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死鱼所长

第二百五十一章 死鱼所长

  杨萌是说得爽快了!

  可靳所长就听得冷汗直冒!

  这个臭小子,没想到他的心里竟然这么霸道。

  为了给他媳妇营造一个轻松的工作环境,他娘的竟然不管不顾大开“杀戒”。

  虽然那些人也确实该死!

  可是……可是………他娘的自己心里面怎么这么别扭呢?

  同情他们?

  那是不可能的!

  像这种违法犯罪分子,以自己现在的这个警察身份,就不会去同情他们。

  既然不同情他们,那老子心里面怎么这么难受哦?

  是不是因为这个臭小子,直接越过了自己从事的这个执法部门,以他那种神奇的本事,挑起那些冤魂对这些凶手进行报复?

  只怕是这个情况,毕竟自己是官方的执法部门,现在却被臭小子直接越过,这心里面有点憋屈!

  因为臭小子能够直接确定这些非法人员,而自己的这个执法部门却不能发现,并且掌握这些非法人员的非法行径!非法证据!

  而且臭小子也说了,他不会直接动手,只会挑起那些冤魂自己报仇。

  问题就出在这里!

  他一挑起那些冤魂报仇,自己这些人就被动了!

  虽然能够捡些死鱼,而且还是那种大鱼,可一点成就感都体会不到了啊!

  就好像自己坐在家里混吃等死,而那个人民币就自己往家里面掉,捡是能捡到不少人民币。

  可这些人民币,毕竟不是自己亲手付出劳动挣回来的,花着有点惭愧啊!

  这也一样的道理,这些非法人员,就好像自己送上门来,然后自己死在你的面前。

  都不用你亲自动手,我自己死!你就安心的报上去,然后就坐在家里捡功劳就是!

  你说能不感到别扭吗?

  可问题是今后,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那自己这帮警察还能干什么呀?扫大街吗?

  大的刑事案件已经不可能发生!

  因为只要沾上了人命,立马就会在自己的这个辖区里面死亡。

  不对!

  现在不光是自己的这个辖区内了,而是整个市区内了!

  现在靳所长,是拿着杨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说,根本就没有理由说!

  说了人家也不会听自己的!

  人家一句话,就能顶得自己哑口无言!

  我又没弄死人家,是人家自己被自己弄死的。

  就跟点个鞭炮似的,我就在旁边给递上了一个火种而已。

  这个鞭炮炸了,难道还怪我这个递火种的吗?

  可问题是没得商量!

  自己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有那些非法人员进入市区。

  问题是只要进入市区,等到自己发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个死者了。

  妈了个蛋的!

  老子这是吃多了撑的吧?

  我操心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把我自己还累个够呛!

  死就死吧!而且死得越多越好!

  虽然这种功劳,捡得有点惭愧,可谁叫老子命好呢?

  老子以后要改名!

  专门捡死鱼的,老子就叫死鱼所长好了。

  死鱼所长?

  呵呵呵呵哈哈哈!

  靳所长心里想着这些,想着想着,自己就哈哈哈哈的乐起来。

  靳所长首先还愁得个要死,现在把这心思放开以后,简直就乐个没够。

  杨萌跟李靖芸两口子对视了一眼,看个旁边这个乐得哈哈笑的糟老头子。

  两口子的眼神交流当中,好像彼此都在那里询问:

  这个糟老头子是不是发了疯了?刚才还气得鼻孔冒烟儿呢,现在就乐得这么屁颠屁颠的了。

  他乐就让他乐去吧!

  杨萌问了一下李靖芸把钥匙放在了哪个地方以后,直接就走了出去。

  等到进所长回过神来的时候,杨萌连影都没了。

  “靖芸呐!你家臭小子,这是开车去了?”靳所长左右转头,都没有看见杨萌的身影,于是问了一句。

  “嗯咯!就是您刚才自己在那里哈哈乐的时候,他才走了出去的。

  走的时候,跟个逃难人员似的。

  可能是被你的那个表情给吓着了吧?

  他胆其实挺小的!

  生怕把您给气出个好歹来。

  这不立马就跑了嘛。”

  李靖芸是帮着杨萌说好话,然后有点儿打趣的跟靳所长说道。

  “你就别帮着那个臭小子说好话了!他还能想到会把我给气出个好歹来?

  做梦吧!

  我跟你说靖芸,自从我们家琳琳被拐卖以后,一直没有对这些拐卖人口的犯罪分子进行打击。

  我家老姐姐,跟这个臭小子对我可是一肚子的意见。

  但是当时上面的那个命令一下来,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操作那些事。

  说起来其实挺委屈的!

  因为自己的这些亲人,不理解自己的难处。

  可是他们想的也有道理,那就是以为你家靳嗲嗲我不作为呢!

  现在好了!

  从今往后,我们辖区里面基本上就没啥事儿了。

  以后老子就专门,跟在你家臭小子的屁股后面去捡死鱼。

  等这个臭小子把这些人给弄死以后,老子就跟在后面去捡死鱼。

  这次500多个死亡人员里面,光全国通缉犯就有170多个,这还是有名有姓的。却全在一晚上,就全部死在了我们派出所的辖区里面。

  当时靳嗲嗲都要愁死了!

  不知道怎么往上报,现在靳嗲嗲想明白了。

  他娘的老子往上报啥报?

  全都是一些意外死亡的人员!

  勘察现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记录,老子就直接把这些记录往上递就行。

  根本就不操那个闲心了,我管他们是怎么死的?

  反正只要找不着证据,我就直接把勘察记录往上递!

  上面爱咋地咋地!”

  靳所长觉得自己跟这个臭小子待久了以后,把他的那个没脸没皮的性格,也给传染了过来。

  “靳嗲嗲!我家杨萌可没得罪过你,您说话的时候还真得注意一点。

  别老是说,是我家杨萌把那些人给弄死的。您在这里说说没啥事,要是传到人家的耳朵里面。

  别人还不知道我家杨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魔王呢?动不动就要人命?

  其实我们家杨萌,人可善良了!连杀害他岳父岳母的凶手,他都没把人家给弄死,只是让人家自己去投案自首了!

  根本就没伤人家性命,还要人家怎么办?

  就像这次,几个伤了他的老婆的人,他也只不过是让人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已,根本就没伤人家性命。

  但是他们那些人,自己因为做多了坏事,身上的冤魂纠缠得比较多,那是他们自己把他们自己给弄死的,与我们家杨萌可没关系。”

  靳所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干孙媳妇!这个曾经的下属!

  你们这是属于一推二六五呗?

  不对!

  这是人家闺女在提醒自己,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行,别在外面去说,影响不好!

  还确实是这么回事!

  整个事情,除了眼前的这个姑娘以外,就只有自己知道。

  这个臭小子,这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瞒着自己,只不过当时自己一下子没有想开而已。

  总觉得这是臭小子,对自己这些执法部门的一种藐视视,这心里面才产生了那种愤愤不平的感觉。

  这也是给自己提了一个醒,人家臭小子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当个亲戚在那里看待。

  而自己当时,却是以一个执法者的心态,在对待这个臭小子。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亲疏远近自己都没分清,自己一个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活的明白。

  “嗯!这确实是靳嗲嗲的不对,有点没有分清楚亲疏远近,以后靳嗲嗲不会说这些了!

  那你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阵。等你好利索了,以后再回来上班。

  现在有你家臭小子开了口,整个市区以内,估计就没我们公安部门啥大事儿了。

  整天也就可能是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已。”

  靳所长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都处于神经紧绷当中。

  特别是刚才发泄了一顿以后,这心思也想开了,就感觉到浑身上下都一阵轻松。

  可这人的心情一放松下来,就有点支撑不住了,就想回家休息一阵。

  “我也不陪你在这里唠了,我得回家去休息一下,要不这把老骨头就有点支撑不住了!

  他奶奶个腿的,也不知道悠着点,从昨天白天到今天早上凌晨四点多,全是各种各样的奇葩死人事件。

  而那些致人死亡的原因,都能写出一本奇葩死亡大全了!

  他娘的!唱歌都能唱死人!这也没谁了!你自己在这里呆着,我去给你去把出院手续办了。

  等着臭小子来了以后,你们两口子就可以直接回家。”

  靳所长说完之后,就转身直奔医院的住院部。

  通过一些协商保证,李靖芸的出院手续总算是办了下来。

  杨萌把四个圈的大越野开到医院楼下,上楼去把李靖芸给抱了下来,放进了大越野的后座,又跑上去把小忆芩给抱了过来!

  身后跟着的,是准备走却没有走的靳所长,提着一些水果礼品走了过来!

  杨萌把小忆芩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用安全带给拴上!又把靳所长手里面的水果,等东西放进了后备箱。

  让靳所长上了车,开着车走的是红旗大道,经过翡翠华庭的时候,把靳所长放了下来。

  杨萌今天没有进去,车上还有个伤员呢!得赶紧回家!

  杨萌的车开的挺稳,这一路回家一直到家里面的路程里。基本上就没有让李靖芸,感觉到有什么颠簸感。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