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199章 从雷霆中走出的男人

第1199章 从雷霆中走出的男人

  说真的,韩非当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假的!自己藏在炼化天地里的东西,怎么可能就没了呢?

  不仅仅宝贝没了,就连平时吃饭的那口火锅都没了,整个炼化天里变得干干净净,连草皮都没有了。什么未曾锻造的极品材料,自己曾经绘制的鱼皮阵图,那还一粒都没过的黑珠,乃至曾经弄到的那本海妖邪书……反正就是全没了,这很没有道理的啊!

  炼化天地里,那些为了“舔狗”和虾日天他们留着的启灵液,早知道用该早点用的啊!

  忽然间,韩非心头一动:老乌龟,绝对是老乌龟。

  这老家伙,知道炼妖壶的存在,说不定发现了炼化天地的秘密。趁我渡劫,悄悄咪咪偷了我的资源。

  韩非怒吼:“老乌龟王八蛋,你给我出来。说,是不是你偷了我的东西?”

  老乌龟正独自舔伤呢,自己的大道,被人家硬生生给磨灭了。用大道为基,竟然给一个小王八蛋,充当了经脉基础。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吗?

  忽然,韩非嗷嗷地跟疯了一样,上来就是一段吵吵,大乌龟能忍?

  韩非怒喝:“我知道就是你。除了你,我身上就没第二个人了。你偷我食材我忍了,你偷我调料我也忍了,你偷我珍珠我最多也就当没看见……但是,我身上仅存的灵果和生命泉水,你也好意偷?”

  老乌龟怒吼:“小混蛋,你莫要血盆口龟。本皇偷你东西?你当本皇什么人了?明明是你小子,抢了本皇的大道。若非这小葫芦,本皇早就一口吞了你了。”

  韩非龇牙:“好呀!你还想一口吞了我?你戏还挺多是不是?葫芦,给我吸死它,吸死这个乌龟王八蛋。”

  奈何,炼妖壶并无动静,这才是让韩非比较尴尬的。

  老乌龟怒吼:“小混蛋,你等着。本来,你用了本皇的大道,看在这层关系上,本皇还能指导指导你。现在,哼,本皇一个字都不会说的……你是不是意外:自己九级灵脉怎么没了?你是不是发现:自己的道种碎了?你是不是发现:你现在哪哪儿都不对?呵……本皇不告诉你。”

  韩非:“???”

  韩非琢磨着:难道是自己误会这乌龟了?

  等等,老老乌龟到底还知道什么啊?

  韩非不由得放下身段,声音顿时小了个八度:“哎!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说说,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你没偷东西呢?”

  “滚!”

  老乌龟声音如雷鸣,一口把韩非脑子,震得嗡嗡的。

  韩非眼皮一挑:这老乌龟,好像是真生气了。

  问题是,它气个什么劲儿啊?难不成,还在为它那个大道生气呢?那玩意,不是四年前就被炼妖壶给抢走了么?不至于气到现在啊!

  韩非一想,真搞不懂这乌龟。

  “算了,还是先出去再说。也不知道,外面打成什么样了?”

  当韩非破开一汪包裹住自己的泉水,忽然愣住:自己的眼中,雷鸣轰隆,道道电弧从天而落。

  “轰!”

  韩非才刚刚出来,立刻就挨了一脑门的雷霆。

  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是,之前自己是执法巅峰要渡劫。

  那现在这个算什么?现在,这还算是渡劫么?

  挨了这么一下,韩非没感觉到有什么难度啊!

  他还伸手挠了挠脑袋:发现雷霆之力,现在好像也就这么回事,难道是我已经习惯了?

  感知一释放,韩非当即发觉:这部分雷霆所在的区域,只有三百里不到。

  之所以还有雷霆,是因为那浓厚的劫云,是之前积攒了太多了,导致现在一时半会儿根本散不去。

  韩非当时心头一动:既然散不开,那为什么还要散?继续渡劫不是很好么?

  反正,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因为自己,海族和水木天开战,大打出手。

  什么愧疚之心,阻碍修行大途的心魔,那是不可能有的。

  如果是以前的韩非,哪怕是一场村里的资源争夺战,都可以成为他的心魔。

  但是现在,他连自己还有没有心,都不知道了……还心魔?

  当即,韩非心念一动:“刑刀,树灵出来。”

  “嗡!”

  以韩非现在的力量,其实足可以支撑,叫他们五个一起出来。

  但是,渡劫这种事情,可以一起渡的吗?

  当刑刀和树灵刚一出来,只听“轰隆”一声,树灵直接就被劈了个通透。然后,一瞬间就开始冒起了烟。

  当然了,这只是属于普通的雷霆,而不是所谓的雷劫。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树灵给劈死了。

  要不然,这传说级生灵的身份说出去,水分可就太大了些!

  树灵直接就给劈懵了,抬头看了一眼:“主人,你渡完劫了?”

  韩非:“你们趁机速速渡劫。”

  刑刀的刀身微颤:“主人,我等早已登临巅峰,早有互补大阵,其实可以一起渡劫。”

  韩非心头一动:“哦?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树灵声音悠悠:“不会,天地灵种,福泽深厚。而且,地九的防御惊人。”

  韩非当即心头一动,一片山河浮现。紧跟着,就看见火种、水泽、地九纷纷出世,浮于海面之上。

  雷劫中这一幕,或许可以挡住普通人的视野,但绝对挡不住尊者目光。

  “好好好,水木天看来这一次准备了很久,竟妄图一次性渡六人。来人,击穿天劫区域。”

  “哼!你当本王不存在吗?”

  虫王低喝,韩非看见那只虫王,巨大的身躯开始飞快缩小。

  不过顷刻间,就成功变成一个身高2米左右的青年光头。

  韩非见之,满目错愕:这光头,面相冰冷,光头锃亮,衣甲上全是锋刃。他的胳膊,双腿,肘关节,包括后脑,全都是黑色利刃。

  这,就是虫王的人形态?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血腥的杀手。

  然而,这还不算完。

  韩非眼中:虫王直接裂开了,出现了一尊新的虫王。

  虫王刀指虚空,声音桀骜:“尊者战,来多少都可以,寻道境敢越雷池一步,斩。”

  之前,一直跟虫王对峙的螳螂虾,竟然也有化人之法,造型比虫王都还要奇怪。

  两根掠肢,从背上长了出来。

  可见,这些尊者虽然可变成人,但是还远远做不到像真正的人一样。或者说,他们就需要这种半人怪妖的状态,方便他们战斗。

  虫王低喝:“要打架,水木天何时惧过?”

  两尊并未即刻出手,对方尊者低喝一声:“好一个渡劫之战。为了这一次渡劫,水木天下了不少功夫吧?既如此,就看此战,你能不能拦得住我海族强者?”

  “嗡!”

  霎时间,韩非感觉虚空震了一下。

  然后,一道惊天裂痕,出现在500里以外。再一看,哪儿还有虫王和那螳螂虾尊的身影?

  韩非吸了口气:都怪虾日天不给力。你瞅瞅人家,同是螳螂虾,人家都已经尊者了。

  只是,尊者一走,这无畏城墙外的局势,就没法说了。

  在韩非身后千里便是无畏屏障,有无畏之树根植于半空。

  一抹翠色奇光,往一个老乌龟身上一刺。就看见那老乌龟,那坚如磐石的龟甲,根本一点用都没有。从他的龟甲上开始,顿时生出一片翠色细碎海藻一般的海苔。

  “啊~”

  只听在一声低沉的惨叫声中,那乌龟很快就被青苔覆盖。不论它如何挣扎,即便他撕破虚空,亦无阻挡这灵魂和身体上的侵蚀。

  当然了,击杀海族强者的代价,就是无畏之树发出这诡异的寄生一击之后,树体立刻就开始破败凋零。

  最后,直接成了海底的枯枝断树,会很快被浮游生物等分解蚕食。

  因为尊者的离开,无畏城墙这边,很快就有一株老树从海底站了出来,竟也是一名尊者,只是他护的是无畏屏障。

  有寻道境生灵见韩非已经渡劫成功,顿时喝道:“韩非小儿,可敢一战?”

  这一刻,各种感知扫来。

  众人发现:韩非浑身,碎的跟瓷娃娃一样,还瘸着一只腿,从天劫中走了出来。

  “嗯?”

  一直关注韩非这边的奕雨臣,一箭射破虚空,传音道:“怎么还有人在渡劫?”

  飞羽部,曾经和韩非有过一面之缘的陆寒乐,同样剑碎虚空,试图冲向韩非这边。

  然而,半空中有金翅飞鱼横空,千万鳞片布下领域之力。一口大球泡,将俩人重新裹入虚空之中。

  有人喝道:“怎么还有生灵在渡劫?”

  此刻,天际劫云不仅没散,反而出现五彩之色,仿佛亿万里外穿透过来的霞光。

  只是,韩非整这会儿早已身无分文,一点家当都没有了。

  只听韩非喝道:“诸位,谁借我一点资源,日后我双倍奉还。”

  韩非这一叫,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有人吸了口气:“这人还没死?竟然还安然渡过了四九王劫?”

  不过,韩非的惨样子,也落在了众人的眼中:王劫怎么可能好渡?此刻韩非定然已是樯橹之末,资源耗尽,现在都开始借了。

  有天空一族大鸟冲来:“给你。”

  有吞海贝划破长空。

  “咻咻!”

  意思连数十道箭矢狂飙,上面都挂着吞海贝呢。

  韩非面色一喜,虚影大手,抓向虚空。

  当即,有寻道境中级强者奔袭而来。

  毕竟,韩非以前,可没正面轰杀过这个层面的强者。那半人鱼,自负自己好歹高了近乎两个大境界。

  而且,自己也有秘法加身,应该不会比韩非差了什么。再说,韩非现在重伤之躯,万万不能让他得到资源。

  “天劫虽渡,死劫难逃。”

  此人一喝,顿时间,四方都有厉喝声起。

  主要韩非渡劫之前,太过狂猛。

  王城五大天骄,因为争天劫一事,直接把自己给争没了。

  正面战,韩非强势霸道。

  争天劫,海族一方完败。

  此刻,天劫刚过,韩非明显重伤之躯,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而韩非面露凶相:“我韩非,即便重伤之躯,岂是尔等杂鱼可以撼动?给我滚。”

  第一更……求票……

  (本章完)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