  那是韩非心中的夙愿。他想要去了解这个世界的秘密,想要知晓关于末法时代那惊世大战的秘密。

  在后时代,是根本没有十万大山这种地方和说法的。海里倒是有很多海山,但是这些海底山脉通常都被大量的海洋生灵占据。

  当韩非操控着食螺天雕,飞入十万大山的时候,包括西门凌兰在内都有些震撼。他们于长空之上飞掠,可以看见掩藏在云雾中的峰峦叠嶂。

  有绝世高崖,比他们所在的高空还要高,只飞了片刻工夫,原本于高空中俯览的情况就不见了。

  韩非他们冲入了群山之中,身前身后都是山峦,有些甚至直通云霄。

  韩非只觉得脑海一动,感知散出,发现有千奇百怪的各种各样的生灵,似乎在聚集,却没有相互厮杀。

  “嗷呜!”

  有巨狼站在山头,仰天长啸。这样的巨狼,远远不止一只。

  韩非忽然道:“他们要打仗了。”

  “啊?”

  西门凌兰不明所以。她早就被眼前那美妙的人间仙境,给震撼住了。毕竟,山里的生灵也不能飞到天上来,所以她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甚至说,西门凌兰觉得有韩非在,什么地方都不可怕。韩非总是有办法,在这些地方活下来的。

  但是,韩非说要打仗了,谁和谁打仗?

  韩非脑海中,忽然就有声音传来:“人类,你们来此为何?”

  韩非感知一扫,竟是一只站在高崖上的山羊,正注视着自己。

  韩非呐呐回应:“想来。”

  那山羊道:“人类有人类的战线,十万大山有十万大山的战场。时隔多年,人类和十万大山向来不睦,你们还是退去吧!”

  韩非当然不肯退,他便又道:“去巨人那。”

  西门凌兰讶异:“笨蛋,你在跟谁说话?”

  韩非指向遥远处的山崖:“跟羊。”

  西门凌兰瞪大眼睛。不过,想到强者是可以感知很远的,也不禁有些无奈。西门凌兰当然知道韩非不太会说话,当即对空气喊道:“羊前辈,我们并无恶意,只是为人族不容,特来十万大山求存。”

  下一刻,西门凌兰的脑海中,就有声音响起:“你们往东飞。战争巨人一族,或许可能接受你们,莫要前往西方的兽族战场。”

  “是,前辈。”

  西门凌兰虽然好奇:这里难道也有战场?是海族已经跟十万大山开战了?

  西门凌兰连忙对韩非道:“笨蛋,往东,咱们往东走。”

  西门凌兰不是傻子。兽族,在和平年代的时候,和人类一直都是敌对的状态。战争巨人一族,她倒是没听说过,只是在书上看过山岭巨人和巨人族。

  “足足飞了一天的时间,天知道韩非他们掠过了多少山川大脉?总之,越往十万大山的深处走,感觉就越是不对。”

  有蛟蛇腾空,注视着韩非俩人。

  蛟蛇追问:“人类,为何而来?”

  西门凌兰随机应变地回答道:“前辈,我二人有要事,前往战争巨人一族。”

  许是蛟蛇将俩人当成了传信的使者,所以并未阻拦,反而帮着吼了一嗓子,让不少躁动的生灵都安稳了不少。毕竟,这蛟蛇也看出两人的实力也就一般,它也不希望自己被频繁地扰动。所以,干脆就吼了一嗓子。

  俩人还遇到过遮天的巨鹰。

  那狂鹰飞临,质问:“人类,尔等控制这只食螺天雕,可会伤及性命?”

  西门凌兰咽了口唾沫,看向韩非。

  韩非似乎也知道那巨鹰的强大,于是摇头:“不会。”

  西门凌兰连忙松了口气:“前辈,到达战争巨人一族,我等就放了这只食螺天雕。”

  那巨鹰翅膀呼啦一下,飞向高空,警告道:“人类,记住你们的话。否则,你们将成为天空一族的敌人。”

  ……

  诸如此类的事情,几乎每过一会儿,都会发生一次。

  西门凌兰都麻木了。这些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生灵,有些甚至连书上都不曾出现过。或许是人家看他们俩太过弱小,或许是见他们一直往东飞,是真的有要事去找战争巨人一族,这才放行。

  否则,西门凌兰觉得,自己两人死一百次都够了。

  “哗啦啦!”

  在次日清晨之时,西门凌兰躺在韩非怀里睡着了。忽然,她就被一片嘈杂声给惊醒了。

  等西门凌兰睁眼一看,就看见,九天之上,数以十万计的天空猛禽竟然跟自己两人一同飞行。

  “嘶!”

  西门凌兰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呼道:“这是,要干嘛?”

  天空之上,遮天蔽日,仿佛黑云覆盖,无数鸟类和他们同行。

  当然了,飞的高度不一样,很快就有一只金雕飞了过来。

  西门凌兰连忙道:“前辈,我们只是去战争巨人一族。”

  那金雕目光冰冷:“到了地方,放了食螺天雕。”

  西门凌兰连忙点头:“是,前辈。”

  而韩非的脑海中,则浮现一只巡天金雕的身影。现在的这只,似乎比自己见到的那一只还要大。

  那金雕破空而去,末了,说了一句:“海族进攻十万大山。你们两个人类太过弱小,到了战争巨人一族,就不要参战了。最好,将此事传达给人类强者。”

  ……

  韩非他们是在这一天中午的时候,到达战争巨人一族的。

  那是一片巨大的山岭草原,有巨城堪比一座高山。在巨城之前的广袤山岭之地,到处都扎着巨大的帐篷。

  韩非的感知中,出现了不少扎着辫子,穿着兽皮或者鱼皮的巨人正在炼器。

  “铛铛铛!”

  出现在那山岭草原之上的巨人并不是很多,多数都是在炼器。要么,就是相对来说很矮的巨人,可能是巨人的孩子。

  当然了,即便是孩子,那也比韩非他们要高很多,也要壮很多。

  当鸟群横空掠过,就看见那些巨人发出“吼吼”的声音。有人举着巨大的斧头,嗷嗷狂叫。

  有巨人孩童,追着那漫天飞鸟,在山岭草原之中狂奔。

  西门凌兰看向韩非:“笨蛋,我们到战争巨人一族了。”

  高空中,西门凌兰的世界观早给韩非颠覆了。因为早就知道要来什么地方,脑子也无数次幻想过巨人是什么样子。所以,真的看见他们的时候,就只剩下了好奇,而没了惊讶。

  韩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但是,在看见那些巨人的时候,他就想落下来。

  于是,食螺天雕俯冲而下。在一群巨人注视的目光中,韩非俩人落地。

  天空中,巡天金雕在盘旋,韩非收了虚无之线。食螺天雕惊慌地扑腾着翅膀,腾空而去,生怕跑的慢了,再被韩非给控制了。

  “咕嘟!”

  西门凌兰拽着韩非的衣服。没见过这场面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咚咚咚!”

  “乌璐鲁……”

  就看见一群巨人孩子竞相追逐,一路往韩非他们这边狂奔而来。

  “瓦鲁瓦卡……”

  韩非和西门凌兰当然听不懂巨人语,傻乎乎地站在地上。那些巨人孩子,好奇地看着俩人,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就开始比划,似乎在比划着韩非他们的身高。

  韩非抬头仰望着这些巨人孩子,感觉很难糙。他和西门凌兰俩人都是一米多的个子,结果人家来了一群小孩,最矮的一个怕是得有6米以上,看起来奶生奶气的。

  最高的一个孩子,已经超过10米了。即便蹲下来,也还是得仰望。韩非甚至可以通过这些巨人孩子脸上粗大的毛孔,看见里面的灰尘。

  巨人的形象,头上扎着脏辫,粗嘴唇,趴鼻子,脖子上和手上挂着兽骨或者鱼牙,赤脚,身上结实的肌肉隆起。

  韩非他们已经被一群巨人小孩给围了起来。有一个巨人小孩,似乎想用手点一点韩非,但似乎又觉得自己的手指头太粗了,怕把韩非戳倒了,一时间僵硬在半空。

  西门凌兰呼吸急促,紧紧抓着韩非的胳膊。这个,她真没法沟通了啊!

  只看见韩非歪了歪头,单手伸出,半空出现出一只灵气大手,和那小孩的手指头点了一下。

  “哇卡鲁……”

  就看见一群小孩,顿时间又蹦又跳,跳得那叫一个地动山摇。

  “吼吼鲁!”

  就听见一声怒吼,一个成年巨人似乎在呵斥,拎着巨大的狼牙棒,呵斥了几声,用狼牙棒把一群小孩给撵开。

  那成年巨人叽哩哇啦地说了两句,只见韩非挠了挠脑袋,呐呐道:“听不懂。”

  西门凌兰无语:那你还要来?

  到底是成年巨人,似乎明白了,当即对着广袤的山岭大吼了一声:“吼吼拉卡……”

  一道道感知扫过韩非和西门凌兰,两人也不在意。主要是也没法在意,这是人家的地盘。而且,这些巨人,没有一个弱者。

  韩非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即便是刚刚那个伸出手指的巨人孩子,其实都有初级悬钓者的实力。

  甚至,如果但论力量的话,人家可能根本不止初级悬钓者。

  大概的意思就是,西门凌兰现在的实力,怕是连这里的一个巨人小孩都打不过的那种。

  “咚咚咚!”

  就看见一大群成年巨人围了过来,平均身高可达15米的巨人,那看起来可不就像是小山一样么?

  而且,一个族群中,总有些个子高的。这里最高的一个,怕是得有20米高,跳起来都打不到人家膝盖的那种。

  只看见人群中,一个穿着毛茸茸兽皮的巨人穿过人群,边走还边对身边的巨人呵斥:“咔咔呀呜……”

  然后,不少巨人散开,回去继续炼器去了。周围还剩下的巨人,大概只有10来个。

  那人一看就是首领的巨人。他站在韩非两人20米外的地方,喉咙里有舌音卡着,用不太熟练的人类语言道:“人……类,你们,为何……而来?”

  西门凌兰见竟然有巨人可以说人类的语言,当即兴奋地看向韩非。她也不知道,为甚要来?但是,韩非要来,那就来了。

  韩非看着那巨人,感受到那人散发出的力量。现在的自己,好像并不是对手。

  “为什么来?为什么?”

  韩非的眉头皱起,皱得越来越厉害。忽然,他捂着自己的脑袋,脑海里出现一些纷乱的画面。那是巨人壁画,他似乎看见了巨人族的陨落。

  西门凌兰的面色大变,知道韩非又头疼了,肯定是脑子里想起了什么。

  但是,对面那巨人却一脸懵逼:我没动啊!

  只听西门凌兰道:“王寒,别想了。想不起来,就不要着急。”

  西门凌兰连忙对那巨人首领道:“前辈,我们来自禹城,穿过荒丛林而来。我叫西门凌兰,他叫王寒。王寒,似乎和巨人一族有瓜葛,但是他有些记忆,想不起来了。”

  “瓦鲁瓦!”

  “咔咔咿哦!”

  一时间,七八个巨人,七嘴八舌地就问了起来。只见那巨人首领一抬手,众人安静了下来。

  那首领道:“,太弱了。他,还好点……等,等王归来,他会知道怎么办。我先,教你们,巨人语……”

  韩非和西门凌兰被簇拥着,带到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前。

  那巨人首领和帐篷里的人说了几句话,就看见一个女性巨人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手里拄着一根如柱子一样的拐杖。

  那女性巨人显然是有些苍老了。她稍微打量了一下韩非俩人,然后对韩非和西门凌兰道:“放开心神,我教你们巨人语。”

  随着那女巨人手指上灵光闪烁,点向韩非。

  西门凌兰还有些紧张,但韩非知道对方并无恶意,站着没动。

  当粗大的手指,轻轻地靠在韩非的脑门上,一大片古怪而生涩的文字,没入韩非的脑海中。

  类似于一种灵魂印记,韩非闭上眼睛,任由那些巨人文字在脑海中流转。

  片刻后,当韩非再次睁开眼时,就看见一群巨人正在看着自己俩人。

  西门凌兰在韩非之后,不久醒来。

  此刻,俩人听见有人道:“人类,现在听懂了吗?”

  西门凌兰愣了一下,然后震惊道:“王寒,懂了懂了,好神奇。”

  西门凌兰酝酿了一下,对着那女巨人,用不太成熟的巨人语:“谢谢前辈。”

  “哈哈哈!声音真小。”

  “还没我家闺女的声音粗。”

  “人类本来就小。”

  ……

  一群巨人正在打趣着,却听那女巨人道:“女娃,你说他的记忆有问题?”

  西门凌兰点了点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这么说的话,俩人连来这里什么目的都不知道。真要这样,人家说不定会直接把自己俩人拍死。

  女巨人微微点头:“看他的神情呆滞,要么就是先天痴傻,要么就是神魂受创。但是,这男娃的实力不差,倒是可以试试从战斗中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信息?山涂,你和这小男娃打一架看看。”

  被唤作山涂的一个巨人,当时就懵了,一脸错愕道:“祭司大人,这,我要和他打?这万一要是打死了咋办?”

  女巨人哼了一声:“你能不能打过,都是个问题。打了看看,最好逼一下小男娃的真实实力。”

  作为祭祀,总是会睿智一些。

  能穿越远荒丛林和十万大山,来到这里的,绝对不可能是西门凌兰可以做到的。既然不是,那韩非就定然有不凡之处。

  西门凌兰看向韩非:“笨蛋,你可以吗?要不,咱们还是等巨人王回来?”

  韩非挠了挠脑袋:“打!”

  只听那山涂顿时嗡嗡道:“人类,你那么小,真不会被俺拍死?要不,你先打俺一下,让俺看看你的实力?”

  “对,山涂说的对。”

  “对,不能直接打,好不容易看见两个人类,不能给打死了。”

  “山涂,你要控制好,不能太为难人类娃娃。”

  韩非挠了挠头:“好!”

  见祭祀和首领没反对,不少早就竖起耳朵倾听的人,顿时嗷嗷地就跑了过来,连带着许多巨人孩子也都跑了过来。

  只听那巨人首领喝道:“都让开。让一块地出来……山涂,莫要出手过重。”

  第一更……求票……

  (本章完)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