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萌萌!你做主!

第二百二十六章 萌萌!你做主!

  “拓亚!这种情况能够查得出来吗?”

  趁着张娭毑陪着李靖芸说话的机会,杨萌在脑海里询问着拓亚!

  拓亚:“如果能够找到肇事者的DNA,这个人就跑不掉的!

  如果没有的话?

  就只能顺藤摸瓜了!

  找到涉及这件事情的人!

  然后一步一步的往下查,总会查出来的!

  反正我的数据库里面,不管谁的DNA都有!

  只要一比对!

  那么犯罪分子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暂时先不管其它,你在数据库里面把这件事情,列为特等优先等级给我记录下来。

  等会儿你家老板娘的情绪缓和下来以后,我们再去找这些关联的人。

  你家老板我虽然不作恶。

  但是自己的媳妇儿,被人欺负成这样,老板要是不找到这个肇事者,这心里面的这口怨气,可是难消呐。

  幸亏我家媳妇儿的年龄,在出事的时候已经大了。

  如果年纪还小的话,岂不是又成了无依无靠,生活毫无着落的孤儿?

  而且这帮作恶的玩意,现在竟然还能够逍遥法外,这只会促长他们的嚣张气焰呢,从此只会更加的作恶多端了。

  惩恶即是扬善!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也不做什么伤害人命的事情。

  找到这个人以后,我们直接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

  虽然不能够实名举报,但是我们可以找到他们的犯罪证据,连同这些证据一起上交公安机关啊!

  他们既然想逃脱法律,而且也逃脱了这么多年,也该是时候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这么多年过去,公安部门居然找不到线索,看来这张网铺得还比较大呢!

  那就让我这个非常人士,也来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有如此的手段呐,敢把党纪国法视如无物。

  使出这些手段,来逃脱法律法规的制裁!

  不过,你们是不是有点想当然了啊!

  既然你们想逃脱法律,那我就非得要把你们,全部都赶到法律的框架之内去。

  看看是你们厉害?

  还是党纪国法厉害?”

  杨萌和拓亚商量着事,李靖芸也和张娭毑述说着,这些来年的生活事情!

  突然,拓亚在杨萌的脑海里面提醒道:

  “老板!外面好像来了不少人,都是清一色的小年轻,应该是朝这个方向来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来打老板娘的主意的?”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

  呵呵。

  这帮人是不是看到你家老板我,现在的心情不好,来给我找点乐子的?

  不是来这里的?

  那就无所谓他们怎么滴!

  爱干啥干!

  如果是来这里的找你家老板娘的,那也更好。

  你家老板我,现在一肚子邪火正好没地方发呢。

  竟然还有人,主动送上门来给你家老板添乐子!

  多好的事情呢!”

  想是这么想,但是这件事还得提醒李靖芸。

  看看她知不知道?

  这些人跑到这些地方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媳妇儿!你以前回来看爸爸妈妈的时候,有没有人找过你的麻烦?

  现在外面来了二三十个小年轻儿,我看他们行走的方向,应该是朝我们这个房子走来的。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二三十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跑到你家的这个方向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的?”

  张娭毑一听杨萌说道,外面竟然来了二三十个小年轻,而且都是朝这个来的!

  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

  连忙对李靖芸说道:“靖芸呐!这一阵子时间,有没有人去找你,买你们家的这一栋房子啊?”

  张娭毑一看李靖芸摇了摇头,不禁一愣!

  心说:这是什么回事?既然要找这户人家购买人家的房子,你不去跟人家接触?你怎么购买呀?

  张娭毑一看李靖芸的这个情况,知道这件事情,好像有点不大对头!

  于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对李靖芸做了一番解说:

  “好像是市里来的一个什么开发商,说是从你们家房子往西这一大片地方,都已经被他承包下来了。

  就差你们这一栋房子,人家的整体规划,就能够圆满。

  我们村里面的人,一看到这个情况,也不好怎么说话?

  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

  因为你们这个房子往西的这一个方向没了人家。

  要说被人家给承包了,也是有可能的事。

  但是如果是购买房子,跑来二三十个小年轻是准备该干什么?

  准备强买强卖?”

  李靖芸抬头看了一眼杨萌,发现杨萌也正看着自己。

  “萌萌!你做主!”

  李靖芸突兀的一句话,让正好解释了情况以后,正焦急的不知道怎么办的张娭毑,有点不知所以!

  “靖芸呐!

  这么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们两个还带着孩子呢!

  赶紧从后门口走吧!

  你们出去了以后,娭毑再找村里的其它人问问情况!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李靖芸看到张娭毑但焦急的脸庞,摇了摇头说道:

  “娭毑!没事的!

  有我们家的那个毛脚女婿在这里,什么事都翻不起风浪来的!

  就在旁边好好看着吧!

  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靖芸的话音刚落,从外面就传来了一个欠揍的声音。

  “人呢?

  不是说回来了吗?

  老子这帮兄弟们,为了找你这个小娘们儿,都来了七八趟了。

  怎么的?

  不躲了?

  不躲了好哇!

  不躲了,正好今天把这一件事给办利索了。”

  杨萌抱着小忆芩,不急不忙的从堂屋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长满草的地坪里面,乌央乌央的站着二三十个小年轻。

  “刚才谁说的话?

  找我媳妇有什么事啊?

  来!现在我主事!

  你们找我们有啥事?

  刚才那个说话的给我出来,别让我找!”

  “就是老………”

  “是你就好!给老子跪下说话!”

  杨萌的话音刚落,张娭毑李靖芸就听到门外扑通一声,应该是有人跪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是诚心来找茬的是吧?

  老子今天带着媳妇回来祭奠岳父岳母,你们跑过来干嘛?

  刚才说得挺嚣啊!

  你们这帮兄弟,找我媳妇儿找了七八天?

  想干啥?

  后面的这堆人里面,还有谁跟着这个家伙来了七八次的,全给我跪下。”

  杨萌说这个话的声音,平平淡淡。一点也没有像那些受了气似的人那么怒发冲冠!

  可就是这么平平淡淡的声音,让这些人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反都反抗不了。

  妥了!

  噗通噗通之声响个不停。

  听到这些下跪的声音。

  屋里面的张娭毑,就在屋里面把一张嘴张的老大。

  无声的用手冲着李靖芸,指了指外面。

  看到李靖芸点了点头以后!

  那只指向外面的手,彻底就颤抖了起来。

  我的个天嗲嗲哎!

  这个毛脚女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势哦?

  说让人家跪下,就没有不敢不听的。

  刚才那些噗通之声可是做不了假,那是全都跪下来了吧?

  轻言细语,平平淡淡!

  却就是没有人敢违抗这个命令!

  这就让这个张娭毑,感到不可思议了。

  “你既然为头,那你就给我说说,找我家媳妇儿,到底是因为啥事儿?

  别撒谎!

  撒谎我就让你知道撒谎的后果!

  你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外公外婆在世,爷爷奶奶在世,可你妈好像跑了!你爸要死不活!

  下面你的侄儿侄女外甥女,我就不给你说出来了,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

  杨萌的话,让邱才金这个脑门儿上的汗,瞬间就跟下雨似的滴了下来。

  邱才金想不明白,这个跟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人,为什么会把自己家里面的人员情况,知道的这么清清楚楚。

  既然人家,把自己的这些家庭成员给你说了出来。

  那就代表首先人家说的不让自己撒谎,那就不是开玩笑。

  只要自己一撒谎,家里面的其他人,肯定就会遭殃。

  包括自己在内,逃都逃不过。

  这是一种直觉!

  就在这个男人平平淡淡的声音之下,自己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以后。

  这种感觉,就充满了自己的整个脑海。

  自己闯祸了!

  闯了大祸了!

  这次弄得不好,自己怎么死的都会不知道。

  人家只需要说一句话。

  你去死吧!

  自己估计就得翘辫子!

  这事不难理解呀!

  人家说一句话,让自己跪下。

  自己就毫无反抗能力,乖乖的给人家跪下来了。

  那他要是说一句让自己去死,自己还不得乖乖的照他话去做呀!

  “我说!我说!”

  邱才金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以后,这心里的防线,可就彻底的崩溃了。

  死道友不是贫道。

  老子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我还管你们其他的人呢?

  一个不好,自己立马就死在这个地方都有可能的。

  “是一个市里来的老板,承包了这栋房子以西的土地,想把这个地方归拢成为一个整块。

  我们这些人,只是给人家打打下手,承包一些拆迁的任务的。

  因为这一栋房子碍事,所以市里面的那个老板,就委托我们把这栋房子给购买下来。

  所以我们就来跟这个户主商洽,可是来回走了七八趟,都没有遇见这个户主的人。

  后来一打听。

  说这个户主还是个警察!

  所以我们也没有采取强拆!

  我这个人胆小!

  不愿意跟这些警察打交道,所以就喊了这帮兄弟们来给我壮胆。

  我没想欺男霸女啊!

  真的!

  我就是来商量这个房子的购买事宜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