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章梦境

第二章梦境

  杨文彩,杨和青,杨永德,杨志才这些挨得比较近的邻居,帮着杨萌把老爷子的后事,给处理的妥妥当当。

  杨萌现在就跟一个木偶似的。

  人家指挥他干什么?

  他就干什么?

  完全没有一点自主的行为意识了。

  虽然平时也看见过其他人家办丧事,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难的!

  可是轮到自己家里面办丧事,可就是一脑子浆糊了。

  杨萌等到把老爷子送上山回来,整个人都是迷迷瞪瞪的了。

  周围的村民叫他吃一点饭。

  他就端起碗坐在那里吃一点饭。

  要他去休息一下他就坐在旁边的睡椅上,眼神都是直愣愣的也不闭上眼睛。

  村民们看到杨萌这个情况也只能是摇一摇头,毕竟这个孩子还只有二十一二岁,哪里当过家做过这些事?

  现在把老人送上山以后,还能回来都已经算不错的了。

  杨萌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

  杨萌爷爷的丧事并没有举办多久。

  只有一天一夜,雇了三个道士在那里吹拉弹唱折腾了一宿。

  这一天一宿。

  杨萌是没有休息过哪怕是一分钟时间。

  如果杨萌能有个兄弟姊妹,至少还能给杨萌替换替换,可是这些杨萌都没有!

  到了山上。

  看着自己这身边唯一的面孔,就这么被泥土掩埋掉了。

  当时杨萌是想哭的,可却哭不出来,眼睛是涩巴巴的,一点眼泪都没有。

  杨萌从爷爷去世。

  再去上门报丧。

  再到送爷爷上山。

  这期间就哭了那几句,那是有眼泪的。

  上山回来以后,村民们在杨萌家里面,把那些剩饭剩菜都给热了一遍,吃完以后就各自回家了。

  杨萌看着家里面房子空落落的。

  心里面没来由的一阵空虚。

  爷爷已经去世了,而且被泥土掩埋得只剩下了一个土堆。

  虽然爷爷曾经给自己添了一份累赘。

  但那也是自己心底里面最后的一份牵挂。

  可现在。

  自己解脱了。

  可为什么心里面会这么彷徨?

  杨萌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坐了一阵的杨萌,脑子里面才清醒了过来。

  现在各家各户来的人都已经回去了。

  杨萌想起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

  那就是把去世的人所穿过的衣服。

  全部都要焚烧掉。

  按照村子里面的风俗。

  在这一个去世的人下葬以后。

  你就得把这些死人曾经穿过的衣服,全部都焚烧掉。

  至于这个风俗是从哪里传过来的?

  杨萌并不清楚。

  只是知道村子里面有这一个风俗。

  再加上杨萌也穿不了老爷子剩下来的这一些衣服。

  个头不对。

  老爷子生前也有一米八的个。

  可杨萌却只有一米六二多一点。

  再加上杨萌也怕自己以后睹物思人。

  现在把它们一把火烧了。

  也给老爷子的人生划上最后的句号。

  让他们尘归尘土归土。

  杨萌不但把老爷子穿过了的所有衣服。

  还把老爷子床上的那一些被子,床单,被罩,棉被。

  只要让老爷子用过的东西。

  全都归拢到了一块。

  就在房子的前面。

  点着了火。

  看到这一堆的衣服,床罩,棉被,帐子。

  全都随着火苗的升起。

  渐渐的变成了一堆灰烬。

  遇到没有烧透的。

  杨萌还拿来了一根铁杆,就是火钳只剩下了的一边。

  在旁边一边拨弄。

  让它们彻底化为灰烬。

  看到这堆东西终于烧透彻了。

  杨萌站起了身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堆灰烬上面,所飘荡的烟雾终于消散。

  杨萌转身走进了屋子。

  看到老爷子曾经睡过的床。

  虽然上面没有什么其它东西了,只剩下了一些床板,外加上面铺的一些稻草。

  可却能证明在这个上面自己的爷爷,曾经在这个地方躺了十个月零七天!

  杨萌看到这些东西,回想起曾经的一切,心里面还是有些抽搐。

  木仓里面一颗粮食都没有了。

  衣服好像也是一两年前的衣服了。

  反正最近这一两年之内。

  杨萌可是一件衣服也没添过。

  那时候就是想添一件衣服都没有钱,更没时间!

  一年的收获。

  除了土里面的花生能卖几个钱以外。

  其它都只能作为生活的必需品。

  没有卖掉的可能。

  而眼前的情况。

  除了米桶里面还有二三十斤米以外。

  其它的可是一无所有了。

  就是连吃的油。

  在这一趟丧事以后全都变得干干净净了。

  除了再去村里的小卖店进行赊账以外,杨萌是想不出其他的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食用油的问题。

  心里面一阵无力。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山穷水尽?

  剩下来的这些剩菜剩饭吃完以后。

  基本上没剩下什么东西了。

  杨萌的那些稻谷总共才卖一千四百三十六块钱。

  而这一些钱,到现在为止除了用得干干净净以外,还外欠了将近七十块。

  那是因为在小卖店里面赊下的帐。

  是这次办丧事买烟新欠下的。

  从前年六月份起到如今为止。

  杨萌自己也不知道欠了小卖店多少钱了?

  反正从自己的爷爷生病开始,到上床一直不能动弹。

  杨萌就没有出过这个村子。

  所有需要的生活必需品。

  都是从小卖店里面赊来的。

  杨萌先把屋里面上上下下收拾了一遍!

  时间就到了晚上的时候了。

  一想还要去杨春河家里的小卖店,去找杨春河结算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欠了杨春河多少钱?

  看到杨萌上门来了,杨春河连忙起身走了过来:“萌萌!嗲嗲送上山了!”

  杨萌:“嗯!送上山了!就是这些年给您添麻烦了!我也不知道这些年欠下了你家多少钱了?今天来归拢归拢!也好心里有个数,现在没有老爷子的拖累了!应该能把你们这些嗲嗲娭毑的钱还一点了!”

  杨春河:“所有的账目都在这个本子上面了!你自己算一下吧!我自己也没有归拢过!也不知道有多少?”

  杨萌:“好!”

  杨萌到了杨春河的小卖店里,两个人一番归拢计算后得出。

  杨萌两年多的时间里,欠下了杨春河家小卖店七千零二十四块。

  杨萌又找杨春河拿了一支笔,在一本中字本上列出了自己这些年找其他人家借的钱的数目。

  看看自己到底欠了多少钱的帐。

  杨萌一翻归拢以后,发现还欠了一万多块钱的外债。

  杨春河家小卖店里的不算。

  多的有两千多,少的也有一百多,四十七户人家几乎全有债务要还。

  加上杨春河家里的债务,总共差不多两万块钱了。

  杨萌:“春河嗲!钱现在我身上暂时拿不出来,就是过来跟您结算一下!看看这些年到底欠下了你们这些嗲嗲娭毑多少钱了!萌萌把这些都记在了心里,对你们这些嗲嗲娭毑的帮助也感激不尽!要不是有你们这些嗲嗲娭毑的帮助,我也不知道怎么撑下去了!我还要去其它的嗲嗲娭毑家里,也给他们做个结算!让他们也好心里有数。今天就先跟您交个感谢了!”

  杨春河:“你这伢子!春河嗲上过你家门崔过你啊!知道你小子不容易!春河嗲可是对这些账提都没有提过吧?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就给几个,没钱就先放着!莫急,你又不是不勤快?现在没有你嗲嗲拖累了!这几个欠账会很快还上的!莫把这些放心里啊!”

  杨萌:“春河嗲!我晓得!那我先走了!”

  杨春河:“去吧!账不用急着还!先把屋里理清楚了!再去做别的!”

  杨萌:“好的!我晓得!您进去吧!”

  杨萌拿着这一个本子,在这四十七户人家穿梭,一家一家上门的把钱数当面记好,并且打了一张欠条给各家各户。

  杨萌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等到打开灯!

  杨萌看到房子前面还有一堆灰烬没有处理。难怪刚才感觉到不对劲,原来这是一脚踩进灰里面了。

  杨萌当时烧衣服什么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这些,都丢在了房子前面,等到烧完之后才想起来挺碍事的。

  进出门都不方便了。

  只好又去找来簸箕把这一堆灰烬转移地方。

  由于时间太晚了,杨萌没有去找锄头,直接就用手把灰烬往簸箕里面拔。

  杨萌看到终于要转移干净了,叹了口气。想到把这最后的一点灰烬转移完以后,就算是跟爷爷彻底告别了吧?

  杨萌用手把周围的灰烬往里归拢了一下,继续往簸箕里面拔。

  突然杨萌感觉到左手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给扎进肉里面去了,可把左手拿起来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

  杨萌连忙用右手轻轻的在左手被扎的地方拨弄,看看是什么东西。

  可左找右找也没看见什么东西。

  这让杨萌感觉到奇怪。

  刚才明明有东西扎了自己的手一下,到现在都还在流血呢。

  怎么东西就没有了呢?

  簸箕里面的这些灰烬也不可能扎人啊?

  既然没找到杨萌也没有在意了。

  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把最后一点灰烬拔干净以后,杨萌直起腰来。

  端着簸箕就走到刚才倾倒灰烬地方。

  把簸箕里面的灰烬倾倒在了一起。

  转回屋里。

  杨萌把手里的簸箕放下,整个人就感觉浑身没劲!

  从爷爷去世到现在。

  两天两夜杨萌根本就没有合过眼,这会一闲下来就感觉浑身无力发软。

  杨萌赶紧打了盆冷水,匆匆忙忙洗了一下手脸。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把前后左右的门都关好,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了床上。

  随手拿过被子往身上一搭,就没管其它的了。

  可没睡多久杨萌就做起了梦,梦境里面稀奇古怪。

  在梦境里。

  杨萌看到一个发光玻璃板一样的东西,长方形。

  杨萌用手去摸却又摸不着。心里想:这个东西没有实质,但又能发光,不能叫玻璃,应该把它叫光幕,会发光的幕布!嗯!就叫光幕!

  上面还有很多的字在那里一个劲的翻滚。

  杨萌看到那个上面的那一些字。

  还都认识。

  就是有点翻得太快。

  杨萌的眼睛有点跟不上。

  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杨萌:“有人吗?有人吗?………”

  在梦里杨萌感觉到自己的嗓子都喊哑了。

  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回答。

  无奈之下杨萌只好自己去看那个光幕上面,想知道上面显示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杨萌在心里面想。

  要是上面的字翻滚得慢一点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听到了杨萌心底里面的声音。

  还是感觉到了杨萌的想法。

  那个光幕上的字还真就慢了下来。

  那个光幕上面的字一慢下来。

  杨萌就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这个光幕上面显示的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这是一台物质分解器。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自己爷爷得到了,装在了衣服兜里面,也没有被激活。

  今天杨萌焚烧爷爷的这些衣服以后,才显露了出来,直到杨萌的手被扎。

  才被杨萌的DNA所激活而融合进了身体里面。

  通过光幕上面的显示。

  杨萌知道了这台物质分解器的使用方法。

  也知道了物质分解器只要有能量,就可以合成各种各样的物质。

  可是能量的来源,就是分解各种各样的物质。

  杨萌在梦里面感觉到一阵好笑!做梦都做得这么跟真的一样!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