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人呢?都希望证明自己的存在。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人呢?都希望证明自己的存在。

  杨萌想明白了这些事,立马就把手里面的抹布撇了下来。

  “来来来!媳妇儿!这活以后就归你了。

  我吧!是把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哪想到老公心疼人,确实是心疼得有点过分了。

  没想到,反倒给个媳妇儿你带来了这么大的不适,这个是老公我的错。

  以后家里面的家务活,你在家就你干,你不在家就我干。

  跟你说媳妇儿!你别看现在你能闲一阵子。现在是冬天,要是上那个大东北,现在家家户户都猫在家里面猫冬呢。

  等房子建好以后也有得你忙的,装修啊!打扫卫生啊!那些以后老公都不会使用手段,就我跟你俩亲手亲脚的,一点一点点的去把它们给弄好。

  到了明年春天,采茶啦!种花生啦!田里面的稻谷插秧种田啦!

  虽然你老公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特种种子,但这些常见的农作物,把这些种子经过改良以后,还是要种植一些的不是?

  就像田里面的稻谷,种子经过改良以后,一亩田能产上两三千斤稻谷,起码就够咱们自己家吃的了。

  咱们两口子可是大肚汉,有多少东西都不怎么太够吃的。

  所以啊!不怕没活干!

  就怕到时候,你支撑不下来!

  不对,你老公说的这是废话!

  你的三级基因锁都打开了,哪里有支撑不下来的事?

  只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个倒是真的,所有的活都给你剥夺了,还真会让你在这个家里面找不着存在感!

  这是老公的错!

  两口子在一起相濡以沫过日子,本来就是各种家长里短,在那里你来我去的。突然之间让一个人呆在旁边,光看着伸不上手,确实有点呆不住。

  不过你也得体谅一下老公!

  一个老公是心疼你宝贝你,舍不得让你干这些活。

  二一个吧老公干这些活都已经成了习惯。

  这两年伺候老爷子以来,家里家外全是你老公在那里一把手干。

  所以在干活的利索程度上面,说实在的,老公有点瞧不上你干活的速度。

  但是吧!

  这不是老公嫌弃你干活慢哦。

  这就是养成了习惯,就是觉得别人没有自己干得快,干得利索,就不如自己亲自动手来的快速!

  按照你们那个警察职业的那说法,这就叫做成了一种职业病。

  这人体都养成了一种应急反应的本能了。”

  李靖芸听到杨萌说起这些,其实心里面是不好受的。

  不是说这个小男人嫌弃自己!

  而是有点心疼!

  心疼啥?

  就是心疼这个小男人!

  看着个子不太高,但是挑起家里面这一担子事,还真是不容易,应该吃了不少苦。

  自己也是农村的人出身,知道家长里短的这些活,一年下来可真不少。

  “那你过来抱忆芩,这些活我来干!

  不管干得快干得慢,以后洗碗洗筷子,只要我在家,你就不能跟我争这些,这些活都得给我留着。”

  杨萌听了李靖芸说的这个话,不禁感到啼笑皆非。

  自己从小长到大,只听见别人说有抢钱的,有抢吃的,有抢男人的,有抢女人的,就从来没有听说过,竟然还有抢活干的。

  不过长到二十一二岁,今天倒是看见一个活的了。

  自己的媳妇儿,就跟自己抢活儿干。

  你干了她能干的活,她还不愿意了?

  好吧,这是属于两口子中间的打闹交流。

  既然自己的媳妇想在这个家里面找存在感,那就随她自己的意思,让她干点小活,活动活动胳膊腿啥的其实也挺不错!

  杨萌仔细的想了想,也确实应该这样做。

  两口子在一起组建一个家庭,如果让另一方在这个家庭里面,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那这个家庭的组建就不会长久,迟早都会散掉。

  人呢?

  都希望证明自己的存在。

  如果我在你这个地方,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必要,那我就去另外一个地方,去寻找这种存在的必要。

  今天幸亏是自己的媳妇儿,提醒了自己这件事。

  要不自己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我行我素,只知道去无限制的心疼自己的媳妇儿。

  总有一天,自己会把自己的媳妇给心疼跑喽!

  杨萌现在想起自己以前的那些做法,典型的就是把自己的媳妇儿隔离在这个家庭以外。

  今天还真是有点悬。

  不只是今天有点悬。

  如果自己的媳妇今天不点醒,自己,自己还觉得这样做是理所当然。

  却恰恰没有想到另一方,她却并不希望你这么做。

  你这样一做,她就觉得自己,没有在这个家庭里面存在的必要,迟早就会生出异心!

  杨萌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也有好心办坏事的时候。

  这个教训!得记在心底里面去!

  自己以后的孩子,自己以后的儿媳妇或者是女婿,这些人进了家门或者是出生了以后。

  都得让他们承担自己的一部分劳动,才能让他们在这个家庭里面,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那些让孩子啥都不干的父母,其实并不是溺爱自己的孩子,而是正在亲手把自己的这个孩子往外撵。

  真正聪明的父母,她会带着孩子一道,为这个家庭里面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哪怕你就是扫一扫地,那都能证明你这个人的存在。

  你也曾经为这个家庭出过一份力,因为我扫过地。

  随着思维的散发,杨明觉得自己,得好好感谢一下自己的这个媳妇儿,给自己提了这么大一个醒,让自己想到了以后家庭关系和睦的维持方法。

  李靖芸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争取了一个洗碗洗筷子的活,会让自己的这个小男人,想到以后的种种并未发生的事情,从而想到怎么去维护这个家庭的美满和幸福。

  杨萌抱着忆芩,就这么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媳妇儿,还算麻利的干着这些活。

  可是杨萌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应该这么光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就这么干活。

  既然是一个家庭里,有丈夫,有妻子,还有孩子。

  那就得在这些个人中间互动起来!

  怎么互动?

  现在自己这个准两口子中间,既然已经领养了一个孩子,那就让这个孩子来当这个纽带。

  想到了就做,这是杨萌一贯的习惯。

  “小宝贝呀!!小宝贝!你看妈妈在那里干啥?妈妈在那里洗碗哦!”

  杨萌抱着小忆芩,把自己的脸蛋挨着小忆芩的小脸蛋。

  爷俩的脸蛋一块冲着李靖芸,杨萌招呼着小忆芩,看着自己的媳妇儿,也就是小忆芩的便宜妈妈,然后冲着她说着这些话。

  说真的,小忆芩真是挺给面子的。

  自己连着在她的小脸蛋旁边,说了两遍妈妈这个词。

  这个闺女,竟然也跟着自己发出的这个双音节,叫出了一声字正腔圆的妈妈。

  这声妈妈可是字正腔圆,把李靖芸都听得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整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嘴唇张了张,伸着那双湿漉漉的手,有点想抱忆芩。

  可是一看手上的水珠,甩了甩以后看了手上还是有,然后放弃了过来抱忆芩的动作。

  “老公啊!刚才闺女叫妈妈,你听见了吗?叫的可圆乎了。”

  “媳妇儿!昨天这孩子管我叫爸爸,叫得字正腔圆的时候。

  我的那个表情,比你刚才这个表情还不如。

  我跟你说,我都兴奋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要不是手里还面抱着小忆芩,我都能翻上好几个跟斗我跟你说。

  你说我这么一个童子鸡,突然之间就当了爸爸。这这这,当时的那个兴奋劲,我都不知道用个什么样的词组去形容了?

  现在想想都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媳妇儿!你说我们以后有了我们自己的孩子,你说他(她)要是叫我们爸爸妈妈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感觉,会不会有你刚才这种心动的感觉?

  我估计吧!到时候可能就没有这么心动的感觉了。”

  李靖筠听到杨萌这么一说,当时并没有接到杨萌的话往下说,而是仔细的考虑考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杨萌的眼睛,慢慢的说道:

  “老公啊!小男人哎!你说的这个情况,还真有可能发生。

  因为人吧!对称呼有种免疫力!

  被其他的人呼叫一个名字久了,他就会慢慢的对这个称呼,失去特别的兴奋触发条件,所以他就会变得不是那么充满幸福感。

  咱俩自己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估计孩子开口叫爸爸妈妈的时候,心里面的兴奋劲,可能没有现在这么大了。

  就好像自己生了头一胎,又生了第二胎,当第二胎的孩子也长得开口叫爸爸妈妈的时候,就没有第一胎的孩子,叫爸爸妈妈的时候那么兴奋了,只是觉得理所当然。

  再也没有刚开始听到其它人,叫自己爸爸妈妈的那种兴奋劲儿了的。”

  李靖筠的这番话,可以说是一钟见血。

  杨萌听到李靖芸的这个说法,在心里面也是暗暗的点了点头。

  自己媳妇儿说的话,也确实言之有物。

  当一个人对某一种事物,产生了习惯以后,总是会变的那么不经意了。一个人对某一种称呼习惯得久了,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