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孩子邪性!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孩子邪性!

  杨世元的话,让高德全有种掩面而逃的冲动,自己的字还比不上杨世成的。

  按照眼前这个老头子的说法,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可狗的肚子,被刚才那个写人情簿的老头子占据了!自己得去钻什么肚子哦?

  “老兄弟啊!说实在话,要是按照你刚才的这个评价。

  老哥哥我,估计可能是到活猪肚子里去了。

  我的那笔毛笔字,还赶不上那个写人情簿的大兄弟。”

  “呃!我这话里的意思,有点那啥是吧?你写的字我倒是没见过,不过我也跟你说声实在话。

  就连我自己,我都不敢跟你家那个干孙子比字儿。

  那个小王八蛋,天生就自带打击人的功能!

  他跟你说个笑话,那个写人情簿的老家伙,你刚才也看见了是吧?

  那个老东西,是个老道士!

  你知道那个小王八蛋的毛笔字,是跟谁学的吗?

  就是那个老东西!

  可这个小王八蛋,他是真聪明啊!这个老东西就教了他一个月,然后小王八蛋写出来的字,就把这个老东西给比下去了。

  可这教出来了徒弟,却能打死师傅。

  这个老东西一看小王八蛋这么聪明,就起了收徒弟的心思。

  可你家那个小王八蛋,他说话太气人呐!

  小王八蛋说:老子这一辈子,可不想跟鬼打交道。

  于是那个老东西就诱惑他呀!

  说你要是跟我当徒弟,我就教你吹拉弹唱玩乐器。

  你要学会了这些东西的话,将来就特别容易找到小媳妇。

  小王八蛋特鬼,他就跟那老东西说:那你得先教会我,如果我要是学不会,可不就是上了你的大当吗?

  于是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反正只要这个老东西手里面有的乐器,这个小王八蛋就样样都玩得贼溜。

  当时把那个老东西给喜得呀!那个大板牙都能杵到耳后根去了。”

  杨世元端起酒杯,泯了一口酒,吃了一筷子菜,又接着说道:

  “可是小王八蛋以还在读书为由,愣是没跟那个老东西学这些玩意。当时把那个老东西,可是气得不要不要的!

  当时为了这事,那个老东西还特意上门去,跟小王八蛋他爷爷说起这码事!

  可那个小王八蛋他不听呐!

  一口咬死了,这一辈子就是不去跟鬼打交道。

  第二年吧?好像是那个时间段里!小王八蛋的嗲嗲铁瞎子,就没钱送小王八蛋去读书了!

  你都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这小王八蛋,他跑到那个老东西家里,拿了一只唢呐!

  然后就躲在他家的老房子后面的山里,吹了整整一天的唢呐!连饭都没吃一口!

  可他这吹一天的唢呐,就把村里的这帮子人给害苦了!

  这孩子邪性!

  那一天,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随着这个小王八蛋的唢呐声,哭了一整天。

  你都不知道?

  像我这种火爆脾气的人,那一天都哭得这个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

  那些家里面有孩子的,那就直骂娘了!

  我们村子里面的那一天呐!所有的孩子都哭的撕心裂肺!

  可是明明知道自己家里面的孩子哭得那么撕心裂肺。心疼的不行。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去阻止这个死王八蛋,继续吹唢呐。

  一个是对这个小玩意儿可怜!

  二一个也是知道这个孩子他的心里苦。

  没爹没妈长到这么大,却又把他的出路给堵死了。这心里能不苦嘛?

  那一年小王八蛋十二岁,说出来一句话让所有听着的人,都眼泪八叉的。

  他说呀!这就是他自己的命!

  既然命是这样注定了,那就不想去反抗了,这辈子就这么滴吧!

  那个老东西,以为这回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又提起学徒这一码子事。

  可这个小王八蛋冲着那个老东西说:

  他说:祖嗲呀!

  你这一辈子都在跟鬼打交道,他们就没告诉过你,他们这些东西都不能沾呐?

  他说你本来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你却去跟这些鬼打交道。

  那些鬼,难道他们就不寂寞?

  平时他们想跟活人说话都说不上话,好不容易找着你这么一个能跟鬼打交道的人,他们难道不会找上你呀?

  你说一个活人,老是被鬼找上门,他能有好事情吗?

  您可能不知道哇!

  我在你们家里面睡了两宿,可是那两宿晚上,可都看见你呀!

  大半夜的闭着眼睛起来,在屋子里面手舞足蹈的,有点吓人呐!

  所以你家孙子我啊!

  这一辈子,可是不愿意去跟这些玩意打交道的,您还是饶了我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那个老东西才死了这一条心。”

  高德全听着杨世元,讲着这些事情,可是听着听着,这后脑勺上面的头发,就一根根的竖了起来,头皮也一阵发麻!心里一阵发怵!

  旁边一直没有出声,听着这两个老头对话的靳所长,也没有好到哪去!

  老一辈的人,对这些东西可是相信的紧,哪怕就是国家干部,也并没有列外!

  高德全,是真替自己的这个干孙子感觉到可惜。

  就凭这个臭小子的聪明伶俐劲儿,如果一直有书读的话,将来可能就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才。

  虽然现在也不错,但是高德全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

  “萌萌!你真的给娭毑准备了这么一套玩意吗?”

  正在抽空扒拉几口饭的杨萌,被靳庄妍的话给打断了!杨萌一听靳庄妍所说的话,就知道老太太说的是啥玩意!

  “对呀!就是没有这么大,是根据你们现在家里的房子面积来的!

  我弄这套玩意的时候,就想到你老可能也会喜欢这玩意!

  从您的行走气质方面,孙子我就觉得,您应该是用过这些东西,或者是见到过其它人,用过这些东西!

  我也说不出原因,就是一种心里的直觉!您喜欢兰花,那些花板上面可都是兰花哦!

  只有三进,高低踏板,矮柜,梳妆台,等等家具都一应俱全呢!

  等过完年了,到时候我就会把那些东西,全都拉到您的家里面去,给您装上的。

  娭毑!你可不能怪孙子我,没有想起来孝敬啊?我也是在弄这玩意的时候,才想起来这码子事的!”

  “你这傻孩子!娭毑怪你干啥?娭毑小时候,确实用过这些东西呢!

  只不过后来,在那几年动乱的时间里面,却全部被毁啦。

  现在想想都有点可惜呀!

  好多祖上传下来的老东西,就这么没了,作孽咧!

  等到现在,就是想找人打造一张那样的雕花大床,都已经找不着人了。

  要不是你今天,让娭毑去看你的那张婚床。娭毑都不知道,我家孙子还有这么一门手艺呢!”

  靳庄妍现在看着杨萌,完全就宠溺到心旮旯里面去了!

  现在这个时间段里面,谁要是说上杨萌一句坏话,估计这个老太太都能跟人家拼命!

  因为这老人家宠溺起人来,那完全就是不讲道理的!

  说自己家的人好,那没事!

  你要是讲她家人的不是,你看看她们会怎么对你?

  都能把你祖上的几十代,都给你连着一块怼!

  “嘿嘿嘿!就是多琢磨琢磨!那玩意就是费工夫,其它的都不难!”

  李靖芸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那是对别人来说挺费工夫!

  对你来说,也能说得上是费工夫?挥手之间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也好意思说费工夫?

  靳庄妍也直翻白眼,这个臭小子就是这个德性!

  你说毛笔字写得好也不是太难,就是多练练!

  可你一个多月的练练,却让一个几十年书写毛笔字的人,脸红耳赤,羞愧难当!

  你说设计图样也不是太难,也就是多想想!

  可你的这个多想想,是多多少时间呢?

  三五秒钟是吧?

  当时从拿到纸起有五秒钟没?随手就画,转眼就成!这就是你的多想想?

  你说装修一个店面,也不是太难,也就是多寻思寻思!

  那个娭毑不做评价,因为娭毑不懂那行!

  可你说开个公司也不是太难,就是理清楚一些注意的事情而已!

  可是乖孙咧!

  你知不知道,你家红旗叔叔因为这件事情,可是被你打击得不轻呢!

  一个劲的说自己,当年肯定上的是一个假大学,要不当年怎么就没有你这么一个半文盲的本事?

  当年你家红旗叔叔,注册公司的时候可是忙得满头包啊!

  而你现在嘴里的这个多琢磨琢磨,估计也就是分分钟事情是吧?

  靳庄妍的思维还在继续,可杨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刘娭毑!这种大床,我给您也打制了一张!

  不过您那张床的花板,我给您雕刻的是牡丹图案!

  因为我看到过您,穿过好几件牡丹图案的衣服,觉得您可能对牡丹图案又偏爱,所以就雕刻了这种花卉!”

  “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哦?”

  刘娭毑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随着大姑子过来吃顿流水席,还能得到这份礼物。

  可靳庄妍,却在杨萌开口说出这件事情以后的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巧。

  这是看在自己这张老脸的份上,才给自己的弟妹也准备了这些东西的!这是怕自己家里有了这个玩意以后,自己的这个弟妹会羡慕嫉妒呢!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巧,靳庄妍拍了拍刘娭毑的肩膀后面,说道:

  “弟妹啊!我孙子既然给我们准备了这些东西,那我们就收着。

  在以后的日子里,多疼他一些就可以了!”

  刘娭毑还能说啥,遇到了这种挠着了心里那块软软肉的东西,想让自己说不要?那是不可能的!

  李靖芸就在旁边这么看着自己的小男人,打理着这一切!

  李靖芸的想法,可能比靳庄妍想得还要远些,因为自己还在这个老太太的老公手下当差,自己的小男人,这应该是在这里,为自己的将来铺路!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