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生下来我就掐死你!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生下来我就掐死你!

  “老娘现在就打死你这个不孝的玩意!

  老娘早就说过,你干的这些事情,迟早要遭报应的!

  现在怎么样?

  报应来了吧?

  害怕了吧!

  害怕了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啊!

  你们去欺负人家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碰上你们对付不了的人呢?

  早干嘛去了?啊?

  是你家老娘我,没有教过你们学好?

  还是你家老子,没有教过你们学好?

  老人们常说:人在做,天在看,报应循环,轮回不爽。

  你以为那是说着说着玩的呀?那是真有其事,你知不知道啊?

  儿啊!

  这世上还是有鬼神的呀!

  你今天就是碰见了那种无法理解的事了吧?

  能留你一条命,让你走回来!

  人家那是发了大善心了!

  那你就好好的去吧!

  下辈子…呜…呜…呜…你就别做坏人了…呜…呜。

  报应啊!

  我就知道你会迟早有这一天呐!

  你何不直接死在外面呐?

  你还回来干什么呀?

  你直接死在外面,我就只要给你去收收尸啊!

  那样的话也全了,我们母子这一辈子的情分。

  到了下一辈子,如果你还敢投胎到我的肚子里面。

  一生下来我就掐死你!

  别让你再在这个世上走一遭的时候,去祸害其它的人家了!”

  杨萌在脑海里的光幕上面,看着这一幕幕戏码?

  不禁感叹非凡!

  这人不经过大恐惧,就不会珍惜眼前的这一切。

  也不会体谅这人世间的生活艰辛,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或者是凌驾于法律之上。

  他们唯一想不到的就是,如果自己也碰上被人欺负的时候。

  那种心情,是不是在以前被自己欺负的那些人的心里面,也是自己这个时候的心里一样。

  是不是抱有绝望?

  是不是感觉到愤愤不平?

  是不是觉得,只要自己比人家强,恨不得立马就下手捅死人家?

  杨萌觉得这一帮子人,通过今天这一件事的恐吓以后,应该不会再从事这种违法乱纪的事了。

  这种恐惧,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了的。

  “萌萌!你真的找到害死我爸妈的那些肇事者了?

  他们的胆子怎么这么大?

  害人性命以后,竟然还敢呆在市里面?”

  李靖芸看到这一帮子人,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回去的时候是失魂落魄,屎尿齐流。

  李靖芸对他们这帮人,可是没有什么同情心。

  因为这种人是最讨厌的,他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之外,打着法律的擦边球。

  而且其所作所为,真是让人厌恶,让鬼愤恨!

  人厌恶,就是拿这种人没有办法,你给人家定不了罪,可他却能破坏人家悠闲舒适的正常生活。

  “找到他们,你老公我有的是手段。

  一帮子官商勾结的玩意儿,手里有了点小权小钱,就总以为他们自己比别人就要高上一等了。

  也总觉得他们的手段,能够逃脱这天道的循环,掩盖掉事情的真相了!

  所以这不就大摇大摆的待在了市里面,继续他们那无法无天的生活嘛!

  只是他们可能忘了一句话。

  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你逃都逃不掉。

  所以呀!

  他们根本就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另外一种人。

  那就是以他们手里面的权贵,势力,根本就左右不了这帮人的思想!

  只要是得罪了这种人!

  他们这一帮子人,唯一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你老公我这辈子,虽然有这种取人性命于无声的本事。

  但是不会用这种本事去做恶!

  何况现在,又找了你这么一个做警察的老婆。

  我也不可能给你拖后腿。

  让你夹在这个法律与人情中间,左右为难,不好做人。”

  听到李靖芸询问自己,杨萌有点不屑的冲李靖芸说到。

  当然,这个不屑不是冲着李靖芸来的,而是害死李靖芸养父养母的那一帮子人。

  “媳妇儿!

  我们还是到村里面走上一遍吧!

  今天我这个毛脚女婿上门,还是要跟这个村里面的其他人见见面的!

  也好让人家看看我,看看你老公,我长得帅不帅?”

  李靖芸知道杨萌是一番好心,这是开解开解自己。

  不让自己一直沉浸在,对自己养父母的思念当中。

  不过你的这个问话,让姐姐为难了。

  帅不帅?

  你自己不清楚啊!

  这是帅气是跟那个身高挂钩的呀!

  高大帅气,高大帅气。

  说的就是这人要长得高大以后,才会显得帅气。

  你一个一米六五的小矮个。

  哪个地方能够称得上帅气呐?

  再加上你这个五官,只是长的不难看呐!

  倒是有一个词,最适合用在你的身上,那就是短小精悍!

  嘻嘻嘻!

  嗯!这个词组不错,用在萌萌身上最适合不过了!

  想到给杨萌身上套上这么了一个词,李靖芸的这个心情不禁开朗了一点。

  只是自己心里面的这些想法,可不能跟自己看上的,这个短小精悍的小男人说。

  那样会打击到人家的自尊心的。

  “靖芸呐!你的这个毛脚女婿,他那个…那个不会是真的让这些人去死吧?

  这这这有点………,作孽啊!

  娭毑想多了!

  这帮子天杀的,就应该让他们去撞火车。”

  张娭毑看到杨萌看向了她,这心里面不由得有一点发怵。

  虽然看着前面的这个小矮个,一直说话都是笑眯眯的。

  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可是要人命的呐!

  就像刚才他说的都是一些什么来的?

  排好队!

  不要着急!

  一个个的撞!

  一个个的撞啊!

  拿这人的肉体去撞铁疙瘩!

  问题是这个铁疙瘩,还在那里跑的飞快的时候才去撞。

  一想到那种血肉横飞的场面,张娭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噗呲!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哟娭毑!

  哪能这么干啊?

  他就是吓唬吓唬这帮人呐!

  真要是以我家这个毛觉女婿的手段,想要这些人的命。

  根本就不会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人家直接动手就行。

  而这帮子人死了以后,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就好比我家毛脚女婿待在我们自己家里面,而这帮人也待在他们各自的家里面。

  我们家的这个毛脚女婿说让这些人去死,别人就突然翘辫子了。

  那你去找谁去?

  找不到我家来不是?

  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你自己在家里面突然死掉了,你还能怪到别人身上去啊!

  没有那个道理不是?

  所以他既然说出来,让这些人自己排好队去死。

  那就只会是吓唬吓唬这些人呢!

  这帮子人呐,他们游走在法律边缘之外。

  大事不犯,小事不断。

  就跟那个癞蛤蟆趴在脚背上,它不咬人,膈应人呐!

  靠他们自己的自我约束,想要改邪归正,那几乎就不可能。

  而被我家这个毛脚女婿这么一吓,从此改邪归正的可能性,可就要大增了。

  毕竟这个人活在世上,谁都怕死的不是?

  要是继续在外面去闹,下回要是又碰见这种人怎么办?

  所以他们就会去想一想,要是他们自己当场死掉了怎么办呢?

  在他们今后的人生当中,有这一份恐惧一直提醒着他们。

  至少他们从今往后,就不会再继续作恶。

  这样一算起来呀!

  我们家这个毛脚女婿,也算是积了大德了。

  这算什么?

  这算救了人家一条命呢!

  那是胜造七级浮屠的事啊!”

  李靖芸一听张娭毑说的那些话,知道后面还有一些没有说出来!

  因为被杨萌看了一眼以后,努了努嘴,把她自己想说的话,给憋了回去,没有再说出什么其它的来了。

  李靖芸看到张娭毑脸上露出来的表情,虽然心里,嘴里都乐得不行,可还是给张娭毑,好好的把这其中缘由解释了一遍!

  可不能让自己的未来老公,在这片自己长大的这个地方,留下一个冷血无情的形象。

  人言可畏,可不是说着玩的。

  要是自己以后两口子回来,祭拜自己的养父母,却被这些人在背后议论纷纷可就不好。

  “呃呃!叭叭叭叭!呃呃!”

  小忆芩的叫声,使得杨萌一愣。

  这个小闺女,这是在这里叫自己爸爸。

  好像自己就是在前天才教了她一回吧?

  这就记住了?

  这是饿了呢!

  “哦哦哦!爸爸都没有想到,我家忆芩现在都饿了呢?

  爸爸马上给你去拿吃的!

  真是的!

  我们小忆芩都饿了呢!

  还不给俺们弄吃的,要是把小宝贝饿坏了,怎么办呢?”

  杨萌说完抱着孩子走进了堂屋,把搁在堂屋桌子上面的,那个超大号的奶瓶子给提溜在了手上!

  小忆芩一看见这个超大号的奶瓶子,那双萌萌的大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

  小嘴里面就一个劲儿的呃呃呃的叫个不停。

  小家伙现在,对这个超大号的奶瓶子,可是有了深刻的印象,知道这是自己的粮食储备仓库。

  每当自己饿了的时候,自己的这个便宜爸爸,就是用这个东西来喂自己的。

  张娭毑看到走进堂屋里面的背影,转头看向李靖芸!

  “靖芸呐!你的这个毛脚女婿,带孩子的这个耐心还真挺好啊!

  在今后你们两口子要是有了孩子,你的日子可就要轻松多了。

  我看他这个带孩子的架势,还整得有模有样的呐!

  挺不错!”

  张娭毑看到这一幕,不禁啧啧称奇。

  “娭毑啊!

  我的这个毛脚女婿,也跟我差不多的身世呢!

  从小就是苦水泡大的!

  而且还伺候过一个病人,十个多月时间,扫抹洗搧,全都得他一个人操心。

  所以对这些伺候人的事,他这是属于清门熟路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