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第二百七十八章 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杨萌把车停在了路边不走了,而且神色还一个劲的变幻。

  这让李靖芸感到莫名其妙,自己这个小男人,这又是怎么了?

  这脸上的颜色,咋就这么变来变去呢?

  “小男人呐!你这又是咋的啦?这脸上的神色怎么变来变去呢?表演变脸啊?”

  听到李靖芸的话,杨萌不知道是想哭呢?还是想笑了?

  他娘的!

  以自己这么聪明的人,竟然被人家给骗傻子似的骗成了这样。

  “媳妇儿!让老公像个傻子吗?”

  杨萌说的话,让李靖芸可是一脸懵逼。

  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个小男人,像他这么聪明的人,要是还是个傻子的话,这世界上哪还有聪明人呐?

  不对!

  自己的小男人,肯定是受到了打击。

  刚才脸上的表情那么丰富,肯定是又羞又恼。

  他这是被人家给骗了!

  要不不会问自己,他是不是像个傻子的话!

  想到这里的李靖芸,强忍着心中的笑意,装作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问道:

  “小男人呐!你这是被谁骗了,还是怎么的?

  你媳妇儿我看你这个脸上的脸色,一阵子青红紫绿的。

  完了又问你媳妇我,看你是不是个傻子!

  你这种情况,只有是被人骗了,以后才会产生的反应呐?”

  杨萌苦笑,自己媳妇儿的表情,自己又不是看不到,虽然表现得轻微,但是那个狤促意味,自己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不就是被人家给骗了吗?

  而且骗得还不轻!

  人家把你家老公,当了个二傻子在那里耍呢。

  我在家里面的时候,听他们说起这个德山,那家伙被他们给形容得,那是悬崖峭壁高千丈,瀑布飞流下九天,云雾滋生呢!

  可是,看到眼前的这个山包子!

  你看看,那就是他们嘴里面所说的悬崖峭壁,瀑布飞流的德山。

  人家善卷先生要想回家,都得飞上飞下的。

  可前面的这个山包子,有40米高没?人家善卷先生,用得着那么飞来飞去的吗?几步路就能走上去了啊。

  所以你家老公刚才一顿子气恼啊!

  他们这是欺负人呐!

  欺负你老公当时没有那个经济能力,肯定不能过来看。

  所以只能是他们说啥就是啥是吧!

  他们说得那么高大上,你老公当时听的可是心驰神往啊!

  要不你家老公今天开着车,不会一下子就朝着这个地方赶了过来。

  就是想看看这个瀑布飞流,然后云雾滋生,悬崖峭壁的德山到底是个啥样?

  我勒个去的!

  就是眼前这个不到四十米高的小山包子,这就是他们给我形容出来的悬崖峭壁,瀑布飞流,然后云雾滋生。

  回个家,人家善卷先生都得飞上飞下的人间仙境?”

  李靖芸听杨萌说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在这车里面,笑得那个畅快淋漓啊!

  哎呦喂!自己的这个小男人,怎么还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从人家嘴里面传出来的神话故事,你还当真了。

  李靖芸转头看向车窗外面,看着眼前的那个山包子,越想越觉得好玩!

  自己的这个小男人满怀希望,就想过来看看,人家嘴里面描述出来的这种人间仙境。

  可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山包子。这就可想而知心里面的落差,到底会有多大了。

  杨萌也在心里面想,从人家嘴里面传出来的那些传说,还真是不能信。那都是人家脑海里面幻想出来的画面。

  对自己的媳妇这么一打岔,杨萌的心境也缓了过来。想起刚才自己脑海里面的所思所想,不禁哑然失笑。

  自己这事太当真了。

  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还是进去看一看吧!

  德山山有德的千古名言,流传那么久却经久不息,总还是会有原因的。

  “媳妇儿!要不咱俩进去走走?虽然被村里面的那些人,给骗了一个贼死。但是既然到了这个地方,咱俩还是先去看看吧!

  虽然可能看不到悬崖峭壁,瀑布飞流。

  不过听说那里的面,还有个什么玩意儿,好像已经流传了几千年,到如今都还光洁如新呢!”

  李靖芸好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小男人,知道这会杨萌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也不想打断自己小男人的这份期望。

  “那就进去看看吧!

  不过我听说,这个里面还是有一个寺庙还比较有名的,应该是叫什么乾明寺!

  它属于我们湘楚大地的一个佛教名胜。

  始建于唐初,为当时佛教第五十三福地,寺院内有金刚塔、慧光塔、峋嵝塔、毗庐阁、断桥、铁经幢、白龙井、乌龙、钵盂泉等等。

  只不过几经沧桑以后,乾明寺保存到现在的文物,仅仅只有铁经幢和两块宋碑了,其它的都是后来建国以后返修的!

  你所说的的那个什么玩意,应该就铁经幢!那玩意确实是历经了千年风雨而光洁如新!”

  李靖芸听了杨萌的招呼,抱着忆芩推开副驾驶这边的车门,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杨萌看到李靖芸下了车以后,把车子又向前面开了三五十米远,找了一个宽敞一点的地方,把车靠边停在了路边。

  这个年代,德山市的发展还没有那么快,所以这个后世的德山公园,现在也没有一个管理的单位,谁都可以随便进去!

  杨萌和李靖芸,抱着忆芩就走了进去!顺着荒凉斑驳的小道,游览了一下金刚塔、慧光塔、峋嵝塔、毗庐阁、断桥、铁经幢、白龙井、乌龙、钵盂泉等等残址!

  杨萌看到这些破败的东西,心里面的滋味并不好受。

  这些东西!

  可都是自己这个国家的先辈,给子孙后代们,留传下来的历史见证呢!现在竟然残破如斯了!

  几年的动乱,到底损毁了多少好东西呐?而损毁这些东西的那些人,全都是些数典忘祖的玩意!

  都该一个不拉的打死他们!

  这是你们自己的根呢!

  自己连自己的根都给掘了,那你们还活在这个世上干嘛呀?

  杨萌路上的沉默不语,让李靖芸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眼角的余光,扫着自己这个小男人的脸色,好像有点痛心疾首。

  以小男人他们那个祠堂里面的保护程度,再看看现在这个地方的破败模样。

  李靖芸心里想到自己的小男人,可能是有点心疼这些破败的文物。

  “小男人!有点心疼这些东西?”

  “嗯!这些东西,可都是历史见证呢!就这么被那些个丧心病狂的败家子们,给祸害成这样了!多可惜啊!”

  杨萌并没有否认自己是心疼这些东西。要是在自己村子里面,如果有谁,敢破坏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那打断手脚那都是轻的。

  就像自己村子里面的祠堂,当年动乱的年代,有几个外村子的,所谓什么卫兵小崽子,要去打烂那些祠堂里的东西,可是被直接弄残了十七个的!

  当时杨家的老村长放出话来,以后只要是谁敢再来,他自己就带着全村子的人,去灭了他们家满门,谁拦谁死!

  这话一出,加上又弄残了十六七个小崽子!就再也没有谁敢来,动祠堂里的那些灵位了!

  所以老杨家的祠堂,可是十里八村保存得最好的一个祠堂!

  而且村里老人们,隔几年就督促村子里面的这些后辈人,全面的检修一遍祠堂里的屋顶。

  不让屋顶烂了以后漏雨,淋坏了祠堂里面的那些祖宗灵位!

  当时要是有那么一帮子人,能像老杨家的领头人一样的护着这些东西,估计是没有人敢来动手的吧?

  转了一圈,杨萌就兴趣缺缺了!残坦断瓦也没什么好看的了!除了见证的这里,曾经被那些数祖忘典的玩意儿肆虐过以外。

  看不出一丁点祖祖辈辈们,曾经的那些劳动智慧了。

  也许,这就是历史!

  突兀的,杨萌心里面就来了这么一句。

  “走吧!媳妇儿!不看了,看着就生气,一帮子败家的玩意儿。”

  李靖芸可是听得好笑啊!这又不是你家的东西,你看着生什么气呀?

  不过想想杨萌的性格,他会生气可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那个护犊子的性格,那可是非常霸道的。

  对于损害自己家里面东西的那些人,那是绝对看不过眼的。

  也就年代久远了!

  要是那种事情发生在现代,而且又被自己的这个小男人知道了!

  估计谁动手,谁就会倒霉!

  不说会把那些人全都弄死,但是被他弄得行动不便,那是绝对会跑不了的。

  按照他的理论,既然不是你家的东西,你可以随便破坏!

  那好!我也可以学着你的来!

  你的身体反正也不是我的,我也可以随便破坏,至于会不会死人?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李靖芸知道的就是,只要是被这个小男人盯上的!就没有一个好下场!不是死了就是进了监狱!

  而且人家手都不用动,说说话就行!让自己这种专门破案的高手,都没有一丁点办法给他定罪!

  家就只说了几句话,你怎么给人家定罪,因为那些非死即伤的人,都是自己弄死弄伤自己的!

  “你现在生什么气啊?都过去多少年了!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