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叫人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叫人

  从里屋走出来的杨春河,突兀的看到一个巧笑嫣然,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子,站在了杨萌身边!

  这让正准备训斥杨萌一顿的杨春河,话刚出口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媳妇儿!来!叫人!

  这是春河嗲!

  大名杨春河!

  自卫还击战的战斗英雄!

  他们的一个连队,打得就回来了六个囫囵个的!

  其它的都交代在了那场战争当中!

  这是你老公我的一个本家!

  老公最困难的时候,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在他这个小卖店,欠下了七千多块钱欠账!

  春河嗲!却从来没有在你老公面前,提起过一句多话!

  这份恩情!

  在你今天,头一次上我老杨家门的时候,我也给你介绍介绍。

  既然你选择了跟我过日子,那就让你也记住这些人的恩情。”

  杨萌还准备给李靖芸,介绍介绍其它的事情,可被里屋走出来的一大帮子人,给打断了话头!

  “什么?媳妇儿?

  萌萌找的新媳妇上门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

  薛玲玥听到外面,杨萌在介绍自己的老公,可突然听到媳妇儿这几个字!

  突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是杨萌领着新找的对象,上家里来认门来了!

  “哎呦!萌萌这个臭小子!这是在哪里拐回来的,这么一个漂亮女孩?”杨梅芳。

  “臭小子,你这是走了狗屎运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被你给拐带回来了?”杨贵芳。

  “刚才大伙还在这里说起你呢?你这又是建房子,又是送砖头的。

  让我们这些嗲嗲,娭毑!

  都挺不好意思了!”杨文彩。

  “…………”杨志才。

  “……………”杨待定。

  一大堆的人从屋里涌了出来,看得杨萌有点懵逼!

  这什么情况?

  集体聚会还是怎么的?

  这些人都不干活的么?

  “哎!哎!哎!

  我说你们这些嗲嗲,娭毑啊!

  你们都不干活了?

  怎么一个两个的,全跑到春河嗲家的小卖店里来了?

  你们这是准备要干嘛呀?

  是讨论准备造反呢?

  还是商量准备去打劫呀?

  我跟你们说!

  那些事可不能干啊!

  我们老杨家,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土匪恶霸,可不要坏了门风啊!

  看见没?

  这就是你们孙子我,给你们找回来的孙媳妇儿。

  怎么样?

  漂亮不?

  我跟你们说,她的身份还是个警察呢。

  你们要是想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家里面的这口子,头一个就不会答应。

  哎哎哎!媳妇儿!轻点!轻点!有点疼!有点疼!”

  “哈哈哈!”

  “呵呵呵!”

  “嘻嘻嘻!”

  松开了掐着杨萌软软肉的手指,挽了挽耳边的青丝!

  笑容满面说道:

  “各位嗲嗲娭毑们好!

  我姓李,叫李靖芸!

  今天头一次上门,打扰各位嗲嗲娭毑们唠嗑了!”

  没有怯场!

  这是所有人的一个共识。

  因为从事警察这个职业,而且是警察里面,最危险的职业刑警。

  所以要保持最强的战斗力,这个身体的锻炼,那就是经常的。

  经常锻炼的人,这个身材就非常匀称。

  胸大屁股翘。

  这是这些长辈们的第二个共识!

  以后生完孩子,应该不会缺乏奶水。

  “你这孩子呀!

  这是什么话呢?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看到萌萌,终于要走向成家立业了!

  我们这些当家嗲嗲娭毑们的,只有替你们高兴的份呢!

  这不,一听到萌萌在介绍你这个新媳妇!这屋里面的人,一下子全都跑出来了!”

  薛玲玥走了过来,牵过李靖芸的手拍了拍。

  越看,就越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特别好看!

  看来萌萌这个臭小子,这一把是捞着了。

  “来!媳妇儿!给你介绍。

  这个牵着你手的,是春河嗲的老婆,叫薛玲玥!我管她叫玥娭毑!”

  “玥娭毑好!”李靖芸开口喊道。

  “这个颧骨高的叫杨志才!我叫他志才嗲!”

  “志才嗲好!”李靖芸。

  “好好好!你也好!好姑娘!”杨志才。

  “这个头上没有几根毛的…不对!有点谢顶,有点谢顶!

  我跟你说桂芳嗲!

  今天我新媳妇上门来了!

  给点面子!给点面子!千万别动手!

  媳妇儿!

  赶紧叫人!

  桂芳嗲!”

  “桂芳嗲好!他那张嘴没把门!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李靖芸看到回到家的杨萌,跟这些村里的长辈们皮!

  知道他们这中间,只是开玩笑罢了,并不会生起什么意见来的。

  看来自己认定了这个小矮个,在这个村子里面的人缘,应该特别好。

  要不这些人,不会对自己这个新媳妇上门这么感兴趣。

  他们这是拿自己的这个未来老公,当作至亲的子侄在对待。

  介绍还在继续。

  “这个是待定嗲!

  是个赤脚医生!

  是个好人。

  但是被自己的经济条件所影响,想拉扯人家一把,却老是有心无力。”

  “待定嗲好!”

  “好好好!闺女!

  以后好好跟着这个臭小子过日子。

  这个臭小子应该不会亏待你的。”

  “我知道的,待定嗲!”李靖芸。

  “这个耳朵上,长了一个肉球球的叫文嗲嗲!

  大名叫杨文彩!

  跟志才嗲是兄弟俩!

  文嗲嗲是哥哥!”

  “文嗲嗲好!”李靖芸喊道。

  “好好好!闺女啊!

  你是个有眼光的!

  将来的日子绝对过得舒心啊!”

  杨文彩看到这么一个跟仙女似的姑娘,成了萌萌这个臭小子的新媳妇!

  有点感叹!

  看到这个臭小子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各家各户都在那里寻思,自己家的这些亲戚里面,有哪些合适的闺女,能给这个臭小子介绍介绍呢?

  现在倒好!

  人家直接把新媳妇儿领上门来了!那其他人家的这些亲戚六眷,就只能靠边站了。

  “媳妇儿!

  这个两撇扫帚眉的,叫梅芳嗲!

  是桂芳嗲的弟弟!

  说话有点损!

  以后跟他打交道的时候,长点心眼!

  别让他把你给绕进去!”

  “你要是不跟老子皮,老子什么时候损过你?

  不就在你小时候,灌了你几回酒吗?

  那公鸡啄你………”

  “唉唉唉!

  梅芳嗲!

  你够了啊!

  我那时候是小,没有那把子力气!

  我要是有那把子力气,你家的那只公鸡还有命在!

  就因为这件事情,你们都乐了一二十年了!应该够了吧?

  我这新媳妇都上门来了!

  你就是这么拆我台的?”

  “哈哈哈!”

  “嘿嘿嘿!”

  “呵呵呵!”

  杨萌的这个话一出口,就把旁边的这一帮子人给乐疯了。

  这件囧事。

  那就是这个臭小子的逆鳞,谁要是敢提起。十有八九这个臭小子就会跟谁急眼。

  杨梅芳也确实够损的,挑着今天这个日子,给杨萌来上这么一下。

  让他今后在自己的媳妇面前,有了一个被打趣的典故。

  其实在农村里面,这种事情肯定是避免不了。

  而且这种事情,也并不是说不能说,只是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有点尴尬而已。

  “梅芳嗲好!”李靖芸笑着喊了一声!

  “好好!你也好!

  以后要听这个臭小子的囧事,你就来找梅芳嗲!

  我跟你说!

  我能说上好几箩筐,都不带重复的!”

  杨萌听得差点没吐血,拆台拆成这个样。

  你还让不让人家两口子,以后好好的过日子了。

  一天到晚就打趣这些事情去了,耽误了繁衍后代算谁的?

  真是的!

  说你说话损,还是给你留了面子的好吧?

  “梅芳嗲!你这样拆台是没有朋友的,你知道不?

  我家这口子要是经常,去听你们说这些家长里短去了,耽误了老杨家繁衍后代的这个过错,算谁的?”

  杨萌看到杨梅芳拆自己的台。没打算要脸了!

  “啐!这个没脸没皮的玩意儿,这话也能摆到明面上说呀?

  闺女啊!俺们不听这帮老爷们在这里瞎逗壳子了,来!先进来,上屋里坐会。”

  薛玲玥听到杨萌这个没脸没皮的话,啐了一口!

  连忙把李靖芸引进屋里。

  让他们这些没羞没臊的老爷们,在外面去瞎侃。

  人家新媳妇上门,头一天听就听你们这帮老爷们儿,这么瞎闹。

  这脸皮上怎么能过得去呐?

  你以为也像老爷们一样,不害臊啊?

  到底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

  李靖芸也没有矫情,随着薛玲玥走进了杨春河家的小卖店里面。

  到这个时候,其他的人才发现。

  杨萌的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孩子。

  背上还背着那个超大号的乌龟奶瓶子。

  赶忙把杨萌让进了屋里,搬了把椅子让他先坐下。

  这才仔细的向杨萌,打听起这件事情的始末来。

  人家姑娘现在都上门了,那就代表人家姑娘已经认可了,这门亲事。

  这一些家长里短,唠了有将近一个小时!

  杨萌把怀里面孩子的来历,跟李靖芸是怎么认识的这些经历,都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到杨萌的这一番讲述,这里的所有人才明白。

  怀里面这个孩子的身世,竟然会是这么凄惨!

  又把派出所里面李靖芸的所作所为,给这些人述说了一遍。

  又使得这一帮子人对李靖芸的感官,发生了大大的改变。

  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为了这么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甘愿搭上自己的名誉。

  心地绝对善良!好哇!

  咱们老杨家其它的都不缺,就缺这种心地善良的姑娘进门。

  如果以后进门的媳妇们,个个都是这种心地善良之人。

  这才能使得老杨家的家风鼎盛,孝悌忠全呐!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