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40章 复仇者号来了(二合一)

第1140章 复仇者号来了(二合一)

  其实,韩非能说的东西并不多。

  对于如今的十万大山、人类,需要的是时间、强者,还有抵挡海族的办法。

  海族生灵实在太多了,资源又多,诞生强者的速度显然是要比人类更快的。尊者之战,海族大量尊者陨落,或许伤筋动骨。但是,这也只能造就500年的太平。

  若是有下一次,必然是更大的挑战。

  韩非回到复仇者号的时候,发现十万大山的四族强者已经走了,只剩下西门凌兰托腮坐在船顶。

  其他人,都在浮夸地交流着刚才的情况。那阵仗,都快把他们给吓尿了!这会儿,这些人在抒发内心激荡的情绪。

  有人道:“特娘的,老子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咱有一天,竟然接管了禹城?”

  有人还在犯迷糊呢:“就这,咱就赢了?”

  甲无行也脑壳子嗡嗡地:“大族屈服了,竟然就屈服了?不行,是不是我产生幻觉了?我得去睡一觉,对,睡一觉。”

  韩非“刷”地一下出现,一把拉住甲无行:“睡什么睡?准备接受战利品。”

  见韩非回来,所有人一滞,愣愣地看着他。然而,韩非却在看着西门凌兰,脚尖轻踩,人已经坐在了西门凌兰的身边。

  一群人还在抬头看着,伊月作为一个女孩子,当即道:“都别看了,去那艘大船上。”

  伊月传音:“寒帅和船长,肯定有好多话要说。”

  “哦哦哦……对,都给我走,去大船上收拾收拾……”

  待到人都跑光了,韩非想了半天,也没知道咋开口:说什么呢?说我叫韩非,来自时间长河另一边?

  无奈之下,瞅着闹闹腾腾的甲无行等人,韩非嘀咕了一句:“一群夯货。”

  西门凌兰歪头看着他,心说:你都当了快30多年的憨货了,现在也好意思说别人?

  西门凌兰吸了一口气,摆正了身子,面朝韩非:“所以,你……还,还是王寒么?”

  韩非点头:“是。”

  韩非明显感觉到:西门凌兰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后者有些颤抖着松了口气,然后才道:“你,记得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么?”

  韩非微微点头:“记得。”

  西门凌兰的脸颊一红。

  韩非怪异地看向她,心说:脸红啥?我那时候,是个纯洁的傻子。

  西门凌兰连眼睫毛都在微微颤抖着:“那你,那你记忆里,都装了什么?夏小蝉是谁?你叫的最多。唐歌呢?还有张玄玉、洛小白、乐人狂,还有老韩、江老头……”

  韩非当时就一懵:你最想知道的,就这个么?

  韩非装傻道:“啥?谁?”

  西门凌兰目光悠悠地看着韩非,心说你装,你继续装。

  韩非岔开话题:“我跟你说,我们现在有更伟大的目标,那就是彻底击垮大族。否则,他们必然会卷土重来。”

  西门凌兰愣了一下:“现在不是走了吗?”

  韩非嗤笑:“那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尊者有伤在身,且我们能现在比较强势。所以他们不过暂且退让而已。对待敌人,就得往死里整,整到他们彻底无法翻身为止……我想了几套方案,我说给你听昂……”

  西门凌兰听着侃侃而谈的韩非,沉默了半天,忽然道:“我还是觉得的,你是傻子的时候好一点儿。”

  韩非:“……”

  ……

  三天后。

  禹城里面已经炸锅了。每日里,无数人徘徊在禹城内外。陆陆续续,很多大族搬走了,没人知道为什么。

  有些人家,直接连宅子和土地都扛走了,看得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啥?

  有人道:“这些大族,是不是疯了?难道海族又打来了?这回势不可挡,他们要跑?”

  有人纳闷:“关键他们能跑哪儿去?唇亡齿寒。难道他们还想横渡沧海,跑那什么黑石城去?”

  有人嗤笑:“什么黑石城啊?禹城被打,黑石城能好过?肯定也被打。”

  有人疑惑:“不对啊!几天前,大族不是去剿灭复仇者号了么?该不会是因为被复仇者号赶跑的吧?”

  有人翻白眼道:“怎么可能?那复仇者号,再强也就是一艘船而已。除非上面有王者,否则,怎么可能让禹城这么多大族搬走?再说了,如果真有王者,这些大族他还跑得掉么?”

  忽然间,就有人风风火火地从城外往里跑,一边跑一边高呼:“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有人大骂:“神经病啊!谁来了啊?个龟儿子的,海族来了?”

  没等众人恐慌呢,就听那人吼道:“复仇者号来了,复仇者号来了……”

  “啥?”

  “谁来了?”

  “复仇者号?”

  “嘶……个龟儿子的,大族走,复仇者号来,这……”

  有人震撼地听着这个消息:“禹城,要变天了啊!”

  ……

  海面上,一艘千丈大黑船正破浪而行,这艘船的造型奇特。黑色镶金的风帆上,都是阵纹,船尾是一个章鱼造型,章鱼爪扣在船体之上。船的前首宛若一柄钢刀竖立,刀锋的下半部分是一只张开大嘴的鲨鱼,霸道张扬。

  在改造这艘船的时候,韩非才知道,为什么复仇者号是这样。这三者,是根据这些年他们在海域捡到的尊者残骸改造而成的。

  至于黑色,那不是海盗的惯用色彩么?因为布阵的需求,韩非想要将这艘船打造成独一无二的复仇者。所以,并没有用上海盗图。但是,却在桅杆的最顶部,插上了海盗旗。

  所以,自己当初在复仇者号上,没有看见海盗旗,应该是被拿下来了。否则,自己一准在看见海盗旗的时候,就会怀疑人生。

  此刻,韩非正在改造阵法,他是怕了西门凌兰了。

  最近,西门凌兰闹着要生孩子。

  开玩笑,哥们我现在要生个孩子,孩子都凉了,我还在后世厮混着呢。没这样的道理啊!

  而且,韩非怀疑这几乎不可能实现,那大道能不管么?

  因为自己本不是这个时间的人,自己也终将离去,所以孩子是不可能生的,万一给自己生个祖宗出来,那算什么事儿啊?

  他在想:如果这是一个轮回,自己就不应该提前醒过来啊!或者说,提前醒过来,其实代表着自己,在渐渐脱离这个时间。

  韩非知道,自己的记忆还差了一些。如果这些记忆被补全了呢?就目前来看,自己的神魂之伤,基本上已经恢复了。若是等全部恢复,自己会不会记起那些本不该记得的东西?

  兽王说,是大道影响。那么,一旦自己完全清醒,大道会怎样?

  所以,这会儿的韩非,并没有将精力投在什么儿女情长之中。他得抓紧把复仇者号重新打造出来再说。

  眼看着再过不久,就要到禹城了,西门凌兰喊道:“笨蛋,吃饭了。”

  韩非身体,当时就一哆嗦:“噢,我那个,马上就好,你们先吃。”

  西门凌兰刷一下,就出现在韩非身边,在旁边耐心地等着,韩非顿时耸肩:“吃饭,吃饭。”

  西门凌兰嗤笑一声:“以前,你当傻子的时候,可比现在横多了。大男人吃个饭,还扭扭咧咧。”

  韩非顿时怒道:“我这叫专心工作,谋万年之大计。”

  西门凌兰哼哼:“禹城马上就到了。接过了禹城,你打算怎么办?”

  韩非微微一笑:“人是需要自由的,但我们不能直接告诉他们。我们要站在正义的角度,去告诉他们,他们才是这座城的主人,是人类的未来,是自由的。既然当了主人,就不会允许自己的家被人给破坏,哪怕大族将来卷土重来,强行压住。但是,他们的骨子里已经养成了自由的习惯。即便被一时压住,也会无时无刻不想着反抗,这就是民心。”

  西门凌兰歪头,看着韩非:“我总觉得你脑袋里,藏着无数的东西。”

  韩非失笑:“我脑子里装的东西,基本上已经全都交代了。以后,我的任务就是打造一个复仇者船队,横行沧海的那种。”

  西门凌兰讶异道:“你把禹城要过来,你不管啊?”

  韩非咧嘴一笑:“管人,那不是一个人可以干的事儿。且等等,等到了禹城,你就知道了。”

  西门凌兰:“自从你不傻后,感觉你浑身都憋着坏。”

  韩非:“……”

  ……

  禹城的港口有很多个。其中,最大的港口有八个,剩余的大大小小港口不下百处。要不然,那么多大船也没地方搁。

  当然,在禹城周边,还有很多小城小镇。整座临海大城,占地达八千多里。加上附近无数村镇,已经极为辽阔。

  复仇者号出现的地方,正是禹城正向港口外500余里处,乃是往来船只的必经之地。只是,这几日因大船出海极少,所以中小型船只出海就特别多。

  这不,当无数中小船只看见复仇者号来了,全都撒丫子调头返航,一路狂飙而回。

  就算有胆大的,但是前些日子的传言毕竟是传言,人们心里面没底。

  毕竟,复仇者号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横空出世,强横无比。世家大族都已经开始跑路了,接着复仇者号就出现,其中可见端倪。

  于是,不少小船,停留在复仇者号百里外的地方,想看看复仇者号要干什么。这些人心中,有期待,也有担忧。

  期待的是复仇者号会不会如传言那般,给人自由?共享这沧海资源。

  担忧的是,复仇者号会不会和世家大族一样?毕竟,无数人都在这种环境中习惯了。

  其实,那些世家大族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根本没想到韩非要给禹城带来什么“自由”,他们觉得韩非就是单纯地想称霸而已。所以,他们自然就觉得自己有机会卷土重来。

  某小船上,几个中年男人正在小声嘀咕。

  有人道:“你说,他们真是来帮咱的?不过,话说平时世家大族,通常除了向咱们收一些资源税,似乎也没太欺压咱吧?”

  有人嗤笑:“你个鱼脑袋,不来欺压我们?你也不看看咱什么实力。就咱这实力,能弄到好东西么?你看看那些潜钓者,执法者。弄到好东西,第一时间就是去世家大族换东西了。那一层,你知道给剥削掉多少么?”

  有人道:“不错,你就是个鱼脑袋。近海附近相对安全,资源丰富的区域,哪儿没有他们的影子?这几天,他们没出海,你看多少人哄抢资源去了?”

  就在这几人正小声嘀咕的时候,虚空中声音荡漾:“诸位,禹城,从今日起,我复仇者号接管了。我们来自于黑暗,却将带来光明。如果诸位不嫌麻烦的话,麻烦去通知一下各大村镇的亲友。明日此时,复仇者号将全体登临禹城,宣布禹城解放之宣言。从今日起,禹城对所有人开放。任何人均可进入禹城,不得有任何人阻拦。”

  “嗡嗡嗡!”

  当时间,千里之内,所有人都震惊得无以复加。

  “啥?禹城要解放,解放啥?”

  “复仇者号要登临禹城?”

  有人惊呼:“天呐,复仇者号说要禹城人人都可成为那个自由之民?这特娘的是真的?”

  有人捂着脑袋,前后转了几圈:“复仇者号赢了。对,一定是在风暴海峡打赢了。天呐,复仇者号上,定然有尊者了。”

  有人高呼:“兄弟们别愣着了,赶紧先回去传消息去,还得向各大村镇传消息呢。”

  有人一边控船,一边道:“复仇者号,真的会帮咱?”

  有人喝道:“什么叫帮咱?已经帮了,没见大族已经搬走了么?”

  这边,人们在争相奔走。

  复仇者号上,韩非正在吃火锅。毕竟,抢来了无数好东西,弄些灵果刷火锅,问题应该不大。

  这会儿,四张大锅摆在船上,一群人围着火锅,吃的那叫一个满嘴流油。

  有人道:“寒帅,咱这就接管禹城了啊?咱人手也不够啊!”

  有人踹道:“你懂屁?咱都接管禹城了,人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吸溜!”

  有人吸了一口鱼肉,嗡里嗡气道:“怎么管?寒帅肯定有主意了,就你们在这瞎操心。”

  甲无行拍了那人脑袋:“就你话多。”

  转头,甲无行嘿嘿笑道:“寒帅,这么大一座城,咋搞啊?”

  韩非嗤笑一声:“吃你的火锅吧!说出来,你也不懂,反正不会让你搞。”

  甲无行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想给你跟船长,分担压力么。”

  西门凌兰也附和了一声:“我也不懂。管一座城,这可是我们从来都没做过的事情。”

  “吧唧!”

  韩非往嘴里塞着鱼肉,心里想的是:怎么管一座城的事儿。

  当一个人站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是没办法,他都会整出办法来的。只要原则问题不变,就对了。

  韩非现在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了头疼的毛病,那种极轻微的,隐隐作痛的感觉。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征兆。作为一个修行者,怎么可能会头疼?

  西门凌兰看向韩非:“你在想什么?”

  韩非摇头,继续往嘴里塞着鱼肉:“没什么,我就是在想禹城的后续安排。”

  西门凌兰:“我相信你。”

  韩非心里苦笑: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你们没管过,我就管过啊?之所以跟世家大族要,那是必须得要过来。我不要过来,你怎么当城主呢?

  ……

  次日。

  禹城各大港口,都站满了人。

  他们已经开始相信了。因为城中所有世家大族的宅子都空了,店铺也都关了。

  当然,人群中必然有很多世家大族留下来的人。但是,这些人无非就是打听禹城动态罢了,无法闹出更大的动静来。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于清晨的雾霭之中,有一艘大船黑影慢慢浮现。紧跟着,十余艘黑色大船跟着复仇者号,慢慢出现在众人地视野之中。

  韩非站在船头,身姿傲立,声音震荡:“诸位人族同胞,城中集合。”

  “吼!”

  “来了,禹城的希望来了。”

  “欢迎复仇者号。”

  “昨夜我就在这儿等了。”

  “快去城内。”

  “走走走,同去。”

  看着无数人往城门处拱,韩非不由大喝:“自今日起,禹城之内可自由飞行。任何人均可从天上走,只要你们不破坏这座城就行了。”

  “吼!”

  “复仇者号威武。”

  “刷刷刷!”

  就看见一道道身影凌空而行。虽然这些人并没有翅膀,但是潜钓者本来就能短暂地滞空,这不算什么。

  不能飞的,韩非看见很多悬钓者在爬城墙。甚至,有操控师搭起了灵植梯子,让人从灵植踏过城墙。毕竟,这边的门,已经给塞住了。

  韩非瞅了甲无行等人一样:“船丢这儿,走,进城。”

  这是韩非第一次进禹城。

  即便他在这世界快40年了,一直都听闻过禹城怎样怎样。他估摸着,跟千星城应该也差不多。

  身后,甲无行喝道:“头发都整理好了么?穿戴要整齐,不能给寒帅和船长丢人。胡子,该理理的就稍微理理顺。”

  有人咽着唾沫:“老甲,你不紧张么?我特娘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有人附和:“我紧张得两腿都在抖。这场面也太大了啊!那得多少人看着咱们啊!”

  伊月也紧张,但是她安慰众人道:“放心,一般来说,强者都在世家大族。普通人虽也有强者,但一般最多就到巅峰执法者这境界。探索者境界的极少,你们都很强。”

  甲无行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已经踏空而去的韩非和西门凌兰,当即鼓气道:“走,跟上。特娘的,风里浪里都杀过来了。现在回到城里了,还怕他个球?”

  天上,西门凌兰传音道:“笨蛋,我,我也紧张。”

  韩非悠悠说道:“不慌,小场面。”

  韩非开口,顺便说给甲无行等人听:“你们就当那些看着咱们的人,都是鱼头。对,全当鱼头就行了。”

  有人嘀咕:“那得多少鱼头啊?”

  甲无行一巴掌拍过去:“就你话多,让你看鱼头就当看鱼头,废什么话?”

  韩非他们踏空而行的速度并不快。当他们走到城墙上空的时候,有不少执法者和潜钓者都在这儿等着呢,追随着韩非他们的步法。

  城中,人群拥堵,许多人都在看着天上。

  有孩子牵着老头的手,拥挤在人群之中:“爷爷,这里就是禹城吗?人好多啊!”

  老者唏嘘道:“唉!对,这里就是禹城。主城的人就是多,爷爷也没来过,这回咱好好看看。”

  有女孩指着天上道:“爹,那个女的好气派。”

  那老者也目露神往之色:“咱闺女以后啊!说不定,也能这么气派,飞天入海,无所不能。”

  很多人都在惊叹着,他们很多都是村镇里面来的。这场面,千万年难得一见。不看一眼,岂不是亏了?

  和那些一知半解看热闹的人不同,韩非一进城,就扫过了600多里,却并没有发现海神雕像。

  “咦!没在。怎么会没在?”

  韩非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自己见过的正义之城,是有海神雕像的。但是,这里没有,难道说仙宫不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不对,那肯定也是在这时间线后不远。在正义之城毁灭之前,仙宫肯定就出现了。”

  韩非当即嘴角微微勾起。

  既然海神雕像没在,这是一件好事。这说明: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其实并非西门凌兰一个人在努力,还有很多人在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努力着。

  至于正义之城为什么会毁灭?那原因可能多了去了。没准,老妈他们正在哪儿征战呢?毕竟,三十六仙宫,偌大疆域那可都是要打下来的。天上,又不会掉下来。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