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垂钓之神 > 第1407章 卸甲,归乡(下)

第1407章 卸甲,归乡(下)

  诸如秦苍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

  村镇之地,说他民风淳朴,自然是这样。但是,所谓的淳朴,是因为这些地方翻天了,也就能闹出那么大点的事儿。在真正的强者眼里,那根本都不叫事儿。甚至,会觉得这才叫生活。

  和秦苍这种怒而爆发的人不同,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低调了。

  有人强势回归,身有羽翅,王者归来,吓得村中民众,无不惊叹。

  有人放声大笑,高声呼喝,父子相见,那儿子莫名就多了一个强者老爹。

  有人发现,家中的亲友已逝,或生活艰难。当即,心头大怒,除暴安良

  总之,就是在这几天,整个三十六镇都翻了天了。在普通的渔场,海量的强者,从那传说中的不可知之地归来。

  每一个,都强到了让人悚然的地步。

  凌云镇,凌云学院。

  凌云镇积弱百年,师资力量缺乏,这是所有人对凌云镇的概念。

  武小小自打回来之后,就一直任职于镇中的凌云学院,还顺手在学生们面前,突破了潜钓者。一时间,就成为了凌云镇最受欢迎的老师。

  武小小自知潜力不够,实力不如人,留在碎星岛终会陨落,不如早日归来。这不,此刻在教学生的时候,就格外用心。

  这会儿,六名操控师学生正在合围武小小,还有上百名学生正在观摩。

  有缠灵草在缠绕,试图吸灵;有青藤如蛇,钻地而行;有刺草如刃,破空而击。

  却见武小小那娇小的个子丝毫不慌,口中娇喝:“不行,缠灵草来的速度太慢,你只会直来直去的嘛?谁会等着你来缠绕?”

  说着,武小小随手一点,虚空中出现冰霜,冻住了正在延伸的缠灵草。随之,她脚下一跺,地下那试图破土而出的藤蔓,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

  武小小:“灵气运用如此分散,谁会怕你?若是遇上海蝎之流,你这操控手段,定会被轻松破开。”

  破虚而来的刺草,还没近身,就看见武小小手中鞭舞如蛇,在半空砌出冰墙。

  只听“咻”的一声,一根冰锥破空而去,沿途所有刺草,都被轰成粉碎。

  片刻间,这几名学生纷纷倒地,没一个能爬得起来的。

  武小小骄哼:“一塌糊涂!六个人,同境之下,竟然拿不下我一个。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就你们这样的,若是去了不可知之地,怕是一天都活不了。”

  当时,就有人嗷嗷道:“小小老师,谁能跟你比啊?你这太强了。”

  有人连连附和:“是啊,小小老师,要不您就说说呗,不可知之地到底有啥啊?”

  “小小老师,那里真有那么危险吗?”

  “小小老师,我如何才能成为你这样的天骄?”

  武小小无语:“你哪只眼看见我是天骄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同境之下,真正厉害的强者,即便是一百个我加在一起,都不能撼动他分毫。”

  “那不可能!”

  “绝对不能够。”

  “小小老师,你又骗我们了。”

  正当一群学生嗷嗷乱叫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她没骗你们。”

  正在为这些学生头疼的武小小,豁然间身体一崩,连忙回头,就看见一个红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众人身后。

  “队长?”

  众学生纷纷回头看去,一脸懵逼。

  当他们看见那红衣女子脸上的刀疤时,不由得心脏都是一滞:好可怕的一个女人!

  众人心头,纷纷冒出一个念头:除了那道刀疤,这女人还挺漂亮的。可是,她怎么会这么可怕呢?自己只是看一眼,竟然连腿都软了。

  “啊”

  只听武小小忽然尖叫起来:“队长,凌云姐你怎么来啦?我想死你啦”

  武小小直接就扑了上去。

  正因为她的这活泼,又有点小孩子的性格,所以深受凌云学院师生们的喜欢。

  看到八爪鱼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武小小,尤灵云的面色微微缓和:“下来,为人师表,却举止轻浮,成何体统?”

  武小小连忙吐了吐舌头。灵云姐还是灵云姐,还是那么没女人味。

  从尤灵云身上下来,武小小惊喜道:“灵云姐,你怎么你怎么回来了?”

  尤灵云淡淡:“不可知之地,要昭告天下了。”

  “啊?”

  武小小一懵,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尤灵云道:“韩非队长,继任了最高统帅之位,责令数十万人,卸甲归乡。”

  “啊!”

  “啊?”

  “啥?”

  没有理会武小小那傻了的表情,尤灵云看向那群学生道:“你们老师说的没错。同境之下,她不算强,但也不算差。的确有人可以同境之下,以一敌百。那样的人,还不止一个。”

  有学生惊诧地看向尤灵云:同境之下,以一敌百?那还不止一个?

  尤灵云估摸着:他们并没有亲眼见识过,所以也难以去体会。

  忽然,尤灵云看向千米之外的一道人影。

  那人的实力之强,似乎不比自己弱了。

  却见俩人气机相冲,尤灵云感觉那人似乎身有阴暗之气,一伸手,天降火流云,凝成虚空大剑,直接劈向那人。

  “啊!”

  “天呐!”

  “这什么术法?”

  “好可怕。”

  一群学生东倒西歪,有些定力不济的,竟然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而千米之外那人,则是“桀桀”一笑,单手一伸,虚空大手直接裹住那烈火流云般的火焰大剑,一握之下,随手敛之。

  “桀桀不知哪位执法境高手,来我凌云学院,所谓何事?”

  武小小连忙道:“灵云姐,这是我们凌云学院的院长,仇烈。”

  如果是韩非在这儿,一定会惊呼一声:这气质,这特么不是无面师叔,你特娘的,什么时候又变成院长了?啥时候还长了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出来?

  尤灵云拱手:“抱歉,原来是院长大人。我名尤灵云,刚从不可知之地归来,前来探望好友,也就是贵校武小小老师。”

  仇烈面容和煦,倒是看不出有阴冷的味道,笑着点头:“吾!那倒是稀客。观姑娘能量都有外溢,想来不日就要突破,不若在我凌云学院暂住如何?一来,姑娘可探访好友。二来,倒是仇某有了些私心,希望姑娘能偶尔指点指点我院的学生。”

  尤灵云很果断地点头:“如此也好,叨扰。”

  仇烈微微颔首,转身离去,只留下尤灵云心中疑惑。

  凌云镇积弱,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是,灵云学院的院长,实力好强!挥手间,竟然就能破开她的攻击?这样的人,怎么不会教学生?

  待到仇烈走后,尤灵云不禁道:“小小,你们这个院长,已达执法巅峰,你知道么?”

  武小小倒是点头道:“知道啊!凌云学院,毕竟是咱们凌云镇的牌面呢!如果院长实力差劲,咱们凌云镇成什么了?呀,不用管院长,咱们院长的脾性,向来比较古怪。灵云姐,你刚才说什么?我要是没听错的话,你是说咱们队长,成了最高统帅?你跟我开玩笑了吧?”

  只见尤灵云一脸严肃;“我没跟你开玩笑,韩非队长,如今也称寒帅。于数日之前,以一人之力,强势轰杀了海妖尊者两人,寻道境大妖20余人,震撼碎星岛。也因此,薛神起大帅退位让贤”

  “嘶!”

  武小小直接就懵了。如果换个人跟她来说这话,肯定会被她当成是骗子。只是,尤灵云,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没等武小小缓过劲来,只听尤灵云道:“寒帅欲将碎星岛之事,公诸于三十六镇。既然我暂住此地,便转开一课,讲讲三十六镇吧!”

  “啊哦灵云姐,我有点懵。我就不在几年而已,怎么感觉天都变了?那大良和冷晖呢?”

  尤灵云,抬头看向天空:“死了。”

  碧海镇。

  昔日荣盛的暴徒学院,如今已然人去镂空,早已没了一个弟子。

  暴徒学院销声匿迹之时,谣言四起。不过也有可信度高的谣言,暴徒学院韩非,得罪了千星城强者,导致整个学院被千星城打压,不得不逃窜。

  暴徒学院的师生一走,韩非曾经留下的产业,也就没了人去庇护。

  什么鱼龙棋牌坊,鱼龙自助火锅店,纷纷易主。

  好在,当初韩非在天水村开设学校,资源供应,使得鱼龙帮还有些许人员入驻。可即便如此,鱼龙帮被被削弱到了极限。

  黑河商会,当初被鱼龙帮打压,怀恨在心。在暴徒学院散了之后,很快就报复了回去。

  可怜鱼龙帮的刚哥,他曾当过混混,也曾卖过烧烤,还曾当过大掌柜,腰缠万贯过,身份尊贵过,如今落到了帮中上下,只有200余人的地步。

  那些曾经并非天水村,而是外招的强者,纷纷退出鱼龙帮,导致此刻鱼龙帮惨淡至极。

  此刻,陈刚正在帮中,最近竟有人来欺负小红,让他忍无可忍。

  突然,有人冲来:“刚哥,不好了,黑河商会的人又来了。”

  李刚面色一沉,咬牙切齿道:“金云成。”

  帮外,一富态中年人,鄙视地看着满脸气氛的李刚,阴阳怪气:“嚯,李兄这是被谁给气着了?”

  李刚顿时大喝:“金云成,你要作甚?真当我鱼龙帮好欺负是不是?”

  “哈哈哈”

  一群人哈哈大笑,金云成指着李刚:“你看,给你脸才叫你一声李兄。不给你脸,你现在连鱼屎都不是。什么玩意,那么多资源堆积,如今才看看突破到大钓师,你天赋之弱,也是没谁了。”

  鱼龙王有人怒气冲冲:“刚哥,要不拼了吧!”

  “闭嘴!”

  李刚心说你拼个毛,这怎么拼法?明显打不过啊!

  李刚深吸了好几口气:“金云成,你待如何?”

  金云成冷冷一笑:“交出鱼龙帮所有配菜秘方,吾暴徒学院外的那块地,今儿我我黑河商会收了。”

  李刚勃然大怒:“放你娘的屁,我家帮主何等天骄,若被他知晓,你黑河商会就等着瞧吧!”

  “切!你说韩非啊?暴徒学院师生都跑了,听说都是韩非的惹的事儿。韩非那小混蛋定然早就被打死喂鱼了,你还指望着他回来救尔等于水火。”

  “嘭!”

  忽然间,一道威压降临,恐怖的力量直接压的金云成跪倒在地,口喷鲜血。

  只看见足足12位潜钓者,从天而降。

  有人喝道:“大胆贼子,寒帅之名,岂是尔等可侮辱的?”

  金云成都懵了,惊恐万分,带来的300余众手下,全都腿软,跪在地上。

  金云成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这么多潜钓者,只听他连连呼道:“天使饶命,天使可能认错人了。小人说的是一个小帮派的帮主而已。”

  “咔擦”

  “啊”

  却见这金云成双腿应声而断,有人落地,血气冲天:“说的就是韩非,寒帅。寒帅纵横不可知之地,杀敌无敌,拳灭大尊,如今贵为不可知之地最高统帅,岂是尔等可以侮辱。”

  “谁?谁敢侮寒帅?”

  “嘭嘭嘭”

  就看见远处,一群加起来好近百名悬钓者,列阵而来。

  金云成尿了,这特么什么情况?一个小小帮派啊!怎么就闹成这样了?不可知之地的最高统帅?那是啥?

  当一群煞气冲天的悍卒将他们围住。有人看向李刚:“这是可是鱼龙帮?”

  李刚早就懵了,连忙道:“是是是,这里就是鱼龙帮。”

  那些潜钓者和悬钓者们,纷纷松了口气,面带笑容:“对了,没跑了。”

  有人笑道:“未曾料,竟能跟寒帅同乡,回头定要去天水村看看,那是什么神仙地方,竟能养育出寒帅这等天骄。”

  有人笑着应和:“同去同去。”

  “咻!”

  有一名潜钓者匆忙掠空而来,不是碧海镇镇长,又能是谁?

  镇长神色惊变:“诸位,你们是”

  却听有人低喝:“吾等自不可知之地归来,仰慕寒帅故居,特来探望。谁料竟有贼子,竟敢对寒帅门下动手,罪无可赦。”

  镇长愣了半天:“寒帅?韩非?”

  “大胆,岂可直呼寒帅名讳?”

  “噗通!”

  金云成直接往地上一趴,满眼绝望,心道完了。

  李刚,只觉得整个人的精气神又回来了,连忙起身:“呔,金云成,你死期到了。”

  三十六镇,仿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各种强者归来,惹得无数人四处拜师学艺。三十六镇各大学院,纷纷抛出橄榄枝,许以副院长职位,招揽强者入驻。

  而关于碎星岛的一些故事,就在这些强者们自身的故事之中,娓娓道来。根本不用刻意去说什么,事实上,只需要去讲故事就行了。

  在碎星岛,有太多的故事,可以去讲了。

看过《垂钓之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