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一章磕了一百四十一个头

第一章磕了一百四十一个头

  杨和青:“萌萌?你家嗲嗲(方言:爷爷的意思)去世了?”

  杨萌:“青嗲嗲!是的!我是先给您来报一下丧。”

  杨和青:“好吧!我知道了!伢子!你去下一家吧!等下我就会来的!嗲嗲这里不用你磕头了!你这样要是从现在就磕起头,到了最后一家。你还能不能回来,都不知道了?”

  杨萌没听杨和青的劝解。

  在屋外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

  连续三声的砰砰响。

  杨萌就这样一家一家的上门,敲门,磕头。

  就这样循环。

  整个村子倒是不大,只有四十七户人家。

  杨萌跪了四十七次。

  磕了一百四十一个头。

  这是农历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发生的事情!

  十点以后的时间。

  杨萌家里面并没有计时的东西,这是因为今天杨海峰过来陪杨萌说了一会话。

  杨海峰手上有一块手表,杨海峰走的时候,当时已经是十点二十四分了。

  对杨萌来说。

  今天!

  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这也是一个解脱的日子。

  这个日子。

  杨萌虽然不希望它来。

  但是杨萌知道这个日子的到来是绝对不会太远。

  床上的人已经没有了一个人形了。

  杨萌有些时候抱着爷爷上厕所。

  都已经感觉不到这个老人身体的重量了。

  从当时一个人根本都抱不动。

  到如今自己轻而易举的就把这个老人抱起来,而且一点都不吃力。

  就可以想象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这并不是说杨萌的力气增长有多大。

  而是这个老人身上根本就没有了肉了。

  就只剩下了一张皮。

  包裹着里面已经定型了的骨骼。

  杨萌当时就有感应。

  就感觉到自己的爷爷也就这几天的事儿了。

  长期的劳累使得杨萌精神并不集中。

  屋里面烧了一堆大火。

  杨萌就坐在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糊过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抬头一看。

  老爷子眼睛睁着。

  嘴也张着。

  以为是爷爷在那里招呼自己。

  杨萌赶忙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耳朵贴在了爷爷的嘴边。

  想听清楚爷爷在那里对自己说什么?

  可是等来的。

  却是没有一点气息变化,连呼吸都没有了。

  杨萌当时心里面虽然是有准备,知道不是今天晚上就会是明天,自己的爷爷可能就会去世!

  杨萌发现爷爷去世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有多悲伤。当时就是除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以外,根本就没有想起过悲伤这件事,眼睛里面就连眼泪的影子都没有。

  在村子里。

  老人去世是要上门报丧的。

  而且就是在老人去世以后,还不能等多久就得去上门报丧。

  这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传统!

  杨萌也没能免俗。

  潜意识指挥着整个人转身就往外走。

  等走到屋外面杨萌才想起来现在都已经半夜了,也不知道这些邻居还有几家是没有睡觉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

  村子里面的这个风俗,就使得杨萌必须得上门去报丧。

  而且上门报丧你还得下跪。

  给人家磕头。

  三个响头。

  这是规矩。

  如果人家没听到响声,人家是不愿意上门来帮忙的。

  杨萌首先去的第一家。

  就是杨和青家。

  因为只有他家离得杨萌家最近。

  上门。

  敲门,退后。

  杨萌是用手掌拍的。

  这里面也是有规矩的。

  大半夜的敲门只有两种情况!

  一个是报丧。

  一个是找人有事。

  找人有事!

  你只能用指节去敲门!

  还有一种情况。

  报丧。

  这种你就得用手掌拍,听到回应了退后,不能进门。

  人家从屋里面听到动静一听。

  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就会起床出来接待你。

  等到杨和青听到外面的拍门声,就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了。

  肯定是隔壁杨萌家的老爷子去世了。

  杨和青:“萌萌?你家嗲嗲(爷爷)去世了?”

  杨萌:“青嗲嗲!是的!我是先给您来报一下丧。”

  杨和青:“好吧!我知道了!伢子!你去下一家吧!等下我就会来的!嗲嗲这里不用你磕头了!你这样要是从现在就磕起头,到了最后一家。你还能不能回来,都不知道了?”

  杨萌也没听杨和青的劝解。

  在屋外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

  连续三声的砰砰响。

  让杨和青心里面也一阵不好受。

  “也不知道这个刚去世的老头,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杨和青的老婆黄芙蓉在旁边说了一句。

  “这辈子来祸害这一个剩下来的孙子。这是铁瞎子家的一根独苗了啊!”

  杨和青:“那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不管他嗲嗲吧?就是苦了萌萌了!这个铁瞎子也是前世做多了孽,落得于今这个下场!”

  黄芙蓉:“你说萌萌怎么就没有把他妈妈喊过来呢!这一个大小伙子照顾老头子这么久,都没看见萌萌他妈妈上来看过一眼!萌萌妈也够狠心的啊!”

  杨和青:“不晓得!就莫乱讲!当时铁瞎子在世的时候,把刘薇赶出去的,说是害死了章古老!搞得刘薇当时就在那里说:你以后就是死了,我都不会再进你家门看你一眼,就是会苦了我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

  黄芙蓉:“那到底章古老是因为什么寻的短见呢?那时候萌萌还只有三岁多点吧?我到你们家来的这么些年,老是听别人说铁瞎子的不是!”

  杨和青:“不是什么好事,就是铁瞎子年轻的时候有点好色,跟杨和运他妈妈偷情。萌萌的奶奶经常吵!闹得屋里不得安生!”

  黄芙蓉:“这跟章古老的死有什么关系?”

  杨和青:“怎么就没有关系?当时刘薇就去找章古老回来,让他劝劝自己老头子。可等找到章古老的时候,章古老也跟他父亲一个鬼样!也在那里偷人,当时就把刘薇气得号啕大哭。”

  黄芙蓉:“这事还随根啊?这还是跟章古老的死没关系啊?”

  杨和青:“章古老那次偷人好像是在萌萌八个月大的时候吧?当时刘薇气得就跑了,就这么跑出去以后。这一家子人没有一个去找她的,自己回来又没面子。就在外面嫁人了!等到章古老去找她的时候,人家都有小孩了!章古老没有找回来刘薇,加上梅肉坨的男人跑到萌萌家一顿砸,把个屋里打得乱七八糟。可能是章古老觉得自己没有面子了吧!当天晚上就喝了1059!等到找到章古老的时候,人都凉透了!”

  黄芙蓉:“管不住下半身,就是这么个下场啊!就是苦了萌萌了!你说给萌萌说们亲好不?就我舅舅家里的大姑娘,佩佩!反正萌萌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当个上门女婿也不错啊!还无牵无挂!”

  杨和青:“你舅舅家里的那个佩佩会看得上萌萌啊!都比萌萌高出一截了!他们俩走到一块相差太多了!佩佩都有一米七几了吧?我不跟你说了!这深更半夜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去萌萌家了!”

  黄芙蓉:“那你注意点,这刚死的人煞气大!”

  杨和青:“他年轻的时候我都不怕他,死了还怕个鬼啊!再说了!一会人就都来了!”

  杨和青穿上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屋里黄芙蓉就把门都给栅上了。

  杨萌就这样一家一家的上门,敲门,磕头。

  就这样循环。

  整个村子倒是不大,只有四十七户人家。

  杨萌跪了四十七次。

  磕了一百四十一个头。

  四十七户人家的头磕下来。

  额头已经没有了知觉。

  杨萌的头都磕得晕头转向了。

  但是这个头你还必须得磕。

  要是有一家没来,就证明你这个人的礼节没做到位,人家不来你也没有话说!

  等到杨萌回家。

  家里面都已经是一堆的人了。

  个个都在那里忙。

  烧水的烧水。

  给老爷子换衣服的换衣服。

  插不上手的人。

  也在那里商量怎么安排这个老人的后事。

  杨永德:“萌萌!你在家里面还有多少钱?你这家里面没钱,我们也不好给你怎么安排呀?”

  杨萌:“德嗲嗲!累着你们了!你也知道我家里面的情况!实在是没有能力拿出钱来!你们谁能帮帮忙?把我木仓里面的稻谷给卖了!我现在家里面唯一能拿出手的就这一些稻谷了。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杨和青:“你把稻谷卖了,你以后吃什么呀?这要等到你的早稻收的时候,还有好几个月呢。”

  杨萌:“这是没有办法的!暂时我也没地方去借!再说借了我一时半会还不起。先把这些稻谷给我卖了吧!今年不是还有晚稻没收回来吗?饿不着的!这个稻谷里面有早稻跟晚稻。两个木仓里加起来有将近四千斤稻谷吧?也就用这些稻谷卖的钱把老爷子给葬下去。以前欠的饥荒就不算了,我不想以后再继续欠。这也算是做一个了结吧!我现在如果没有了老爷子的拖累,以后要混一口饭吃,真的很容易的。不说其它,我就是上田里去挖点泥鳅,黄鳝出出去卖!那也能混上一口饭吃不是?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我拿不出现钱,我只能打这些稻谷的主意了。一颗都不要留,全卖掉。看能卖出来多少钱?你们就给我按照这些钱来安排吧!我到现在脑子里面什么都想不清楚了。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杨永德:“那好吧!萌萌!德嗲嗲就给你做了这个主!现在的早稻,水库里面的酒厂里面收是三十二块钱一担(100斤为一担),晚稻是四十块钱一担。到时候看能卖出多少钱来。我就给你按这些钱来给你安排。杨志才你跟着和青子明天早上一块去。让酒厂里面的人把手拖开过来。把萌萌家的这些稻子全给他卖了。现在已经是这种情况了,也只能这么办了!”

  杨萌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那就只有麻烦你们这些嗲嗲们了!十个多月下来我也够了!这一下总算解脱了!以后没有牵挂在心里面了,我干点什么也能放开手脚的去干了。我是真累呀!呜……呜……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还能支持多久啊!……这一下好了!……你也解脱了!……我也算是累到头了。……你这是做了好事啊?呜……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都准备好了甲胺磷啊!……等到我哪一天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我就陪你一块走了,呜……”

  哭声并不大,但是声音长,哭声里面的憋屈。

  让周围所有的村民。

  而且是清一色的大老爷们儿。

  就没有一个不流眼泪的。

  杨萌家的情况村民们都看在眼里。

  这个去世的老头。

  把他自己唯一的孙子给祸害得够够的了!

  杨萌经过一番发泄,心里面总算也好受了一点。

  杨文彩:“伢子!你也莫哭了!你嗲嗲去了也好!他自己少遭一些罪,你也轻松了!要不这样的日子是真要折腾死人的!十个多月还没人替你!够你受的了!”

  杨萌:“我没什么事,就是心里想发泄一下!在知道他已经走了的时候,我是一滴泪水都没流!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哭出来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