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五十三章庙嘴卡门昂?这是什么鬼?

第三百五十三章庙嘴卡门昂?这是什么鬼?

  三十晚上!

  老杨家的祠堂前的戏台上面。

  主持人是村里的一个高中生,女的,也是杨萌曾经的跟屁虫!

  不过现在却出落得亭亭玉立,青春洋溢了!

  名字叫做杨丽!辈份姑奶!

  看着台下乌泱乌泱的人头,杨丽并没有一点怯场,拿着话筒站在了戏台的中央,开口主持了起来。

  “大家好啊!我呢叫杨丽,是今天这台晚会的主持人。

  大家别笑!我知道我的普通话,说得不怎么太标准。

  可是这又不是什么正规场合,只是我们村里面的人们,自娱自乐的一种消遣。

  所以我这普通话标不标准并不重要,只要你们能够听懂就行!

  我跟你们说,要不是萌萌非得让我上来主持这档节目……不对!这台晚会,我是打死都不会上来的………”

  杨丽这个丫头一上台一开口,下面的这一帮子人就笑成了一团。

  杨丽的普通话确实不怎么太标准,而且带有一口浓重的龙阳腔调。

  龙阳腔调大家都很熟悉,虽然台下的大部分人,都不会说这种龙阳腔调,但是并不妨碍这些人能够听得懂。

  杨丽看到自己说的话,引来下面的人群一阵哄笑。

  并没有去在意这些笑声,而是想起杨萌吩咐自己的话,根本就不要去在意下面这些人的笑声,你只管按照你自己的方式方法,去把这些需要主持的事情表达清楚就好。

  “下面呢?我们有请县里的领导,罗县长上来讲话!请他为我们的这台晚会做开幕辞!”

  罗县长跟杨春河这一帮子人,其实也在台底下!刚才听到这个小丫头的报幕,也是一种轻笑。

  不过显然,这个小丫头的胆气比较足,没有受到台下这些笑声的影响。

  而是表情自然的,报着她自己的这些主持任务。

  罗县长听到台上的小丫头,点到了自己的名字,也连忙起身走了上去。

  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另外一个话筒,打开开关以后并没有犹豫,开声说道:

  “大家好啊!我也学着我们小主持人的口气,先给大家问一个好吧!

  我呢?对这个村子里面并不陌生,因为这里有我的一个战友。

  今年听我的这个战友说,咱们村子里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下来看看。

  大家都知道!

  我那战友让我下来看看,可并不仅仅是让我下来看这台晚会的。

  他想让我下来看的,是看这改革开放十多年以来,咱们村子里面取得的一些成绩。

  说实话!在咱们这帮父老乡亲的面前,我这个县长是当得不称职的。虽然我也在为这个县里面的发展谋出路,找门路。

  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到如今,也没有找到一个最适合我们县里面发展的思路。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我这个当县长的眼光,竟然不如你们村里面的一个小伙子?

  其实吧!大家不要觉得我当了一个县长,就能比别人强到哪里去?

  就像现在,我的眼光只看到了我们县里面的这一亩三分地。而你们村里面的这个小伙子,却为你们大家看到了前途。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算我是个县长,我也不例外!

  这个小伙子给咱们这个村子里面,做出来的那份规划,让我这个当县长的感触良多呀!

  那就是这个人呐!

  必须得有超前的眼光,能够从市场中的一些细微之处,找到一条条的财路。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得靠我们广大的劳动人民,开动你们的脑筋,睁大你们的眼睛。注意着周围那有可能给你们带来财富的一条条道路。

  不等不靠,用我们勤劳的双手,去创造属于我们的那份财富!

  在这里我祝福我们杨家祠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在场的其它地方的村民,也希望你们紧跟杨家祠村的步伐,学习他们的长处,跟他们多取取经!

  学到了他们的成熟经验以后,你们也能改变眼前的生活状况不是?

  好了!我的话就说这么多,祝大家都有一个愉快的新年,合家欢乐,团团圆圆。

  下面,我把话筒交还给我们的主持人,让她给我给我们主持下面精彩的节目!”

  罗县长的话音一落,下面所有的人就鼓起了掌。这个县长,很对这些老百姓的脾气。没有那么高高在上,也没有说那么夸夸其谈的话语,说的都是一些与老百姓生活习习相关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既然县长下去了!那大家就继续听听我这个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呀!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我们的劳动人民,也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

  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也谱写出来了一曲曲新歌。

  有请我们老杨家的儿媳妇,李靖芸李女士上来唱一曲新歌。

  这曲新歌的名字可能大家都熟悉。那就是久唱不衰湘南民歌的《浏阳河》。

  作曲的人呢,那得追溯到1951年之前的,朱立奇和唐壁光老先生身上去了。

  但是填词却由李女士的丈夫,杨萌杨先生填的一首新词,用来表达我们劳动人民,对这个充满机遇的改革开放政策的热爱!

  音哟响起来!不对!音乐响起来!谬者卡门昂!”

  先不说其他的,光说这个小丫头的主持风格,就把台下的这帮人给笑疯了。

  土不土洋不洋的这番普通话还不说,都是上高中的人了,你连个英语的发音都不标准,这就是有点丢人了。

  这还是在听到头一句音哟的时候,反应灵敏的杨萌就知道,这应该是提示后面的人放音乐磁带!

  于是一把就把录音机的按键摁了下去。《浏阳河》那熟悉的曲子响起,这才让杨萌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庙嘴卡门昂?

  这是什么鬼?

  “新中国,

  走过了几十年,

  改革开放的春风,

  吹进人民心里面,

  开明的新政策,

  实行的真正好呀,

  勤劳致富奔小康啊,

  依呀依子哟!

  新中国!

  走进了好时代,

  领导人的高瞻远瞩,

  使得旧时换了新颜!

  人民当家做主致富忙哪!

  感谢您哪!共产党!

  您的恩情温暖人民的心窝

  咿呀咿子哟!

  ………………”

  自己的媳妇儿这嗓子一开,杨萌激愣愣的打了个冷颤。

  不过杨萌感觉到自己媳妇儿,一个人在那里唱歌,虽然有音乐伴奏,可还是感觉到比较单调。

  这可不行!

  特别是过渡段的时候,自己媳妇儿一个人站在那里,就会跟傻子一样走来走去!我得上去凑凑热闹!

  衣服不用换,反正今天穿的是新衣服,不会丢份!

  想到就做,这是杨萌一贯的风格,转身从旁边的乐器架上,拿了一大一小两把唢呐,蹭蹭就窜到了后台的入口处。

  等到这段歌词的尾音一落,杨萌手里的小唢呐就吹响了!

  杨萌吹的这一段小调,完全就是自由发挥,可是这一段小调,插在那个音乐伴奏带播放的音乐里面,却是一点都不显得违和。

  小唢呐的尾音刚落,大唢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完全就听不出这是一个人吹的,特别是两只唢呐交叉响起的时候。

  那个欢快的节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掌控的。

  台下的人并没有听出来,这是杨萌现场加进去的伴奏。只有听过这一盒伴奏带的李靖芸,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唢呐声响起的时候,正好是这一段的过渡音乐。大小两只唢呐的声音,插在这个过渡段里面,让这首曲子,一下子就显得特别的欢快。

  李靖芸一听到这个过门,整个人一下就神采飞扬了起来,整张脸上,一下子就笑魇如花!

  以前就老听别人说,自己的小男人唢呐吹得如何如何好!又是能够让人流眼泪,又是能够让人哭鼻子的。

  暂时悲伤的曲调没有听到,但是这个欢快的曲调,现在却现场表演出来了!

  听得自己都心花怒放,不愧有乐器流氓之称的玩意,这玩意的感染力还真不是盖的!

  弄得李靖芸,也情不自禁的随着这段唢呐吹出来的小调,翩翩起舞。

  一段过渡音乐转瞬之间就过去了,李靖芸把后面的歌词继续唱完以后,小唢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却不是那种欢快的小调了!

  而是一群鸟叫声,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不过这种鸟叫声,好像跟随着李靖芸走的,随着李靖芸的退场而渐渐地远去了!

  “老头子!这个版本的《浏阳河》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

  我不是说歌词,而是曲子!

  什么时候这首曲子里面,夹杂着这么一段欢快的唢呐声了?

  特别是后面的这段唢呐模仿出来的鸟叫声,好像就是跟随着靖芸的退场,簇拥着她一路越走越远了似的!”

  靳庄妍的好奇,可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就问上了身边的老头子!

  “你看见萌萌了吗?”

  “没有啊!他不是有节目要表演吗?这会可能在后台……吧?不是!你说刚才的那段唢呐,是萌萌吹出来的?”

  靳庄妍说着说着,陡然想起这个村子里面的人,说过自己干孙子的唢呐吹得神乎其神,能让其它人听得止不住眼泪。

  没想到他吹这欢快的曲子的时候,也能这么感染人心。

  “这首新填过词的《浏阳河》好听吧?特别是这段欢快的唢呐声,是不是特别有感染力?

  我刚才在台上,可是看见台下的不少人,那身体可是左右摆动了哦!

  下面有请我们村里,有音乐鬼才之称的杨萌杨先生,上台表演他的拿手杰作闹春!

  闹春这首唢呐曲,是杨萌根据花鼓戏讨学钱,改编而来的!我可跟大家说哦!我小时候手里面的棒棒糖,就被他用这首曲子骗走过。”

  小丫头的话音刚落,台下就哄然大笑了起来!

  “不是!你们笑什么?我说的可是真的,不给他不行啊!我不给他棒棒糖,他接下来就能用唢呐,把我给吹哭喽!”

  这丫头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台下就笑得更欢了!

  恰巧这时候后面响起来唢呐声,不过这唢呐声好像有点特别,好像是有人憋着嗓子跟台上的丫头辩论。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