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做,就做么做了!

第二百六十三章 想做,就做么做了!

  杨萌的话让李靖芸有点诧异,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男人还会这么坦诚!

  像这种事,还会对自己这个媳妇儿说。

  一般的情况下,像这种属于家丑之列的事情,是不会对着外人说的。

  可没想到自己的小男人,竟然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其实这些事情,自己的小男人不说,自己以后生活在这个村子里面,多多少少都能够了解一点。

  可自己的这个小男人自己说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证明自己的这个小男人,跟自己是贴心贴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家里人。

  因为只有把自己当成了家里人,那就不存在什么家丑外扬这么一说了。

  “行啊!那你准备是明天去还是后天去?

  咱们俩准备一点什么样的礼物?

  头一次上门去见老头老太太,总得带点礼品吧?

  要不我这个新媳妇上门,空着两爪子总是有点不太礼貌不是?”

  李靖芸听到这个情况,突都没打就答应了!

  丑媳妇儿总有见公婆的一天,况自己还是这么漂亮的姑娘。

  跟着自己的小男人,去见他的继父和她的母亲,应该不会给自己的小男人丢面子。

  杨萌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就是觉得自己既然认定了眼前的这个媳妇儿!

  那么自己的亲人们就应该都见见,免得他们以后看见了这个人都不知道是谁?

  “买点麦乳精吧!他家还有一个老太太,这些东西能让老人的身体好一点,至于其它的,我也不会选啊!

  你看着买吧!回来的时候,你就给他们家放几块钱就行!

  我弟弟的婚事,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

  他们家现在也就这一件事,能够提上日程,其他的都还不到时候呢!

  我妹妹现在还是个姑娘,又不愿意读书了,现在在我那个种子公司里做事。

  现在养活她自己那是足够了,

  至于将来出嫁的时候,我们这当哥嫂的,肯定也会得给她准备点嫁妆。

  这点你都不用操心,我都会准备好。

  说实在的媳妇儿,我就是对这些人情往来接触的比较少。

  就是不知道,给人家准备一些什么样的礼物为好。

  所以这些事情,你看着弄就行。

  你也知道钱,对于咱们家来说,不算是什么问题。

  可是选择什么东西?那就让你老公我,有点伤脑筋了。

  反正我是没那个经验,所以就只能辛苦辛苦你这个媳妇儿了。

  毕竟你的养父母还陪着你长大了!有些什么礼节啥的,你都应该见过!

  你老公小时候也去过外婆家舅舅家,不过人家能把你老公我提过去的东西给丢出来!

  所以老公的这自信心,可是被打击得不要不要的了!

  现在一想起走亲戚,就有点自信不足!主要的就是礼品选择方面,不知道要准备点啥?”

  李靖芸听得有些心酸,在外人面前强势霸道的小男人,在自己面前,一点都不介意展示自己的软弱。

  收拾起心里面的酸楚,把手里最后的一道水渍擦抹干净!

  李靖芸拿起水瓢,从瓮坛里面舀了几瓢热水出来,倒进洗脸盆里面。

  把毛巾打湿,然后拧干搭在手掌上走了过来!

  摁住杨萌的脑袋,用湿毛巾在杨萌的脸上擦了起来!

  杨萌是有点懵逼的。

  刚才还以为自己的媳妇儿拿着毛巾过来,是给怀里面的小忆芩擦脸的,做梦都没想到,会是给自己来擦脸。

  刹那之间,杨萌的心里面就填满了温馨。

  从自己有记忆开始,好像只有自己的奶奶在世的时候,给自己洗过脸。其它的时候,哪里享受这种待遇?

  这种不经意的,亲腻的突然袭击,很容易击溃一个人的心房。

  杨萌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感觉到自己被人宠着,这种感觉非常幸福。

  没有动弹。

  就这么站着。

  享受着那双如玉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下摩簌。

  自己媳妇的手上有点茧,但是不重。

  而且这个茧子的部位,与常人的不一样。应该是经常抓握着什么东西,才磨起来的茧子。

  不过想想自己媳妇儿的职业,手上茧子的来源,立马就在脑海里面清晰了起来。

  那是曾经握枪的手,在虎口与肉丘中间有一部分茧子。

  就是自己给媳妇儿打开了三级基因锁,这手上的茧子都没有消下去。可见媳妇儿这份职业,也不是那么好混。

  李靖芸今天心血来潮,突然之间就是想给自己的小男人擦把脸。

  虽然不知道心里面,产生的这种欲望是怎么回事?但是并不妨碍自己手上的动作。

  想做,就做么做了!

  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把毛巾拧干水分搭着自己的手上,走了过去摁着小男人的脑袋,就给他擦起脸来。

  小男人可能是被自己的行动给惊呆了,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由自己在他的脸上放手上施为。

  自己如果不是被小男人打开了三级基因锁,那么手下抚摸着的这一张脸上的皮肤,那是非常让人嫉妒的。

  嫩嫩的,滑滑的,这种感觉出现在了一张成年男人的脸上,想不让那些女人嫉妒都是不可能的。

  当然自己除外,自己现在的皮肤,简直可以说是吹弹可破。

  “妈妈!呃呃!”

  温馨的时光总是短暂,可能是自己的动作,妨碍到了这个小闺女的视线。

  这就让小丫头有点不乐意了,直接冲着自己就叫唤了起来。

  “哦哦哦!妈妈在给爸爸洗脸呢!爸爸抱着你,可腾不出手来洗脸哦。

  乖女儿!你稍等一会儿啊!

  妈妈给爸爸洗完脸以后,马上就给你洗脸啊!

  我们洗的香香的,馋死门外的那些臭小子好不好?”

  门外有没有臭小子,杨萌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这种画面,第二次击中了杨萌的心房。

  这是今天杨萌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刻印进去的第二幅画面。

  杨萌现在有种想画画的冲动,想把自己脑海里面的这幅画面,给呈现在载体上面。

  生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让自己脑海里面的这一抹记忆,出现哪怕是那么一丁点遗失,那都将会让杨萌痛心疾首。

  家庭的温馨,来源就是这么简单。

  李靖芸这么一次自然而然的洗脸动作,就加深了两口子中间的那份情感深度!

  杨萌不知道其他人,这两口子中间是怎么相处的?

  但是现在自己的心房里面,再也容不进任何女子了!

  所以看着自己媳妇儿的那个眼神,里面的温情简直就能够溢出来。

  不得不说,所有的女人都是比较敏感的。

  发现了杨萌盯着自己看的眼神,也感觉到了眼神里面的那一抹温情。

  李靖芸的这个心里面,充满了满足,幸福!

  “傻样!看啥看!没有被人洗过脸?”

  “媳妇儿!这个从你老公有记忆以来,你这是第二个给你老公洗脸的女性!其中一个已经去世多年!

  现今为止,你是活在这个世上,给你老公洗过脸的唯一女性!

  这种画面,能够让你老公我刻骨铭心!

  女子!你给老公听好了!

  这一辈子无论如何?

  你都得待在老公的身边,一直待到这生命的终结。

  否则老公就算把这天捅破,也会让那些走进你生活当中的其它男人戳骨扬灰!”

  李靖芸听到杨萌的这个话,娇嗔横了杨萌一眼。这心里有点不想和你说话的冲动!

  不过还是没有抵得过脑海里,想要捉弄这个小男人的那份想法!

  于是斜了杨萌一眼,不屑的说道:“这一辈子,不可能只跟你一个男人睡觉。老娘这辈子要不陪两个男的睡觉,肯定就白在这个世上走一遭了。”

  “你敢!除了老子!我看谁………不对!媳妇儿!你这有点偷换概念啊!咱说的可是异姓男人,男人!懂?

  咱自己的儿子不算!”

  “懒得跟你这个混不咎说话,姐姐我还没有那么饥渴!要不也轮不到你这个小男人来捡便宜。”

  这个事情,到底是谁捡谁的便宜,现在杨萌是不想理论了。

  得到了李靖芸的亲口承诺,这心里面可就得意洋洋了!

  “宝宝乖!妈妈这就给你洗脸脸哦!”

  李靖芸给杨萌擦完脸以后,回身把毛巾洗了洗,拧干以后又拿了回来,给忆芩把那张小脸擦干净!

  忆芩可没有杨萌这么老实,给她擦脸的时候,这个小东西脑袋乱摆!

  被这个便宜妈妈摁住小脑袋以后,那一副生无可念的样子,惹得这俩没心没肺的父母哈哈大笑。

  杨萌从来就没有想到,这么大点的小屁孩,为什么会对洗脸这么排斥!

  刚才那个小脑袋摆动的那个快速,太惹人发笑了!

  李靖芸给小忆芩洗完脸,一口就亲在小忆芩的小脸蛋上。

  惹得小忆芩眨巴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无辜的瞅着这个便宜妈妈!

  可小孩子越是这样,越能激起这个大人的逗弄。

  小忆芩的这副无辜模样,惹得李靖芸逗弄了她好一会!

  直到小忆芩有点不耐烦了,一个劲的叫妈妈才罢手!

  “唔妈…妈…妈…妈…妈!”

  这声不耐烦的叫声,虽然叫的是妈妈,可就不是双音节了。

  而是变成了不耐烦的那种单音节的妈妈。

  妈妈的词语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还连续不断。

  李靖芸听到自己这个养闺女,有点不耐烦了,这才松手转过身去。

  把手里抓着的毛巾扔进脸盆里面,洗了洗以后又给拧干水,把她自己的脸上也擦了一遍。

  杨萌在旁边看了一个劲的笑,一盆洗脸水,洗了全家人。

  真够节省的!

  真是一个会过日子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