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十三章有没有这么牛啊

第五十三章有没有这么牛啊

  不禁想起妈妈前几天去看过的大哥。

  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这个大哥,只是在妈妈和舅舅舅妈们聊天的时候,才听到几句他的消息。

  可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一看到自己二哥,就想起了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哥。

  听妈妈回来说起的那些事,总感觉有些天方夜谭。

  几天就能挣到一万多块钱,他怎么就能那么厉害呢?

  现在自己在家学理发,就算自己以后出师了。开个理发店,要想挣到一万块钱。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爸爸妈妈两个人在纸厂里,累死累活一个月,竟然都赶不上大哥一天的收入。

  要不是妈妈亲口说出来的,自己根本就不会相信。你当是出去抢啊?

  可现在你就是出去抢,都不一定能抢得到这么多钱啊!

  现在谁的身上,能有一万多块钱的现金啊!

  今天二哥回来干什么的?这还没到而哥放假的时候呢?

  刘华:“你什么时候到的家,路上还顺利吗?”

  刘建:“顺利啊!你这个时候怎么回家了?你师傅不管你?这也没到吃饭时间呢!”

  刘华有种想撞墙的冲动,这个二哥。是怎么说话的呢?你自己回家。就非得要到吃饭的点才能回来。我就不能回来上趟厕所啊!还师傅管我。有什么好管的,前后屋的事。有什么事抬头就能看见。用得着师傅管我吗?

  刘华:“我是回来上趟厕所。吃什么饭呢?我跑厕所里面去吃饭咯。这没到饭点的时候我回来肯定有其他的事啊。我用得着我师父管我吗?前后屋的事儿。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店子里面一些什么情况?你这回来干什么呀?也没到你放假的时候啊!这还有一两个月呢。”

  “额!是我错了!我是嘴欠!我最最亲爱的妹妹,你可别跟哥哥计较!哥哥,这次回来,就是想回家看看。哥哥也差不多要毕业了,学的这个会计专业,也不怎么好找活干。特别是哥哥的眼睛,比别人的要差一大截。别人一看到这个情况,都有点不想要你哥哥。反正现在实习期,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能不能实习,哥哥也无所谓了!所以哥哥就趁着这个机会,回来看看!”

  刘华:“那你回来,看见爸爸妈妈了吗?他们还在厂里面没回来呀?”

  刘建:“我也是刚到家,不久啊!根本就没看见他们,你找爸爸妈妈有事啊!”

  刘华突然发现,自己不想跟二哥说话了!

  因为聊天的欲望,被自己二哥三言两语就破坏的干干净净!

  真的只用了两句话!

  自己就不想往下接话了。

  反正你只要是问起什么人,那就肯定必须要有事,要不你就别问这个人了!

  这是什么逻辑?

  不想说话了的刘华,绕过二哥的身子往厕所走。

  刘建莫名其妙,妹妹回来就和自己说了两句话。

  突然就不说话了,自己好像没有得罪她吧?

  而且好像还生气了!

  这什么意思?

  自己这些话有毛病?

  好像没有啊!

  “唉唉唉!刘华你几个意思?我没有得罪你吧?怎么感觉到你生气了!”不明所以的刘建在刘华后面追着问。

  刘华不禁无语,自己就是暂时不想和你说话了!至于让你跟在我身后追着问?

  刘华:“我要去厕所,你也要跟着来?到时候妈妈一回来,我就跟妈妈说,你偷看我上厕所?你说会有个什么后果?”

  刘建差点摔个大马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郁闷的转身就走。

  生怕走得慢了,到时候妹妹那小嘴,在爸爸妈妈面前叭叭叭一说。

  一顿男女混合双打,肯定逃不掉。

  ………

  看到从厕所出来的刘华,刘建刚才在心里面,产生的疑惑并没有解开。

  不知道自己,刚才哪里得罪了自己这个妹妹?突然就不跟自己说话了!

  “我亲爱的妹妹,哥哥刚才哪里得罪你了?怎么突然就不跟我说话了?”

  不甘心的刘建,又跟在刘华的身后,一个劲的问。

  刘华:“我没话说了啊!你想让我跟你说什么?你说出来我好说给你听!说吧!我听着!”

  刘建听到妹妹这番话,差点没被噎死。

  自己在哪里得罪你了,你就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啊?

  怎么说起话来还带起刺来了呢?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刚才哥哥哪里得罪你了?就说了两句话,你就不理我了!”

  “就因为你那两句话,我没有了跟你说话的欲望了啊!”

  刘华翻了一下白眼,看着自己这个哥哥,心里不禁想到:自己这哥哥,以后在外面怎么生活得下去哦?

  刘华越是这样说,就越让刘建不明所以,自己两句话哪里有问题了?

  刘建:“刘华你给我说清楚,我这两句话哪个地方有毛病了,你给我说道说道。我怎么寻思都没毛病啊!”

  刘华:“那你看到我的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你自己想想!”

  刘建:“这句话怎么了!有问题啊?哪里有问题了?”

  刘华:“顺利啊!你这个时候怎么回家了?你师傅不管你?这也没到吃饭时间呢?你是这么说的吧?”

  刘建:“对啊!这句话哪里有毛病了?”

  刘华:“那在你的理解当中,怎么才算有毛病?你一句话三个问题:我回来跟你打招呼,这没错吧?你说顺利!这没毛病,可那三个问题,结合这个时间段,还没毛病?这个时间段我回来,既然不是吃饭时间,那肯定就是有其它的事情。我师傅管不管我,这个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这也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呢?我回来就只能是吃饭?我不能是回来做饭的?”

  “第二句话,我也是刚到家,不久啊!根本就没看见他们,你找爸爸妈妈有事啊!你是这么说的没错吧?你先别说话,让我先说!我回来问你看到爸爸妈妈没有,你只要回答没看到就行了,你加一句找他们有事干什么?我一问起他们就一定有事啊?可是我听到你这句话以后,我突然没有了跟你说话的兴趣了!”

  刘建愣在那里半天没吱声,就这两句话,就能把天给聊死?

  可真就被自己给聊死了!

  妹妹都没有跟自己说下去的兴趣了。

  可自己的话也没有毛病啊?

  问妹妹:找他们有事啊?

  这没毛病啊?

  可站在妹妹的角度来说,还真就没有说下的兴趣了!

  前面几句话也确实有毛病,再加上后面一句话,妥活了!这天真给聊死了!

  这怎么可能呢?

  自己的嘴怎么这么毒舌呢!

  难怪自己,在同学之间的人缘那么差!原来根子在这里啊!

  我勒个去!

  刘建:“对不起妹妹!哥哥说话没经过脑子,你别计较。对了!你突然问起我,看没看到爸爸妈妈!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刘华:“那是妈妈要是碰见你了,就会跟你显摆一件事儿!”

  刘建:“显摆事?显摆什么事啊?在家里面有什么事可以显摆的?”

  刘华:“因为山上那个哥哥有消息了呀!听妈妈说,山上的那个哥哥现在搞得特别好。可会挣钱了。七八天时间就挣了1万多块钱呢!并且妈妈这一次上去,山上的那个哥哥,还塞给了妈妈1000块钱。”

  刘建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平时听舅舅舅妈妈说,山上的那个哥哥。

  家里面不是非常困难吗?

  怎么七八天时间,就能挣1万多块钱呢?

  刘建:“听舅舅舅妈说,山上的那个哥哥不是挺困难的吗?怎么一下子,还让妈妈因为他给显摆起来了?”

  刘华:“那是山上那个哥哥的爷爷,已经去世了呀!妈妈就是因为这一件事上去的。山上那个哥哥的爷爷去世,打发人过来报丧。却让厂里面的周会计给一顿骂了。隔了好几天后,才跟爸爸说起报丧这件事。这不妈妈就着急忙慌的赶上去了嘛!可是一赶上去,哥哥的爷爷都已经送上山好几天了。”

  刘建:“那这跟七八天挣1万多块钱,也没什么关系呀?”

  刘华:“你别打岔!这1万多块钱呢?就是在哥哥的爷爷死后才挣来的,哥哥现在帮凯哥哥在那里卖菜!凯哥哥搞了这么多年的科研,他的那些菜,以前都是烂在大棚里面的。”

  “现在有哥哥在那里帮他卖,说是凯哥哥在家卖给别人什么价,哥哥就给他什么价,哥哥出去卖多少钱,就是他自己挣的。”

  “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挣了不少钱呢!就是有一点不好!哥哥对舅舅舅妈老大的怨气了。当然,那也怪不得哥哥这么怨恨他们。二十一二个年头里面,我们的这些舅舅舅妈,就没有一个人去看过哥哥的。弄得现在妈妈都跟舅舅舅妈,要断绝关系,再也不通来往了!”

  刘建有点愕然,这些舅舅舅妈,对自己跟妹妹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对山上的那个哥哥?就这么不闻不问呢?

  刘建:“那这一回妈妈,没在他们山上发飙啊!这不是骗人的吗?他们在我们家里面说的,不是说经常去看了吗?怎么这一回妈妈上去?就得了这么一个结果下来了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