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396章 大势如洪钟

第1396章 大势如洪钟

  “哗~”

  薛神起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最高统帅的职位,就这么换人了?

  世家大族,楚青、叶开、孙百胜还有那杨坤,此刻面色铁青。

  薛神起传位,这事儿,虽然他们早先心头就有了预感。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竟会选在这个时候……

  “该死!”

  楚青当时就骂了一句:“薛神起站队了。他竟然站在了韩非这个毛头小子那一边!”

  叶开目光冰冷:“薛神起这个时候让韩非继位,牺牲不可谓不小。至少,落在别人的眼里,这大战将起之时,他临阵辞帅,这是毁誉之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担不起碎星岛存亡的责任,怯战了。”

  孙百胜吸了口气:“临阵换帅,乃兵家大忌。但是,薛神起却这么做了,他也是真的敢。”

  楚青冷哼一声:“所以说,薛神起选的是个好时候。本尊就有意识到,狂欢店内,常会响起韩非之名。炼器堂中,韩非著书免费出售。非烟牧火炉,当街示范……好一个薛神起,他早在打算让韩非名传碎星岛。今日里,韩非于万众瞩目之中屠尊。一时间,风头无二,还有什么时间,比此刻更好传位?”

  世家大族几人,此刻脸色难看得很。

  其实,若是旁人,继位也就继位了。

  可偏偏,这个人是韩非,来自暴徒学院。他爹是韩观书,都与世家大族之间有大仇。

  一旦韩非成为了碎星岛的最高统帅,一旦碎星岛万众归心,那么便是一方诸侯。他个人的势力,从某种程度上,甚至要在世家大族之上。

  一个世家大族,能控制多少人?一个碎星岛最高统帅,能控制多少人?这其中的差距,用屁股想,都能想得出来。

  除了人数上,经济上,碎星岛的特殊位置,于千星城和三十六镇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以前碎星岛的资源供应,薛神起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其实,那些流向千星城的资源中,大多数都是流落于世家大族的手中。

  可韩非继位后,岂会让世家大族如愿?

  楚青低喝了一声:“通知族内,这回问题大了。韩非若是继承碎星岛最高统帅之位,麻烦太大。”

  ……

  和楚青他们的想法不同,一线战士的心理是不同的。

  在这些人的眼里,敌人就在那儿,谁杀的多我就服谁。谁够猛,我就服谁。谁的贡献大、付出多,我就服谁。

  薛神起的地位,自然是无可撼动的。一手操持着碎星岛,立于这茫茫沧海之上多年,战功彪炳。

  韩非,最最出名的事件,便是创造了非烟牧火炉。

  凡是辅修炼器的人,谁还不知道韩非这个名字?甚至,那些前往炼器堂锻造半神兵的,谁还不知道韩非这个名字?

  而且,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这几年关于韩非的各种小道传闻,从来就没怎么停过。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听见谁提起……

  而这两日,韩非归来,屠尊传闻闹得沸沸扬扬,几乎人尽皆知。

  今日,韩非真的屠尊了!

  而且,真人出现在珍珠海,轰杀了苍蓝羽这海族的统领级人物。屠戮寻道,更如宰鱼,那是挥挥手的事儿,都快到了一步宰一人的恐怖地步。

  可以说:韩非突降,以强势手段,震撼了军心。

  当然了,如果只凭这个,可能还不太够。

  作为一个最高统帅,韩非走到这个位置,显得过于简单了些。相比于历任统帅,韩非似乎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英雄史,只有那走到哪儿,都能听见的小道消息。

  但薛神起都发话了,眼下这些人,可都是见识过韩非的强大的。

  最后,在韩非圣光锁链之下,治疗众人的那一幕,甚至要比韩非屠尊,更让人来得震撼。

  毕竟,屠尊对普通人来说,太过遥远了。

  他们最多,也就只能看见苍蓝羽被轰飞了,看见天有裂痕,降下血雨倾盆。

  不管怎么说,至少眼前这些人是接受了。毕竟,韩非能打啊!短短十来日,就屠了两尊。这特么都是以前闻所未闻的。

  场下。

  九音玲面色恬淡,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她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何小鱼则是在口中念叨了一下:“最高统帅?”

  薛神起道:“说两句。回了碎星岛,你准备一下接手,需要和整个碎星岛,一些重要人员见过。”

  韩非也没有推诿。几步间,就踏入天空之上,站在众人前方。

  似乎是觉得自己个头有点太小了,只看见韩非身上金光溢出,无敌虚影凝聚,一尊20余米的金色巨人,立于半空之中。

  去听韩非声音清朗,声音传荡:“诸位,本人韩非。想来,你们对我应该不是很熟,因为这些年我并非在此征战。然而,大世之争,人类生死存亡之际,我人虽未在,却一直在想着绞杀海妖,护佑我人族的办法。”

  韩非嘴角翘起,扬声喝道:“诸位从入岛之初,而至今日,应该也非新人,应当知道碎星岛的应敌方式。主守一方,确实挺让人心力交瘁。今日,我韩非承最高统帅之位,不敢说一定能消弭海妖之患,至少我会带领诸位,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来。今日起,与诸位共存亡……”

  说至最后,韩非声如雷鸣炸响,听得下方所有人都心神激荡。

  到了探索者、执法者境界,对局势的判断,对中央城的任命,自然是有了解的。

  薛神起做出这么大的决定,必是带着一岛之人的生死存亡,才做出的决定。

  如此决议,由不得他们不从。

  当即,场间一连十二尊探索者,从虚空中走出。

  只听为首一人,高呼道:“见过韩帅,愿与韩帅共存亡。”

  数以百计执法者,应声而呼:“见过韩帅,愿与韩帅共存亡。”

  跟着,悠悠众口,振臂高呼:“见过韩帅,愿与韩帅共存亡。”

  韩非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斜方的虚空之中,大喝一声:“碎星岛此前已有韩帅,不敢冒其名,吾用“寒”字,好日日谨记,不能让诸位寒心……好了,今日大战闭幕,清扫战场,回岛修整。”

  ……

  带兵之事,自有人来。

  约莫百息之后,几万里外,某海面钓舟之上。

  韩非来时,就看见老韩已经烹茶等候已久。薛神起随意入座,端茶一饮而尽。

  韩观书微微一笑:“如此豪饮,不得滋味。”

  薛神起久已面无表情:“此际,韩非承位,挑战极多。但有不行的地方,我依旧不会撒手。”

  韩非也落在了船上,看了一眼那悬于半空的青石上面,放着四个杯子,随意一笑:“自然,我志不在碎星岛。待平此乱,碎星岛还得归你。”

  薛神起:“平乱,若能轻易平之,何须等候至今?”

  韩非却看向韩观书道:“多出一个杯子呢?”

  韩观书歪过头来,看向虚空:“宁静,好久不见,下来喝一杯啊!”

  “呀,真的是你?你似乎,比上一次见强了不少?”

  说话间,就看见有倩影一步千里,直接站在了甲板之上,轻轻一笑,坐在了韩非的正对面。

  薛神起看见宁静,稍微有点晃:这尼玛,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女人?

  但是,薛神起要远远比韩非当初淡定。

  韩非初至水木天的时候,看见每一个女人,都觉得长得妖孽;看见每一个男的,都觉得和张玄玉有的一拼。

  韩观书将杯茶,推至宁静身边,淡淡道:“韩非此行,不知道有没有给贵地添麻烦?”

  宁静本就不是淑女的形象,特别是这里有俩人是她认识的,当即哇啦道:“何止是添麻烦?差点就把我们那闹翻了天。数次引动王战,你知道么?我长这么大,就没看见有几人,比他更能折腾的了。”

  “王战?”

  薛神起的眸中,精光乍现。

  宁静提到了王战,意思是:韩非去的地方,的确有王者存在?

  如此说来,韩观书倒是没说假话。通道的另一边,的确不该轻易涉足。

  宁静嘴巴一抿:“我说了吗?算了,说了就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们这战事也真够频繁的。难道此界,就只有你们人族一族么?以一族之力,于海上守战,这多累啊!”

  韩观书轻轻喝了口茶道:“各方战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你虽然来了,但我想说的是,我没出手之前,你莫要出手。”

  宁静不耐烦道:“知道,知道,女王大人早就跟我说过了。”

  “女王?”

  薛神起心头琢磨:那边的王者,竟然是个女人?

  不过,薛神起没有追问,而是看向韩观书,目光直直的。

  韩观书似是知道薛神起的意思,笑道:“你的目光,看的是碎星岛,可韩非志不在此。碎星岛,只是一次磨砺而已。”

  “啪啪!”

  韩非拍了拍桌子:“哎哎哎!老韩,有话好好说。别把我当成个机器,磨砺来磨砺去的。我自己难道不会磨砺么?还要你们来?”

  韩观书嘴角勾起:“我可早就没算计你了。因为在你来到碎星的那一天起,一切就在顺其自然地发展。为父,最多也就是在这发展的过程当中,偶尔拨弄一两件事而已。为父可从未将你看成棋子,从始至终,你就是这棋盘中的大势。”

  薛神起:“大势如洪钟,气锐屠青龙,好一个大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