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是吓死个人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是吓死个人呢?

  杨萌立马撇下手里面的抹布,转身就奔卧室里面跑。

  就希望在孩子睁眼之后,看到的就是自己。

  杨萌的希望如了愿,杨萌走进卧室的时候,孩子还真没有睁眼。

  可能是听到了杨萌的脚步声,小东西这才睁开眼睛,寻找着声音的来处。

  可是小东西这一睁眼,就看见了杨萌的那一副笑脸。

  那个小脸立马就兴奋了起来,挥舞着两只小手臂,嘴里还“唔嘛唔嘛”的直叫唤。

  杨萌今天又听到了一个新鲜词,“唔嘛唔嘛”!

  不知道这是不是孩子在这里叫妈妈?

  不过应该是差不了多少!

  因为这个新鲜词,昨天一天也没有听到这个孩子叫过。

  确定了孩子嘴里叫唤的这个词,代表的意思是妈妈以后。

  杨萌的这脸上好像有点尴尬!

  这他奶奶个腿儿的!

  小东西,你这个眼神有点不好使唉!

  你看你家便宜爸爸,有哪一点像妈妈?

  起码粮仓就没有好吧!

  你这么一顿乱叫,你说是叫我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小东西啊!你可是喊错了人哦!

  你家便宜爸爸,你得叫爸爸!

  可不能叫唔嘛哦!

  唔嘛的身上有两个粮仓,你家便宜爸爸身上可没有哦!

  来,跟便宜爸爸叫一声!爸爸!”

  杨萌一边给孩子穿上小棉袄小棉裤,一边嘴里面就引导着孩子叫爸爸。

  这个孩子挺有灵性!

  对这种双音节的词汇,学习能力超强。

  杨萌就这么一边穿衣服,一边嘴里面跟孩子互动的这么叫了四五遍爸爸。

  这小东西竟然,也能随着杨萌一块喊出爸爸这一个词。

  听上去有点像!

  就是有点打突,就好像读着两个单个的字。

  “这就对了嘛!

  以后就叫爸爸哦!

  可不能再搞混了。

  爸爸就像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妈妈身上呢有两个粮仓。”

  杨萌这回没有用拓亚提醒,孩子穿好衣服以后,顺手拿了几张草纸,抱着孩子来到了屋外的厕所里面,开始把屎把尿!

  挺顺利。

  杨萌估计以后四个小时左右,自己只要把屎把尿,应该都会挺顺利。

  擦干净小东西的小屁股,抱着孩子进了卧室。

  把那个超大号的奶瓶子,背在了背上。

  又给孩子系上屁兜包被,把奶嘴从背后的奶瓶子上掰过来,塞进小东西的嘴里,抱着孩子出了房门。

  准备去杨世元家,把这建房子的事情落定下来。

  杨和青和黄芙蓉两口子什么时候走的?

  杨萌没有注意到。

  至于自己背着这么一个大号乌龟形状的奶瓶子,会不会引起轰动?

  杨萌并没有去考虑!

  想笑就笑去呗!

  自己又不会掉块肉!

  这个超大号的奶瓶子,也就杨和清他们两口子看见过,就连曾经见过孩子的,杨志才和陈腊秀两口子,都没有见过杨萌背上背着的这个玩意。

  而怀里面抱着的这个孩子,也就杨志才和陈腊秀两口子,杨和青和黄芙蓉两口子这四个人知道。

  杨萌出门的这个时间段,大家基本上都起来了。

  所以杨萌背的这么一个超大号的,而且还是乌龟形状奶瓶子在路上走,要想不引起其他人的轰动,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杨萌怀里抱着的这个孩子,特别的引人注意。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杨萌怀里面抱的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特别是匡蔡颖,在看到杨萌手里面抱着个孩子的时候,还只是一愣。

  可等到杨萌走近,看到杨萌背上背着的这玩意以后,直接就笑得直打跌。

  “哎呦喂,萌萌,你这个臭小子!你想乐死人,还是怎么的?

  刚才你家颖娭毑我,隔远的时候我还没发现你背后背的这个玩意儿。

  你这一走近了,我才发现你背着个乌龟!干嘛?

  想当龟丞相啊?

  想当龟丞相,你这个个头是够了!

  可你这个乌龟壳只有半拉!

  你这脑袋手臂也缩不进去呀!”

  匡蔡颖这会,是看着杨萌的这个造形就想笑。

  至于杨萌怀里面怎么会抱着一个孩子?

  她是选择性的给忽视了。

  “嘭咚!”

  身后传来了一声水桶掉地上的声音。

  接着就传来了杨文彩那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声音。

  “我滴个天嗲嗲耶!

  匡蔡颖你还站在那里干嘛?

  赶紧跑哇!

  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大一个乌龟咯?

  这都已经成了精呢!

  怎么还趴在别个的背上去了呢?

  匡蔡颖!

  这是哪个倒霉蛋,被这个乌龟精上了身咯!”

  杨萌转头一看,看到杨文彩嘴唇哆嗦的,指着自己背上的这个超大号奶瓶子,结结巴巴的有点说不出囫囵个的话来。

  等到杨萌一转身,杨文彩一看转过身来的人是杨萌这个臭小子,这心才算落了地。

  而且杨文彩发现,杨萌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孩子的嘴里面,还含着一个奶嘴。

  而那个奶嘴的来处,好像是杨萌背后背的那个乌龟脖子。

  难怪自己刚才看到这个乌龟的脖子,伸到了这个人的前面去了咯?

  真是吓死个人呢?

  杨萌听到杨文彩说自己是个倒霉蛋,还被乌龟精上了身的话,心里这个无语。

  这个人的智商得低到什么程度?

  自己的老婆,正跟这个他所认为的,被乌龟精上了身的人说话。

  他就没考虑过这其中的原因?

  真有这么一个被乌龟精上了身的人跟你的老婆说话。

  你家老婆现在,还能囫囵个的站在这个地方,跟对方说话?

  只怕早就被这个你认为的乌龟精,给吓晕过去了好吧!

  你自己老婆是个什么样的胆量,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还能等到你回来提醒她?

  “我说文嗲嗲!

  这一大清早的,你这眼神儿不好使啊!

  是不是被眼屎蒙上了?

  你家老婆,她有这个胆量面对一个乌龟精呐?

  她有多大的胆量你不知道?

  还能等到你回来提醒她赶紧跑?

  真有一个乌龟精,你家老婆早就吓昏过去了!”

  杨萌没好气的怼了杨文彩几句,一大清早的,就被人家说是精怪上身。

  是个人心里面,都不会怎么太舒服?

  “老子还没找你的麻烦呢?

  你还对怼起老子来了!

  你这一大清早的背着这么一个玩意儿,在这村里面晃悠。

  娘的,谁看见不害怕呀?

  老子还以为是乌龟精,看上俺家老婆子了,想来挖老子的墙角呢!

  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到我家匡蔡颖脸上带着笑,人也没动地方的话,我早就一扁担敲上去了。

  你刚才也听见了,水桶落地的声音吧。

  那是老子撸下去的!

  好腾出扁担来揍乌龟的,你晓得不?”

  杨萌并没有说话,就这么斜着眼睛,看着杨文采在那里一个劲儿地说道。

  就以杨文彩刚才脸上的那个慌张程度,打死杨萌都不相信,会是他自己把水桶给撸下去了的。

  你要说是吓掉的!

  这个杨萌相信!

  因为他们这两口子的胆子,都不怎么大。

  加上家里面的老爷子杨世成,又是一个道士。

  他们接触的这些神神怪怪事情也挺多,所以这个胆子,就是想大都大不起来。

  “吹呀!文嗲嗲!

  没事,你继续吹!

  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揍乌龟精的?

  文嗲嗲哎!

  咱们要点脸皮行不?

  吓着了,就吓着了呗!

  又没有其它人打趣你!

  顶天也就你家孙子我,出去把这事儿跟人家唠唠!

  不碍事的哦!

  村里面也好久没有什么新的笑话产生了,你这里添上一个!

  还挺及时的呢!”

  杨萌看到杨文彩死鸭子嘴硬,不禁打趣的说道。

  “你只怕是挨揍挨轻了是吧?

  还想拿这事来打趣老子!

  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啊?”

  杨文彩一听杨萌竟然敢拿这事来调侃自己,心里郁闷得不行!

  自己今天的这件糗事,在村里面肯定会传遍。

  这个臭小子,传这种东西最热衷了,何况还是直接跟他有关的事!

  这要是不把自己糗大,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几只眼?我没见过马王爷啊!你见过?”

  好不容易碰着这种好玩的事情,杨萌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不往死里怼!

  哪能对得起这个机会不是?

  杨文彩发现自己今天肯定起早了,要不就是出门挑水的时候,没有好好的看过今天的黄历。

  从而让自己碰见这个混不咎的玩意。

  老子要是能见着马王爷,那不他娘的翘辫子了?

  可不能让这个臭小子,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了。

  得马上转移话题!

  “你怀里抱着的孩子是谁家的哦?

  怎么没有见过呢?

  村里的这些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么丁点大的小东西啊?”

  话题转移成功,臭小子应该会顺着自己的话题往下说。

  可杨萌说出来的话,让杨文彩想吐血。

  “我的啊!

  我捡回来的!

  闺女哎!

  你可记着眼前那个吹牛老祖的长相哦!

  以后你长大了,他要是在你面前吹牛,你就上去揪他胡子!

  记住!得揪出血知道不!”

  现在杨文彩不但想吐血,而且还想打人。

  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

  幸亏这孩子还只有这么丁点大,不知道这个缺德玩意教的是啥?

  要不以后真在自己逗这孩子的时候,这孩子要是揪着自己的这些络腮胡子一顿扯,还真有可能揪出血的。

  玩笑归玩笑,杨萌还是把这个孩子的来历,跟杨文彩和匡蔡颖解释了一遍。

  听到这个孩子的凄惨身世,匡蔡颖还掬了一把眼泪。

  同时又把自己准备建房子的事儿,也跟杨文彩他们两口子说了一下。

  杨文彩和匡蔡颖,这才知道杨萌这么早抱着孩子出门晃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也确实!

  现在责任承包到户,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忙自己的。

  你这要是不赶早过去堵着人家,还不一定见得着人家的面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