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十九章我是怕啊

第十九章我是怕啊

  南洲,弓箭纸厂。

  “刘水金,你过来一下!”

  刘水金刚从车间的漂池看过漂液剩余,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寻声看过去,见是纸厂办公室里的周会计。

  刘水金感到一阵奇怪,周会计有什么事叫自己。

  连忙答应了一声!赶紧朝办公室走去。

  “周会计!我就来!有什么事吗?”

  看到刘水金走进办公室,周会计有些不好意思。

  “刘水金,有个这样的事!你家邝薇是不是在山上的时候有过一个孩子?”

  刘水金莫名其妙,这事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这么多年了,这纸厂里谁不知道?虽然心里疑惑,刘水金还是回答了周会计的话。

  “有啊!怎么了?她山上的孩子今年都二十一二了啊!是不是山上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这突然问起这个事,让我莫名其妙的?”

  刘水金听周会计问起邝薇山上的孩子,莫不是山上的孩子出了什么事?

  周会计一脸的尴尬,这事让自己怎么说呢?不说还真就不行!要不以后没脸见人了!一点小事,生生里让自己给弄得一团糟了!

  “刘水金!真是对不起!有这么一个事,大前天的时候,有个人来纸厂报丧,说是邝薇的孩子让来的。当时我脑袋一热,把人家骂了!说他胡说八道!我当时想,邝薇姐的两个孩子不都在身边吗?哪里来的神经病,跑到这里来咒人来了?把人骂了以后,我也没当回事。可今天跟人家聊天的时候,听别人说邝薇姐,在山上还有一个孩子。我就觉得自己可能想当然了!那个报丧的找到你们家去了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可就有点对不起邝薇姐了!把这事给耽误了!”

  刘水金一脸无语,报丧的事你也能想当然,这也真的没有谁了?可既然事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去怪人家也无济于事了!

  刘水金:“报丧的那人怎么说的?是前天什么时候的事?”

  周会计:“大前天中午的时候!当时都去吃午饭去了,厂里的机器都停了!我因为吃得早点,就回办公室里来了!那个人找到办公室,跟我说起这件事!当时办公室里面也没其它人在,那个人说邝薇姐孩子的爷爷去世了!我一听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你家老爷子都死了多少年了?这个时候来个报丧的!我当时也没想别的,就给他一顿骂!当时那个人就走了,只是那个人说:反正我是来报过丧了,邝薇去不去那是她自己的事!不去我们也能把老爷子送上山!我当时听了这个话,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想到你家老爷子早就去世了!也没往心里去,可今天跟人家聊天。才知道邝薇姐在山上还有一个孩子!就发现可能自己办错事了!应该还不晚吧?你看这事让我办的!真是对不起了!”

  刘水金能说什么?

  刘水金只能无奈的对周会计说道:

  “晚是肯定晚了,到今天都有三天了!什么丧事都早就办完了,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你可能没听说过,你邝薇姐在山上还有个孩子。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会让山上的那个孩子,对你邝薇姐产生怨恨。可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事,责怪你就没有必要了!这事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跟你邝薇姐说一声这事,看看她自己怎么办吧?”

  刘水金对周会计说完这些话,立马连车间都没有再进了!一路小跑就回到了家,看到邝薇正在忙活中午饭。连忙对邝薇说:

  “邝薇!今天在厂里面听到周会计跟我说了一件事。说山上萌萌家里面的老爷子过世了。大前天有人过来报过了丧,可让周会计一顿骂,把人给骂走了。周会计可能也没想到,你在山上还有个孩子;就以为别人在那里胡说八道,所以把人给骂了。到今天都已经过去三天了,那孩子的爷爷应该也已经送上山了,你看这事怎么办?”

  邝薇听到刘水金说到萌萌,手里的锅铲“咣当”一声,就掉灶台上了。接着刘水金就发现,邝薇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抖着抖着人就往下蹲!双手往膝盖一搭,头就埋进胳膊湾里。

  “呜……呜……你这该死的终于死了啊!你早就应该死了啊!……呜……你怎么就不喝点甲胺磷呢?……呜……你拖这么久又不死,……呜……可就苦了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这个砍脑壳的也跟我一个臭脾气,…呜……死犟死犟,让他舅舅们去帮他一把,总是听他舅舅说不用不用。这是对我这个做妈的有多大怨恨啊!……呜……那你还来报什么丧啊!……你这个砍脑壳的哎!……怎么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呢?”

  刘水金在旁边听邝薇哭得憋屈,声音压抑。并不是那种号啕大哭,就知道自己老婆这些年,对山上的这一家子人的怨恨!终于因这老爷子去世而画上了一个句号!

  刘水金看得一阵难受,当年就是看到这个小矮个。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自己工作的工地旁边,手里面捧着四斤萝卜籽,穿着一身蓝棉布褂子,可能是饿得难受,浑身都发抖。

  自己看得心软,就上工地上端了一碗饭,递给这个小矮个女人。本来打算等这个小矮个女人吃完饭以后,送她回家的!

  可这个小矮个女人说什么都不愿回去,说什么要是送她回家,还不如直接把她扔湖里淹死算了,省的活着还要受罪!要是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了!

  当时可是在七三年,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没有什么可吃的!

  那个时候都还在搞集体呢!

  当时心里是想过:这个女人要是回家的话,估计也只能是个横死的命!没有办法之下,自己只好舔着脸面。

  求工地上面的工头,让这个女人在这里挑个灰桶。这样至少也能有一口饭吃,不会因为饿而寻短见!

  谁知道后来?

  这一来二去,就成了自己的老婆,而且还给自己生了一男一女。

  而且这个女人虽然个子矮小,可是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这么些年来,自己家里面也被她处理得井井有条。周围左右的邻居,就没有一个不说这个女人的好。

  可就这么一个贤惠的女人,当时怎么就能弄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呢?

  看样子当时在山上的那个家里,是受到了什么忍受不了的难堪啊!

  这样看来,也怪不得这个女人一直以来,对山上的这一家子人抱有怨恨。

  这得把人给伤成什么样了?让这个女人宁愿去死,都不愿意回到那个家了!

  可是现在人死账消了,毕竟这山上,还有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不是?

  去山上看一眼还是应该的,虽然那个老爷子已经送上山了,可自己的骨血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山上那个孩子,自己记得老婆曾经去接过一回,好像就是被这个死了的老爷子,骂了一顿扎实的,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现在听到老爷子去世的音讯,自己老婆憋在心里面的这口气,终于发泄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山上这个孩子,会不会怨恨自己老婆?

  这么多年都没有上去看过他!

  刘水金想到这里,看到邝薇还在那里哭,只好提醒邝薇。

  “邝薇!你这哭也解决不了什么事,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回山上去看看吧!老爷子去世没赶上就算了,可孩子你得去看看!”

  “要不以后这孩子,还不知道怎么怨恨你!他嗲嗲死了你都没去看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家里你就不用操心,刘华刘建都这么大了!用不着你操心了。”

  “现在赶紧上山上去,看看萌萌这个孩子。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你帮忙的没?她家老爷子刚死。就剩了这个孩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山上了!”

  “你这个当妈的,以前对他们家的怨恨。现在这老爷子一死,可就只能人死账消;孩子可没有得罪过你,你可不能把对老一辈的怨恨,转移到孩子身上!没有这个道理的啊!”

  邝薇哭了一阵,心里面也平静了一点。可听到刘水金这么一说,不仅站起身来瞪着刘水金,看他还要说些什么?

  刘水金看到邝薇站起身来了,不仅舒了一口气。

  可看到邝薇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这是要干什么?

  刘水金左右在自己的身上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被邝薇这么不明不白的看着,心里不仅有点发毛!

  “你这是什么眼神?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看得我这心里面有点发毛!我说错话了吗?好像没有吧?”

  邝薇没好气的说道:“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我什么时候把对他们老一辈的怨恨,给转移到孩子的身上去了?我这不是听到,这个老头子终于去世了,我心里面憋的这一口气,总算是出来了嘛?我以前一直都在提心吊胆啊!我是怕啊!我一直都在想,这个老头子到底还要拖多久啊?我怕这老爷子,在床上拖得太久了,我那孩子受不了,会寻短见啊!你不知道那家伙的性格,听他舅舅们说;跟我的性格有得一拼,这要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估计真会寻短见的!现在总算是把这个担心给卸下来了!这么些年我憋的难受,你不知道?”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