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20章 神谕降临(三合一大章,求月票)

第1120章 神谕降临(三合一大章,求月票)

  /

  西门凌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为什么要和韩非来这鬼地方?那一尊尊山一样的巨人,看起来就不好惹,还打架?

  但是,她也知道韩非很厉害,特别是那天跟大红花战斗的韩非。在那一刻,西门凌兰觉得韩非才是真正的王。

  此刻,一群巨人围出了得有足球场那么大的场地。有巨人对西门凌兰道:“女娃,你到我手上来。”

  “嗯?”

  然后,西门凌兰就坐在了一个巨人的肩膀上,占据了最佳观影位。

  韩非呐呐地看着那山涂,山涂抓了抓脑袋道:“人来,你先打我一下,我好判断你的实力。”

  韩非想了一下,点头,身上金光一闪,一道金光拳印轰出。

  无敌拳印本就不弱,而且走的是无敌路。拳印于半空,化作约莫两米大小。这一幕,看得山涂眼睛一亮,当即咧嘴一笑。

  只见山涂连挡都没挡,虽然感觉韩非这一拳不弱,但应该不至于很强。

  “轰……嘭!”

  就看见山涂那18米高的巨大身躯,直接往地上一坐,满脸懵逼。

  “嗷嗷嗷!”

  “山涂,你也太丢人了!哈哈哈……”

  “人来好厉害。”

  “山涂,对手不弱,可以放开一点。”

  韩非微微有些诧异。一道金光拳印,竟然只是将山涂轰坐在地上吗?对方的体魄,好像有点厉害啊。

  山涂大笑一声:“打的好,男娃,我来了。”

  “咚咚咚……”

  就看见山涂突然爬起身来,助跑了两步,猛然一跃,巨拳横空,爆砸而来。

  相对于巨人来说,这速度应该是不慢了。只是,落在韩非眼里,好像漏洞百出。就看见韩非脚下,诡异步伐出现,身影变幻,直接避开了山涂的拳头,整个人横移到山涂胸口。

  “轰轰轰!”

  就看见山涂整个人,直接飞出好几十米,在地上滚了一圈。

  “吼吼吼!”

  “山涂,你轻敌了。”

  “山涂,你也太弱了。”

  “山涂,平时你懈怠了。”

  西门凌兰大喊道:“王寒,好样的。”

  就连那巨人首领也道:“山涂,不要用蛮力,直接用出五成实力看看。”

  一听首领这么一说,山涂也有些脸红。他也没想到,韩非会这么厉害啊!

  众巨人一听说要用出五成实力,立刻就往外外狂奔,直接将场地空出了千米方圆。

  西门凌兰暗暗吐了舌头:刚才那已经很厉害了啊!现在,才要用出五成实力?

  却听山涂大喝道:“人类,准备好了昂!”

  “嗡!”

  随着山涂身体一震,韩非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能量正被疯狂吸收。

  韩非当即心头一动,嗡地一下,战神意志出现。霎时间,20米高的黄金巨人凝现,看得涂山直接傻眼了,都忘了后续要干什么了。

  “嘶!人类也可以变成巨人?”

  “哇,比山涂还高。”

  “金灿灿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巨人首领喝道:“山涂,不要轻敌。”

  西门凌兰眼神有一丝迷恋。就是这样,那天就是这样的。

  山涂的脸色,变得认真了起来,只见他断喝一声:“战王八闪。”

  “刷刷刷!”

  就看见虚空中,七八道奇光闪烁。同时,瞬息间就有拳印,轰击在韩非身前。

  只见韩非一抬手,横掌抵挡。顿时间,他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整个人被一拳轰出了200多米。

  西门凌兰顿时脸色大变:“笨蛋,躲开啊!”

  当第二道拳印出现之时,韩非手中的金光拳印浮现,阵法瞬间凝聚。

  “轰隆!”

  韩非再退近20米,跟着一道道拳光出现,韩非均是以此法格挡。

  眨眼睛,韩非再次被轰退100多米。

  有人大喝:“涂山好样的。”

  有人大笑:“人类到底还是弱了一些。”

  只是,那巨人女祭祀却微微皱眉,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这人类好像不止于此。

  只听巨人女祭祀喝道:“山涂,用八成力。”

  “啊?”

  西门凌兰大喊:“前辈,五成力就可以了。”

  山涂也挠头:“祭祀大人,会不会太用力啊?”

  巨人女祭祀看向西门凌兰:“他有力量未被激发,要逼他一把!”

  突然一听,山涂心说:这人类竟然还藏着实力?顿时,那战王八闪再出。

  韩非身法变幻,拳出连环,顿时间大片金光迸发。

  “轰轰轰!”

  轰鸣不断,震荡叠起。虽然在力量上不敌,但韩非身法奇好,所以山涂的攻击并未打到他。

  只听那女祭祀低喝了一声:“男娃,不要躲。当你不得不面对你挡不住的力量的时候,你要想想该怎么办?山涂全力出手,不得保留。”

  山涂一听,爆喝一声:“战争拳光。”

  西门凌兰双手抱拳,一脸的担忧。

  韩非骤然间眼睛一缩:不躲的话,怎么办?我好像,好像……有秘法。

  战争拳光犹如一道光柱,在顷刻间袭来。那巨人女祭祀,已经做好了出手救人的准备。

  然而,就看见韩非豁然睁开眼睛,身上气势陡然飙升。

  只看见韩非和战神意志所化的黄金巨人,突然抬手,面对着那一道恐怖拳光,抬手一伸。

  “轰隆!”

  巨人们纷纷撑起一层光盾,面对山涂的全力一击,虽然上不了他们,但自己家园可不能被破坏了。

  就看见,战场之中,韩非依旧保持着抬手伸掌的姿势,身体未晃动半分,也并未后退半分。

  在那一刻,魔变骤然加身,韩非实力飙升。瞬间,将力量提升到了中级执法者境界。

  倒是韩非两侧,出现了两道拳印气流,轰出了的巨大沟壑。

  “嘶!”

  “好强,这都能挡住?这人类,竟然能有执法的力量?”

  “嗷嗷,山涂,用秘法。不然,你打不过了。”

  “山涂,男娃是人类强者。”

  西门凌兰傻眼了:执法?他……已经执法了?

  执法这个境界,西门凌兰根本都没敢想过。那可是执法啊!潜钓者之上的境界,领悟法则的力量,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执法的。

  韩非才多大?今年才13啊,怎么就能执法了呢?

  山涂顿时变得异常兴奋:“哈哈哈,男娃,既然你是执法,那我真的就全力出手了。”

  只看见,山涂身上的肌肉更加隆起,能量在他的周身旋转,身上浮现出一丝虚幻的红光:“战神诀。”

  “刷!”

  山涂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

  瞬间,爆闪了过来,拳印如苍龙咆哮,虚空被击穿,音障瞬间被破。那一拳,说它是一枚小型核弹,都不为过。

  只听巨人首领喝道:“盾阵。”

  却见围观的众人,纷纷推出一面光盾。韩非拳印拳影再出,阵法相随。

  “轰隆隆!”

  冲天光柱直卷天际,待到场面平息,就看见韩非和那山涂,同时退出去百余米远。

  韩非脑海中,直接计算出一个数字。涂山的境界,在潜钓者巅峰,但是力量却超过了3浪。秘法之后,涂山的力量超过10浪。

  韩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算出来了?只是觉得有些心惊。一个普通的巨人,在潜钓者巅峰的时候,力量可以达到10浪?这是什么概念?

  这个数字,若在人类当中,那就是实打实的绝顶天骄。

  西门凌兰在不停地吞咽着唾沫。周围的其他巨人,也都在吞咽着口水。

  倒是有不少小孩子在喊:“哇!人类好厉害,山涂哥哥竟然没能赢。”

  有小孩大叫:“山涂哥哥加油。”

  有巨人喝道:“山涂,战!”

  “吼!”

  山涂大吼一声。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连一个小人都打不过?简直太丢人了。那一瞬间,他的皮肤都在涨红。

  只听巨人首领低喝:“御山大阵。”

  “吼吼吼!”

  整个战场都被笼罩,就看见山涂爆发了,力量似乎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

  而韩非依旧木讷,但却没有后退半步。

  “轰轰轰!”

  场内爆炸不断,烟尘弥漫,西门凌兰已经看不见了。她能看见山涂那巨大的人影,但是韩非她看不见了,因为韩非的速度太快了。

  “咚咚咚!”

  “吼!”

  一声高呼在场内响起,就听那女祭祀道:“撤掉大阵,山涂要突破了。”

  巨人首领道:“人类,退出战场。”

  就看见韩非身如幻影,凌空几个闪烁,直接出现在西门凌兰的身边,站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

  那被韩非站着的巨人,顿时歪过脑袋,大笑:“人类,好样的。你竟然把山涂给打突破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山涂最好的朋友。”

  韩非挠了挠头,看向目瞪口呆的西门凌兰:“我感觉我身体太弱了。”

  西门凌兰:“……”

  西门凌兰气得牙痒痒:你还是身体太弱了?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明明从小时候,就是我教你的。好了,后来全变成你教我了。这个我忍了,现在你都执法了,你还说自己体魄太弱了?这不打击人么?

  巨人的突破,和人类的突破其实没什么区别。

  毕竟,从本质上来说,巨人也是人类的一脉分支。只是,巨人的个头大了一些,力量强了一些,对能量的需求可能会多一些罢了。

  因为是破执法奇景,所以大家并未离开,而是一起观摩。毕竟,观摩的同时,旁观者其实是可以感受到一丝法则韵味的。

  西门凌兰的实力太低,自然感受不出来,而是看向韩非:“笨蛋,你什么时候执法的?你执的什么法?”

  韩非挠了挠脑袋:“我,好像,没执法。”

  “啊?”

  “没执法,你那么强?”

  有巨人道:“女娃,他是没执法,他用的是秘法,一种很强大的秘法。”

  “秘法?”

  西门凌兰顿时憋了一口气,郁郁不乐,咋还有这么厉害的秘法呢?潜钓者打成了执法者,自己已经完全跟不上这笨蛋的速度了,不开心。

  别人说韩非没执法,但韩非自己却有些疑惑了:我,执法了吗?

  韩非明明知道自己没执法,但却总感觉自己好像能执法。或者说,自己已经执法了一样。

  当韩非感受到了一缕法则降临,那种玄妙的力量,直接映在他的脑海。不知道为什么,韩非忽然身体一轻,抱着脑袋,就从巨人肩膀上栽了下去。

  亏得那巨人反应及时,连忙用手接住了韩非。

  ……

  韩非梦里,看见了一尊怒目金刚。那双眼瞪着自己,就一直瞪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韩非就跟他一直相互看着。不过,总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看着这金色的怒目金刚,就好像在看自己一样?

  “王寒,王寒,傻子,笨蛋……醒了么?我看见你眼皮抖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韩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脑袋,悬在头顶几米之外。

  “卧槽!”

  韩非一哆嗦,下意识地喊了一句。

  山涂:“???”

  西门凌兰:“???”

  可惜,韩非只是这么喊了一句,然后就挠了挠脑袋:“我怎么睡着了?”

  山涂那如雷鸣般的声音道:“兄弟,祭祀说你打架打的太累了,就睡着了。”

  韩非琢磨:我啥时候跟你是兄弟了?我妈也生不出来你这么大个的呀!

  西门凌兰翻白眼:“你是不是又梦到了什么?”

  韩非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和一尊金色的雕像在瞪眼。”

  西门凌兰一看韩非那傻愣愣的模样,顿时叹了口气道:“算了,问了也白问,你都睡了一下午了。”

  山涂咧嘴大笑:“兄弟,你醒来的正是时机。今夜,咱们族里要举行篝火祭祀,可以好好吃它一顿。你快起来,咱们赶紧去。”

  西门凌兰捂着鼻子,实在是山涂那大嘴里喷出来的味道,真的很难闻。

  韩非似乎也不想看见山涂那张大嘴,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饿了,吃饭。”

  山涂跟在韩非他们身边,跨几步,就等韩非他们一下,生怕自己走快了,把韩非他们俩给走没了。

  西门凌兰低声道:“战争巨人族在打仗,海族的确进攻十万大山了。据说,出动了尊者。所以,这一次的战斗空前盛大。兽族,天空一族,战争巨人族,妖植一脉带着十万大山所有的山岭巨人奔赴战场……剩下来的,都是留手的后备力量。一旦前方战事发生意外,这些人都得离开十万大山,从远荒丛林的方向去人类世界……”

  西门凌兰对着韩非,说明十万大山现在的局势。虽然她估计韩非也听不懂,但是这都是自己跟山涂那边问来的,还是得说给韩非听。

  尊者是啥样的?西门凌兰知道,也见过,只是没见过尊者出手而已。

  但是,打到了那个层次,真的说明这场战斗真的很浩大,使得这些种族都开始给自己准备后路了。

  这也是为什么天红槿,会出现在远荒丛林中部的原因了。因为十万大山有生灵迁移,声势浩大,使得那些可以动的植物,都开始进行规避。

  至于那些普通的生灵,更不敢跟十万大山里的生灵发生战斗,只能往远荒丛林中部迁徙。等十万大山出来的那些生灵,重新回归十万大山,它们才会回到远荒丛林深处。

  所谓的篝火祭祀,是一半祭祀,一半吃饭的活动。听山涂说,这样的活动经常举行。

  不时地,有巨人小孩冲到韩非他们身边喊道:“人类,你醒了?”

  “人类,为什么你个子这么小,还那么厉害?”

  “人类,你今天是饿晕了吗?你放心,待会儿,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人类,人类的世界好玩吗?”

  “……”

  那一群孩子,一大堆问题问出来,韩非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听山涂道:“去去去,都一边玩去,准备吃饭。”

  篝火祭祀是有专门的祭台的。那是在离巨城最近的地方,一个巨大无比的方形半金字塔高台。

  韩非他们到的时候,好多人打着招呼,并让开路,说是让韩非他们坐到最前面去。

  因为祭台太大,留守族内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都是相隔30多米才三三两两地坐着一人,围着一团巨大无比的篝火。

  因为大家将山涂的突破归功于韩非,包括山涂自己也是这么认为。所以,大家都觉得山涂有义务带着韩非他们大吃一顿,并充当指导。

  这不,山涂指着最前排的一处篝火道:“我们就坐在这儿。看,已经在烤着了。”

  西门凌兰咋舌:那烤的是什么?一条长达30米的乌贼,一排七八米长的大白虾,一只10米长的烈火鱼。在火坑边上,还围着一圈的灵气蚌。

  西门凌兰扯了扯嘴角,虽然自己现在也很能吃。但是这,这战争巨人族,也未免太能吃了吧?

  西门凌兰吸了吸鼻子:“咱们身上的蒜,也不够啊!”

  然而,就看见山涂不晓得从哪儿掏出一盒子,盒子里满是灵果。

  各种各样的,有补灵气的,有补能量的,有补精神力的,竟然还有补神魂的。当然了,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果子。比如,韩非就看见了菠萝,看见了火椒。

  只见山涂嘿嘿一笑,将果子往韩非面前一摆:“兄弟,吃。”

  拗不过人家客气,而且韩非也不是个客气的人。都让自己吃了,那自己就吃呗!

  韩非当即,抓了一枚灵气果塞进嘴里,然后又抓了一把塞给西门凌兰,自己又抓了一把。

  西门凌兰使眼色:“喂,笨蛋,人家客气,哪有你这么抓的?”

  “嘿嘿!”

  西门凌兰只觉得心累,瞧了山涂一眼,发现这也是个憨子。别看个子长那么大,但就是个憨子。

  这一篓子灵果,西门凌兰觉得山涂大嘴一张,能全给倒进去。

  “肃静!”

  就听在祭坛上的巨人祭祀喝道:“所有人都要祈祷,要虔诚。”

  就看见山涂,以及所有围在篝火边的巨人,用一根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

  韩非还在吃着呢,给西门凌兰一拽:“一起做,入乡随俗。”

  韩非吞掉了最后一枚灵气果,这才摆出这莫名其妙的动作。

  伟大的战争之神

  十万大山

  大地的眼睛

  远古的涛声

  在遥远的黑石城的目光中

  神圣的巨人之城俯视之下

  一祈战争之凯旋

  二祈我王之平安

  三祈战士归故土

  四祈山岭永不灭

  愿您能聆听子民虔诚的祈福

  吾愿您的光辉永恒

  请您诞下神谕

  ……

  只听所有围在篝火边的巨人,纷纷沉吟:“请您诞下神谕。”

  韩非和西门凌兰仰着脑袋,也跟着山涂喊了出来。在下一刻,两人以为这什么祭祀就要结束的时候……

  只见,嗖一下,在祭坛上冒出数百丈高的火焰,照亮天穹,炙热无比。

  韩非单手一伸,抓出一道水墙,将西门凌兰护在其中。

  西门凌兰咧嘴一笑:笨蛋,这个时候倒是积极的,人家火又没烧我。

  等了半晌,只听山涂嘟囔:“哎!伟大的战神,又没降下神谕。”

  韩非身子微微一抖:战神?好熟悉的名字。

  战争之神和战神,虽然意思差不多,但是听在耳朵里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

  所以,当山涂说出战神的时候,韩非的脑子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小胖子的样子。

  忽然,有孩子喊道:“字,有字。”

  本来,就连巨人女祭祀都没指望了。因为这样的祭祀,已经进行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战神从未回应过。

  当一个孩子说出有字的时候,女祭祀豁然回首。却见那火焰之中,似乎出现了一片阴影。

  那片阴影,像极了一个“人”字。

  篝火祭祀现场,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呆呆地看着那片熊熊火焰。

  下一刻,现场炸锅了。

  “吼吼吼!”

  “战神,战神没有抛弃我们。”

  “您虔诚的子民,一直都在。”

  现场疯了。

  比如山涂,站起身来,用大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声音高呼震天响。

  韩非撤了水障,和西门凌兰俩人面面相觑。

  韩非挠了挠头:“人?”

  西门凌兰眸中精光闪动。山涂下午跟她说了,篝火祭祀这个传统,已经绵延千万年都不止了,从未得到过启示。

  正因为如此,这祭祀已经变成了定时的聚餐节了。可为什么今天,出现神谕了?

  西门凌兰的脸色微沉:巧合?不可能,怎会如此巧合?

  今天,自己和笨蛋刚刚到这里,晚上就出现了神谕。

  而且,神谕只有一个“人”字。

  即便西门凌兰再傻,也都会把这个字,联想到自己俩人身上。

  不,是把这个字,联想到韩非身上。

  西门凌兰看向韩非,却发现这家伙已经掰开了一只灵气蚌,正在往上面撒灵果汁液。当时,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除了西门凌兰,那巨人首领和巨人女祭祀,也在一瞬间将目光投向了韩非。

  他们自动忽略了西门凌兰。因为中午的时候,韩非表现出来的力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认可了西门凌兰。在他们看来,西门凌兰太弱了。

  随着巨人女祭祀的目光投向了韩非,很多巨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韩非。

  “吧唧……吧唧……”

  西门凌兰红着脸,把韩非给揪了起来。

  韩非呐呐地看着她,似乎是见西门凌兰的表情不太对,这才看向周围,发现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咕嘟!”

  韩非挠了挠脑袋:“看我,干嘛?”

  “嗷!”

  山涂大吼:“兄弟,你以后就是我亲兄弟。”

  韩非:“???”

  跟着,就看见一大群人围了过来。山涂已经用大手将韩非捧了起来,丢到了天上。

  韩非:“???”

  一次。

  两次。

  三次。

  山涂等人发现人没了。

  抬头一看,才发现一对幻影琉璃在天空舒展。韩非正趴在半空,扇动翅膀,不让自己掉下来。

  韩非挠了挠脑袋,西门凌兰一直说自己傻,说自己笨,其实,下面这群大个子才是真的傻。

  山涂等人一看人扔没了,顿时间西门凌兰就飞了起来。

  西门凌兰:“……”

  “笨蛋,快把我接着,我又飞不起来。”

  山涂还对着半空大吼道:“兄弟,你下来。”

  韩非摇头,坚决不下去。

  “吼!都给我滚开。”

  却见那巨人首领大吼一声,怒喝道:“你们这群蠢货,吓着人族的贵客了。”

  说实在话,看到这则神谕的时候,巨人首领整个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此时,韩非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路人甲了。

  就看见一阵拳打脚踢,巨人首领将一群人给踹得人仰马翻。于是乎,这些人才都滚回自己的篝火摊去。

  此刻,那巨人首领露出一个自认为完美,实则惊悚的笑容,看着韩非俩人:“王寒小友,你快下来。”

  西门凌兰提醒道:“笨蛋,下去了。”

  韩非听了西门凌兰的话,这才落了下来。

  首领怒指山涂:“你,你给我坐下,不准动。”

  “嘭!”

  山涂直接往地上一坐,一动不动。

  这会儿,巨人首领才看向巨人女祭祀,似乎在等着女祭祀发话。

  只听那女祭祀,用低沉而不容冒犯的声音说道:“从今日起,王寒和西门凌兰两位人类朋友,就是我战争巨人一族,最尊者的客人。任何人不得冒犯。”

  说完,女祭祀指着巨人首领:“明日,带人去战场,想办法将王给喊回来。”

  只听韩非道:“我想去战场。”

  西门凌兰都是眉头一拧,然后在韩非腰上狠狠一掐。你个脑子有坑的?你去什么战场?那是连尊者都在战斗的地方。你去,你被人家打没了,怎么办?

  韩非觉得:自己好像是见过战场的。而且,见过很多次。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去。

  巨人女祭祀一愣,心说:这神的指示,难道王寒有改变战场格局的可能?虽然这种几率看起来很小,不过万一呢?这可是神的指示。

  要么,就说巨人脑子就不太聪明呢。

  这要搁人类那边,这会儿就是绑了,都不可能让韩非走的。万一去一趟战场,人没了,自己哪儿特么再找人去?

  只听那女祭祀道:“明日留守族人,出动200人,护送贵客前往战场。”

  韩非挠了挠脑袋,看向西门凌兰,心说:你掐我干嘛?

  西门凌兰长长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对这个笨蛋,自己从来就没什么办法。

  “去去去,我也去。”

  篝火晚会开始了,韩非已经吃了一个灵气蚌了。此刻,手里抓着一根巨大的鱿鱼须,基本那是也被干完了。

  这不,他只是瞥了一眼那油滋滋的大虾,就看见山涂已经举着大虾,摆在了韩非的面前。

  山涂:“嘿嘿!”

  韩非:“嘿嘿!”

  西门凌兰:“……”

  ……

  这个晚上,注定是不眠之夜。

  韩非和西门凌满被安排在了一个最大的帐篷里面。那帐篷高得有50米,一张巨大的无比的草垫铺在那地上,帐篷里塞满了食物,都是各个巨人贡献出来了。

  韩非从篝火晚会到现在,根本就没停过嘴。西门凌兰早就发现了,韩非有一个本事,那就是——一直吃。

  “吧唧!”

  “吧唧!”

  西门凌兰吃不了那么多这种高能量的生灵。此刻,听着韩非左吧唧一口,右吧唧一口,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王寒,你给我闭嘴,不准吃了。”

  就看见西门凌兰,一把拽住韩非,毫不客气地给推倒那张巨大的床上,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韩非:“你给我睡觉。”

  “吧唧!”

  韩非将嘴里最后一口虾肉给咽下肚子,看得西门凌兰一头脑。这家伙跟下午,跟前两天打架那会儿,简直就是两个人。

  西门凌兰气呼呼地往那大草甸上一坐,掰着手指头道:“明天不准冲动,不准胡乱打架,不准乱跑,不准……你得保护好我。人家手指头戳一下,我就死了。”

  韩非连忙摇头:“不会的。”

  西门凌兰气哼哼道:“什么不会?我才中级悬钓者,连小孩子都打不过。你不保护我,我就死给你看。”

  韩非挠了挠脑袋:“那我保护你。”

  见韩非保证了,西门凌兰才松了口气。只要韩非答应就好!否则,自己现在,真不一定能管得住他。毕竟,自己才是中级悬钓者,很弱。

  夜,渐沉。

  韩非正平躺着,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帐篷的顶部。

  主要是这么多年下来,其实韩非是没时间睡觉的,他也不敢睡。有一次,在远荒丛林,自己头疼,然后睡着了。

  醒过来后,发现西门凌兰浑身鲜血淋漓,正在战斗,身体多处被洞穿。

  也正是那一次,神愈术才真正觉醒,将西门凌兰从鬼门关里给救了回来。自打那以后,韩非就不敢睡了,连头疼都不想头疼。

  西门凌兰滚了两圈,滚到韩非身边:“有的睡,你怎么不睡了?”

  韩非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守夜。”

  西门凌兰当时就心头一酸。

  这么些年,两个人相依为命惯了。不仅韩非不敢睡,她更能不敢睡。她怕韩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头疼了。

  韩非只感觉一只手臂搭了过来,然后身子就被抱住了。

  西门凌兰用极轻的声音道:“笨蛋,我不管你是谁。反正,反正先给你找记忆,然后我们一起去我家报仇。等报完仇,咱们要不就来战争巨人族吧?就不走了。我觉得,山涂他们挺好的。”

  韩非讷讷道:“先报仇,再找记忆。”

  虽然韩非说话依旧木讷,但是却很坚决。也不知道为甚,就连韩非自己,都有点畏惧自己脑子里的东西。

  “好!听你的。”

  “吧唧!”

  忽然,一声撕咬传来。但是,那声音连忙就止住了。之后,吧唧声变成了咀嚼声。

  “呼噜噜~”

  “呼噜噜~”

  听着近处的咀嚼声,远处的呼噜声,西门凌兰长叹了一口气:这觉是睡不着了。

  ……

  次日早。

  西门凌兰和韩非都是一夜没睡,一是睡不着,二是习惯了,不敢睡。

  两人只是抱了一夜,谁也没有说话。

  “咚咚咚!”

  地震的声音响起,西门凌兰知道巨人都起来了,得去战场了。

  虽然不想,但西门凌兰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笨蛋,起来了,记住我昨晚说的。不准打架,要保护我。”

  韩非:“好!”

  第二更……求票……

  (本章完)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