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十五章 你嘴怎么这么贱呢

第二十五章 你嘴怎么这么贱呢

  杨萌:“你就跟我说一声,你以后要不要你这儿子养?二儿子当了上门女婿,肯定是不会养你!你三儿子现在是天南地北,你要想靠他给你养老送终,估计有点悬。也就你这大儿子在你身边,不说其他的了,你要是有个三病两痛的,他还能搭上一把手吧?你现在这是要把你大儿子,往死里得罪啊!你就没想过以后的日子,你怎么过呀?这些油茶树毁掉了,能咋的啊!你这也没种多少年,这油茶树才这么一丁点大。趁着这个时候不下一点狠心,等到以后油茶树大了,那就会更舍不得了。”

  杨萌说了这么多,也感觉到有点口渴。

  刚好春姐送了一杯茶过来,杨萌接过来喝了一口。

  心里面感觉到有一些话没有说完。

  杨萌:“我跟你说三舅!也就是我家里面的田地太少了!要不我早就把我表哥,喊我们那边去种菜了。还用得着在你们这里种,好让你们经常来扯后腿啊!我他妈家里面就两口人的田地。油茶树加起来才177颗,能有多大地方?加起来都不到三亩山地。而且我那边的油茶林,毁起来也太费劲了。那个油茶树都老大一个的了!一天都挖不出一棵树来。我们俩兄弟都想遍了招了,这不是看到你们家这个油茶树,还没有成材吗?”

  “我首先也说了!你要是舍不得这些油茶树。你就把他挖起来,移到其他的地方去,你要是怕累。你指定地方,我们给你转移过去。现在有这条发财的门路,你可千万不能给我挡着。要不到时候,你就真的只能看着你家大儿子,一直消沉下去。你也别看你家外甥,在你大儿子手里面赚了几块钱!说真的!这几块钱我还真没看在眼里呢!我他妈要不是老爷子那时候生病,我早就干起其它的了。”

  杨萌说完这些话。

  心里面可是舒坦了不少。

  可也让自己感觉到有点纳闷。

  人家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

  自己家这个三舅。

  怎么老感觉到有点扯邝文凯后腿呢?

  是不是非得要自己的儿子,跟个提线木偶似的。

  按照自己的一言一行,说什么就只能做什么?

  你们现在都已经分家了好吧?

  你大儿子都已经当家立事了。

  你还这么把着,能有个什么出息呀?

  邝文凯:“你现在想拼命呢?你也拼不了了!你当时不是说:砍掉一棵茶树,我就跟你拼掉一条命!我现在都砍了三十七八颗了,你也没有三十七八条命啊。”

  杨萌听到自己这个表哥,在旁边说出来这一番话。

  可就有点想捂脸了。

  我他妈刚把他说得没有话说。

  就让你这一句话。

  把我前面的这些努力全白费了。

  看样子,你自己这些年的这些难处,有一大半都是你自己嘴贱找回来的啊!

  文化水平低一点是没错!

  但是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

  你难道心里面一点逼数都没有啊?

  弄得我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被你一时嘴痛快,全毁了!

  杨萌偷偷的看了三舅的脸色一眼,果然!三舅现在满脸都涨的通红。

  这就是要暴怒的架势。

  杨萌赶紧对邝文凯说到:“邝文凯你这个缺心眼的玩意儿!你嘴怎么这么贱呢?你还不快点跑!等着找揍呢?”

  邝文凯刚说完这句话。

  自己也反应过来了。

  这话自己就不应该说了。

  这是纯粹的在这里找揍。

  自己虽然是痛快了嘴,可是那根扁担要是落在了身上,疼的肯定还是自己。

  一听到杨萌的提醒。

  再抬头一看老爷子的脸色,转身撒丫子就跑!

  三舅满脸通红,看样子被邝文凯的这句话憋的不轻。

  “我今天要不打断你的腿?我他妈跟你姓!你还跟老子犟嘴,你有本事别跑啊?”

  杨萌当时听到三舅的这一句话,当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到自己反应过来了的时候,脸上那叫一个精彩,有点哭笑不得。

  邝文凯在前面撒丫子跑,可这嘴里面还在那里犟嘴。

  “我是你的儿子,你本来就跟我姓!我不跑?你那扁担落下来,又不会是你自己疼。”

  杨萌听到这个话,可就彻底忍不住了,差点就没给乐疯喽。

  这爷俩!

  自己这么多年来,怎么就没发现他们,还能这么逗比呢?

  还本来就跟他姓。

  嗯!没毛病!

  确实是一个姓。

  但是这谁跟谁姓。

  要是不清楚这里面内涵的人。

  估计也还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但是邝文凯你是儿子唉。

  只有儿子跟老子姓的。

  哪有老子跟儿子姓的道理啊?

  杨萌是笑的不行了,旁边的春姐也笑的够呛。

  杨萌强忍着笑,看到春姐也笑得不行,好奇这两父子是不是经常这样?

  “春姐!这俩父子经常这样。”

  春姐一边笑一边回答着杨萌,可满脸的无奈。

  “也不是说经常这样。像今天这种情况,也是头一次出现。可能是触碰到他老爷子的底线了。但是你表哥邝文凯,跟家里面那个小的,可就有得一拼了。”

  杨萌不仅无语,这玩意还有随根的?

  “那不挺好的吗?也让你平时逗逗乐子。这可比电视里面演的那些相声可是要好看多了!”

  春姐虽然脑子有问题,可这时候却没有一点有问题的表现,脸上一脸的无奈。

  “不然你还能怎么样?萌萌,你那个麦乳精是在哪里买的?那个效果挺好啊!我吃了你买的那些麦乳精以后,感觉到自己身体蛮有好转,现在也没有以前那么浑身难受了。等这些吃完了,你还给表嫂带两瓶回来。到时候让邝文凯给你钱,也不能老让你贴不是。”

  杨萌心里面想。

  这东西还真只能是我往里贴了,市面上买的那些玩意儿,根本就没有这么好的效果好吧?

  我这是在瓶子里面,使用能量进行合成了的。

  我要不是看到这个能量,对我自己的身体有好处,我也想不到给你用。

  更不会说就是拿你作了一个实验,看看合成在食物里面以后,对人体的作用有多大。

  三舅拿着手里的扁担,跑得气喘吁吁的,一副不追到你就誓不罢休的架势,跟在邝文凯屁股后面一路子追,嘴里还一个劲的说:

  “你跑吧!你就使劲跑吧!我追不上你,我就躺油茶树底下去了。我看你怎么砍?”

  杨萌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干了。

  哦!合着我这说来说去,口都说干了好几斤口水,废了这半天的口舌,全都白说了是吧?

  你竟然还要阻拦这件事!

  你这是不想分清大是大非了是吧?

  杨萌想到这里,就没好气了。

  “我说三舅!刚才你家大外甥说了半天,你全当耳旁风了是吧?你家儿子想发一点财,就让你心里面这么难受啊?你这手拿把攥的,你到底想管他管到什么时候去?问题是你管,你也没管出一个样来啊?你抬头看看你儿子的这个房子,都要倒啦!另外修一个房子不要钱呐?你给他掏吗?他不得自己挣钱?你也知道你家儿媳妇身体不好,那不得花钱治啊?也没看见你给他掏过钱啊?你还要躺到油茶树底下去,你去给我躺一个试试?”

  三舅也不知道是气糊涂了还是怎么的?现在也不管是不是外甥还是谁了!说话都耍起无赖来了!

  “怎么的?我就躺了,怎么的?你还能弄死我呀?我就躺到这儿了!”

  杨萌看到自己三舅这种孩子气的表现,一阵头疼!

  “你到底要闹哪样啊?三舅!都跟你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你这样下去是挡住了你儿子的财路,你知道吗?”

  三舅这时停下来了,也不追邝文凯了,就是转身看着眼前的这些油茶树,走上去伸手摸了摸,眼睛里眼泪巴碴的。

  “呜…呜…呜,可这些都是我当时亲手栽的啊!可不能看着眼睁睁的被毁了啊!我这心里面不是心疼吗?你们想要挣钱,就不会在这些油茶树的周围开荒啊?为什么非得要把这些油茶树给砍掉啊?”

  杨萌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一些事了。

  在三舅的理解当中。

  你们发财,自己并不是要阻挡你们。

  只是这些油茶树,是当时他自己亲手栽的。

  你们可以在这些油茶树的周围。

  种菜种什么东西的随便。

  只要不是毁掉他的这些心血。

  他就不会管你们。

  可问题这个种菜。

  他必须得连成片才好管理啊。

  你这些油茶树以前又没有一个规划?

  都是东边一棵树,西边一棵树的。

  在树的周围种菜,根本就没法形成规模。

  而且对这些蔬菜的采光,也有挺大的影响。

  那根本就没法种。

  杨萌想到这里。

  这事还真得跟三舅解释清楚了。

  要不这两父子以后的仇怨。

  弄不好会越来越大。

  对自己的怨气。

  可能也会越来越深。

  搞不好三舅他就会以为是自己,唆使邝文凯干的这些事。

  要是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是有嘴的说不清的。可真要让这个三舅。就这么闹下去。其他的就别想做指望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