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就比较稀奇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就比较稀奇了!

  杨萌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进入一片油茶林的时候,跟李靖芸介绍起这片油茶林的归属。

  这可是属于自己家的东西,今后的劳动,自己也将要出一部分力了。

  油茶树确实都是老树了,最小的树,直径都有汤钵大小!

  不过走着走着,李靖芸就看到了一棵,直径起码有两米以上的油茶树。

  女孩儿家家的心性,一下子就发作了,立马就从杨萌的身边跑了过去。

  我的个天嗲嗲咧!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油茶树哦?

  李靖芸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大的树。

  这不,围着这棵树转了好几圈,不由得感叹这棵油茶树的壮观。

  其它的品种的树类,长得一两米的直径,就会产生空心,可油茶树不会。

  这玩意儿木质中间都带有油性,所以它不管长成多大,它都是实心的。

  “萌萌!这棵油茶树也是咱家的?也太大了吧?这一棵油茶树,一年不得结好几百斤油茶果啊?”

  杨萌看了看这一棵树,心里面可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自己的媳妇儿既然问起,那自己还是得跟自己的媳妇儿,解释一下这棵树的来历。

  “嗯呢,是俺们自己家的!不过这棵树可不是一颗原生树,是被你老公给催出来的。

  就是被老公用种子浸泡剂当肥料,在这棵树的周围埋了一圈那个种子浸泡剂。

  然后这棵树就长成了这个样,当时把你老公给吓得够呛。

  从外表观看这棵树的大小,按照大小来推算树龄,没有个1000多年长不了这么大个。

  可是被你家老公,在树的周围埋了那么多种子浸泡剂以后,长成这么大,仅仅只用了一个晚上。

  弄得你老公当时,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解释了。

  别看树了,媳妇儿。

  就在你眼前十米远的地方,那片麦冬草后面,就有一只野鸡趴在了地上,你去把它拎过来吧!”

  杨萌说的话,并没有让李靖芸感到有多惊奇。更逆天的事情都看到过,何况现在只是去捡一个野鸡。

  顺从的听了杨萌的话,李靖芸赶紧向前走了十多米,发现杨萌还真没有说错。

  这片麦冬草的下面,还真有一只野鸡趴在这了。这只野鸡从大小来看,估计有一两斤。

  弯腰伸手抓起这只野鸡的翅膀,拎在手上的感觉,更加确定了自己对这只野鸡重量的判断,真的有两斤多将近三斤左右。

  不过这个捡野鸡的那种兴奋劲,一点都没有。

  就跟从自己家里的鸡笼子里面抓鸡,没有什么两样的感觉。

  以前听那些同事说起出去打猎,在外面打了个野鸡啥的,显得有多么兴奋。

  可是跟在这个小男人的身边,再怎么能够挑起兴奋的事,在他眼里面都只是稀松平常。

  人家打个猎还能大呼小叫,追逐半天。而自己家要吃野味,就只需上山里面来拎!

  对!就是进山里来拎!

  就像刚才自己去拎野鸡一样!

  那只野鸡并没有死,可就是趴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自己走过去把它抓起来的时候,它都不动弹。

  这种理所当然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一丝打猎的兴奋,就跟捡个蘑菇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不对,捡个蘑菇自己兴许还能兴奋上半天。可是过去拎一只野鸡,却还没有那种捡了个蘑菇的兴奋劲。

  李靖芸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可由不得自己做主。

  自己这个小男人有些时候的霸道,简直就是不讲道理的。

  拎着这只野鸡走了回来,从杨萌的腋下拿过那个编织袋,打开以后把这只野鸡给塞了进去,拎在手上继续跟着这个小男人往前走。

  “媳妇儿!你左手边的那个毛栗子树下趴着一只,你去拎回来吧!”

  走了还没有200米,杨萌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让自己过去把另外一只野鸡给抓回来。

  好像这已经走出了自己家的油茶林,到了其他人家的油茶林里。

  不过李靖芸也没有去想那么多,反正自己只要跟着这个小男人,就不怕会走丢。

  “媳妇儿!你右手边………”

  “媳妇儿!你右前边………”

  “媳妇儿!你正前方………”

  “媳妇儿!………”

  奶奶个腿儿的,这是野鸡扎堆了还是咋的?

  再次行走以后,离上一只野鸡趴着的地方相隔还没有300米远。

  杨萌就一连串的提示,一下子就让李靖芸捡了四只野鸡。

  而且自己的这个小男人领着自己,就好像走向自己家里面养的鸡笼。

  “媳妇儿!你今天的口福比较好,竟然还有一只大肥兔子让咱俩碰到了!

  你去把它拎回来吧!那只大肥兔子,估计得好几斤。

  就在你的左前方二十多米的地方,二十一二米左右,被你老公给弄晕了,去把它给拎回来就行。

  野鸡你就放在旁边,我在这里等你。”

  李靖芸现在都有点麻木了!

  自己想好了,现在这个小男人让自己干啥,自己就去干啥!

  脑子里面啥都不去想,要不就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李靖芸走到杨萌提示的地方,果然没有什么意外,一只五六斤大小,麻灰色皮毛的大兔子正躺在了地上。

  “萌萌!够吃了吧?有了这只大兔子,还有这五六只野鸡。你想给你老婆我补身子也差不多了!”

  李靖芸拎回来这只兔子以后,感觉得差不多了,自己一顿也吃不了那么多。

  再去祸害这些野鸡野兔,就感觉到没有必要了。

  等下次自己再想吃了的时候,再让自己的这个小男人,领着自己在这山里面来跑一趟,那就啥吃的都有了。

  “行,只要你觉得够吃就行!我反正无所谓,弄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不费劲。

  想吃了,就来捉几只回去就是!平时就让它们在这里天生地养,其实也挺好的。”

  杨萌倒是没有反对啥,也用不着反对。山里面的这些野物,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真是予取予求。

  既然自己媳妇儿觉得够吃了,那咱就不去祸害这些野鸡野兔子了!

  “不对!媳妇儿!你稍等会!有了这些野鸡,我去给你弄几条蛇来,回家给你做个龙凤呈祥。

  这大冬天的蛇都冬眠了,正好适合把它们给弄出来。”

  杨萌本来抱着忆芩准备往回走,不过想起编织袋里面的几只野鸡,整上一条或者几条蛇,弄到一起炖上的话,那个味道应该强不少。

  “萌萌!姐姐的小男人哎!

  那个还是算了吧?

  姐姐有点怵那个玩意,你要是整到一块炖,姐姐都有点不敢下筷子了!

  咱就吃这些东西就好,不吃那玩意行不?”

  杨萌抱着忆芩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是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儿。

  这就比较稀奇了!

  自己的这个媳妇儿,可是干刑警的啊!

  对这些吃的玩意儿,还有犯怵的东西?

  面对那些犯罪分子都敢往上冲的角色,怎么会害怕这些长虫啊?

  好吧!

  既然自己的媳妇下了命令,那就不去违背她的意思了。

  “媳妇儿!你这个胆量还得锻炼锻炼呢,那个长虫有什么好怕的?

  我跟你说,那个东西的味道非常好。你可能是没吃过那个东西,要是吃过一次以后,你就不会忘记了。

  其实这个时间段的蛇是最好吃的,因为它们的体内,已经聚集了挺多的脂肪。

  一个冬天它都不吃不喝,全靠身体里面的这些脂肪来维持他它们的生命。

  可见这个味道,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小男人哎!可能是女人家的天性吧?反正姐姐看见那个东西,就浑身起鸡皮肉,更别说让我去吃那个玩意了,我是根本就不敢下筷子的!

  以前所里面的男同事,也不是没有整蛇吃过,整个所里面的这些女同事中间,也就两个女同事吃蛇,其她的都不吃。”

  杨萌千想万想都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媳妇儿,竟然不敢吃蛇。

  也不是说不敢,只是膈应这个东西,不想去吃它而已。

  “那行!你是老婆你最大!你说不吃,咱就不吃了!那就回家吧。

  媳妇儿!说起来你们家那边也是山区,你们小的时候,就没有上山里面去找点什么野果啥的吃啊?

  像这个时间段,捡点什么毛栗子啥的回家炒着吃,还有那些榛子果啥的?”

  杨萌一只手抱着忆芩,另一只手拎着蛇皮袋子,一边走一边问李靖芸。

  往回走的时候,杨萌没有让李靖芸手上有东西,就让这么她空着手跟在自己的身边。

  “吃啊,怎么不吃?小时候家里面哪有吃的呀?还不全是跑山里面去,找这些野果子吃啊!

  这个季节也就一点毛栗子了,而且毛栗子都不怎么太好了,掉在地上的都被虫子给蛀坏了,吃到那个嘴里面,可苦可苦的了。

  榛子果皮太厚,有点咬不动,而且这个山里面的野榛子树,一棵树上也结不了几颗,好难找的。

  每年呢,只有春天夏天还有秋天,那就是最好的季节,能找到不少好吃的东西。

  春天的时候这些油茶树,上面有那种厚厚的肉质叶,我们管那个叫木石柳。嚼到嘴里面,酸酸甜甜的挺好吃。

  夏天吃什么乌米啊?乌泡仔啊!糖集芽(一种甜度非常不错的野生植物,长得有点像蔷薇花的刺茎。)啊!

  秋天的毛栗子啊!榛子果啊!饭米子啊!可有不少吃的呢!

  不过后来大了,一个是要上学了。二一个女孩子大了,有点不想往山里面跑了。

  这脑子里面,对于进山就有点发毛的感觉!可能是知道害怕了吧?”

  杨萌听着媳妇儿说得那么眉飞色舞,也觉得挺好玩儿的,而且特别的亲切,好像在心境上面产生了一种共鸣。

  这些玩意儿,都是自己小时候玩剩下来的,想不到自己媳妇儿,也跟自己差不多,都是熊孩子长大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