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292章 借体重生

第1292章 借体重生

  韩非当时就迷了:啥意思?

  他一直觉得:白姓女子,是一出生就被人丢进了镇妖塔,怎么着他爹也在这呢?

  “嗡!”

  一尊怒目金刚出现。

  韩非傲立在这飞卷的黄沙之中,“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如同雨点一样敲击在金身之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韩非再次用出执法力量的时候,发现这尊金刚虚影似有一种活了的感觉。

  通常情况下,执法之力,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一个人所走的路。比如,这金刚虚影,当时韩非想走的其实就是炼体修行,偏向无敌路的一条路。

  但此刻,自己大道变成了白雾之桥,目前只露出了一丁点初显的力量,好像和执法之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

  韩非本以为:自己的执法之力和自己道并不相融,但好像并非如此。反而,执法的力量,似乎也变强了?

  因为韩非本就铸就了半金身,少说也有半尊级的体魄。就算自己不用执法之力,任由这些黄沙利刃,敲击在自己的身上,也不一定能破开自己的体魄。

  但是,韩非考虑着:能在镇妖塔里活下来的生灵,到底是有其独特之处的,何况是在一层之地占了一隅之地的强大生灵。或许,还会有什么特别手段呢?

  可当白姓女子喊出了“父亲”之后,韩非就知道:这女人好像没这么简单。这镇妖塔,好像也没这么简单。

  如果这女人的父母,都在这镇妖塔中,那这女人为何会去到镇妖塔的第一层呢?难不成,有人在第四层生下来的孩子,不经过传送阵,还会自动出现在第一层不成?

  韩非和这白姓女子都在等待,但是,这黄色的攻击并未减弱。

  却见那白姓女子的身上,也覆盖了一层白色的鳞甲,同样被敲击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韩非的感知一遍又一遍扫过,的确没在这片沙海之地,发现什么特殊的生灵啊!除了这沙海之下的一些枯骨之外,好像并无活着的生灵。

  韩非不禁道:“白姑娘,你确定你父亲在这?这飞沙的力量,越来越强,他是不是没听见?要不,你再喊两遍看看?”

  说话间,韩非对老乌龟道:“老元,这片沙海里的生灵在哪儿?我怎么没察觉到?”

  老乌龟的声音悠悠:“死了,被埋在了沙海最底下。”

  “嗯?”

  韩非的面色微动,感知正欲疯狂往沙海之下探去,只听老乌龟道:“别感知,要出来了。”

  韩非当时,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不是,你不是说已经死了么?怎么又出来了?”

  老乌龟嗤笑:“你小子不会连这点世面都没见过吧?不死生灵呗……寻道巅峰转修不死生灵,可不就是死了?”

  韩非顿时眼睛一眯,追问了一句:“转修?”

  听到转修这个词,韩非就知道:这里面有大故事。暴徒老祖李大仙,也是转修的不死生灵!人的意志和力量都保留着,那所谓的不死生灵,和活着有什么区别?

  “呼啦~”

  就看见黄沙隆起,仿若一座小山从地下升起。

  此刻,韩非的感知中,终于出现了一具颇为俊美的人类尸骸。

  那尸骸虽然一身的白衣破碎,面容极其苍白,但剑眉醒目,英气逼人,看似极为稳重沉静。

  “咦……人?”

  韩非看愣了一下:果然被老乌龟说中了。这女人,是人类和海妖生下来的?

  韩非的心头,不禁遐想:如果人类和海妖生下来的孩子,能长成这姑娘这样,那其实完全可以接受的嘛!一出生,就满满的都是仙气,养出这么个闺女,有啥不好的?

  “嘭!”

  沙丘爆开,那身着长衫,面相苍白而清冷的中年男人,站在了沙海之上,静静地看着那白姓女子。

  此刻,飞沙骤停。

  韩非暗暗松了口气,这人看起来不弱的样子。父女相见的画面,终究比父女相残的画面要好看一些。

  白姓女子似乎心里有些激动,又叫了一声:“父亲?”

  那中年男子的脑袋,有些僵硬地抬起,似乎在努力地思考或者想着什么。

  韩非发现有点儿不太对劲,喊道:“老元,这是啥情况?这人不是转修不死生灵么?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不认识他闺女似的?”

  老乌龟道:“应该是认识的,你且耐心等着。”

  韩非稍微往后退了一点。人家这父女相见,自己在旁边当个灯泡,总是不太好。

  却见那中年人盯着白衣女子,看了许久,面容开始微微扭曲,似有痛苦之色。跟着,黄沙之中,就有一片片藤蔓伸出。

  片刻间,藤蔓已经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空间。

  韩非瞧着:这些藤蔓,正拖着一个裹住的球体,在慢慢地冒出海底的地面。

  当那藤蔓和藻叶裹成的球体,出现的时候,韩非、白姓女子、白蛇的目光,就都看了过去。

  而那中年人,则慢慢走到了那球体跟前,微微一抬手,藤藻舒张开来。

  却见一具半人半蛇之躯的女子,正蜷缩在其中。那蛇妖抱握双拳,像是怕冷一样,看起来十分可怜。

  韩非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人没死,但已经是风烛残年了。严重的缺乏生机,似乎随时都会陨落一样。

  在这女子身体上,有些地方的皮肤,被极细的藤蔓扎破,伸入她的体内。啊藤蔓之中,还有气血之力,在缓缓供养这女人。

  韩非当即就吸了口气:“这男人自己转修不死生灵,将气血生机,全都用在了他媳妇儿身上?”

  老乌龟“嗯”了一声:“应该如此。而且,此人转修不死生灵,也一直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修为,封印自己的实力,让自己沉睡。”

  韩非眯着眼睛:“所以他一开始才会出手。出来后,才会露出痛苦之色……实际上,是他的封印在解开?”

  老乌龟:“封印解除,恐怕就由不得他了。他怕是得去往第五层,继而破尊,到达第六层。”

  此刻,那中年男子,轻轻抚摸了一下那蛇妖:“夫人……咱们的……闺女……来了。”

  只一句话,说得韩非都有些动容:这当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

  白姓女子听闻此语,眼中不自觉地流出一行清泪。而那白蛇,支起的身体缓缓蛰伏,趴在白姓女子的肩头,看上去十分的哀伤。

  在中年男子的呼唤下,就看见那面容憔悴、瘦弱的蛇妖,快速地汲取灵植中的气血,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只是,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韩非明显感受到了生机的流逝。这流逝速度,已经快到了韩非可以直接感知的地步。

  不止是韩非,白姓女子和白蛇也能感受到。

  因为那蛇妖的头发,在慢慢地变得枯黄。虽然还没有变白,但是应该也快了。

  白姓女子一步跨到那蛇妖跟前,有些惊慌地喊道:“娘!”

  韩非这时候,不由道:“她的生机在流逝。按着这种速度,不出一个时辰,她就得陨落。”

  白姓女子连忙看向韩非,然后有些慌张地看向那中年男子。

  却见那中年男子,努力地让脸上出现一丝笑容:“一个时辰,够了!丫头……想见你,又怕见你。因为见面,就是永别。为父……两难啊……”

  那中年男子的眼神柔和,深深地看了眼白姓女子,又神情地看了一眼那蛇妖,喟然长叹。

  所谓永别,就是蛇妖陨落,自己解封,他们最多也就能相聚这短短的数个时辰而已。

  白灵第一次从那女子的身体上,游动了下来,爬到了那蛇妖的身上。

  在那蛇妖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白灵和白姓女子的时候,当即喜极,眸中泪光闪烁。

  蛇妖震惊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真是丫头?”

  中间男子:“我知道,我儿有大福庇佑。”

  那蛇妖顿时喜极而泣,拉住白姓女子的手,不肯放开。

  白姓女子,本以为自己一路找下来,可以一家团聚呢!谁知道,刚见面就是生离死别。毕竟,自己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哪经得住这种考验?

  白姓女子:“为什么……会这样?”

  却见中年男子,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秀发,某种似有愧疚:“为父,乃人族天骄,与你娘结合本就是禁忌。许是我们的结合有违天道,孕育你时,天象异动,有震世白莲现世。为免仇人追杀,这才遁入镇妖塔以避大祸。谁能知,为父与你娘,还有你,因境界不同,落于塔内各层。为父不得不自降境界,前来寻找。可惜,最终只能找到你娘。当时,你尚在襁褓之中,无自保之力。为父以为:你恐在危局之中。可你之诞生,又有逆天大运,当有福佑。可是你娘,气血亏虚,生机几乎荡然无存。为父这才不得不转修不死生灵,保住你娘……”

  只听那蛇妖带着愧疚之色道:“丫头,勿怪你爹不能自降境界去找你。若是自降那么多的境界,你爹不仅找不到你,自己也极可能陨落。”

  白姓女子和白灵蟒蛇,此刻哪里会怪罪?她们的眸中,泪花连连。

  而韩非,脑子嗡嗡炸响,不由讶异道:“震世白莲?”

  中年男子看了韩非一眼,因韩非身上并无杀意,又与自家闺女同来,这才道:“不错,是大福,也是大灾。以青娘天资,何以能孕育麒麟儿?是故,那震世白莲虽然好,却也剥夺了青娘全部的寿元。如此,才诞下我儿。”

  这会儿,韩非和老乌龟几乎同时道:“借体重生?”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