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入朝堂,却心系天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入朝堂,却心系天下!

  杨萌的侃侃而谈,给了罗县长非常深刻的印象,没有想到还真像古时候一样。山野之中,还真有这种奇人异士。

  不入朝堂,却心系天下!

  而且正在以他自己的方法,默默的改变着这一切。

  直到今天,罗县长才明白杨萌开那个种子公司的初衷,原来是用通过改变种子的方法,来提高人民群众的收入,从而减少人们对于土地的无限度索取。

  从以前的蔬菜,到今后的经济作物,再到经济林木!

  只要是知道他们公司种子特点的人们,将来就会继续选择他们公司的各种产品,即能达到给各自己家里增加收入的目的,又能达到改变生存环境的目的。

  因为他们公司的种子非常有特点,那就是生长的占地面积比较大,所以就能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减少人们对土地的需求,间接的达到保持水土流失的目的。

  他的这种模式可行吗?

  当然可行!

  只不过这个效果,会进展得比较缓慢而已。

  如果再加上政府在旁边协助的话,那就可以说是天作之合了!

  国家想改变目前的环境状况,而他这里却能提供用地少,而且收入高的各种作物种子。

  人都是有一种惰性的!

  在有条件的情况之下,谁都想躺在家里啥都不干,或者是少干就能得到自己想需要的。

  现在如果政府出台了政策以后,又能找得到这种增加收入的途径,肯定不会跟政府去对着干的。

  因为减少了他们的劳动量,又符合了他们只要躺着或者少干就能挣钱的愿望,他们只会欣喜异常。

  杨萌要是不把这个里面的原因,跟罗县长说明白说透彻,打死罗县长都不会想到,这个里面还有这么一个深层次的目的。

  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之下,只会认为这个孩子,是凭着这些特殊的种子来进行获利。谁会想到,这个里面还会有这么深层次的原因哦?

  随行的这些人员,心里面的基本想法都跟罗县长差不多。

  刚开始杨萌说,通过改变这些种子,就能保持水土流失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想法非常的奇葩,但是通过杨萌的分析以后,大家才恍然大悟。

  这才觉得这个提议,完全是可以执行的。而且今后的效果,只会越来越明显。

  下五分的力气,只能得五分的收成,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有不少人去干。

  但是下三分的力气,却能得到十分收成的事情,绝对是大把的人去干。

  而杨萌现在,就是通过改变种子的生长情况,来满足别人的这个要求,从而实现自己的这个目的。

  李靖芸跟杨萌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也是到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小男人,心胸到底有多么的宽大。

  当时自己的小男人,带着自己走山串岭的寻找着各种植物种子。

  李靖芸的心里面,当时也是那么想的,以为自己的小男人,为了给自己家里多挣点钱,才会那么专心致志的去寻找这些东西。

  谁知道自己的小男人,只是通过水土流失的事情,挤占了泥鳅黄鳝的生存环境。由此而想到人类将来的生存环境上面去。

  自己的小男人,没有跟别人提倡的那样去植树造林,更没有喊什么口号!

  而是现在以实际的行动,正在默默的推动着这种事情。由近及远,徐徐图之。

  李靖芸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心说难怪自己的肚子,一胎能够怀上四个。

  这是老天爷感受到了自己小男人的这份心意,从而给自己家里面的福报呢!

  李靖芸现在都可以肯定,将来自己的孩子出生长大以后,绝对会省心省事,乖巧孝顺。

  “罗叔!先喝口茶!今天无论如何,你们都得在这里吃完饭了再走,现在也到了搞饭吃的时候了!

  我去准备饭菜,让你侄媳妇领着你,在这前前后后去看看。

  有不少稀奇玩意呢!

  你保证没有见过!”

  “好!”

  罗县长并没有扭捏,跟在李靖芸的身后,在这个院子里的前前后后看了一个遍。

  通过李靖芸的介绍,罗县长也知道了这些东西的用处,这些都是杨萌整回来进行培育的。

  不让罗县长感觉都诧异的就是,这里面有三棵小树苗竟然长的像凤凰。

  除了叶子的颜色不对之外,可以说是活灵活现。

  心里不由感叹,这大千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啊!

  长得跟动物这么相像的植物,都能在这世间存在,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的啊?

  “靖芸!等等!这是兰花?”

  罗县长指着一片长得像麦冬草似的植株,冲李靖芸问道。

  “嗯!是兰花!但是具体什么品种,就得等到开花的时候才能知道。

  萌萌说这玩意,要是伺弄好了老值钱了!但是具体值钱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也不太清楚!

  只不过我家萌萌说,这几株兰花都是变异过了的。到时候开出花来,应该不会太次就是!”

  这玩意儿他不熟悉,我也……不太熟悉!虽然家里面老爷子老太太,养了不少这玩意儿,但是他们具体叫什么名儿?自己还真不太清楚。

  不过这个并不妨碍罗县长,对这几株兰花的注意。自己家里面的老爷子老太太,喜欢玩这些东西。而自己作为一个儿子,却由于工作的关系,没有时间去给他们寻摸这些玩意。

  要是没有碰到,那就啥话都不说。可现在已经碰到了,那就先给他们打个招呼,让他们给自己留上一株两株的。

  到时候具体是多少钱,自己就给多少钱。

  “靖芸!这东西培育出来以后,不管它有多值钱,都给叔留几株!家里老头老太太,愿意玩这些东西。

  叔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工作,也没有多少时间去陪伴他们。等你们的这些兰花到明年长大发芽了!我就过来买上一盆,回去孝敬那两个老的!”

  “这个没有问题,到时候我要我家萌萌给你留两株好的。

  他能分辨出这东西的好坏,我不行。

  我不怕跟您说笑话,我头一次看见这东西,我还以为是山里面的麦冬草,只不过是叶子宽了一点而已。”

  李靖芸毫无做作的话语,让罗县长哈哈大笑。

  “你也干过这样的糗事啊!我跟你说,你叔那时候也干过。

  头一回老头老太太,把这个东西整回家来以后,我还在那里笑话他们呢?

  叔还笑话他们,闲的没事干,竟然养起草来了。

  你都不知道,当时老爷子瞅叔的那个眼光,叔叔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呢。

  他就跟看个二傻子似的看着叔,把叔叔看得尴尬不已。

  后来才知道,这玩意原来叫兰花。

  可是由于工作忙的关系,叔叔到现在也认不全这些兰花的品种,只知道这个东西叫兰花。

  叶子比那个麦冬草的叶子宽一点,厚一点。

  开出来的花也不跟麦冬草一样。麦冬草开出来的花,是一串串的紫色的小花,这兰花开出来的花都是比较大个的。”

  李靖芸听到罗县长这么自黑,也抿嘴在旁边轻笑。

  “不是!你侄媳妇儿我,比较聪明,我不认识这玩意儿吧!我没问!

  我们去年出去了一趟,回来的那一天,我那小姑子在那里说起这个事。

  说是在我家萌萌的那个干爷爷家里,我那小姑子就把人家老爷子老太太养的兰花,当麦冬草了!

  把人家兰花当了麦冬草都是小事,而且还冲着老太太一顿猛夸,说人家的麦冬草养的好,夸完了还想跟人家老太太学养麦冬草。

  老头老太太涵养好啊!也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笑了笑。

  后来我家萌萌回来以后,冲着她又说起这个事儿,说是干爷爷家里就有兰花!

  我那小姑子这才反应过来!

  把人家的兰花当麦冬草夸了!当时我那小姑子说:这回可是丢死人了。

  当时车上都是自家的人,我家那小姑子也没有顾忌那么多,把这事说出来以后,一车子人可是乐得不行。

  就是这样,我才知道那个兰花,跟麦冬草是不同的两种东西。”

  “哈哈哈哈哈!这个小姑娘,挺纯真无邪的啊!”

  罗县长听到这种趣事,也是一阵开怀大笑。

  “嗯!就是有点人来疯,挺漂亮的一个姑娘!”

  听到罗县长夸自己小姑子,李靖芸附和的说了一句。

  “小姑娘呢?怎么没有看见人呢?”

  “她们在她们自己家过年啊!我家萌萌跟她们是同母异父,所以没在一起过年。”

  “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家萌萌一个人也挺好的啊!

  前面的苦日子已经过去了!

  后面的日子,照着现在的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将来肯定是越过越好的。”

  “确实!以萌萌的那股聪明伶俐劲儿,你们两口子的日子,将来只会越过越顺畅。

  这也算是苦尽甘来的一种吧!”

  “嗯!这个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唯一庆幸的地方,就是我的这个小男人没有学坏。要不以他的那个聪明头脑,要是学坏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

  李靖芸的担心不无道理,她可是知道杨萌的恐怖,不管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动物,在他面前都跟待宰的鸡鸭似的,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野猪和狼,在其他人的眼里面是属于危险动物,在自己的小男人眼里面,那就是欲取欲求的食物。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只看自己的小男人,愿不愿意去动他们而已。

  “你呀!有点想多了!

  靖芸呐!

  这世上吧!

  有些的人,他天生就不会学坏,不管他有多大的本事,他都不学坏。

  就好比你家萌萌!

  你也知道他的本事大,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你发现这孩子学过坏吗?

  他们村子里面的这些人,对他可是宝贝得紧呢!

  为啥呀?

  那就是因为这个孩子,虽然没爹没娘,可他就是不去学坏,这都是上天注定了的。

  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罗县长这么突兀的一句话,让李靖芸听得一愣!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自己眼前的这位,肯定跟自己的生身父母家里面有来往。

  “嗯!知道了!还是我家萌萌带我去认的人,好像是我哥!”

  这个农民要逆天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