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九十九章 这不祸害人的吗?

第九十九章 这不祸害人的吗?

  对它的精细使用,还是有了一点心得体会的!

  至少不会出现,像自己刚开始拥有物质分解器那会的情况了!

  本来自己想要分解鞋子上面的附着物,却连鞋子都一块分解掉了的乌龙事件。

  收拾利索了的杨萌,把该收进屋的家把式都收进了屋里。

  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就拿进来放在屋檐底下的台阶上。

  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东西拉在外面了!

  进屋把所有的门都关好,这才往杨文彩家走。

  “文嗲嗲!今天准备了几斤酒哦!我可是专门冲你家的酒来的呐!你们这些嗲嗲娭毑,用酒馋我都馋了十几年了!今天我得喝个够呐!”

  杨萌走到杨文彩家里的时候,杨文彩正在往桌子端菜,暂时还没有看见其它帮忙的人过来。

  今天的这一餐晚饭,看来挺丰盛的,这桌子上都已经摆上了七八个菜了,灶上锅里还在那里炒!

  而案板上还有四五个菜没开始炒,可左看右看,却没有看见酒在哪里,这才问了出来!

  “你等着!老子这就去提酒出来,今天晚上,你要是能把我家里的酒喝完,我算是个角色。人不大,这才刚把脖子上的枷锁去掉,你就要上天了是吧?”

  杨文彩把手里端着的菜,往桌子上面一搁,转身进了卧室。

  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五十斤容量的塑料壶。

  从外面看上去,壶里好像没有空隙,这是装满了啊!

  我勒个去!

  整整五十斤酒,那今天晚上,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没跑了!

  都得躺着回去!

  嗯!

  必须得让这些爷爷奶奶们,全都躺着回去!

  杨文彩除外!

  他要是躺下了!

  毕竟是在他自己家里喝的,怎么躺都无所谓。

  再说了,他也回不到其它地方去!

  毕竟其它地方,也不是他家不是?

  “自从听了你要喝酒,老子特意跑水库里的酒厂,打了五十斤谷酒,全是二锅头,老子亲自守在那里接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头锅尾水,全没让他们有机会往里掺!怎么样?够你喝吧?”

  杨文彩把手里提着的酒壶,往杨萌面前一放。

  看着杨萌有点愣神的面孔,杨文彩有点幸灾乐祸。

  心说:我叫你挑衅!这回傻眼了吧?

  总共九个男的,五个女的,这些人要是一餐,就把这五十斤酒喝完了!

  那我也认了!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文嗲嗲你最可爱了!我还怕你家的弹药不够呢?没想到你这么给力!嗯嘛!嗯嘛!”

  杨文彩被杨萌这突如其来的一顿亲,给膈应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臭小子这是发的什么疯?

  自己把这壶酒提出来,不就是想吓唬住他吗?

  为什么他不但没有被吓唬住,反倒还兴奋成了这个样呢?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有种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呢!

  不会的!

  奶奶个腿的!

  这五十斤酒,不说其中还含有酒精,就算它全是水,就这十几个人,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就能把它喝得完!

  可这心里,怎么会越来越慌呢?

  越来越感觉到,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要发生。

  这是什么鬼?

  不管了!

  反正喝多喝少,就是这么多酒,自己也不可能再去买了!

  把这些酒喝完,都大晚上了,就是想买都没地方买去了!

  杨春河家虽然也有酒卖,但是谁能知道到时候,他家会不会关了门?

  所以啊!

  就这么滴吧!

  搞不好这小子的这副表情,是在掩饰他自己的尴尬呢!

  杨文彩心里是这么想,可越看杨萌的脸色,就越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可具体原因,却又找不出来!

  这股别扭劲,差点没把杨文彩难受死!

  越是这样,杨文彩就感觉今天晚上的这顿饭,肯定会出事!

  就是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给!酒呢!老子就交给你了!

  到时候,你得给老子招呼好,你的这些嗲嗲娭毑们!

  别给老子丢脸就行!

  你要是钻桌子底下去了。

  那你今天晚上,就在文嗲嗲家里的饭桌底下睡,别想有人送你回去。

  也不知道老子让你劝酒,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心里现在可是七上八下的,真是奇怪了?

  匡蔡颖你炒菜的速度加快点,我去喊人去了!”

  杨文彩把手里提着的酒壶,递给了杨萌,跟匡蔡颖打了声招呼,转身出门喊人去了!

  “你去咯!屋里就这几个菜了!耽误不了的!何况这些人也未必会来得这么早,都要洗澡洗脚啥的!肯定会耽误一会时间的!”

  匡蔡颖头也没回,忙活着锅里的菜,顺口答应道。

  杨萌伸手接过杨文彩递过来的酒壶,也没管杨文彩的去留。

  现在他这脑子里面,正在yy着晚上喝完这顿酒以后,这些爷爷奶奶们,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醉态。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这脸上浮现出一脸的奸笑,让人牙痒痒!

  匡蔡颖刚好把菜出锅,转身刚好看到杨萌的这一脸奸笑,差点没乐出声。

  这孩子!

  怎么笑得这么阴险,怪不得自家杨文彩这心里会七上八下!

  就不知道,是谁会最先倒霉在这臭小子的手里?

  摇了摇头,转身继续炒着她的菜!

  “萌萌!你手里提着的这壶,里面全是酒?

  我滴个天!

  杨文彩他发神经哒啊!

  搞这么多酒回来,这是打算要喝死几个啊还是怎么滴?”

  刚进门的杨贵芳,看到杨萌手里提着的酒壶,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一塑料壶酒,里面一点间隙都看不见,那可是五十斤的壶啊!

  你装得这么满满当当的,这是准备放翻多少人啊?

  奶奶个腿的!

  看样子今天晚上,自己只能躺着回去了!

  很丢人的好不好?

  这个缺德鬼杨文彩,今天这是准备看谁的笑话呢?

  自己村里,就这点不好!

  只要主家的酒够喝,就得喝到不能喝为止。

  “桀桀桀桀桀!贵芳嗲!你今天晚上是没跑了!跟家里打好招呼了没?要是没打好招呼,等吃完饭以后,我会去你家里喊人的,别担心啊!”

  杨萌看到杨贵芳进来,这奸诈的笑声越来越放肆了!

  杨贵芳斜了杨萌一眼,根本就不搭理这个幸灾乐祸的玩意。

  还去我家里喊人?

  你自己今天能囫囵个的走回去,都算你本事!

  别看你家离得这么近!

  到时候喝酒喝得脚发软手发瘸的,看你怎么回家?

  至于上我们家去喊人,这玩笑开得就有点大了!

  到时候,你还有没有这份能耐,都还是个未知数哦?

  也就现在还没开始喝,能让你痛快痛快嘴!

  五十斤酒咧!

  等明天老子清醒过来以后,一定要来捶死杨文彩这个缺德鬼。

  这他奶奶个腿的!

  老子牙疼!

  嘶!

  “和青嗲!快来快来!你看看你看看!文嗲嗲真给力!整整五十斤二锅头!没掺一点假!够劲不?”

  杨萌眼角的余光,看到门外又进来一个人,转头一看是杨和青来了!

  立马把手里的酒壶提了起来,冲杨和青晃了晃。

  那个嘚瑟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敲他几下脑瓜崩就好!

  杨和青其实一进门,就看到了杨萌手里提着的酒壶,心里早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天晚上,看来还真的跑不了了!

  幸亏自己家离杨文彩家近,要不到时候黄芙蓉,把自己弄回去还真挺费劲。

  希望到时候自己家黄芙蓉,把自己弄回去的时候,不会跟拖死狗一样吧!

  奶奶个腿的!

  这杨文彩的脑子,是不是有点发神经了?

  就这十几个人,能喝得完这么多酒吗?

  这下好了!

  彻底就如了萌萌的意了!

  他早就想灌村里这些爷爷奶奶们的酒,可是没有机会!

  以前是没有机会,可现在杨文彩却把机会送到萌萌手里了!

  以前萌萌家里,有个病倒在床的老爷子要照顾,所以没机会!

  现在老爷子也没了!

  这可就放了敞牛了!(方言:放了敞牛的意思就是无拘无束,没有鞠绊了)

  而且他还对自己说过,好像很能吃,说什么这酒到了肚子里,还没等起反应,就会被胃酸分解掉。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要是真的!

  那他岂不是光喝不醉?

  他要光喝不醉,在他劝酒之下,可就没有人能扛得住了!

  到时候真会像他所说的一样,村里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会被他灌翻一遍的!

  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肯定会醉得人事不醒。

  要不要这么早就丢人啊!

  我凑个什么热闹啊?

  非得要跟杨文彩换工,错开这家不就行了吗?

  这下可好!

  就是想不丢人都不行!

  村里这个该死的习俗,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祖先流传下来的!

  这不祸害人的吗?

  这些祖先们,也不怕把他的这些子孙后代给喝绝种啊!

  这他娘的,老子现在看到这些酒就脑袋疼!

  这脑门经直蹦!

  呼!呼!

  老子得出几口长气!

  要不这心里想揍人!

  杨文彩你给我等着,你到我家来的,到时候看我怎么灌你!

  可是想着想着,杨和青也乐了!

  我想那些干嘛?

  我只要坚持一下,让其它人先醉不就行了?

  萌萌以前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不就是提醒我悠着点嘛!

  在他劝酒的时候,别那么傻不拉几的跟其它人次次干底,可不就能支撑到最后吗?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