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60章 葫芦,吸死它

第1160章 葫芦,吸死它

  说时迟,那时快,韩非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被攻击,他是下意识的知道有攻击。

  张玄玉当即大惊:“好快。”

  而韩非则悚然,如果自己所记没错,刚才那一下,张玄玉已经被洞穿了。

  紧跟着,就看见一只手从天而降地拍下。

  韩非看着一名用剑的强者,被这一巴掌拍得尸骨无存。

  白老头大喝一声:“带走这几个孩子。伊家的,你们家不是想要个女婿么?拿去。”

  韩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抬头,就看张玄玉就被一只虚空大手一把给捞走了。那人自己不认识,不过好帅啊,好像和张玄玉不相上下!

  完了,白老头再喝:“还有呢?死胖子也带走啊!”

  另一边,乐人狂哭哭啼啼地出现在下方,嘴里喊道:“我不走。”

  韩非心头一动,目光看向虚空。

  就见一个胡子拉碴的糟老头子,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巨大圆弧,挡在了乐人狂身前。

  下一刻,韩非身体再次一扭,神反应地避开一道拳印。

  “咦?”

  似乎有人对没击中韩非,感到怀疑。

  而韩非发动天虚神行术,手中一柄上品神兵,刺向天穹。

  韩非吼道:“校长,跑。”

  然而,韩非还没怎么样呢,被白老头一巴掌拍飞:“你小子凑什么热闹?赶紧滚蛋。”

  就看见白老头嗷嗷一叫,抓着神兵,朝天空杀去。

  下方。

  韩非一回神,一个无面人冲来,直接解开了面具。

  “萧战老师?”

  萧战低喝:“记得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

  “轰隆……”

  没等萧战回答,韩非目呲欲裂,却见那天空之上,白老头自爆了。

  “白老头,校长……”

  等等,不太对。

  韩非皱眉:有神兵你不爆,你自爆个什么鬼?这老头,莫不是装的?

  萧战一手扣住韩非,想要将他甩走。但是,韩非哪儿肯?记忆中,马上萧战就要去自爆了。

  只看见韩非反手扣住萧战,“刷”一下,就出现在下方的战场。

  俩人一路狂飙。

  很快,韩非就发现正在和一执法者大战的闻人羽。

  “吼……”

  百兽镇魂手一出,直接将那执法者给吼死。韩非又一手抓住闻人羽,连忙道:“萧战老师,往哪儿跑?”

  闻人羽喝道:“韩非,你放开。”

  韩非:“别扯鱼了,赶紧跑吧!”

  闻人羽喝了一声:“方向错了,斜穿过去。”

  此刻。

  天际处,有冰冷的声音在回荡:“暴徒学院,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当诛。”

  有声音,回荡四方:“今日,灭你满门师生。”

  有人高呼:“想干掉老子?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货色!”

  一个又一个韩非不认识的人,出现在天空、地上、城市上空……

  天空阴霾,血雨在洒落,轰鸣声、爆炸声不绝于耳。

  闻人羽喝道:“韩非,你撒手,我们有退路。”

  韩非喝道:“骗人。”

  闻人羽无语,掏出一枚玉简给韩非一看。韩非当即眼睛一眯,竟然是个传送阵。

  闻人羽:“看见了没?你撒手。”

  韩非无语:怎么感觉,好像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不对劲啊!难道自己当初看见的那一道预言,是错的?

  豁然间,韩非看见远处的洛小白和九音玲。

  九音玲正在往自己这边飞来。

  萧战:“韩非,你自己去。咱们路不一样,快滚蛋。”

  韩非一想,好像不对。当初自己有很多画面并未看见,刚才白老头自爆太不正常了。难道那是他们逃生一种方法。

  韩非:“两位老师,你们不会自爆而亡吧?”

  闻人羽怒斥:“想什么呢,老娘还有大半辈子没过呢。”

  韩非一听,当即撒手,刷刷刷,闪过虚空,好像是自己搞错了。

  却见韩非拉住九音玲就狂奔,一边看向洛小白:“小白,嘛呢?走啊!”

  洛小白微微摇头:“咱们几人,暂时要散了。你自己走,我回族里。”

  刀光、剑光在他的身边闪耀,韩非阵法一踩,无尽水扫过,直接劈死了俩执法者。

  “嗤啦!”

  有七道剑芒扫来,韩非心头一动:“战争魂境那个剑七?不对,对方是探索者。”

  韩非一把推开九音玲,雪之哀伤在手,斩破虚空。

  洛小白趁机,朝天上丢出一枚圆球一样的种子。

  “轰隆!”

  一片白芒之中,对方探索者一根长棍破空。

  韩非心说:这攻击,还能难得到我?

  只是,还没等韩非飞呢,方圆千米内,豁然间冒出大片蛛丝。

  “轰!”

  刚想施展斗转星移,但韩非随即反应过来,九音玲还在身后。

  当即,他怒吼一声,脚踩大盘龟阵,舍身拳印轰出。一拳将这层层丝网,给轰出个窟窿。

  而韩非自己,被那长棍一棍击中。

  “轰隆!”

  对方神兵自爆,韩非当时就一口老血喷了出去,整个人都被炸飞了出去。

  迷糊中,韩非只听见有人喝道:“不行,这小子体魄太强了,得镇杀才行。”

  那一刻,韩非只感觉脑子一片混沌,仿佛看见九音玲竟单手画出传送阵。

  然后,他好像还看见一只大龟虚影,黑气森森。

  紧跟着,韩非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拍中了。整个人,如同划破天际的流星,在坠落。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粉碎了,五脏俱损,口中大口大口的鲜血在喷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耳边,似乎传来了白老头的声音:“这小子怎么了?”

  九音玲声音虚弱道:“被探索者击伤了。”

  却听江老头喝道:“走!”

  ……

  终究,这场大战韩非撑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进程,结果反而因魔王契约而遭受重创。

  此刻,韩非的脑海里,还混沌着呢,迷迷糊糊中,他站在一片虚无之境中。

  在他的身前,是一头苍老的巨龟。

  这乌龟相貌丑陋,浑身黑漆漆的。别人家的乌龟脑袋,都有点像蛇脑袋。这货的脑袋,竟然有点像鳄鱼的脑袋。那眼珠子是朝前的,跟特么俩车大灯似的。

  那大乌龟看见韩非的时候,咆哮大怒:“混蛋小贼,你把本皇的大道给还回来……你小子不厚道,把本皇给召来。本皇借你力量,你竟然妄图吞了本皇。”

  韩非一脸懵逼:“不是,你谁啊你?”

  忽然,韩非似乎想起来了,顿时眼睛一瞪:“卧槽,你该不会,就是那个魔王契约背后的老怪物吧?”

  韩非想起来了,有点印象。当时,这老东西,似乎想吞自己神魂。

  韩非龇牙,忽见炼妖壶飘在半空。两根小藤微微晃悠着,散发着翠色的荧光。

  当即,韩非意识到,自己怕是在一种很特别的状态之中。自己是灵识在跟这乌龟对话?这乌龟,也不知道怎么跑自己身体里面来了?还被炼妖壶给镇压了。

  “是了。我在战斗呢,九音玲救了自己……好像还有江老头。”

  韩非当即确认:自己应该在沉睡。灵识沉入脑海,在跟这乌龟对话。也不知道外面打得怎么样了?

  乱七八糟的,谁特么跟谁打,现在都搞不清楚了。特别是最后的混战,一团糊涂账。

  张玄玉应该是被伊兮颜她爹娘给弄走了。胖子,不知道被谁给捞走了?至于洛小白,回家了……那自己在哪儿?

  不过,也不管了,总算自己应该是安全了。

  韩非嗤笑,他瞅了瞅这黑不溜丢的大乌龟,有些嫌弃道:“头一次看见这么丑的乌龟。你这老乌龟,就你也配称皇者?”

  老龟咆哮,双目猩红:“小子,是你先找上本皇啊!本皇救了你一命,你的命本该就是本皇的……嗷嗷嗷……”

  韩非揉了揉耳朵,心头一动:《魔王契约》是炼妖壶推出来的。看来,秘法这种东西,以后得小心点推演。

  听了老龟的话,韩非撇嘴:“你救我一条命?我韩非,堂堂王者之姿,我要你救命?你救了又咋样?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葫芦,给我吸死它。”

  “哎哎哎……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有话好好说,咱们要冷静。”

  韩非嗤笑:“现在,知道要冷静了?早干嘛去了?”

  韩非心念狂动,让炼妖壶吸死这老货。可是,炼妖壶并没有动。

  “嗯?都镇压了,不能吸死它么?”

  那老龟神色紧张:“小子,你在想什么?本皇跟你讲,你不要动歪心思。否则,本皇跟你同归于尽。”

  韩非鄙视地看了这乌龟一眼:“嚯,口气不小。葫芦,给我吸……”

  “哎哎哎,别别别……本皇跟你开玩笑的。”

  韩非昂着脑袋:“呵!就你这怂包样,还本皇本皇的自称?说吧,你到底哪来的?”

  那乌龟目光猩红,直勾勾盯着韩非看,似乎觉得有些不对。

  韩非顿时脸色一横:“你还瞪我?你知不知道你在谁的地盘上?葫芦,给我……”

  “够了,混蛋小子,别葫芦葫芦了。你控制不了这葫芦吧?要是你控制得了,你肯定早把本皇给吸死了。人类果然无耻!”

  韩非佯装暴怒:“你说啥?我家葫芦,我控制不了?我要控制不了,谁给你吸成这怂样的?你不信,是不是?不信,我就吸给你看……妈咪妈咪哄,天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然后,韩非就发现那大乌龟,看傻逼一样地看着自己,一副你继续演的表情。

  “哼!”

  韩非一甩手,罢嘴道:“算了,小爷我不跟你一般计较。看你应该也不算个弱者,要不是看你似乎小有来头,我一准儿吸死你。”

  第三更……求票……这个月估摸着应该没有大暴更了……五月份已经废了的差不多了,好歹让我休息休息……另外,敲键盘其实不是最累的,脑子里得编剧情啊,怎么把复杂的剧情串起来才是最难的……各位兄台先别嗷嗷催更昂……我现在头皮发麻……需要酝酿构思……让我缓个劲儿……

  (本章完)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