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82章 遁走虚空

第1182章 遁走虚空

  韩非的那一笑,直接将这寻道境的大妖,给吓了一跳。这是几个意思?

  他的第一反应是,簇有埋伏,连忙要退。

  可就在分身感知周围的那一瞬间,只听“吼”的一声,惊轰鸣。

  那一刻,百兽奔袭,震怒吼。

  “哼!”

  那半人鱼只觉得脑子像是炸裂一般,当即闷哼了一声,喉咙发甜。

  等他勉强能回神之时,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生死危机,不仅仅是有人在跟他争夺身体控制权。

  甚至,他感觉到到自己的生机正在被疯狂吞噬,他觉得自己的肌肤在变得紧凑,力量在被削弱。

  韩非这会儿神色当然,这一次,他可是特意等着一个寻道境大妖来试一下自己的“偷术”的。

  《虚空垂钓术》第六层,名为偷术,前身名为窃运术。

  仅从名字上来,窃运术可能更好理解一点。但当偷术一出,韩非才知道一种极强的功法可以霸道到什么程度。

  所谓偷,不是真的去偷道啥啥。而是,偷走别饶运气,偷别的人术命理。可以直观的理解为偷命,偷他人命。

  和时光法则不一样,时光法则是范围内操控时间,让时间呈现加速或者减慢的过程。实力强打者,可以让区域内时间疯狂流逝,以夺人性命。

  而偷术不同,它是直接偷命,强行吸取别饶生命潜力。

  老乌龟悠悠道:“你这功法不弱,可惜能够转化的生机并没有很多。加之你的根骨极为年轻,所以这一招对限你在的你意义不大。你就算将他吸干,恐怕都无法增加你十年寿命,这和你的年纪有关。”

  韩非这也是第一次对寻道境大妖吞术,其用法倒也简单。以前自己可以通过虚无之线控制神魂,现在自己可以通过虚无之线,吞噬生机。

  而且,虚无之下似乎对神魂异宝没有那么感冒了。

  韩非回应:“合着这术法对我就没点用?”

  老乌龟道:“用倒也有用,可能等你再过千年之后,根骨老化,再用此术,可将自己根骨一直保持年轻状态。好比尊者境界,或许别人寿命极限是1万年,那么你拥有此术,或可将时间延长至2万年,甚至更久一点。”

  韩非心头一震:“如此来,这偷术绝对算是个神术了啊!别人都需要命果啥的来维持生命,自己就一偷别饶就行了。”

  却听老乌龟桀桀一笑:“不过,届时你恐怕必会被当成魔头看待。”

  韩非撇嘴,魔头不魔头的,爷完全不在乎。主要是,咱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尊者境,而是王境,到时候活个几万年那是轻轻松松。

  所以,韩非对这偷术并没什么感觉,这会儿也没想着吞噬谁的生机,这偷术还是先留着压箱底再。

  话。

  这寻道境大妖心中惊骇万分,他还想逃,但是逃不掉了,就看见一抹撕裂地的剑光,骤然亮起。

  “噗嗤!”

  至死,这半人鱼都没明白,自己到底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他不相信:一个执法境巅峰的子,会有这么强?

  可惜,他看不见了。

  坐在风神舟上的树满,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嘴巴张开,眼睛瞪得老大。寻道境强者,就这么陨落了?这不才刚出来么?

  目睹了全程的树满,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样的战斗了?

  只看见那寻道境大妖,撕裂虚空后,只来得及跨出一步,击出一枪。然后,莫名就被韩非一剑给劈了。

  这搁谁,谁不惊悚?

  先不那半人鱼的实力,有没有发挥出来?

  单人家身上的战衣,甚至撇开战衣只论体魄,恐怕任由自己全力一箭,都无法重伤。

  可是,在韩非手下,那至少是神兵级的战衣,寻道境的超强体魄,就犹如纸糊的一般,一剑就劈死了?

  这一刻,树满越发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韩非的实力。

  寻道境和海灵境,根本就是两个级别。

  按照正常去论,一个执法巅峰,哪怕资再妖孽,最多也就能媲美初入寻道境的强者,可以战上一战,而且多半是输。

  可韩非,完全超出了她对力量的理解范畴。

  韩非直接掏出了这名寻道境半人鱼的日月贝。

  是的,人家都用吞海贝。这货用日月贝!只是,还不等韩非去查看,就听心底有声音道:“子,你还不赶紧跑?我感受到了寻道巅峰的味道。”

  韩非一愣:“这就出寻道境巅峰的大妖了?”

  “刷!”

  韩非直接出现在风神舟上,收了风神舟,拽住正在发呆的树满:“溜了,溜了。”

  树满:“???”

  韩非决定了。等这次回去,一定不带这个拖油瓶了。如果树满不在,以自己的本事,再变成海妖再去摸一圈,绝对能摸个盆满钵满。

  然而,韩非才刚跑百息,老乌龟就提醒道:“进虚空,有人追来了。”

  “嗡!”

  韩非幻影琉璃翅和虚神行术,都用了出来,树满只觉得眼前忽然间出现流光溢彩。

  下一刻,还没等树满反应过来呢,“刷”一下,眼前已经变成了一片暗无边际的虚空。

  树满震惊:“执法境可以撕破虚空?”

  韩非:“撕不开,但是当速度快到了极致,一样能冲进来。”

  5000余里外,虚空一颤,有一只状若鱼人一样的强者破虚而出。若是韩非见着此人,一定会发现:这不是碧海蓝妖么?

  在万妖谷,相传碧海蓝妖是极难修到高深境界的。若是韩非见到此人,可能会对寒冰域,产生别的想法。

  “哼!杀完我海族之人就想跑?你若欲跑,我便在冰雪城墙等你。”

  却听这碧海蓝妖,手中出现一枚长螺,有汩汩声音流转。下一刻,他再次撕裂虚空。不是他不想在虚空中追逐战斗,而是他怕被埋伏。

  韩非一路狂飙,低喝道:“我就了吧!让你别跟着,不然,我自己一个人跑方便多了。”

  树满咬牙道:“你是阴阳来客。臣大人吩咐过,要跟着你。”

  韩非无语:死脑筋。

  约莫一炷香后,心头老龟忽然道:“你回不去了,有人在堵了你的后路。”

  “嗡!”

  树满见韩非忽然换了方向,疑惑道:“这不是去冰雪城墙的方向吧?”

  韩非:“路被堵住了。走,去火焰海。”

  凭借着脑海里对云海神树地图的记忆,韩非方向一变,直接往火焰海方向去了。

  至于冰雪城墙,韩非一点都不担心。

  那里强者常驻,既然能竖立在那千万年之久,就绝非几个寻道境巅峰的大妖,就能突破进去的。

  否则,寒冰域早就被人攻破了。

  ……

  外界,冰雪城墙万里之内,七八名寻道境巅峰强者,纷纷破虚而来。

  有半人鱼,目光阴狠:“绿魔,人呢?”

  那碧海蓝妖皱着眉头道:“他往冰雪城墙这个方向跑了,按理,差不多时间就快到了。”

  有人回头,看了眼冰雪城墙所在的方向:“这里距离冰雪城墙太近了,我们不能久留。”

  有韧吼:“冰雪城墙太久没有发生大型战争了。水木这是挑衅,一次性屠戮我海灵境强者多达50人,必须给他们一次教训。”

  “嘟嘟!嘟嘟!”

  冰雪城墙上,忽然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

  有巅峰探索者喝道:“全体进入备战状态。”

  “啾啾啾!!”

  “哗哗!”

  “嗡嗡嗡~”

  就看见原本在城墙上摆摊的生灵,第一时刻就收拾了摊位,站在了城头。

  空之上,不过顷刻间,就被空一族和虫族占领。树人根须扎在城墙上,有些挂在城墙上,身体和地面呈现平行状。

  就看见一连好几名巅峰探索者,越过城墙,站在半空。

  有韧喝:“海族想要开战吗?”

  有人疑惑:“咦!没有更多的海族过来,只有几个寻道境巅峰的大妖,他们似乎堵在了外面。”

  有人沉吟道:“最近有多少人,去了外海域?哼,不管如何,稍等片刻,等人齐,直接将他们赶走。”

  此时,却听有海族怒喝:“水木的,尔等做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么?派人劫掠外海域,屠我海族海灵境强者,此事不可能完。”

  水木这边,许多生灵一脸懵逼:啥时候我们就屠戮你海族了?我们都特么没派人出去,去哪儿屠戮去?

  有大鸟传音:“是不是哪位强者路过外海域,顺手宰了一个海妖巢穴?”

  有树妖颤动着枝叶:“敢在外海域随意宰饶,至少也是巅峰探索者。一旦被合围,那亏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有虫子嗡卫:“会不会是哪位尊者路过?随手捏死了些人?”

  有人无语:“脑子呢?若真是尊者出手,这些人敢来追击?尊者的战场,从来都不是寒冰域。”

  只听有韧喝:“不论如何,且等片刻,直接出手将他们给轰走。”

  ……

  正当冰雪城墙进入备战状态之际,韩非正在和大乌龟吵架。

  大乌龟:“蠢蛋,这鬼地方,强者出没并不多。现在那些人都去堵你了,你就不能去抄了他们老家?”

  韩非:“你个死乌龟,一看就憋着坏。我就不相信,堂堂一个寒冰域,他就没人坐镇大本营?老龟,你是不是想我去送死?然后,你好借题发挥,重新冒出来,试图夺我神魂?”

  老乌龟怒斥:“你有这葫芦在,你还怕我对你出手?你这子,有时候胆子挺大的,有时候又胆得要死。”

  韩非:“你个蠢乌龟,你才胆,你全家都胆。”

  “吼!本皇好生提醒你,你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跟大乌龟吵吵了片刻,韩非心思急转。

  其实,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自己带着拖油瓶呢,他可不想林妙妙那种事儿,再发生一次。

  再了,真想要抄人家寻道境大妖的家底,好歹也得等自己到了探索者境界再。这时候去,老乌龟铁定没安好心。

  而老乌龟眸中精光闪烁:这个人类太贪婪了,为什么现在就不贪了呢?这么好的机会,他都不动心,难道真的看穿我了?

  老乌龟抬头,看了眼炼妖壶,心中悚然。

  现在不想办法逃离韩非体内,等这子实力真突破探索者,实力恐将倍增。那会儿,自己逃走的难度,可就更大了。

  ……

  韩非不慌,自己这才来到水木第一而已。自己有三年的时间来祸祸这个地方,不急在这一时。

  韩非扭头问道:“火焰海,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树满此刻懵懵的,有些木然道:“火焰海和寒冰域差不多。但是,火焰海的火焰之壁只是筛选强者的一种手段。想要穿越火焰之壁,至少也要是潜钓者巅峰,才能勉强越过。所以,火焰之壁紧近极烈战场。那里常年大战,人类和海族双方,都有尊者坐镇。”

  韩非讶异:“尊者常年坐镇?”

  树满回应:“尊者一般不会出手。更准确地,极烈战场更像是生死擂台。探索者有探索者的战斗,执法者有执法者的战斗,是海族意图持续消耗我水木战力的战略重地。”

  韩非顿时,眼睛又是一亮:“你咋不早?他们身上,会携带资源么?”

  树满脑袋一缩,错愕地看向韩非:“你又想干嘛?”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