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章 我不揍他,我还惯着他呀?

第三百章 我不揍他,我还惯着他呀?

  杨萌说得倒是轻巧,可李靖芸就有点风中凌乱了!自己的这个小男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呀!

  你在人家做客呢!竟然把人家主人给揍了一顿!

  而且还把人家给揍哭了,想想怎么就觉得有点可乐呢?

  春姐倒是没有觉得,这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萌萌啊,你怎么这么暴力呢?你在人家做客呢,你怎么会把表哥给揍哭了呢?有你这么办事的吗?”

  “他那是该揍!

  我跟你说,我今天还揍轻了。

  他现在可别让我看到,看到了,我接着揍。

  缺心眼儿的玩意儿,竟然把钱全部存银行。

  完了这个家里面的老婆孩子,却在这里跟着他一块挨冷受冻。

  他娘的!我领着他挣钱,是让他干什么用的啊?

  不就是想改变他的这个生活环境吗?

  要不他还住在他那个破逼房子里面就完事了,我何必这么费心费力的拉扯他,让他挣几块钱啊?

  可他好啊!

  他竟然把钱放进银行里面,让它变成死钱了。

  银行里面的那几块钱利息能顶啥用啊?

  我老早就告诉他了,我说别把钱存到银行里面存死期,那个玩意儿不划算。

  我让他去砖厂里面,有多少钱就买多少钱的砖头,放在那里放着。

  我说现在那个城市里面,在那里大搞建设。对这些玩意的需求量特别大。

  等到自己攒多了一点以后,一次性的卖给那些建筑商。

  赚钱肯定就要赚得多的多。

  他竟然不听呐!

  他就没有想过这个钱,拿到手里面太多了招灾惹祸呀?

  你知道你老公上回在你受伤的时候,给整掉的那些人吗?

  那个里面就好几个,就是因为抢劫不成而把那些事主给杀死了的。

  那是因为啥呀?

  就是他妈的,因为死者手里面曾经有几块钱啊!

  这帮丧心病狂的玩意儿,抢不到钱,他就捅人呐!

  而邝文凯这个缺心眼的玩意,手里面有了几块钱,可不安全啊!

  因为他还有一个破德性,他显摆呀!

  这显摆的次数一多了,被其他的那些碎嘴子在外面去一说。

  他们这一家子人还能有好啊?

  你说碰见这样的缺心眼玩意儿,我不揍他,留着他过夜呀。”

  李靖芸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而春姐根本就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了解。

  她那个脑子,根本就有点转不过弯,也不会去想这些事情。

  反正只要自己的男人,没被这个小表弟给揍残废。她就会一直呵呵呵呵乐。

  因为他知道这个小表弟,不会为了自己的男人坏。

  就是因为自己的男人,有些事情做的不地道,或者是做的有点缺心眼儿,他才会挨揍。

  也就只有这个小表弟,把自己的男人当兄弟对待。

  其他的人,就算是看着你家楼起楼塌,他们也不会吱声。

  “萌萌!你真把邝文凯给揍哭了?

  我还没见过他被人给揍哭的模样呢!你告诉我现在他在哪个地方,我去看看稀奇。

  这玩意,一个大男人被人给揍哭了,真挺新鲜的呢!”

  李靖芸听到这个表嫂的话,好悬没笑出声来。

  还真是有点脑膜炎后遗症患者的迹象,这也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你就没想过,现在跑过去看自己男人的稀奇,要是他恼羞成怒之下,给你一顿揍!你咋办?

  你也一块哭?

  “你跑过去干啥?

  等会儿他那个混不咎的性格一发作,给你一顿揍怎么办?

  真是看稀奇不怕事大,等会他回来的时候你就装作不知道。

  可别傻乎乎的去问这问那,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也别在外面去说。

  要不等到小表弟走了以后,他要是揍你的话,小表弟就没办法了。

  你这家里面还有一摊子事呢!

  等会装门装窗户的那些师傅来了,总得给人家烧点茶水,弄一顿晚饭给人家吃不是?

  春姐呀!表弟给你的那些钱,你也别攥在手上哦。

  手里面尽量的别留太多现金,那个东西真是招灾惹祸的东西。

  就按照表弟的那个说法。手里面有多少钱,就去买多少钱的砖头放在那里放着。

  人家砖厂放不下,你们就把他给拉回来,放到你们这个地坪里面码着。

  别说是你们自己买的,就把这些砖头的名义全推到我的身上。

  就说我买得这些砖头没地方放,借你们这边的地坪先放一放。

  要不你们这些砖头,你们都保不住。我的这几个舅舅,我可是把他们看得透透的了。

  只要知道这些砖头是你们两口子的,他们就会觍着脸过来,找你们借砖头用的。

  到时候你们要是不借,他们就会在外面去说,说你们家两口子,怎么怎么地了?

  要是把这些砖头的名义推到我的身上,他们谁都不敢多放一个屁,谁要是敢炸刺儿?我就上他们家去掀桌子。

  你家表弟我正找不着借口,上他们这些人家去掀一回桌子呢!”

  杨萌说的话,让李靖芸感觉到非常的诧异。

  这舅甥之间的关系,看样子是打了死结了。自己的小男人,竟然敢做出上人家掀桌子的这个举动。

  那就证明小男人的这几个舅舅,做得有点出格了!

  要不不会让自己的小男人这么一心一意的,想找一个机会去实现自己的这个愿望,掀舅舅家的桌子。

  舅舅家的这个桌子,可不是这么容易掀起来的!

  这个桌子一掀,那就代表着两代人老死都不会相往来了。

  “萌萌!你可别乱说浑话啊!

  咱舅舅就是做得再不对,顶天不通来往就是,你上人家掀什么桌子啊?

  你这桌子一掀,你把你妈给放在了哪个位置?”

  李靖芸听到自己的小男人,正一心一意的寻找机会,想要掀一回舅舅家的桌子,不禁吓了一跳。

  “靖芸呐!别在意!萌萌这几个舅舅家的桌子,都该掀一掀。我那个老公公家的桌子也不例外。

  他们老邝家的人,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冷血。

  就连我们家邝文凯,都有点这个倾向!

  你都不知道!在你家萌萌拉扯我们家邝文凯之前,我们家邝文凯年年种出来的东西。

  最后的结局,全是烂在了地里!

  就因为这个菜的事,你家萌萌把我家那个老公公,喷了一个狗血淋头,我那个老公公可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们家邝文凯面子小,出不了乡。

  而我又是个大字不识,钱都不认识的主,根本就不能出去做生意。

  所以那些东西最后的结局,除了我们自己吃点以外,全都以腐烂收场。”

  春姐说着说着,这眼睛里面就湿润了起来!

  李靖芸连忙从自己口袋里面,抽出几张面巾纸递了过去!然后把自己的头,转向了自己的小男人。

  “你也别问这些事情,免得你听到以后,还影响咱们的孩子。

  这孕妇一生气可不是小事。

  刚才我把邝文凯揍一顿的原因,就是在这个地方。

  他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是他们老邝家,这个冷血的因子在那里作祟。

  因为邝文凯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老婆孩子,而是他手里面的那几张破纸。

  这种人的这种做法,不是冷血是什么呀?

  你也看到那个彩条布了,那个彩条布里面,是他们这些人的床。

  他邝文凯情愿把床用彩条布围起来,也不把这些窗户门洞先装起来,从而让这些窗户门洞来遮风挡雨,你说他冷血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我不揍他,我还惯着他呀?

  而且我感觉到邝文凯有钱了以后,他的这个冷血因子越来越显现了。”

  李靖芸本来觉得邝文凯这个人除了有点逗比的性质以外。

  看这个人的面相,应该还是一个挺好相处的人。

  可是邝文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在自己的小男人眼里面,竟然会如此不堪?

  也确实不怪,自己的小男人揍他。邝文凯的这种做法,其实有点寒人心了。

  毕竟不是年轻人了,邝文凯的年岁,比自己的小男人可是大了七八岁呢。可考虑的事情,还真比不上自己的小男人。

  这个邝文凯,这幸亏是找了春姐这种脑膜炎后遗症患者当老婆。

  只要是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就会跟邝文凯过不下去。

  也不对!

  要是稍微聪明一点的人,说不定双方一结合,发了大财也说不定。

  “媳妇儿!把孩子给我,你去上车里面拿几块钱,开着车子载着春姐去买点菜回来,买点荤菜回来就行。

  他们家这个大棚里面的菜,还有挺多。

  今天咱俩就只能在这里吃饭了。邝文凯这一时半会儿的,他是不敢回来。

  这点聪明劲儿他还是有的,回来他怕我接着揍他。这会儿肯定是躲在哪个朋友家里面去了!

  他不在家,你老公今天既然碰上了这件事,就给张罗利索了!

  省得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这娘俩还跟着那个缺心眼的玩意挨冷受冻。

  把这事给他张罗利索了,后面的事情,那就随他去折腾了。

  至少这个娘俩,他们不会挨冷受冻了。”

  李靖芸一丁点都没有迟疑,立马就把怀里面的小忆芩递了杨萌!

  然后拽着春姐和鑫鑫出去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