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杨萌脸上的苦涩,让李靖芸心里不好受!

  可是看到那片字迹以后,李靖芸更不好受!

  “列祖列宗在上,今不孝子孙后代杨平春,字仁生,在生告祭列祖列宗!余有俩子!长子柏云自幼残疾,不能传宗接代!次子铁云,成人之后,虽以传宗,但德行有亏!…………在余死后,绝其入我身前灵位,余后人如无德行良善之辈,愿就此没落,以免辱及先祖门庭!永不添人于名下!愿各支祖宗督促!

  留字以示后人警记!杨仁生字!”

  李靖芸这才知道自己的小男人,脸上那抹苦涩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自家这一支人,本来就人丁稀少。

  却连续出了两个德行有亏之辈,自己的小男人哪里忍得住啊?但是他们身为自己的长辈,自己的小男人对他们可是无可奈何的。

  只不过是这个曾祖父,也是个性烈如火之人。

  看到自己的儿子德行有亏,竟然让他儿子死了之后,都不准他进入祠堂的处罚。

  自己的公公就是一个短命鬼,就更加别想进入祠堂里面。

  难怪自己的小男人,在这个村子里面活的那么小心翼翼。

  祖上德行有亏,他抬不起头来做人!

  只能自己一心一意的用自己的双手,去弥补这些祖上亏了的德行。

  自己公公跟祖父的灵位,以后永远是进入不了这个祠堂里面的了。

  只能是在这个曾祖父的灵位之前,续写一个名字而已。

  表示他自己曾经有过两个儿子,也都曾经传下了后代。

  但是由于德行有亏,不能让他们进入祠堂,以免侮辱了这些祖辈先人。

  “萌萌!按照这么一个说法,爷爷跟爸爸的坟,那都没有进入祖坟山了。”

  “哪里进得了哇?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在那个乱葬岗里待着呢!

  连带的就是我家奶奶,因为是寻的短见。她都进入不了这个祠堂,也进不了祖坟山的。

  你没有发现,这个里面的祖辈先人,就没有一个德行有亏的,而且全都是寿终正寝的先人吗?

  所以寻短见的,横死的,没有后人的那些祖辈,也是进不了这个里面的!

  曾经有个祖先不信邪,把他家德行有亏的先人灵位挪了进来!

  可他家的那个祖先灵位,立都立不起来的!

  一直就是那么趴着!谁去扶都没用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出去吧!

  等到我们百年之后,看看能不能在我曾祖父的灵位之前,有我们两口子的一席之地。”

  杨萌领着李靖芸出了祠堂,开始了全村的散烟散糖之旅!

  收获了一堆的奉承之话,连带着恭喜不断!

  等到再次回到四个圈前,才算是结束了今天的这一场劳碌奔波。

  回到家,杨萌让李靖芸去休息一下,自己来准备吃的。

  可是弄着弄着,杨萌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烦躁,有点不想在家里待着了,新房子在建,田里地里面的活,又没有经常需要招呼打理的东西,过年又还早!

  反正自己的店里有自己弟弟妹妹们在那里打理,根本就用不着自己盯着看着。

  所以这会心里一烦躁,杨萌就动了出去转转的念头,刚好自己媳妇儿还在休假,有时间跟着自己出去旅游旅游!

  一来呢,自己从出生以来,去过的最远地方就是市里。

  虽然可以从拓亚的扫描之中,看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总是不如身临其境的感觉不是?

  再一个,就是可以顺便收集一些其它的种子回来,让自己的种子公司,越来越品种齐全!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杨萌想去看看那个姓毛的嗲嗲!

  在他的领导下,如今自己的国家从此不再受尽欺凌!从而屹立东方万族之林!这样的伟人还是要瞻仰瞻仰的!

  想到就做,这是杨萌的一贯作风,而且趁着忆芩还小,还没有乱跑的能力!也免得担心她磕磕碰碰的事情!

  再加上自己家里现在有车,可以直接开车出去,两口子外加一个孩子,都是基因锁打开了的主,真正说起身体上的累,还真不怎么太累!

  就是一进屋里,这人的身心一放松下来就不愿动弹!

  这也是人的一生这么多年以来,形成的一个习惯!也只有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所有的人才会有这份慵懒!

  杨萌一边忙活着晚饭,一边寻思着这些事情,可手里的活计并不慢!

  这不,还不到半个小时,这一顿晚饭就弄好了!

  “媳妇儿!过来吃饭!小东西要是没睡就抱过来一起吃点!”

  “哎!来了来了!闺女倒是睡着了!这顿饭好像就咱两口子吃!”

  李靖芸本来进屋躺在床上的,哄着忆芩玩,哪想到人家忆芩是说睡就睡的主。

  还没玩上十分钟,人家就困得眼睛直打架,不一会就睡了过去,这下自己也只能躺床上休息了!

  等到李靖芸走进厨房,来到的餐桌前的时候,桌子上面早就摆好了碗筷,盛好了饭,就只等自己过来吃了!

  “小男人!你会一辈子都这么对我好么?”

  李靖芸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点感慨,幸福果然还是要自己争取!

  自己如果没有抓住机会,这个小男人就不知道便宜了谁?

  “你没睡醒吧?怎么说上胡话了呢?赶紧吃饭吧!

  这个家,就我跟你俩能够相处一辈子!

  我不对你好,我要对谁好去?

  忆芩将来那是别人的老婆,跟我们待在一起的时光,顶了天也就二十一二年!

  我跟你说啊!

  进了这个门,那就是夫妻一体!我们就相濡以沫!

  少去弄那些多愁善感!

  那才是过日子的样子!

  对了!媳妇儿!咱俩出去溜达溜达?

  你老公我说起来蛮可怜的,二十二岁了!出门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

  当然去你家的那次不算,要是把那次也算上的话,那就是你家是我到过最远的地方!

  家里现在正好没啥事了!你呢也正好休病假!

  这段时间,要是光拴在家里,就会有点枯燥,不如我们出去玩几天?

  车咱家有,钱咱家也不缺。

  要不咱家三口开着车,在国内可哪去转悠转悠,你说怎么样?”

  李靖芸往嘴里面扒了一口饭,咀嚼的时候抬头看着杨萌!

  发现小男人的神情兴致勃勃,有点不想拒绝小男人的提议。

  想起自己小男人的以前过往,确实是个可怜的娃。最远的地方就是到过自己岳母娘家。

  完了,还没有看见自己岳母娘岳父,长得什么样子?

  那既然他想出去玩儿,自己就陪着他出去转悠转悠呗。

  自己虽然读书的时候出过远门,但那是在读书。

  也没有时间出去可哪转悠,后来上班了,成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就更没有时间出去玩。

  我现在这些条件都已经成熟,既有经济条件,也有陪伴的人员,那还不趁着这个机会,出去溜达溜达?

  等到再次回来上班以后,自己估计以后的日子里,就没有什么太多轻松的日子了。

  “小男人!你想上哪去玩儿!姐姐的这个病假,顶天也就一个月。

  也就是说,咱俩最多也就出去玩上一个月。

  要是开车的话,还想玩好,可就玩不了多少地方的。”

  “那咱就先在省内转转!

  像什么贺元帅的故居啊!

  毛嗲嗲的故居啊!

  还有那个什么武陵源啦!

  还有什么炎帝陵啊!

  南岳庙呀!

  雪峰山啊!

  桑植啊!

  城步少数民族自治县啊!

  德山啊!

  茶马古道啊!

  岳阳楼啊!

  城陵矶啊!

  君山啊!

  洞庭湖啊!

  东江水库,扎西水库啊!

  这些地方你老公都想去看看。

  再有时间,我们就去一趟毛嗲嗲现在睡觉的地方去看看!”

  李靖芸听到杨萌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地方,不禁有点瞠目结舌!

  我滴个小男人哎!

  你这么一圈下来,我们就只能在路上跑了!

  而且你说的这些地方,东一个西一个的,怎么才能够玩好玩够啊?

  你这是打算,在公路上看风景是吧?

  “小男人!你这有点奢望啊!”

  “怎么就是奢望了?”

  “你这怎么就不是奢望了?这么多的地方,你准备走马观花啊?还是只想往那一边跑一圈啊?”

  李靖芸连饭都不吃了,正儿八经的跟杨萌讨论起这个事情来!

  “小男人!你看啊!咱家是在龙阳!最近的地方就是德山,到了德山就离武陵源不远了!

  这条路我们可以玩上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还不会太赶!

  可其它地方就不行了!太分散了!这么一圈转下来!起码得三个月左右!

  这样才不会太赶,人轻松!还能玩好!

  可要是把这些要玩的地方,压缩到一个月之内的话!

  那就只能是在路上跑了!

  啥都玩不了,那样的话纯粹就是找罪受的!”

  李靖芸解释这些事情的时候,杨萌听得挺认真的!

  不过杨萌本来,就是打算出去转悠,外加收集各种各样的种子。

  至于到底能够转悠多少地方,倒是没有去计较那么多!只不过武陵源,和邻省的神农架,肯定是会要去的。

  因为通过拓亚的扫描,全国有好多个地方,都有一些特殊的种子!

  有些的是经济林木,有些的是药材,有些的是蔬菜!还有些是粮食!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