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这是什么神逻辑?

第三百三十九章 这是什么神逻辑?

  杨萌说的这些话,听在李靖芸的耳朵里面,可就不是滋味儿了。

  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他们老杨家,培养孩子的胆量竟然是这么培养出来的?

  你还不能说他们这么做有错,因为这么大点的孩子,肯定是有大人呆在旁边看护,不会让这么大点的孩子,受到意外伤害的。

  我就说嘛!前两天搬家的时候,外面那么大的鞭炮声,自己的这个小男人,为什么会抱着小忆芩往鞭炮旁边凑咯?原来这个根子在这里!

  李靖芸通过这么一回想,还真发现了杨萌已经这么做过了。只是当时自己的小男人,并没给自己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自己看到小忆芩那个丫头,对这些玩意儿并不怎么太害怕,自己也就没有去管这件事了。

  哪里能够想到,这是他们老杨家判断一个孩子,将来成长高度的一个手段。这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种奇葩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啊!

  现在连自己的孩子,将来受到的培养方式都这么的与众不同。

  不过只要自己的小男人能够保证孩子的安全,他愿意怎么教,就让他去怎么教去!

  男孩子皮一点无所谓,如果也能像他的爸爸这样有本事,那自己将来就不用操心了。

  “我不管这些,反正那也是你儿子,你到时候愿意怎么教,你就怎么教!只要他们将来,能够跟你一样有本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个可能比他老子我,肯定要强不少,至少不会像他老子一样,是个半文盲!

  他们几个的起点,可比他老的可是要高得多了。不管从哪一方面都是这样,从身体素质到经济条件,都是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他们要是再不成才,那老子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严父。

  在我们老杨家,祖祖辈辈就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今后屁股开花的事情,那可能会是经常看见,到时候你可不许护着他们啊!

  那样不是在那里心疼他们,而是在害他们!

  小时候他们没有是非观念,可能对一些什么事情能做,一些什么事情不能做,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所以在他们的成长当中,难免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过错。在这种时候,就需要家长们的管制了?

  好多人都说孩子不能打,我说那都是狗屁。只有挨了打,吃了亏上了当,他才会长记性。

  你跟他们正儿八经的好好说话,他可能转背就忘。

  就跟小时候,我揍他们这帮小伙伴儿似的。有些时候你跟他们好说好商量,他们全当你放屁。

  所以我对他们这帮小伙伴儿,说什么事情最多不超过两遍,到了第三遍,我就不说了,我直接就动手揍人。

  所以我就折出了这么一个门道,小孩子你跟他们讲不清的时候,就得揍。

  你一揍他,他就记住了,下回这种事情不能干,一干家里的老子会揍人的。”

  李靖芸嗔怪的白了杨萌一眼,揍人你还有理了?不过自己小男人说的这种事情,还真是比较常见。

  不是说自己拥戴这种体罚孩子的行径,但是有些时候。一些小孩子确实是胡搅蛮缠,你根本就跟他说不清楚道理,而且他也不听你讲道理。

  自己从警的这几年,这样的例子见的可是太多了。

  所谓的忤逆子是哪里来的?

  都是那些大人给惯出来的!

  真要是像自己的小男人所说的一样,要是有这么一个严父在旁边看护。

  你要是犯了这样忤逆的错误,就给你一顿死的胖揍,犯一回揍一回,看你能够忤逆到哪里去?

  而且李靖芸对于自己的小男人,今后管教孩子一点都不担心。

  自己的小男人有那种让人下跪的本事,限制人身自由的本事。

  要是自己家里面的几个皮猴子,犯在自己的小男人手里面。

  那个场面估计会有点惨不忍睹,那个屁股被竹枝抽得开花,那是指定的,你想跑都跑不了!

  不过李靖芸估计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小男人,打开了人体的基因锁以后。

  从智力到情商,应该都不会太差,所以对于这种犯了错后果,可能会记忆深刻。

  特别是在见识他们老子的恐怖武力以后,估计都会乖乖巧巧,尽量的不去犯错。

  李靖芸想到这里,这心里面反倒有一点跃跃欲试。就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被他老子揍了以后,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我说媳妇儿!你这脸上的表情有点丰富啊!我怎么感觉到在你听到,我要揍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你怎么好像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呢?”

  “想到了好玩的呗!”李靖芸随口就说道,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小男人的反应。

  “孩子挨揍了好玩?”

  杨萌有点傻眼了!听到李靖芸的话,连手里忙活着的事情都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神逻辑?

  这孩子挨揍了有什么好玩的?

  “我在想我肚子里面的这四个皮猴子,将来在你的面前绝对会非常听话,要不他们的屁股估计会开花!

  你想啊!在你这么一个爸爸的跟前,犯了错以后,除了乖乖的被揍一顿死的以外,想跑都跑不掉。

  估计他们只要犯一回错,知道逃避不了这种惩罚的后果以后,都会变的乖乖听话的。

  只是我希望啊!不要把孩子的那种闯劲给磨灭掉了。”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的媳妇儿想到了自己这一身本事,对自己儿子将来的“悲惨人生”,正幸灾乐祸呢!你这妈当的!算不算没心没肺?

  杨萌把手里的事情捡起来继续忙活着,因为杨萌这支人,过的是早年。就是年二十九的晚上过完十二点,年三十的凌晨就得吃团年饭。

  所以小两口子一直就在厨房里,一边说着这些家常里短,一边忙活着这顿团圆饭。

  搬进了小别墅,但是厨房里面还是烧的柴灶。

  厨房在小别墅的后面,是另外建的一栋小三间,厨房与正房之间有个四米左右的间隔,不过中间建了一个雨廊,连接着厨房前门与正房的后门。

  中间的间隔,并不是那种天井似的建筑,所以两头并没有封闭起来。

  忆芩早就被杨萌哄睡了!

  只不过等会吃饭的时候,可能还得折腾醒这孩子一遍。

  今年的这顿团圆饭,对杨萌来说很特别。因为今年一年,日子过得大起大落。

  先是老爷子去世,这个家就剩下了自己孤零零的一个。

  不过后来遇到了车祸现场,救出忆芩以后,一下子就为自己这个家里增添了两个人,这才让杨萌把那份孤独感去掉!

  等到团圆饭一吃,就代表着进入了新的一年。新的一年里面,希望是大大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家庭里面即将添丁进口,还因为自己能够帮到这些儿时的玩伴,让他们都能免去劳碌奔波,在家就能发家致富。

  “小男人!村子里面,全都是过这么早的年吗?这半夜三更的过年,你媳妇儿我还是头一次遇上呢!”

  李靖芸在灶坑前看着火,听着自己小男人的指挥增减柴禾。想到这大半夜的过年,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不会啊!整个村子里面过这种早年的就我们一家,因为我们这一支是大房!

  所以什么事情都得带头,这不过年的事情,也是大房的人先起头。

  现在村子里面,大房的人就剩咱俩了!不对!是又增加了六个!

  虽然还有四个没出生,但那也是大房里的人!”

  杨萌说的话,让李靖芸感觉到一阵戚戚然。自己的小男人,这是孤独的太久了么,现在连还没有出生的人,都算在了这里面。

  确实,单独一个人过日子的那种情况特别不好受,所以小男人的这个心里面,肯定是特别的孤独。

  自己曾经也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向,应该朝哪一方面发展。

  当时自己养父母的离世,让自己感觉到好像天都塌了。

  这并不是说自己解决不了生活上的问题,而是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朵浮萍,飘飘荡荡的,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将来会走向哪一个方面?

  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着落,会是在哪一个方向?那段时间里面,自己整个人心里面都空空荡荡,没着没落的。

  “媳妇儿!退火!都弄完了,用不着那些火了!你退完火以后先去洗手,我去把咱家姑娘给抱起来,要不等会放鞭炮的时候,怕把这个丫头给吓着了。”

  “行!你去抱吧!我去洗下手!小男人,我家这灶还挺好烧啊!一点余烟都没有返回来!”

  “那是!你也不想想是谁动的脑子,你老公我想出来的玩意,能有差的?”

  “臭美!赶紧去吧!”

  李靖芸也从灶前站起身子,跺了跺脚,这才走了出来!

  绕到灶后,从水缸盖上拿起水瓢,转身揭开瓮坛盖,把瓢伸进去舀了一瓢热水,端着走向了洗脸架。

  把水倒进洗脸架上的脸盆里面以后,伸手试了试水温,有点烫!

  连忙又去水缸里舀了一瓢冷水过来,倒进去一半,再次试了试水温,行了!

  把还有半瓢的冷水倒回缸里,水瓢搁在缸盖上,再次走回洗脸架旁边洗手。

  “媳妇儿!进来换身衣服,今天咱家全部都穿新衣裳,从里到外都是。我和闺女刚换完,你也进来换一身!我把衣服给你摆在床边了啊!”

  李靖芸并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时间,在家里面,有了自己小男人这块活表,也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去注意时间。

  张口问一句,就能得到准确的时间数字。

  听了杨萌的话李靖芸并没有磨蹭,过年换新衣裳这个传统习俗,在哪个地方都有!

  “好!我就来!你先放在那里就是,我得把手擦干!”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