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354章 不给我就弄死你们

第1354章 不给我就弄死你们

  韩非的行为,直接把这里所有的天骄,都看迷了:这里都特么快崩塌了,你都不知道跑路的吗?还有心思来打劫?

  如果换成是寻常的地方,崩塌也就崩塌了。

  但是这里,血海涛涛,下有血癞涌动如潮,上有穹顶封禁如泰山压顶。

  能出去的路,本来是挺多的。这些人虽不知道有94条之多,但是,大家来时的路各不相同。若想离开,只要避开了血癞危机,问题应该都不大。

  可现在,韩非阻截在前。他以大聚灵阵和灵果,引得此地的灵气涌动,血癞从四面八方围剿而来。

  此情此景,看得包括章小天在内,所有人都有些头皮发麻:韩非,这是不要命了吗?

  有人喝道:“杀!双拳难四手。今日,他韩非欲逞强拦人,那就让他知道一下,这里不仅仅只有他一人是天骄。”

  白贝王城的章小天,伸手一抓:“试一下。”

  章小天知道:自己是干不掉韩非的。但是,这么多人合力围杀,那可就不一定了!至少说,打韩非一个手忙脚乱,自己好乘乱而出,也未尝不可……

  毕竟,这群人中,也就自己最厉害。韩非不至于面对这么多人,还能把自己留在这儿吧?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章小天开口间,只一眨眼,血色九矛再现。

  虾有为、伞七同时出手,轰得虚空碎裂,寸寸而断。

  另一边,各血妖口念咒文,大量的咒文,甚至将韩非所在之地给包裹了起来。还有咒文,竟引得血水暴动,倒立而起。

  凤头阿七大喝:“韩非,不可力敌!”

  看着铺天盖地,倾轧而来的攻击,风头阿七、虫溜溜、虫小虫三人都看懵了。

  即便是搁在外界,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他们也不可能有能力去抵挡。

  虫溜溜也喊道:“韩非啊,逃吧。咱们出去抢,也是一样的。”

  韩非嗤笑:“你确定……出去,还能抢得到么?虫溜溜,我告诉你,不走鬼门关过个五六七八趟,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无所畏惧。”

  说完,韩非手持雪之哀伤,轻笑一声:“以前,我有一个敌人,他教了我一招很厉害的剑术……且看,封天剑潮。”

  这是当初孙沐的底牌秘技。

  在寻常情况下,能够挡下这一大招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今时今日,在这血池之上,血癞还在翻涌。此招威力,甚至比自己的万刀归宗,都要强上不少。

  只看见,韩非以剑画阵,身后血水涛涛,如万顷巨浪,倾泻而出。

  当然了,韩非并不指望:这一道封天剑潮,能挡住那么多强大的攻击……仅就章小天的血色九矛,应该就能轻松破了这封天剑潮。

  但是,此术动静大啊!

  这动静一大,血池中就更加危险了。

  谁都想走,可是船就那么多,血癞又不计其数。不管走哪一条路,只要走得掉,那就走走看……

  “轰隆~”

  一道舍身拳印轰击,一拳轰碎了虾有为和伞七他们的攻击。当然了,舍身拳印主要是为了去挡血色九矛的。

  韩非见那长矛崩碎,声音悠悠:“现在,我只是引动了部分地方。这里这么大的空间,还有其他路未被撼动。只要你们交钱,我保证不为难你们。”

  章小天明显感觉韩非变强了,而且是变强了许多。

  之前,韩非的一道舍身拳印,最多能撑过五矛之威力。可是,这一次,第六矛的力量都被轻易轰穿了。

  就这般,韩非竟然又捏一拳,再次击出。手中长剑,再引得血海异动。

  虫溜溜他们都看呆了:韩非这特么,到底什么可怕的力量?竟然以一人之力,轰碎了这么多重的攻击?

  在封天剑潮之下,四处都乱了套了,到处都是血池之水。剑气如潮水,其中,还有血癞在冲击。

  血癞本就是执法境生灵。

  再弱,人家也是执法。数以千万计的围攻之下,这些人如何能挡?

  这还不算,韩非收起了雪之哀伤,手中又出现了一柄大弓。

  “咻咻咻!”

  就看见韩非拉弓便是一箭,一息五箭,箭箭骇人。

  那些本来欲绞杀韩非的咒文,在一箭又一箭的轰击下,直接爆碎。

  有人惊呼:“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摄取灵气这么快?这一箭又一箭的,难道不要灵气的吗?”

  有人震惊:“他定有临时存储灵气的方法。”

  有人道:“我们合力遁走。这里出口众多,他还能封住所有的出口不成?”

  “咻咻咻!”

  韩非箭出连环,根本不停止。

  一息。

  两息。

  三息。

  在章小天意识到韩非更强了,自己必然不敌的时候,不再出手,而是带着虾有为几人,选了一条出口,直接杀去。

  韩非根本都没有搭理他们几个,章小天手里必然还有底牌。而且,战魂弓法是杀不掉他们几个的。

  所以,韩非箭如飞蝗,只搞破坏,不求杀敌。

  有些人能挡住自己的破坏,他们有对付血癞的办法。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呀!

  此际,一连十余息,韩非一刻未停,箭出连环。

  那些人的船,想往哪儿跑,韩非的箭矢就往哪儿射,射得血浪翻滚。

  此刻,有三艘血海神木城的船只,被韩非的箭矢阻截。这三艘钓舟上,一共六人,那是一个都没跑得成。

  不得已,三人全力出手,应对韩非。

  一人同样以咒术,轰击韩非的周围,意图给韩非制造麻烦。还有俩人在试图开路,冲进任意一条支流。

  然而,想法是好的,但他们中间没有最强者,也没用出什么特别的底牌。

  实际上,就算他们现在能打出高级探索者的战力,韩非也无所谓。

  此际,韩非的实力已经远超寻常的高级探索者了。哪怕什么秘法都不用,巅峰之下,都鲜有敌手。

  韩非喝道:“交钱买命。一人一枚日月贝,一点都不贵,考虑一下?”

  却见一名血妖愤而起身,脚踩虚空,手中三道青光激射,钉向韩非。

  韩非微微眯眼。以他现在的目力,一眼就看明白了。三根可破神魂的钉子,观其刹那破空的锋利感,应该是中级或者高级的一次性神兵。

  却见韩非心念一动,无尽水绞成一片。只听“叮叮叮”连续几声交击声,长钉崩飞。

  那血妖的红纱一掀,口中“咿呀”一声,身上咒文如墨,涌出千万。

  一枚枚咒文,如同一道道禁锢符文。

  韩非感觉:四方虚空被封,并有毒物飘散。

  “呵!血海神木城的天骄,不过如此……”

  韩非低吼一声,舍身拳印一拳轰击。只听“噗嗤”一声,那女人吐血败退。咒文封禁,也被韩非一击而穿。

  韩非大手一卷,毒云像是被他一把抓在手中似的。

  “嗡!”

  斗转星移,韩非被虚空裂痕切了七八道。不过,只留下了几道血痕,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此刻,韩非的身体却直接出现在那血妖身边。

  有人喝道:不好,朝姐快退。

  “退?”

  韩非声音冷酷,手中出现一柄菜刀。只看见场间,银光绽放,这血妖被韩非一刀切成两瓣。

  韩非伸手一捞,抓起她的日月贝,就塞进了自己的炼化天地之中。

  只见韩非目光一横:“既然你们不肯给,那我就亲自来拿!”

  “噗通!”

  “咔咔咔!”

  穹顶山石坠落,韩非看都不看,随手一巴掌,将碎石拍成齑粉,意图冲杀。

  身后,虫小虫唏嘘道:“这也太霸道了。啥时候,我也能强行冲阵,以一敌十啊?”

  风头阿七:“别以一敌十了,你先把周围这些血虫轰出去。”

  “噗通。”

  一块小山一样的穹顶掉落,砸得血潮翻涌。

  虫溜溜一边控船,一边喊道:“韩非啊,别打了!再打,咱们就要被血虫吃了啊!咦,血池的水,怎么好像在下降似的……?”

  “嗡!”

  忽地,就连韩非都意识到:这血池中,忽然生出了好几十个大漩涡,正在疯狂吸扯小船。

  韩非传音:“稳住了,不慌。顺着支流往外跑,那都是笨蛋干的事儿。等我灭了这几个,自有办法带你们出去。”

  ……

  外界,整片的山脉,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坍塌。塌陷到现在,只剩下三座山头还在坚挺。尽管如此,这三座大山上也有碎石崩落。

  此时,众人都发现:这三座大山有些不同。虽然它们也在坍塌,但是有大阵在护佑,似乎有蛟龙盘卧,威压浑厚。

  忽的,有人乘船,从其中一处血池出口冲出。一边冲击,一边轰击,身后有大片血癞追击。

  “嗯?”

  主要是那血癞太过密集了,不论是白甲帝,还是生命女王都纷纷皱眉:那船似乎并非异宝,那血癞如此之多,已经超出了试炼范畴。

  白甲帝看了生命女王一眼,一巴掌拍出,只看见三座山头,一只龙影想要冲出。只是,那龙影似乎太过虚弱,根本挡不住这样的一击。

  只听“嘭!”的一声,三座大山,直接就炸开了。

  那会儿,韩非正脚踏虚空,手拎绣花针,疯狂敲击,正以一敌五,好不威猛。

  “嘿!我再问一遍:给还是不给?不给的话,我立刻就弄死你们。”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