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十二章你这是什么眼神

第六十二章你这是什么眼神

  邝文凯:“你一不说起,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几天你还真是从早忙到晚,也没看见你歇什么气。这个东西,难道还真有这么大的作用?”

  春姐也不确定,只是出于自己的直觉,这事可能跟小表弟有关。

  “我估计不是!我估计,只有萌萌拿过来的这两瓶麦乳精,才有这么大的功效。萌萌肯定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要不当天萌萌就不会特意的点明,说这个东西我自己吃就行,就别给鑫鑫吃了。”

  “其他人带礼品上人家去,你见过谁特意去点明,这个东西应该归谁吃?没有这样的做法不是?可当时萌萌就特意点出来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邝文凯:“按照你的这个说法,那还真只能是萌萌特意处理过的。他现在有一些神神叨叨的,你看他的文化水平比你老公还低。他就能弄出来,这么一个种子浸泡剂!”

  “还有他买回来的那一些种子,他当时也跟我说了,是通过处理过了的。现在一回想起来,这些事就没有一件合理的。而且只要根萌萌扯上关系,就会有一种突兀的感觉!”

  春姐看到邝文凯反应过来了,想到邝文凯那瞎咧咧的性子不禁提醒了一句。

  “你自己知道这些就行!你可别像以前一样,什么事情都在外面一顿瞎说啊!这三人成虎的故事,你又不是没听说过。从你嘴里面说出去的话,通过别人添油加醋,再传到其它人的耳朵里,可就不是一回事了。”

  “你以前的那个打算就挺好!小表弟让你种什么!小表弟让你怎么干!你就按照他的安排怎么去干就行!其他的你都不用操心!”

  “萌萌既然当了你的家,做了你的主。他就会把你以后的,所有事情都给你安排好的。”

  “你就只要贴心贴意的去做,就能保证我们以后的荣华富贵。其他的别多想,有些东西不是你跟我的这个脑子,能想明白的。”

  “有些事也别在外面说,烂在自己的肚子里。有些事一说出来,只会在你们两老表中间产生隔阂。”

  “你以前不是说过,你跟萌萌有相同的遭遇。都能够彼此体谅到对方的处境吗?这种事,你就要替他守住你这张嘴!”

  “邝文凯!我发现照着这个势头下去,我们家发财真是不远了。你这五六亩地,要是全按照萌萌的安排种菜,估计一年的收入,上10万块钱可能是会有的。”

  春姐说着说着,却看到邝文凯的眼神有点不对了!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这也并不多啊?一天只要卖出来两三百块钱,就能达到这个目标啊!你这是什么眼神?见鬼了?看得我浑身发毛!”

  邝文凯听得大感惊奇,不禁两个眼珠子瞪的溜圆,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自己老婆这是真开了窍,还是怎么的?

  从来就没有进过学堂门,她是从什么时候学会算账的?

  还知道10万块钱一年的收入,平均到每一天,只要两三百块钱!

  邝文凯:“春芳啊!你是从什么时候学会算账的呀?你老公我怎么不知道这一回事呢?

  春姐莫名其妙,心说我什么时候会算账了?

  “我根本就不会算账啊!这些都是听你跟萌萌说话的时候,听到你们自己说的呀!说是一天只要两三百块钱,一年就能有上10万块钱的收入。”

  “这些都是你们自己,在那里说话的时候说出来的啊!我只不过是记住了而已!刚才是话赶话,你一说起这些事,我就把这一句话撂出来了呀!对不对?我就不知道了?”

  邝文凯有种捂脸的冲动,自己跟小表弟在那里谈这一些话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听了一耳。

  这都好几天的事了好吧?

  你怎么到现在,还能记得这么清清楚楚呢?

  邝文凯:“你说的这一些全都对!10万块钱的收入平均到每一天,确实只要三百块钱左右。”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机也对!我刚才只是感到比较惊讶!我当时只是在想:我自己的老婆,这脑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条理清楚了。”

  “看来我以后,也有了一个能打商量的人。以前你的脑子慢,我有些什么事情?跟你说你也就理解不了,所以我还不如不说。”

  “再加上你的身体也不好,我怕把有些事情一说出来,会让你心里面生气。你本来身体不好,再加上一生气,那个身体还能不能挺得住?我都不敢想那一个后果!”

  “现在好了!我现在也有了一个能打商量的人。总比我一个人在那里瞎想,要好得多了!”

  春姐:“有事你可以跟萌萌打商量啊!他那个脑瓜子比我们的都要聪明。你是傻了还是彪了?不跟聪明的人打商量,你跟我一个脑膜炎后遗症患者打商量。不会是我脑瓜子里面的病,转移到你那个脑瓜子里面去了吧?”

  春姐说完这一句话,转身就走。邝文凯听到老婆最后的这一句话,整个人就呆在那里,跟个二傻子差不多!

  我勒个去!

  这个脑膜炎后遗症患者!

  她还跟我开起玩笑来了!

  这是自己十多年来,在老婆嘴里听到的唯一一次玩笑。

  可这心里面怎么这么酸呢!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挺好!

  以前自己的老婆,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个木偶,哪有现在这般灵动?

  邝文凯:“春芳!你给我站住!你这个话里几个意思?你听谁说的,脑膜炎后遗症还能隔空转移的呀?”

  春姐并没有听邝文凯的话,停下来了等邝文凯。只是她的声音,却传到了邝文凯耳朵里!

  “如果不是脑膜炎转移?那你怎么?那你怎么说出来的话,就跟那个脑膜炎后遗症患者,说出来的话一样啊?”

  “这跟人家打商量,你不跟聪明人一块打商量,让他给你出主意!你跟一个脑膜炎后遗症患者打商量,这不是脑膜炎后遗症转移?那是什么呀?”

  邝文凯被噎得半晌都没出声,这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真的是一个脑膜炎后遗症患者,所说出来的话?

  这脑膜炎后遗症患者,什么时候还知道噎人呢?

  这画风!怎么越来越不对了?

  …………

  刘华:“二哥!你能不能快点?这轮渡都要快开了,你还在那里磨蹭!你到底去不去啊?”

  刘建推了一下鼻子上的眼睛,满脸无奈。

  自己只不过是上了一趟厕所,怎么就变得磨蹭了?

  难道要夹着肚子里的这泡大便,一直到山上去?

  这不是为难人嘛!

  “别叫唤了!就是上了一趟厕所而已,这个轮渡一时半会也上不去。着什么急呀?何况前面还有那么多车呢!轮到我们坐的这一台车上轮渡,我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刘建不紧不慢的走到停在路边客车前,对刚才埋怨自己的妹妹说。

  刘华看到自己的二哥终于回来了,连忙把伸出车窗外的头,缩了回来!

  刘华:“这趟就能上轮渡啊!刚才车上的售票员,说是来了一艘龙门渡,我们这一趟车就能一起过去啊!要不我着什么急?”

  刘建回到妹妹刘华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这不是实在忍不住了吗?难道你还要我,夹着一泡屎上山吗?这一趟去不了,那就坐下一趟车就是了!反正只要今天能赶到山上,又不会耽误明天见哥哥的事。”

  刘华听到二哥的这个解释,感到非常的别扭。这么粗痞的话,大在大众广庭之下,说的这么理所当然。这个脸皮也够厚的!

  刘华:“你就不会感到饿吗?上一个轮渡,就等着将近差不多两个小时。这一个轮渡,到现在已经等了两个半小时了!这中间的这一段路,加起来都没跑半个小时。”

  “这四五个小时,全在等轮渡的过程中消耗掉了!我现在肚子可是有点饿了,这路边的东西,我又不敢去买的吃。”

  “要是因为你上厕所,而耽误了车,这浪费了钱都是小事。可是又会要多等一个多两个小时,从而让我多挨一两个小时的饿,到时候我都能踢死你,你信不?”

  刘建:“妹妹呀!你要不要这么暴力呀?你饿!难道我就不饿了?但是再怎么饿?这个拉屎撒尿,他憋不住啊?”

  刘华真没好气了!

  心说自己二哥在外面,没有朋友并不奇怪了。

  就这说话的方式。

  一般人真有点受不了!

  难怪到这个时候,都没有给自己带个嫂子回来。

  这要是跟女孩子在一起,也是这么说话,女孩子还不得尴尬死?

  “你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说得这么粗鲁干嘛?说一下上厕所,能把你的嘴巴累瘸是不是?”

  “就你的这种说话方式,你以后找女朋友都会困难啊!二哥!哪个女孩子,能受得了你这种说话方式?不尴尬吗?”

  刘建不以为然,毫不在意的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吃饭穿衣,拉屎放屁,哪个人能免得了的?”

  刘华满脸无语,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把头扭向车窗,不想看到自己的这个二哥,连话都不想跟他说话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