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仅仅只有五个字

第三百一十七章 仅仅只有五个字

  小丫头高琳琳一看见杨萌的身影,立马就奔跑了过来!

  杨萌看到这情况连忙蹲下身子,生怕这个小丫头,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就不好了。

  一把抱起奔跑过来的高琳琳这个小丫头,这才走向了高德全这一家子的跟前。

  高红旗两口子还没有下车,不知道在忙什么?

  “嗲嗲娭毑!快屋里坐!靳嗲嗲,刘娭毑你们也快进来坐!

  看看孙子我的这栋小洋楼,建的怎么样?

  娭毑,刘娭毑!你们去帮我们看看我准备的婚房,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里面的东西,我可是给你们也准备了一套哦!

  而且你们孙媳妇也在里面呢!她现在有身孕,我没让她出来迎接客人!”

  “行行行!我们这就去!嫂子,我们进去看看,能让这孩子特意显摆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太差的!”

  “好好好!去去去!走吧!”

  杨萌对高德全他们这一家子人的称呼,早就做了改变!

  特意去掉了姓!

  听到这样的称呼,高德全笑得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真他娘的不容易!

  为了让这个臭小子,接受自己的这一家子人。愣是让自己这一家子人,花上了三四个月的时间。

  “嗲嗲!靳嗲嗲!你们二位随我来,咱上楼去打点小牌去!上面可是有不少牌友哦!

  不过都是农村里的几个人,输赢都不太大,权当娱乐娱乐了!”

  杨萌抱着高琳琳走在前面,领着两个老爷子走上了楼梯。

  “世元祖嗲!交给您一个任务,这是我干嗲嗲!这位是靳嗲嗲!他们是郎舅!麻烦您老人家,负责帮我陪好他们!

  那个茶几下面还有一副骨牌,我干嗲嗲正好跟您一样,也好这口玩意!靳嗲嗲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这玩意!

  不过想来应该是会的!要不他都没法陪客人了!”

  “这个倒是会!”

  靳所长倒是没有推辞,直接说自己会这玩意!

  那就好办了!

  杨萌把这几个老头子,凑到一块让他们去玩牌。

  自己就抱着高琳琳往楼下走!

  今天杨萌的任务可不轻,迎来送往的事情!也只有杨萌自己能做,因为有些的人,只有杨萌自己认识!

  妈妈昨天晚上就来了!老继父没来,因为家里面实在是离不开人!还有一个老太太需要照顾!

  舅舅家依然没有人过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不过看样子,这是准备把杨萌这一头亲戚,给彻底断了来往。

  李智楠来了!这是唯一一个李靖芸的血亲!首先李智楠是准备把李靖芸接到市里面去,让杨萌去接回来的,可是李靖芸却不干!

  说这仅仅只是办酒,老杨家的祠堂,她早就已经进去过了。

  而且也得到了老杨家祖祖辈辈的认可,对于那些接不接亲的繁文履节根本就无所谓?

  办酒席,只是满足老杨家这边的习俗,再折腾自己的小男人,那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村里面的人,都知道自己这一码事。又不是大姑娘,头一回上门,根本就没有必要那么折腾。

  李智楠坳不过李靖芸,在加上李靖芸到如今,也没有喊过自己一声哥!按照杨萌当时的话,那就是当我媳妇儿喊你哥哥的时候!

  那我才会把你当做亲人,要不你就不要干涉这里面的事情了!

  等到要吃饭的时候,杨萌也把抱着的高琳琳放了下去!

  因为接下来要进行的一些事情,都得杨萌这个家主亲自动手才行!

  搬新家的活特别容易,因为所有的事情杨萌都已经准备完毕,根本就没有什么家具,锅碗瓢盆的东西要搬,只需要人过来就行。

  不对!

  还有一个东西没有请过来,想到这里的杨萌,立马就返回了老房子。

  走进老房子里的杨萌,从老房子里面的神龛上面,把供在上面的族谱,用双手恭恭敬敬取了下来。

  在神龛的香炉里点上香烛以后,双手把这本代表着传承的祖宗遗物举过头顶,双膝跪在老房子里的神龛下面,开声说道:

  “杨家列祖列宗在上,今宏农堂杨氏第二十二代子孙杨萌杨治邦乔迁新居,特来恭请杨氏祖先族谱荣登华厦,以见证后辈子孙荣禄兴衰!”

  杨萌的说话声音并不大,有点像自言自语,但是心里面却满是恭敬。

  不怪杨萌到现在才想起来这码事,这种事情,杨萌的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告诉过杨萌要怎么做!

  以前没有看见人做过,直到自己今天搬新家,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

  杨萌家的神龛上面,只有三个牌位。这三个排位都是进不了杨家祠堂里面去的,所以才会被杨萌供在这个神龛上面。用于享受一点子孙后代们供奉的香火!

  虽然他们在德行方面有亏,或者是寻了短见,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直系先辈。

  对于这些直系的祖先的供奉,自己这个做晚辈的,却是不能少的!因为他们至少还有后人在世,证明他们的香火没断。

  请示过列祖列宗。杨萌又把他们三个人的牌位。从神龛里面取了下来。搁在族谱上面一同用双手捧着,走进了新家!

  村里面准备吃饭的这些人,都已经坐在了流水席上。

  但是看见杨萌手里面捧着的东西,大人们却全都站了起来。

  这是乔迁新居,祖宗们确实得请进来。

  杨萌把三个牌位,恭恭敬敬的请上了新家的神龛。又从神龛下面抽屉里面,取出香烛点燃,插进神龛上面的香炉里面。

  “世元祖嗲!今天要麻烦您一件事情,您是村里辈分最大祖辈!

  今天孙子我恭请您执笔,为我家添名作谱!添丁纳吉!

  媳妇儿!你过来!

  孩子给她娭毑抱着!

  你去打一盆水,里面放上一条干净毛巾!弄好之后端过来!这些事情只能你做!得辛苦你一下!”

  “哎!我这就去!”

  李靖芸把怀里抱着的忆芩,听了杨萌的话以后,递给了邝薇,让邝薇帮忙抱着!

  杨萌的妈妈邝薇,没有经历过这件事情!她的情况与李靖芸不同。

  她进门的时候,可没赶上乔迁新居,所以她的名字到现在也没有录进族谱!

  她要想上老杨家的族谱,那只能等到这种时候!只有在乔迁新居的时候,进了家门的媳妇才可以请得动族谱。

  所以老杨家的这一本族谱上面,可没有她邝薇的名字。

  但是她又过早的下堂改嫁,所以今天在族谱上添名字的时候,杨萌生母的那一栏里面,就只会是一个叉。这是一个进了家门的媳妇儿,请动族普的时间节点。

  生了孩子告慰祖宗的时候,那么男方就可以请动族谱,请求添丁添名。但是那个时间节点,却跟媳妇们没什么关系。

  再次等到这些媳妇儿,能够进族谱的时间节点,那就只能在这个媳妇儿百年之后了。

  那是她的子孙后代们,荣请她们荣登族谱。

  代表着这个女人,在这个家族里面本本分分,勤俭持家,开支散叶,可以荣登家族的谱序,以做留名。

  李靖芸是个有福气的,她新进门就能赶上这么一份荣耀。

  这让旁边的那些女长辈们,都有点羡慕的情节在里面,就连薛玲玥都有点羡慕李靖芸。

  因为她老人家,到现在也都还没有那份荣耀,可以荣登族谱。

  不过接下来,村里面的这些女人们,可能对杨萌的感激只会接连不断。

  因为那些新房子,一栋一栋砌下来,村里面所有的女人们,都有了这个机会。凭她们自己,就可以请动这份族谱,为她们添名纳吉!

  杨萌趁着李靖芸打水的机会,把一些注意的地方,都给李靖芸说了一遍。

  “祖嗲!请您净手执笔,为孙媳妇儿添名作谱,为杨氏宗族添丁纳吉!”

  李靖芸端水的时候,在杨萌的指点下,是连着一把无背椅子一块端过来的,所以放在杨世元的面前,刚好坐着不用弯腰就能洗手!

  “好!二十年祖嗲都没有执笔了!今天喜迎乔迁新居,那就净手为你添名作谱。

  今宏农堂杨氏第二十二代子孙杨萌杨治邦之妇,恰逢乔迁新居,告慰祖先在天之灵,请求添名作谱!在坐的各位宗亲为证,是否允许?”

  “新妇李氏靖芸出嫁从夫,件件皆以宗族为重,谨守妇德,爱惜身名,勤俭持家,和睦邻里,兄友弟恭,孝顺父母,慈严子孙,不忘宗亲,望祖宗怜悯!”

  李靖芸的这番话一出口,在坐的宗亲,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口同声的高声喊道:“观其言,察其行,毓秀女,当入宗,登族谱,留其名。”

  这些口号的全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一个是二十岁以下的。

  这样的口号,杨萌也是第一次听见。杨萌不知道这几句话,是不是宗族里面的媳妇们,上族谱的时候的必备用语。

  杨世元在听到大家的这几句话以后,没有多做停留。

  手在脸盆里面洗干净了以后,又用毛巾把手擦干净。

  从杨萌的手里双手接过族谱,转身走到神龛跟前,把手里的族谱先搁在了神龛的前面,又从神龛下面的抽屉里面,抽出三支檀香,在旁边的蜡烛火焰上点着。

  然后让李靖芸走到神龛前面,把这点着了的三支檀香插进香炉里面。

  神龛下面的三牲,由于今天乔迁新居,这些供奉那都是现成的。

  “今宏农堂杨氏之子孙乔迁新居,新媳李氏女靖芸恭请祖宗族谱,望添名作谱,各位宗亲已然允许。

  现新媳李氏靖芸,上香告慰祖先!

  由宏农堂杨氏之子孙杨世元执笔添名作谱,用以名留谱序!

  今新媳李氏女,家住***乡**村**组,于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初十嫁入杨氏宗族宏农堂杨家祠村,下嫁,杨氏宗族第二十二代子孙杨萌杨治邦迎娶入门!

  …………

  今逢良辰,芳名允许录入族谱,列祖列宗在上,执笔人杨氏宗族第十九代子孙杨世元亲笔。”

  一番敬告之后,杨世元一边高声念,一边用毛笔醮上墨汁,翻到杨萌名字的那一栏,写上了妻,李氏靖芸几个字。

  然后就是李靖芸父亲的名讳,母亲的名讳。如李公某某,李母肖氏某某。

  五个字。

  仅仅只有五个字。

  却让村子里面的许多女人,到死的那一天,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名字,写在这本族谱上面。

  这就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荣誉!除非还有另外的光辉事迹,要不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一个名字的存在。

  如果还有其他的光辉事迹,那就会在另外的一本叫做另册的传记上面,记载着这个女人一生的光辉事迹,点点滴滴都不会遗漏。

  因为这个女人拥有那些光辉事迹的话,这也属于光宗耀祖的事。

  那就会记入到另册里面,从而传颂后世子孙。

  等到杨世元把族谱上面的字迹晾干以后,这才合上族谱,并且搁在了神龛上面。

  杨萌等到这个时候这才走上前来,从神坑上面把族谱拿了起来。

  打开神龛上面的一个抽屉,把手里面的这本族谱放了进去。

  又从裤子口袋里面掏出一把锁头,把刚才放族谱的抽屉锁了起来,并且把钥匙扔进了神龛里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