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27章 韩非一生之耻(二合一)

第1127章 韩非一生之耻(二合一)

  /

  嘭!”

  论力量,这会儿的韩非,已经不是寻常的初级执法者能够抗衡的了。所以,只是对轰百击,那猿猴就被韩非给轰飞了。

  “吼!”

  “王肯定提前把三千魔棍,教给这家伙了。”

  “王太黑心了!他是想通过这人类小子,来打击我们。”

  “这小子,力量太强了,超出了初级执法该有的力量。”

  “都让开,让本猴来。”

  “什么你来?一起上。”

  刚刚还看热闹的猴子们,一看韩非轻轻松松就赢了,哪能忍?

  兽王正在扯着嘴角,就看见一群执法境猴子,全都扑了上去。那当真是四面八方,漫天棍影。

  韩非一看,大事不妙,直接魔变加身,手中棍子舞成幻影。

  “铛铛铛~”

  天知道在那一瞬间,韩非挡住了多少次的攻击?

  韩非的身法,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结果,在顷刻间,就不知道挨了多少棍。

  有猿猴大叫:“这人类的体魄竟然这么强,用点力。”

  韩非一听,顿时大口吞吸。四方能量汇聚,战争之躯发动,体表浮现一层红光。

  都说棍扫一大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那是不存在的。

  搁寻常人,可能只需要一秒,就被打懵了。韩非根本都没空扫棍,只能让自己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快到了最后,韩非只是本能地去抵挡。

  数十息之后,韩非的战争之躯被打破。满头是包,满身疼痛。

  这会儿,一大群猴子,才懒洋洋地变成了围观的状态。有大猿叫嚣:“人类,看见了吗?这就是兽王谷三千魔棍的厉害。”

  韩非给自己丢了两道神愈术,过了数十息,才爬起来,有点恼:“你们,人多。”

  有小猴子在树上笑,笑得从树上摔了下来。

  有大猿闷吼:“咱兽王谷打架就是这样,谁让你就一个人?反正,就是你输了。”

  有猴子起哄:“你输了,输了……”

  对于兽王谷的这些猿猴来说,不存在什么单挑不单挑的?如果天天跟人家单挑,这十万大山里的群兽,能虐它们的,不知道有多少?

  猴王三千棍是厉害,但也只是一种技法。若有雷豹、六尾白狐那种生灵出手,他们连棍都不一定能敲得出来,就被人家给突袭了。

  韩非憨傻,生气了也只是郁闷之气。所以,等稍稍恢复了,就拎起棍子:“再来。”

  百息后,韩非又躺了。

  便如这般,循环往复……

  兽王混不在意。本来,也没指望这群猴崽子能够跟韩非单挑。之所以第一次的时候是单挑,那是因为猴群怕把韩非给打死了。

  可一比之下,才知道:韩非的体魄又强,力量又猛,打人还狠,那还有什么顾忌?

  兽王不禁摇头:是真的傻啊!我让你走出兽王谷,没让你跟猴群打群殴战啊!

  七天后。

  韩非终于能在猴群的攻击下,撑到200息了。但是,那憨傻的脑袋也开窍了。他似乎还发现:即便自己将浑身实力发挥到极致,好像也不能在这么多的猿猴手上,撑下来。

  甚至,有些探索者级别的大猿,都会偷偷摸摸上来敲两棍。

  这群猴子,根本就不是在打架,它们纯粹就是在玩。

  恰好,韩非这种死犟的性格,还不跑。猴群不玩他,那玩谁?

  也是这一天,韩非开始跑了。但是,他跑的原因,是自己先去学《百兽镇魂吼》,再回来跟这群猴子打。

  于是乎,兽王谷里就经常会出现奇异的一幕。

  不论是大猴、小猴,成千上万地追击韩非。根本不是一只两只在追,而是特么的全军出动。

  每天,大猿们最开心的,就是拖着韩非往回走。

  为了争抢拖拽韩非的权利,这些混蛋大猿,自己内部也会大打出手。

  此刻。

  有一只老猿拖着鼻青脸肿的韩非,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一边拖着,一边招呼:“母猴们,看我威武不威武?有俺在,他跑不掉的。”

  就看见,有不少母猿吼吼了一声。

  有些给这老猿丢水果的,那老猿照单全收,心里琢磨着:今晚可以翻牌子了。

  那些没抢到韩非拖拽权的猿猴,满心的嫉妒,龇牙咧嘴,暗暗发狠。明天,一定要将韩非给拖回来。

  而作为当事人的韩非,已经变成了猿猴们求偶的实力标准,都快变成了一种习惯。

  被拖拽中的韩非,还偶尔挠挠脑袋,觉得肯定是自己速度不够快。所以,没能跑掉。等明天,自己肯定能跑掉。

  ……

  来兽王谷第52天,两月未到。

  这天夜里,月色袭人,韩非豁然睁开眼睛,眼中明显灵动了一些。

  这已经是他第18次夜里逃跑了,效果显著。

  第一天的时候,差点就让他跑出兽王谷了。这一次,韩非机智地根据各个大猿们睡觉的位置,判断出了最佳逃生路线。

  而机智的韩非特意在原地,以幻影琉璃翅,留下了一道残影。然后,给自己套上了一层隐身阵,隔音阵,敛息阵……

  做完这一切,韩非才悄悄摸摸的离去。

  韩非自以为没人发现。

  殊不知,有几只探索者级别的老猿早就发现了。不过,这几只老猿并未出声,依旧懒洋洋地睡觉。

  毕竟是探索者了,小猴们玩够了,他们知道韩非也该去其它猛兽的领地去闯闯了。故而,并未出声。

  直到韩非跑出了500多里,才有执法境猿猴,发现韩非没了。

  “吼吼!”

  “人类跑了。”

  “不好了,那憨子变聪明了。”

  “啥时候跑的?”

  “快追……”

  ……

  “呼呼!”

  2000里外,韩非警惕地看着四周,心说:终于跑出来了。

  周围静悄悄的。

  韩非挠了挠脑袋,他并未意识到:这里是离兽王谷最近的地方。所以,这里只能是强者的领地。

  不知道为什么,韩非总有一种发毛的感觉,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注视着。只是,他神魂扫过,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即便韩非是个憨子,也发现不对劲。这是来自于对于危险的预感。

  果然,就看见虚空震荡了一下,一只巨大的巴掌就拍了过来。

  韩非的身影连忙闪了出去。

  只是,身后爪印再次拍来。似乎是感觉那爪印的实力并不强,韩非回身反击,眨眼间棍法叠浪。

  轰破了一道爪印,韩非发现这只是初级执法巅峰的力量。

  但下一刻,虚空中拍来的爪印,就变成了中级执法巅峰,再次被韩非轰碎。

  接着,韩非就再也挡不住了。他已经知道这是谁了,不是那斑斓猛虎又是谁?

  一连被拍了七八次,就看见一头硕大的斑斓猛虎,从黑暗中走出。

  虎王低吼了一声:“人类,境界不高,体魄和力量倒是不差。用了两个月,从兽王谷跑出来。看来,也没兽王说的那么憨。既然来了,那就跟本虎来。”

  一个多时辰后,虎王带着韩非,来到了一个陌生的领地。

  韩非被虎王以敛息秘法保护着,只听虎王传音:“本虎乃半步尊者。今日,教你狩猎……黑夜和敛息,是世上最好的掩饰。待会儿,好好跟本王学一下敛息之术。”

  韩非挠了挠脑袋,却见虎目一瞪:“不准挠头。狩猎之时,不得有任何不必要的动作。”

  于是乎,一人一虎,悄悄摸摸摸到了山野一角,只看见一只巨熊四仰八叉地靠着一株大树,在熟睡。

  虎王传音:“记得狩猎之时,千万不要和其它人传音。强者会敏慧地把握到这一点。”

  片刻后。

  “吼!”

  “嗷嗷!”

  那一刻,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虎王在撒丫子狂奔,口中大喝:“憨子,快跑。”

  若是以前的韩非,这会儿一定会爆出粗口。你特么,倒是带着我一起跑啊!我特娘的都给拎起来了,你让我往哪儿跑啊?

  就看见狂暴巨熊张着大嘴,冲韩非狂吼了一声:“小子,那笨虎傻也就罢了,没想到你是真的傻。大半夜不睡觉,搞偷袭,有病啊?”

  “咻!”

  就看见韩非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流星,一脸懵逼,幻影琉璃翅都无法张开,似乎被禁锢了,直到他“轰”地一声砸在地上。

  摔得头晕目眩的韩非,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巨大的虎脑袋,正在瞅着自己。

  虎王悠悠道:“可能这次选的目标有点强。但不要紧,本虎带你去狩猎白羊,这回一偷一个准。”

  韩非点头:“嗯!”

  片刻后,韩非被百道巨羊虚影狂追。整个人被挂在羊角上,肺都快被顶出来了。

  至于那斑斓猛虎,呵,早没影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斑斓猛虎出现了,瞅着韩非道:“本虎就是让你先见识一下,不同生灵的不同特性。好了,今天我们来正式训练。”

  韩非挠了挠脑袋:“好!”

  虎王:“别挠脑袋,那是猫干的事儿,太多多余的动作。我们是虎,你趴着……”

  韩非:“???”

  虎王:“四脚着地。”

  韩非有样学样,只是心里有些疑惑:需要这样学么?

  虎王:“来,跟我本虎一起吼……嗷……”

  韩非:“嗷~”

  “嘭!”

  韩非被一巴掌拍在地上。

  虎王喝道:“没吃饭么?你那什么发音?要将能量和灵气汇聚于胸肺,吸气如豪吞,吐气如喷云,再来。”

  韩非面色凝重,重新趴好:“嗷~”

  ……

  百兽镇魂吼,练的就是那吼声。

  不同的生灵,有不同的吼。

  但是,当万兽齐出,吼声震天,可凝杀魂之术。

  此术,一旦练成,不管韩非用何等手段,合百兽之声,镇杀神魂,不过一吼而已。

  白日里,就看见俩傻货,在那边吼吼。

  不时的,虎王忽然就要把韩非拍飞,并大喝:

  “气势,主要是气势。虽不是王者,但得有王者之气。”

  “蠢货,眼神。眼神要犀利,不然别人怎么会怕你?”

  虽然韩非也不知道犀利的眼神和吼声有啥关系?但是,反正虎王怎么教,他就怎么学呗。

  夜里,虎王就带着韩非去偷袭。好家伙,周围探索者级别的生灵,被这一人一虎偷袭得不厌其烦。

  只是,每每遭殃的,就只是韩非一人。最惨的一次,韩非被独角犀牛顶着屁股,给顶上了天,场面极度血腥。

  但是,这效果也是杠杠的。

  至少,此刻的韩非,目露凶相,脸色凶戾,嗷嗷起来如虎啸山林,林木簌簌。

  很多时候,韩非就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猛虎。关于虎的习性,作息,扑食方法等等,可以说都已经了然于胸。

  而兽王诀的第一次拟化,也可以称之为变身,就这样开始了。

  韩非变身之时,群兽围观。

  狂暴巨熊:“这小子学的挺快啊!但为什么总感觉和笨虎那么像呢?”

  白羊哼了一声:“两个脑子有问题的,能不像么?”

  六尾白狐眯着眼睛:“他是不是能变身成公狐狸?”

  众兽:“???”

  只看见韩非的身体,轰然间暴涨,四肢化作虎爪,身体化作虎躯,脑袋直接变成了虎脑袋。

  虽然体态变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身体的本质变了。韩非还是那个韩非,就像是套上了一层虎皮。

  “吼!”

  韩非吼了一声,就如同一只真虎一般。

  却见虎王嗷嗷了一声:“哈,都看见了没?看见了哈!这就是本虎教出来的……”

  “呸!”

  “吼!”

  “哼!”

  虎王也不在意,而是吼了韩非一嗓子:“来,兽王诀是吧?本虎也会。待本虎压制境界,跟你小子打一架。”

  韩非嗡嗡道:“好。”

  韩非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只大爪子拍了过来。

  “嘭!”

  韩非被一巴掌拍飞,只听虎王道:“不准用秘法,可以用兽王诀。”

  韩非早已习惯了虎的体态。扑上去,就是一套虎扑连环拍,就是那一爪子横空拍击。说得土一点,就是掏掏掏,各种掏掏掏。

  “吼!”

  虎王寸步未退,虎爪虚影连拍,也是一套虎扑连环拍。

  但是,在拍的同时,虎王大嘴一张,呼啸山林。

  韩非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微微一滞。然后,“嘭”地一声,又被拍飞了出去。

  只听虎王吼道:“本王教你的虎啸,你给当成摆设了吗?”

  韩非也不怂,再次扑了上来。两虎相争,就看谁先怂,看得众兽津津有味。

  可惜,两者都不是怂的那种。虎王是压制境界,韩非是无敌路,很快两虎就扭打成一团。

  “吼!”

  忽然间,韩非运起兽王诀,看得众兽眼睛一亮。甚至,兽王的目光也落了过来。

  那一刻,韩非身体豁然膨胀,直接膨胀到了50余米大。

  虎王不屑,同样运起兽王诀。

  老牛道:“现在,就看谁的持续时间长了。”

  膨胀到了极限的韩非,只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一爪之力,怕是堪比先前的五倍左右。

  百息之后,山林大树倾倒一片,枝叶横飞,两虎都拍了对方不知道多少下。

  虎王怒吼:“这小子,是不是用了其它手段?他的持续能力,怎么这么久?”

  这会儿,并没有谁在嘲笑虎王。反而,众兽都有些讶异:周围的能量和灵气,在疯狂往韩非体内钻去?

  最终,白羊确认道:“他拥有吞吸之术。还不止!他的灵脉太强,身体还可以自然恢复能量和灵气。”

  兽王声音响起:“这小子,有战争巨人族的吞食之法,不足为奇。”

  虎王一听,当时就怒了:“怪不得!我到是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

  对虎王来说,维持这种程度的变身,他可以一直打。因为他是探索者,本身就能吸收灵气和能量。

  韩非张嘴,一道光波轰击,虎王连续三爪将光波拍碎。

  虎王冷笑:“东西本虎教的,你还想打赢本虎不成?”

  于是乎,200息后,虎王终于将韩非给拍飞了,直接将韩非从大虎拍成了小虎。

  雷豹冷冷道:“笨虎,你败了。当初,你是这般实力时,只坚持了150息,他200息了。”

  “吼!”

  虎王的身躯变小,冲着雷豹吼了一声:“本王败了?开玩笑,本王当初没用全力。”

  狂暴巨熊:“散了吧,下一个该到我那了。”

  白羊已经扭头离开,大象摔着鼻子,已经回头。

  虎王怒吼:“喂!你们什么态度?本虎当初是让着你们的,本虎……”

  虎王瞪向已经化成人形的韩非:“你信不?”

  韩非挠了挠头:“信。”

  虎王无语地看了韩非一眼:憨子啊!智商比本虎差多了。

  ……

  接下来,整整近一年的时间,韩非陆续跟着狂暴巨熊学会了当一只狂熊,跟着白羊当了一只高冷的羊,跟着雷豹变成了黑夜里的幽灵,跟着独角犀牛,差点练成了铁头功。

  可怕的是,韩非真的变成了一只公狐狸。

  于是,天天被六尾白狐抽。抽他的原因是韩非他是个人,而不是真的狐狸。

  其中,韩非感觉自己最适应的一个角色,就是大象。耗费时间最短,只用了五天不到,就学会了象形。

  当然了,这是跟探索者级别的强者学,跟那些执法境生灵学,韩非的速度就快了很多。通常,只需要三天左右。

  因为时间有限,韩非并未真正地学遍百兽。而兽王谷的兽族,也绝对不止百种。但是,最强的这些生灵,韩非学了个遍。

  而在此期间,韩非一直在想着:西门凌兰,怎么还没来?

  直到一年后。

  “吼!”

  韩非以人形,一声巨吼,如雷霆炸响,音浪于天天地间如滚滚涟漪。周围千米之内,山石无恙,树木眨眼间枯死。

  百兽虚影,蹄踏虚空,狰狞怒吼,端的是一个恐怖。

  兽王的声音,悠悠响起:“勉强算是学会了百兽镇魂吼,回来吧!”

  兽王对韩非的表现,很是满意。

  只是,满意的并非百兽镇魂吼。

  韩非其实还缺很多声音。真正的百兽镇魂吼,音出如爆,百兽啸天而行,那才是百兽镇魂吼的真正模样。

  兽王满意的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韩非和百兽厮混,无数次甚至将自己当成了兽族的一员。

  如此,牵扯自然极深!

  他可以肯定:韩非和兽族的关系,已经扯不开了。倘若将来,兽族有难,韩非不可能坐视不理。毕竟,那于道心有损。

  当韩非回到兽王谷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发现正在逃跑的西门凌兰。

  显而易见,西门凌兰并没有成功过。

  和韩非当初一样,被大猿拽着,在地上拖行,成为了大猿炫耀的手段。

  西门凌兰快崩溃了:兽王跟自己说,只要自己走出了兽王谷,就可以去找韩非。

  结果可好,自己已经足足逃了九个月了,还从未逃出过兽王谷500里。

  西门凌兰怒道:“你们作弊,你们那么多人抓我一个。”

  大猿得意洋洋,满脸不屑:“当初,王寒也是这么跑掉的,他用了52天。”

  西门凌兰无语。每次说到这,她就被堵住了。可是,自己怎么跟那笨蛋比?那笨蛋,可是绝世妖孽啊!

  “吼!”

  西门凌兰只听见一声爆吼之声。

  下一刻,西门凌兰就看见拖着自己的那只大猿飞了。韩非不知啥时候,已经将自己给抱了起来。

  此刻,韩非双目凶戾异常,身上凶气逼人,正恶狠狠地盯着那大猿。

  “笨蛋。”

  西门凌兰连忙把韩非脑袋掰过来道:“没事,没事,我没事。我只是在修炼,不怪他们的。”

  然而,却听那大猿怪叫一声:“不好了,王寒学成归来了。”

  顿时间,山林深处骚动一片。只听“嗷嗷嗷”一片,一大群大猿拎棍赶来,准备和韩非大干一场。

  西门凌兰正要说赶紧溜,但兽王却忽然发话了:“行了,行了,儿郎们,都回来吧!这小子练成了百兽镇魂吼,你们再打就得受伤了。”

  “百兽镇魂吼?”

  西门凌兰愣了一下:那是什么术法?原来,韩非不在,是去修炼这功法去了?

  兽王大手出现,直接将俩人抓了过去。

  就看见兽王老神在在地,坐在它的石头王座上,还翘着二郎腿,心说:这小子,这段时间,竟然没有恢复灵识?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兽王声音翁隆道:“小女娃,不是人人都能走出我的兽王谷的!走出去,是本事。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修炼百兽镇魂吼的。他学,是他的机缘,你学不了。”

  西门凌兰抿嘴拱手:“兽王前辈,能习得三千魔棍,凌兰已经知足了。”

  兽王微微点头,然后看向韩非,脸色严肃地说道:“王寒小子,有件事,你得知道一下,记在心里。”

  韩非立刻站定,看向兽王。

  却见兽王目光往东方看了看,随即道:“兽皇寻神迹东去,恐已陨落。东方,或有大恐怖之地。日后,一定要小心东方。”

  西门凌兰没听懂:兽皇?那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而韩非则是神魂一震:兽皇,为何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只见兽王摆手道,看向韩非:“行了。机缘已尽,去找天擎吧!”

  在兽王说可以走了的时候,韩非刚刚的触动立刻消失,莫名感觉心中激荡: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