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这是不信邪么?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这是不信邪么?

  杨萌不得不说,这个老太太的话说到了自己的心里面。

  血缘,我是认可你们这份血缘,但是你们千万别给我找麻烦。

  别因为有我这门亲戚,你们就可以在外面横行霸道胡作非为,那更不行。

  认可你们这么亲戚,是一回事。跟你们熟不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这亲戚里面,不熟的大把都是,何况你们这还分开了二十多年,根本就没有多少亲情在这个里面了。

  我自己的媳妇儿虽然是生在你们这个家,但是却没长在你们这个家。

  所以跟你们这个家,有点血缘关系我认可,但是养育之恩,却不在你们这一家里面。

  生恩没有养恩大,这是从古至今的一个道理。

  我杨萌认可的,可是这份养育之恩!

  当然这份生恩也不能排除,所以我才认可你们这份血缘关系。

  但是你们的这一家子人,不能以这仅有的一点点血缘关系,当成自己手里的筹码来跟我讨价还价。

  有一点,可能是这个老太太没有想到的!

  那就是她自己的这个孙女,到底认不认他们这门亲戚,还是另外一说?

  虽然是被拐卖出去的,但是却长在了别人的家里面。这脑海里面已经形成的生活观念,根本就跟你们这一家子不搭。

  如果以你们这一家子的生活观念,去要求我自己的媳妇,也得跟你们一样。

  呵呵呵!

  你们有多远,还是给我滚多远,胆敢扎刺,就灭了你们。

  虽然这么处理,会显得杨萌比较暴力。

  但是为了避免麻烦,杨萌不在乎去采取这种暴力。

  这种所谓的暴力,并不是说要对他们这一家子人进行人道毁灭。

  而是彻底清除他们,以自己拥有的武力作为后盾的基础,那就是我不认你们!

  我是我!你们是你们!

  你们家是死是活,和我并无关系。眼看着你们家楼倒楼塌,我都不会伸手。

  至于借助我的武力?

  我不去踩你们一脚,就算我还认可这份血缘。还敢要求我再多,那就对不住了。

  谁闯的祸?

  谁自己去兜着!

  看着画面上这些人的表情,杨萌心里面打了一个突。

  这些人,并没有把老太太的话放在眼里,特别是那个老四,老太太在这里说话的时候,她竟然还在那里撇嘴。

  你这是不信邪么?

  “拓亚!这个老四你给我重点锁定,只要她还继续从事她以前的那些生活作风!或者是提起老板我的名字。

  第一次就把她的痛感神经的末梢,给我进行放大,让这些神经末梢变得特别灵敏!

  让她只要被别人碰了,或者是进行***的时候,就让她痛不欲生。

  第二次直接就把她私密部位的,所有感觉神经末梢全部给我分解掉,一点都不要留。我让她从事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点知觉都要没有,让她成为木偶人!

  而如果还有第三次,或者是提起你家老板,老板娘的名字!

  直接就屏蔽掉她所有能够产生这些行为的能力,让她说不能说!写不能写!看不能看!

  她要是还不醒悟!那就一直这么保持下去!直到她死的那天!”

  杨萌下达的这个命令,杨萌自己都觉得有点恶毒。

  但是这个里面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老四,以后不要再去从事这些事情,那她就啥毛病都不会有。

  但是她只要去从事这些事,那就对不起,所有的这些设定就都会触发。

  这并不是说杨萌有多么高尚,而是尽量地把这些麻烦,掐灭在萌芽之际。

  不起这些麻烦,总比那些起了麻烦以后,再去解决麻烦来得让人舒心。

  拓亚:“好的!老板!已经载入数据库!”

  杨萌不知道自己在脑海里面,到底跟拓亚交流了多久?因为根本就没有去看光幕上面显示的时间。

  不过杨萌估计应该不会太久。因为自己的媳妇儿,已经把自己的身体清洗干净,从那个破旧的洗澡间里走了出来。

  一个女孩家家,只是清洗自己的私密部位,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

  所以杨萌估计,自己跟拓亚的这个交流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确切的说,是在光幕上面看这场戏码的时间不会太长!

  身体被外人晃动惊醒了杨萌,抬头一看,正是李靖芸在摇晃着自己的肩膀。

  “媳妇儿!洗好了!那你就过去睡觉吧!孩子我带着就行,趁着她睡觉的这个机会,我也迷糊一会儿。

  等到她夜里的这一顿牛奶吃完以后,我再去睡觉。

  她今天晚上这一觉睡的这么早,肯定到时候醒来得也会早,不会耽误你家老公我休息的。

  今天虽然给你打开了三级基因锁,但是你曾经失去的那些血液。

  并不是一顿野味就能补回来的,还是多休息休息吧!”

  “我要在你这边睡觉,我不去那边睡觉了。

  你所说的那个守孝,只是怕我家里面的人受到冲突。

  现在我家里面的人都已经没了,我才不管那事。

  你就是今天要了姐姐的身子,姐姐也都积极配合你。

  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睡觉,睡得时间太长了,我想有人搂着我睡觉。

  我跟你说!

  我现在看见你搂着小忆芩睡觉,我在心里面可吃醋了。”

  杨萌那自己的媳妇儿,这个撒娇的神态,心里面也是无可奈何。

  你这纯粹就是折腾人呢!

  还要了你的身子?

  你这几天身上都不利索,怎么要你的身子?

  闯红灯?

  “那你就躺这边来,别躺在那边晚上不注意压着孩子。

  你在我这里睡了两宿觉,我可知道你睡觉可不老实。

  你先把外衣脱了,上床去躺着,我去把脚洗洗!”

  杨萌说完掀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因为是和衣躺下的,脚上的鞋子都没有脱掉,所以一坐起来就能下地。

  把地方让给了李靖芸,自己走出卧室去了厨房。

  看着逃也似的小男人,李靖芸那张吹弹可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狭促。

  哼哼哼!

  你跑得了吗?

  杨萌可不知道李靖芸这会的心思,只是就这个问题想了想!

  自己这小两口,就这么凑在一起不明不白的过日子!

  对于自己媳妇儿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幸亏自己知道这个媳妇儿身上不利索,要不指定的会化身为狼!

  先把这个娇嫩嫩的小娘子吃到嘴里以后,再去说其他的事情!

  既然媳妇儿今天提出来了这件事情,那自己就得为以后考虑考虑了!

  至少现在,先得把那张结婚证扯下来!

  要不到时候挺着个大肚子,都还没有个凭证,那就对不住人家女孩子了!

  至于办酒席的事情,那真是太简单了。自己家里面现在要钱有钱,吃穿用度根本就不用发愁。

  婚房正在那里建设,一切成婚的条件都已经成熟,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杨萌守孝的这个规矩,确实是怕女方家的刁难!

  可是现在自己两口子,跟其它人家不同!

  双方都没有直接名义上的父母!

  杨萌有娘!但是却改了嫁!

  名义上不属于老杨家的儿媳妇了,所以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这个婚事,她是没有话语权的!也就是说她现在左右不了杨萌的任何决定!

  李靖芸也有,而且是父母双亲双全,可是这个丫头,现在从心底里面,好像不大想去认回这门亲戚。

  所以说有也等于无,她现在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要做主!

  想明白了这些事情,杨萌的动作就利索了不少!

  打了几瓢水,倒进塑料桶里面,提着水桶走回到床边坐下身子,袜子脱掉以后把脚伸进了水里。

  “媳妇儿!你就这么跟着老公,心里不觉得委屈?你要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实一存在,你以后要是再想找下家,可就不值钱了!”

  “我就是这个性格,我认定了就不改了!是死是活我都认!

  至于说什么找下家的事,我就听你今天说一句,下次别说了!有点埋汰人!

  我姓李的眼光,还没有次到那个份上!眼前的一座金山不要,难道我还要去找泥坑吗?

  嘿嘿嘿嘿嘿!所以说,小男人呐小男人!你是跑不出本仙女的手掌心的!”

  杨萌其实挺喜欢,自己眼前这个女子的这份性格,敢爱敢恨,爱憎分明!

  喜欢我就喜欢,不喜欢的我就不喜欢,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行吧!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趁着这个机会,明天我们就去把证儿给领了!后天就去我妈他家吧!

  等到年底,新房子能入住了,我们就把婚事办了!

  直接开流水席,让村里的所有人,都来为你祝福!

  你说的那些也有道理,你家现在没有什么人,更没有什么长辈,也不怕我这边的白丧冲着他们。

  我这边虽然有个娘,但是已经改嫁了,算不得我们老杨家的人。

  你虽然还有血亲,但是你们已经分开20多年,有也等于无。

  那我们自己的这桩婚事,就全由我们自己做主操办。

  等到你在我这边有了一男半女,我就把你的名字添上族谱。

  再等到你完成了你心中的那个宏愿,你就把身上的这份工作辞了。

  要不你就转入幕后,别再工作在第一线了。

  特别是在身上有了身子以后,你就老老实实的回来,给我待在家里面养身子。

  不差你那几块钱的工资,也不存在你没钱花的情况。

  你老公要不是看到你,还有一桩宏愿没有实现的话,只要你进了老杨家的门,我就会让你把身上的那份工作给辞了。

  而且刚好我们家里面,也领养了这个孩子,正好需要照顾的时候。

  今年年底我们办完婚事以后,再上一趟派出所。看看能不能把忆芩的这个户口,给落在我们两口子的名下?

  从而也好给她一个,正正当当的名分。是我们老杨家的养女,那也是能上族谱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