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还要处理干净?怎么个干净法?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还要处理干净?怎么个干净法?

  “呵呵!嗯!

  我知道你是来商量购买房子的,还知道你确实是不愿意跟警察打交道。

  我还知道你养了两个小情人。你出来的时候刚折腾过他们两个。

  说说吧!

  这个老板姓什么?

  叫什么?

  住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非得要把这栋房子给购买下来?

  这栋房子以西的土地,难道还不够他用吗?

  从事你们这种职业,得要学会动点脑子。

  还要学会观言察色,主要的就是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他承包这栋房子以西的所有土地,那也只是个幌子是吧?

  他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一栋破烂不堪的房子!对不对!

  刚才回来的时候,我都还没有仔细看。

  刚才通过我的注意。

  你们来这栋房子里面翻找东西,不是一回两回了吧?

  都说说吧!

  找什么东西啊!

  你已经浪费了一次机会。

  下次我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既然你自己不想活,那你就去死!

  找个有车的地方,你自己往车上撞。

  别找汽车,找火车!

  因为火车撞死了人,不用负法律责任。

  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让你后面这帮跪着的人去说。

  他们要是也不说,那就全都跟你一样,都给我排着队去撞火车。

  要不要给你们一点时间,好好商量一下,然后各自选择好,各种各样的死法?

  比如你去跳河!

  比如你去上吊!

  比如你去自焚!

  比如你去割舌挖眼喝农药。

  要不要你们自己选定了这些死法以后,再选择说不说出真相?”

  杨萌就这么轻言细语,闲庭信步的抱着孩子,走在这些跪着的人中间。

  跟他们这些人,像是扯闲嗑似的,说着这些话。

  可那些被杨萌的语言,针对上了的这些人,浑身上下,一下子就跟筛糠似的抖了起来。

  由不得这些人不怕!

  这人这是在这里干什么了呀?

  他这是给自己这些人,规定去死的方法了。

  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这帮人活!

  只要不说出事情的真相,自己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得排队去撞火车。

  不要啊!

  我还不想死呢!

  没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好吧!

  我们只是来凑凑热闹的呀!

  怎么现在就要商量着,怎么去死的问题了呢?

  杨萌才不管邱才金怎么想,如果还恐吓不住,杨萌也没真打算让他去撞火车?

  只不过通过这么一吓,还能够稳得住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

  虽然吩咐拓亚,切断了他们身上的某些知觉神经,可毕竟不会伤人性命,只会让他们这些人行动不便,难以作恶罢了!

  杨萌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份权利去掌控别人的生死。

  也不能让自己,有这样去做的想法!

  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做了!

  虽然惩处的这些人,都是一些违法犯罪分子,但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也就跟他们这帮人差不多!

  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而实际性质却是一模一样的,都是视法律于无物的草芥人命!

  既然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取人性命,但是协助这些执法部门,还是可以做的啊!

  总不能一直让这些违法犯罪的玩意,去祸害这些无辜的人群不是?

  如果自己从旁协助的话,就可以让这些违法犯罪分子,受到他们应尽的法律惩罚。

  而自己手上,却还不用沾上人命,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那些阴离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呢!

  想到阴离子!

  自己媳妇儿身上,可是一点阴离子都没有带上呢。

  这是因为什么回事?

  “拓亚!这间房子里面的原主人,有没有阴离子纠缠留下?”

  杨萌突然在脑海里面问道。

  难道自己媳妇的养父养母,怕打搅到自己媳妇的生活,而自愿消失的?

  不对呀!

  没有纠缠在自己媳妇的身上。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是纠缠在害死他们的这一帮人身上去了。

  也只有这种情况才能解释得清,为什么自己媳妇身上,没有被她自己养父母死后的阴离子,所纠缠了!

  刚想到这里,拓亚的声音传了过来!

  拓亚:“有的老板!就在堂屋里面那个像片上面,就有这个房子主人的阴离子留下。

  是不是以这种阴离子为线索,寻找这个犯罪嫌疑人?”

  得到拓亚的肯定以后,杨萌立马就吩咐拓亚。

  以堂屋里面,这个像片上面纠缠着的阴离子为基础,扫描寻找到这种同种同源的阴离子。

  确认被这种阴离子纠缠着的这些人,并且标出他们现在的居住地。

  “媳妇儿!

  你出来一下!

  让这位来商量购买房子的老板,给咱们把这栋房子的价格给估算,估算。

  看看大概能出到什么样的价位。

  能承包这么大地方的老板,肯定不会少了咱们这栋房子的价钱的是吧?

  少不了啊??

  少不了好啊!

  说说吧!

  能出多少?”

  杨萌抬头看了一眼屋里,看到张娭毑挽着李靖芸的手臂,站在堂屋里面目瞪口呆看着自己!

  朝张娭毑笑了笑,然后朝李靖芸招了招手,让她出来说话!

  然后又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邱才金,开口说道:

  “我跟你说实在的!

  低于了五百万你都不用开口。

  你一开口,那就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找了我媳妇七八回,这么着急的想把这套房子,给买到你的名下去,肯定就是不会差钱的主!

  既然不差钱!

  那低于了五百万,就是属于看不起我们两口子的人格了!”

  杨萌就跟朋友在一起抬杠似的,笑眯眯的说着这些事情!

  可听到这些人的耳朵里面,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

  你们想要这栋房子?

  可以!

  可是低于了这个价钱,你就免开尊口,既浪费口水,又耽误时间!

  可邱才金这会哪里敢出声啊!

  市里面的老板,总共才给了自己两万块钱,就要自己能把这个事情处理干净!

  本来想着带了这么多人,应该能把对方吓住!

  然后自己才去谈价钱的。

  在这两万块钱的基础以下,稍微给一点就能完事。

  哪里想得到,能碰上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啊?

  要说人家不讲道理,这话自己肯定不能说出口。

  因为没打算讲道理的,是自己这一帮子人。

  明明知道对方是个女的,自己还带了二三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这里,这就是打算不给人家讲道理的。

  可自己哪里知道?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一种吓死人的人嘛?

  就说了几句话,自己带来的这一大帮子人,就给人家跪了一地,想动都动不了!

  而自己这些人的这个生死大权,完全就掌握在人家的一念之中啊!

  他刚才说是让我们这帮人干什么来的?

  排着队去撞火车?

  撞火车呀!

  火车那么大个的铁疙瘩,是我们这些个人的肉体,能够撞得过的吗?

  邱才金幻想着自己,被火车装死撞飞的场景,浑身不寒而栗!

  那个场景太恐怖了!

  幻想出来的那些场景里面。

  有自己被火车碾成了好几截的,也有被火车撞成了肉泥的,半身不遂的,咧嘴歪斜的不一而论!

  “老板!通过阴离子纠缠寻找!害死你岳父岳母的人找到了!

  而且就在市里面。

  一并找着的,还有三个高官一个商人。怎么弄?”

  拓亚的询问,让杨萌有点拿不定主意。

  不过还是吩咐了拓亚,先把这些人的所有直系血缘关系,全部梳理出来备用。

  “老…老…老…老…老…老板!我…我…我…我…我没…没有…这……这…这么多钱!

  市里面…的…的的的老板…也…也…也没…给我这么多钱!

  我…我…我…我还不…不…想死啊!

  老…老…老板…放…放…放…过我…吧!

  市…市…市…市里面…的…的老板!叫叫叫吴勇全!

  就…就…就是他…他打发…打发我们来,够…够…够买这…栋…栋栋房…房子的!

  就…就…就…就…就给…给了我两…两…两…两万!

  还叫…还叫…还叫我们处理干净。”

  听到这里,杨萌的眉头一挑!

  还要处理干净?

  怎么个干净法?

  是杀人灭口?

  还是毁尸灭迹?

  吴勇全?

  “媳妇儿!

  这个吴勇全,你们调查过他吗?

  为什么他会打发这帮人,过来购买你家的房子?

  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他们没有找到?”

  “我不知道啊!

  我对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当时是怎么遇害的事情,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啊!

  后来我去调查这件事情,却遇到了重重阻力!

  因为不是我们派出所经手的这一件事,所以我也查不到这些事情了。

  我这么努力的往上爬,就是想让自己的级别高一点以后,再去调查这件事情。”

  李靖芸有点沮丧,自己这么努力的往上爬,却还是不能触摸到这件事情!

  “别沮丧了!

  等会我们就去找这个肇事者,不把他绳之以法,可是难消你老公我这心头之恨呐!

  你放心!

  不管他们怎么狡辩?

  他们都难逃一死。

  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他的嘴硬还是他的命硬!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人在做天在看吗?

  不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这句话吗?

  碰见了你老公这种人,他们怎么狡辩都无济于事?

  今天就让你看看!

  你老公是怎么让这些人伏法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