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萌萌蔫儿坏!

第二百一十三章 萌萌蔫儿坏!

  “那你这里有多少糖粒子?

  反正今天给你家全部清仓!

  你家的所有糖粒子,我全给你包圆了!

  除掉你家的那份!

  其它的都给我包好!”

  杨萌被杨春河怼了一顿,可并没有生气。

  本来这事,就是自己办差了。

  嘴里面说是自己偷懒,不愿意在市里面拎回来。

  其实是自己,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回事。

  直到自己回来看见这一帮子人以后,才想起来这码事。

  这新媳妇头一次上门,得给左右邻居发发喜烟喜糖。

  “老子给你找找看!

  娘的!

  不会是你个小兔崽子忘了这码事吧?

  光心里美滋滋去了!

  领了个新媳妇上门,这心里还不得飘啊!

  这心里面一飘,其他啥事就肯定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个小王八蛋,老子越想越不对头,你肯定就是这样的!

  把这新媳妇上门,需要准备的礼节,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完了跑老子这里充大头来了。”

  杨春河越想越不对劲,以这小子的聪明劲。

  不可能想不到这一件事儿。

  唯一的可能,就是把这事儿给忘了。

  正好这回来的路上,需要经过自己这里,正好自己家又开了个小卖店,有这些东西买都是小事!

  问题是他还能跑到老子这里来,充一把大头,摆一把阔气!

  “我跟你说!

  春河嗲!

  你没有证据就乱说话!

  小心我告你诽谤。

  我怀里面还抱着孩子呢!

  你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让这么小的孩子,就见着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冤枉人的样子!

  那样对子孙后代的影响可不好!

  你是长辈!这些事情只能是你来教我们!

  哪有我们这些小辈,来提醒你的道理?…………”

  “你给老子住嘴不?你个碎嘴子要是不住嘴,老子不卖东西给你了!”

  杨春河斜着眼睛瞅着抱着孩子的杨萌,那个眼里的意思最明显!

  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老子这东西就不卖给你了!

  “玥娭毑!他们爷俩经常这样?”

  屋里听了这外面的动静,李靖芸抿嘴一乐!

  萌萌也有被人拿把的时候?

  “可不就是这样么!

  你都不知道?

  有时候,我是生怕他们爷俩,真闹起来呢!

  都是一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要是真闹崩了!

  你说怎么见人哦?

  特别是我家老头子,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

  你还跟个孩子闹啥闹啊?”

  薛玲玥也听到了外面的杨萌,和杨春河在那里逗乐子!

  听到眼前闺女一问,哭笑不得的跟李靖芸说道。

  “我看萌萌,怎么老是怼春河嗲啊?对其他的嗲嗲们,好像没有这么怼过呢!”

  李靖芸刚一问起这件事,就听到薛玲玥噗嗤一声就笑了!

  薛玲玥的这声笑,把李靖芸笑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闺女啊!

  这是我家那个老头子自己找的!

  萌萌!小的时候吧!老上店里来!

  我家那个老不羞的玩意,他就老逗萌萌!

  他就把一根棒棒糖一劈两半,拿着这半拉棒棒糖,去馋这些小家伙!

  谁要是想吃棒棒糖呢?

  就得让他弹个脑崩儿!

  有一回,被杨梅芳这个损货看见了!

  就在旁边多了一句嘴!

  说弹脑崩儿没劲,要弹就得弹小雀雀!

  这不,我家老不羞的玩意听了这一怂!

  就改变这个讨棒棒糖的主意了!

  非得要弹这些小玩意的小雀雀!

  为了这口吃的,这帮子小玩意,哪里知道轻重啊?

  这不就被弹了一下小雀雀!

  这棒棒糖倒是吃到嘴里了!

  可这些小孩子的小雀雀,就遭了大罪了!

  你家春河嗲有一次没掌握好轻重,就把萌萌的小雀雀给弹肿了!

  萌萌当时一边唆着棒棒糖,一边捂着小雀雀跳!

  哎呀!

  当时那个情景,都差点没把人给乐死!

  后来这小玩意学精了!

  就不再上当了!

  给吃的我还是吃,弹小雀雀?

  那我就不吃了!

  杨梅芳为什么也老是被萌萌怼!

  也是跟这雀雀有关!

  萌萌他家老爷子,带着他去给杨梅芳家帮忙。

  吃饭的时候,杨梅芳这个损货,就骗萌萌喝酒。

  六七岁大的小玩意,被一口小酒灌下去,他那么大点的小玩意哪能扛得住!

  这不就撒上了酒疯!

  围着杨梅芳的鸡就是一顿追!

  其中一只大公鸡,可能被萌萌追急眼了!

  回身就给了萌萌一嘴巴!

  这被啄的地方呢也巧!

  刚好啄在了小雀雀上!

  当时啄得萌萌满地打滚!

  把这些大人给吓个够呛!

  后来去杨待定家一看,发现没有啥事!

  就是啄在小雀雀的尖尖上了,没伤着根!

  这孩子大了!

  老被这些嗲嗲娭毑们,拿这事打趣!

  这不就惦记上,我家老东西和杨梅芳了!

  只要被他逮着机会,他就要怼他们两个!

  今年收晚稻的时候,萌萌这个臭小子,就把全村人在酒桌子上全给撂翻了!

  完了跟个没事人似的,把这些个醉鬼,全部给送了回去!

  我家这个也没跑掉!

  当时都快把我熏死了!

  这个臭小子就是个妖孽!

  他娘的喝酒就是不醉!

  就跟无底洞似的,怎么灌都灌不醉!

  一次就把村里面的这些老爷们,给治的服服贴贴的。

  现在村里面,谁都不愿意找萌萌喝酒。

  按照他们的话说。

  找那个妖孽喝酒,那得带好床单被罩。

  要不这个小玩意儿,把我们这帮老爷们往哪个地方一扔?

  要不得被蚊子给吃了,要不得冻死。”

  薛玲玥的述说,听得李靖芸咯咯直乐,笑得这肚子抽筋,眼泪直流!

  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的看上的这个大男孩。

  小的时候,还有这么囧的一出糗事。

  难怪刚才杨梅芳在那里说,什么被鸡啄……还没说完全,就被杨萌给打断了咯!

  “好吧!

  你是嗲嗲!

  你是嗲嗲!

  我是孙子,不跟你一般见识!

  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大方,让着你们这些老古董一些没啥事!

  不过你得把称给足喽!

  要不我这一上门送礼!

  被人家给称出来了缺斤少两的事!

  就别怪我把你给供出来了啊!”

  杨萌本来打算还说几句的,可是被杨春河这嗷的一嗓子,给吼的一激楞。

  这个小老头,不能再挤兑了。

  再挤兑他,他就跟俺们急眼了。

  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进屋去找媳妇儿去。

  呵呵!我浪里个浪!

  “你给老子滚一边去!

  滚里屋去陪你媳妇儿去!

  别在这里,老是给老子打岔,老子现在一看见你就烦。

  要不是看在你兜里面,那几块钱的份上。

  老子早就一脚把你给踹出去了。

  我发现你现在的这张嘴越来越碎,你现在怎么这么招人烦了呢?”

  杨春河看到这个死皮赖脸的侄孙子,这牙根是有点痒痒的!

  被他这么一顿叨逼叨逼叨的,叨得都差点神经错乱了。

  问题是这个臭小子,自己每一回在这里算账的时候,被他这么一逼逼叨,就得重新算过。

  而且气人的地方就在这里,你这边刚一准备重新算过,他又找上来跟你一顿逼逼叨。

  好了!

  刚才的活又白干了!

  以前自己还没发现这个现象!

  后来发现自己每一次在这里算账的时候,只要他在这里,他就能跟你东扯葫芦西扯叶的逼逼叨。

  弄得每一次,他娘的老子的账,就没有算明白过。

  次次都是等到他走了以后,自己又再重新算过一遍。

  有些时候吧!

  恨得自己牙痒痒,只想揍他一顿。

  可是自己仔细一想,却找不出他什么毛病?

  这就是气人的地方!

  明明想找个理由揍他一顿,可就是找不着他的什么把柄。

  不能揍他,可自己就被他气啊!

  所以现在的自己,一看见这个臭小子就烦!

  而且自己好像,还有点揍不着这个臭小子!

  老子冷静!

  冷静!

  呼!吸!呼!吸!呼!吸!

  “春河嗲!你那个深呼吸频率不对!”

  杨萌说完,抱着孩子窜进了里屋。

  “噗!咳咳咳!”杨春河。

  “哈哈哈!”薛玲玥。

  “嘻嘻嘻!”李靖芸。

  “春河!

  你现在的脾气怎么这么好了!

  以前不是能追上三里地的吗?

  这个臭小子,一天不揍他他皮痒痒呢!”

  杨梅芳,杨文彩,杨贵芳这几个没走的!

  看到杨春河被杨萌气得嗝儿嗝儿的,可以他的火爆脾气,却死死地忍着,而选择没有动手!

  挺稀奇的。

  “老子也想动手!

  可他娘的,现在这个臭小子,他跑得比那个兔子还快。

  老子追过好几回,我自己累个贼死。

  这个臭小子,反倒在前面耀武扬威。

  你都不知道,当时我都气成什么样了。

  我那心里面,当时我就想:臭小子呀臭小子。

  你要是这次被我给逮住了,我不把你那屁股打成八瓣,我就跟你姓。

  可是我后来一想,他娘的我要是揍着他了,老子就得跟他姓!

  这事哪能干不是?

  可是又一想,跟他姓?

  他妈的还是一个姓,那我还去费那事干啥?怪累的!”

  前面的杨春河一边包着手里的东西,一边跟杨梅芳,杨文彩,杨贵芳这几个没走的唠着嗑!

  “咳咳咳!玥娭毑!您真幸福!至少一天到晚都能笑口常开!”

  好悬没被呛着的李靖芸,对自己的选择又多了一份肯定!

  缓过劲来的她,对陪着自己聊天的薛玲玥说道。

  “孩子!

  我们娘俩在这个里面,也听到他们这对爷俩,在外边逗了这么久的壳子。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萌萌蔫儿坏!”

  李靖芸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说完李靖芸就有点后悔!

  在这无意之中,好像贬低了自己的意中人!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