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二十章 这就不得了了!

第三百二十章 这就不得了了!

  杨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个举动。

  让自己的媳妇,跟自己给的干娭毑,都从心底感动不已。

  一个人,是觉得这个孩子心思细腻,照顾到了老人面子上的方方面面。

  这种床,如果自己家里面有,门对门的弟媳妇,那是经常能够看见的。

  看见了这种带有艺术性的东西,就没有一个人不喜欢。

  可自己的弟媳妇再怎么喜欢,自己也不可能,把自己也喜爱的东西让出去不是?

  那就只会出现一个结果!

  自己的弟媳妇,看到自己家里面的这套玩意以后,除了羡慕以外,就只能还是羡慕。

  有可能,还会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这个孩子,为了解决自己的这个麻烦,竟然给自己的这个弟妹也准备了一套。

  而且还是按照她的那个性格喜好来的。他通过仔细的观察,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媳妇,非常喜欢牡丹的这个图案。

  所以在这张大床的花板上面,就给她雕上了牡丹的图案。

  孩子的心思细呀。

  要是平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孩子还不知道人家的喜好呢?

  那种情况之下,怎么动手?

  除了临时问过了人家的喜好以后,才能去动手。

  可是这样一来!

  那效果就不会一样了。

  同时准备好的!

  那就证明这个孩子的心里面,有你这个亲戚。

  如果是后来添补的,这份情谊就会减弱不少。

  而李靖芸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小男人,说过了要给自己打造一个乾坤,现在就是在那里身体力行。

  给眼前的这个刘老太太,准备了这么一张雕花大床。

  等于说让自己的所长天天晚上,能够看到这一切。

  从而就会让自己的这个所长,在心里面的印象就会增加不少。

  何况现在还能扯上亲戚。

  虽然是一门干亲,但是以高德全他们一家子人,对自己小男人的喜爱。

  爱屋及乌之下,自己的所长肯定就会对自己,这个干外侄孙媳妇另眼看待。

  两个人的想法不同,但是都感觉到杨萌的这个举动,都是为了自己好。

  “娭毑呀!床是给你们打制出来了!

  可要给你们弄到家里面去,可能得过完年以后了。

  到时候我用车拉着这些东西,直接上你们家里面去给你们装好,也免得你们自己麻烦。

  有些的东西你们自己装,可能会有点找不到头绪。不像我在心里面,早就有了各种的先后装配顺序。”

  靳庄妍现在心里面,可是欢喜得紧。自己都有多少年,没有睡过这种雕花大床了。

  靳庄妍好像还记得,自己做姑娘的时候,那时候家里面的条件,那是相当的优渥。

  自己的娘家,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富裕阶层。

  可是解放以后,又经历了那些年的动乱。

  只要是家里面,带有一点文化底蕴的东西,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全都付之了一炬。

  现在想想都有点可惜,但是于事无补啊!而且毁掉了的东西,那就等于是,已经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

  不过现在又好了!

  自己的这个干孙子,又给自己圆了这个梦。

  自己曾经多少次跟高德全说过,说自己想拥有这么一张雕花大床。

  可是高德全通过这么多年的明察暗访,也找不到这种工匠了。

  现在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通过机器加的工。没有了这种手工打制的灵性,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比较呆板,完全不像自己干孙子家里面的这种雕花大床。

  九进十八抬头!这种规制放在古时候,完全就富贵人家的嫡女,才有的待遇呢!

  光这张婚床的打制费用,就能够一个五口之家,生活上好几年了。

  …………

  “…………后来呀!

  铁瞎子死了!

  也幸亏这个铁瞎子死了,要不我跟你说这个孩子就毁了。

  这孩子的性格,可能有点像他她妈?倔强!

  什么事情,他还不服输?

  这有一说一啊!

  这个孩子在地里面,可是一把好手。在村子里面,就没有一个人在农活方面,能够干过他的。

  孩子发家,就是今年的事!

  可能你们也看见了!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

  孩子的日子一天天好过,这手里面的余钱就越来越多。这个孩子心里面总记得村里面的这些人,曾经对他的帮助,这不这孩子就想着回报回报。

  你知道这孩子是怎么干的吗?

  他就说只要你们谁家砌新房子,他就送给那户人家10万块砖头。

  10万块砖头是个什么概念?

  就拿这个孩子,现在的这栋小别墅来算。

  他这栋小别墅总共的砖头用量,只有8万多块。再加上了一些串梁框架,就成了这个样。

  加上围墙的那1万多块砖头,可以说每一家得到10万块砖头以后,都能建造出来一栋,眼前这样的房子连带着围墙。自己基本上都不用再往里面,添置砖头这种事情了。

  孩子的这栋小洋楼,是我们这个村子里面的头一栋。

  但是你们知道,通过孩子的砖头一送,我们村子里面,将来会有多少栋这样的房子吗?

  总共加这个孩子家,村子里面四十八户人家,却有九十六栋这样的房子。

  村子里面的男丁,只要是满了24岁,都有他们的一份。

  当然了,这批房子不可能是一下子就建了起来,根据我的推算,起码得两到三年。”

  “老兄弟啊!按照你的这个说法,我家的这个干孙子。

  可是为这个村子里面做了不少贡献啊!

  按照你们老杨家的祖先传统,像他这种事情,能不能够记入另册?”

  “孩子的名字进入另册,那是肯肯定的!

  像这种大规模的善举,要是还不记入另册。那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进入另册当中了。

  他这属于是恩泽父老乡亲!

  而且我估计这个孩子,不但会进入另册,说不定到时候在老杨家的祠堂里,还有称宗作祖的希望!”

  “称宗作祖有点夸张了吧?

  一般称宗作祖的前辈,那都是福荫一方的当世善人啊!”

  “孩子现在的所做作为,离福荫一方,你以为还会要多久啊?

  我们村里,现在被他这么一带动,你以为他离福荫一方还会要多久,顶天两到三年时间就会如此呐!

  你知道我们村里面今年种的那些油菜吗?那就是孩子带动起来的!

  我今年五十有九!

  几十年来,就从来没有见过油菜竿子,能够长得像鸡蛋那么大的!

  可我们今年就已经见到了,而且我们村里面的每家每户,都种了不少这样的油菜。

  根据我们的估计,以这个油菜秧子这样的长势,到明年的油菜收割的时候,那收成那绝对是要翻好几个翻的。

  这就不得了了!

  像这种事情出现过一次以后,这十里八村那就没有不知道的。

  十里八村一知道,上门来请教经验的这肯定会络绎不绝,而且求购这些种子的人肯定也会不少。

  随着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老哥哥。你说孩子要想福荫一方,他能有多难?根本就不费劲呐!”

  杨世元的话,让高德全陷入了沉思,孩子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能可圈可点。

  对于孩子有没有那份福荫一方的能力,高德全是毫不怀疑的。

  这个孩子天生就有一份让人亲近的能力。

  围绕在这个孩子周围的人群,肯定会越来越大。

  受到这个孩子提携的人,肯定也会越来越多。

  这样一看起来,这个孩子将来的出息还真是不小。至少将来名声远扬,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事。

  人生在世啊!

  只有名和利两件事。

  只要孩子一直按照现在的做法走下去。

  这两件事情,对于这个孩子来说,那将是唾手可得。

  那么在老杨家的祠堂里面,将来称宗作祖,还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自己在家族里面的名声,也是因为自己的当官以后,才在族谱上面留下了不一样的记载。

  但是要想进老高家的祠堂里面去称宗作祖,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根本就办不到的事!

  祖上比自己的官衔高得多的人大把的都是,也没看见他们的名号后面,能够写上某某某某祖宗。

  由此可见,真正的称宗作祖之人,无一不是福荫一方的当世善人。

  “是啊!孩子的这份成就,还真就不是我们这帮老朽之人,能够揣测得了的。

  孩子这前面的小半辈子,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

  这难道就是老天爷对这个孩子的考验?也只能这么想了。”

  这里只有靳所长的感触最深,这个臭小子那只是福荫一方,现在都可以说是福荫四方了!

  一次狠手,让周围的四方,可以说是罪恶绝迹。

  反正现在市里面现在的刑事案件,这一个多月以来,一件都没有发生。偷摸扒窃的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己所里的那些人,现在每天除了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外,可以说是闲得发困。

  有些的人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些人就完全觉得不可思议。

  知道的人,不会多嘴说出这件事情。不知道的人,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轻松的地方,适合养老。

  这么说,并不是说自己的这个辖区里面,每天就没有人死亡了。

  不但有,而且还不少!

  年纪轻轻的也多,但是死亡的这些人,全都是稀奇古怪的死法。

  通过调查这些人的来历以后发现,有不少竟然还是穷凶极恶之徒。

  不过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到了自己的这个辖区以后,都没有来得及做恶,就已经命赴黄泉了!

  这让自己的这个派出所,不知不觉中间捡了老多的“死鱼”。把所里面的那些人,可是乐得不轻。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也就头半个月是这样,到了月尾,这种情况就再也看不到了!

  所里有几个小玩意儿,曾经问过自己,这是为什么?

  可是自己,能把这种事情说出去么?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