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三百八十六章娘的!丢死人了!

第三百八十六章娘的!丢死人了!

  看着开了车走远了的罗县长,小张一阵激动,刚才县长可是拍过咱的肩膀呢!

  因为整个人都处于吭奋当中,弄得回到办公室以后,小张都有点不知道干什么了!

  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一会还抚摸一下刚才被罗县长拍过的地方!

  自从大学毕业以后,被分配到这个县里面至今五年了!就从来没有一个领导,曾经对自己这么亲近过。

  对了!领导刚才走的时候,吩咐自己把他的工作行程,挪动调整一下,免得他的突然离开,而耽误了别人的工作。

  真是好领导啊!

  要是以前的那些领导有罗县长这么平易近人,也不至于倒了一批又一批呐!

  这个罗县长,将来一定能够平步青云!因为从这些小事当中,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前途。

  因为他时时刻刻都把别人放在第一位,这样的领导要是不能平步青云,那就是国家的损失了!

  我得把领导交代下来的事情安排好,可不能给领导的脸上摸黑!从而让别人抓住领导的小辫子!

  “滴铃铃!滴铃铃!”

  “喂!你好你好!我是县长办公室秘书小张,请问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到您!

  哦!找县长?请问您贵姓,您跟县长联系过吗?

  没有?

  是这样的!因为县长今天下午有事临时出去了!

  如果您有什么急事,需要找县长的话,请您务必在我这里报备一下,等县长一回来,我会第一时间反馈给县长知道的!

  不客气!不客气!

  我们都是人民的服务员,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好!好!我这就给你您登记!”

  “…………”

  “…………”

  “滴铃铃!滴铃铃!”

  “书记办公室吗?我是县长办公室的秘书小张,是这样的!

  我们县长刚才有急事出去了!走得比较急,没来得及亲自跟书记通气,而且今天可能回不来,所以走的时候,特意吩咐我跟书记办报备一下。

  好的!好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张回想了一遍刚才自己所说的话,好像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言词也比较恳切,语气方面也并没有什么得罪人的地方,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因为其它,就是不想因为自己言语语气表达的时候,让其他人产生误会,从而给自己的领导招灾惹祸!

  …………

  “萌萌!在家吗?”

  “在呢!你这挺快啊!打完电话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小时吧?你人就到了!”

  “东西在哪呢?让我先看看!”

  罗县长把车停到杨萌家的院子里,就靠在四个圈的旁边。

  走进客厅里的时候,竟然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于是开口问了一句,可是回答自己的声音,却是从后面的小三间里传过来的。

  于是便三步并着两步的,走向了客厅的后面,直奔小三间而去。

  进入眼帘的东西,说实话罗县长是看不出什么异常来的。

  乌漆嘛黑的两个大铁疙瘩,正在被杨萌摆弄着。而李靖芸就手牵着小忆芩站在旁边看。

  难怪刚才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咯,原来全跑后面来了!

  “就这玩意?”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可是这玩意,这就是一坨铁疙瘩啊?”

  “我说罗叔!你这思维有点短啊!这玩意不是铁疙瘩,难道还是金疙瘩啊?

  要是金疙瘩,我会告诉你?

  那早就被我给溶化掉了!

  先不说卖钱那回事!

  我得到这玩意以后,如果是金疙瘩的话,我先用这玩意给我家媳妇儿打几件首饰,这不为过吧?

  其它用不掉的,我才拿去当金子卖!那得能卖出来多少钱哦?

  钱呢!一百三十二块,这玩意就是你的了!咱可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不然,我虽然会不好意思,但肯定会上你家里去要的!

  这可是我的劳动所得,劳动致富是光荣的!”

  罗县长被杨萌东扯西拉,整得哭笑不得!

  这个臭小子!老子都到了你家,还会少了你这几块钱?

  不过罗县长也没有计较,眼睛还盯着眼前的两个黑铁疙瘩,手就伸进口袋里,把钱掏了出来递给了杨萌!

  感觉到杨萌已经把手里的钱接过去以后,这才把手收了回来。

  有点变型了!

  不过从裂开了的地方,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电器部件。

  能够确定下来,这玩意它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东西。

  “钱你既然拿过去了!那就给我帮个忙,把这俩玩意给我搬到车里去!”

  “你扯什么蛋呢?你那小破车能载动这俩玩意?你知不知道这玩意,一个就有两吨多呢!

  当时我们两口子,为了把这俩玩意给整回来!

  可是废了老鼻子劲了!又是找车又是找人的!耽误了我们两口子将近三天时间,才把这玩意从大山沟里弄出来的!

  说真的!要不是我家媳妇儿说这玩意对国家有用,你以为我会费这么大劲把这玩意弄回来?”

  “那你们是怎么把这俩玩意给整回来的?”

  “你那小破车,能跟我家的那台四个圈相比啊!

  你知不知道我家那台四个圈?全都是改装过了,也就那个模样还像四个圈,上面的其它东西,就没有一样是原来的东西了。

  从钣金到轮毂,再到发动机,再到里面的内饰,全都被我给换了一个遍。

  这些玩意整出来的价值,比买十三四台这样的四个圈都还贵。

  但是那个效果也是杠杠的!

  你信不信?

  你开的那台车撞到我家的这台车上,我家的这台四个圈,连漆皮子都不会掉下一块。

  而你的那台车,可能就会面目全非了。

  山里面,我这台四个圈是没法开进去!

  所以才那么费力巴巴的把这个东西给整出来。

  到了外面,我就让那些人把这两玩意儿,给弄到了这台车子里面的后备箱,就这么开着车载回来的。”

  李靖芸在旁边看到这个情况直翻白眼,也有点为自己的小男人感到心疼。

  为了给这个国家,弄点其他国家的东西。费劲力气不说,还得撒谎撂屁的寻找各种理由,解释这些东西的来源。

  免得在别人的眼里面,离开了正常人的范畴,从而显得格格不入!

  而且自己的那一台四个圈,别说是罗县长的这台小破车撞上自己的车以后,会变得面目全非。

  自己的小男人可是说过,就是拿自己的那台车去撞火车,火车都能撞出轨道,而自己的那台车,可能连点漆皮子都不会掉。

  “那要不还是弄到你这台车子后备箱?用你这台车给我把这两个玩意儿装到地方,你说行吗?”

  “你弄上去啊!再说了!我家这台车,到了你们的手里面还能够回来吗?”

  “怎么就回不来了?谁还会要你的?”

  可是罗县长把这个话说出来以后,就发现杨萌的眼光,就像看个傻子似的看着自己。

  感受到这种不信任的眼光以后,罗县长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四个圈,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俩玩意。

  然后心里面想了想,眼前的这个臭小子说的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

  毕竟这台车,有点太妖孽了。

  能装个三四吨东西都是小事,这个安全保障,就得让人稀罕的不行。

  而自己将要去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军营里面!

  而军营里面,对这些安全保障系数高的玩意就特别在意。

  如果看到自己开着这么一台保障系数这么高的玩意,肯定会留下来研究研究。

  这样一来,还真就会像这个臭小子所说的一样,这台车有可能真的就回不来了。

  而且听臭小子说,这台车的造价可就不便宜。先不说改造这些玩意儿的工价,就说这台车的实际成本价值,就已经达到了一两千万。

  想到这里的罗县长嘴角直抽抽,奶奶个腿的,这就是一个暴发户。

  给自己媳妇儿买的一台代步车,竟然花这么多钱。

  不过罗县长也能理解杨萌的这种心态,自己媳妇儿的安全保障最重要。

  平时开着这么一台车出去,不管是撞着别人的车,还是被别人的车撞了。反正这台车子里面的人,肯定是不会有事。

  想通透了的罗县长,咋了咋嘴以后,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以前心里面还在想,自己直接把这两个玩意给弄过去以后,还能在以前的战友面前显摆显摆,现在看起来有点不现实了。

  不对!自己的小车装不了,臭小子的车台车又不能开,老子不会去找一台货车过来拉这玩意?

  反正这里到军营,也就六七十公里,一天也能打上一个来回。

  到时候多给人家几块钱车费就完事了,只不过这个驾驶车辆的活,只能由自己来。

  “臭小子!能给老子联系上一台货车不?”

  “我说罗叔,你是不是有点钻牛角尖了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就非得自己弄过去呢?

  你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你费那么大的周折干什么?”

  呃!罗县长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对呀!自己费那么大劲儿干嘛呀?

  他娘的,自己这是真的钻了牛角尖了!就一个劲儿的想把这个东西弄进军营以后,自己能在那些老战友的面前去显摆显摆。

  可就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个简单的招数。老子一个电话过去,这帮人听到有这些玩意以后,还能不过来?

  “这是老子的错!老子就想把这个玩意儿给整过去以后,在以前的那些老战友面前显摆显摆。

  根本就没想过,让他们自己过来把这些东西整回去。”

  罗县长这话一出口,才感觉到杨萌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正常了起来。

  “那你去客厅里面打电话吧!我把这俩玩意儿给你滚到前面去。

  滚动我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但是你要让我把这东西给弄到车箱子里面去,我就有点费劲了。

  别忘了让他们开过来的车,带上装卸装置,要不等他们的车来了以后,这边还得费傻劲。”

  “知道知道!老子就是一下子脑子没有转过弯,才在你这里闹了个笑话!

  想明白了以后,后面的事情还会要你来操心?

  不准笑话老子啊!

  特别是等会来了其它人,更是一个字都不能说,知道不?

  娘的!丢死人了!”

  看着边说边走进了前面客厅的罗县长,两口子相互对视了一眼,噗嗤一声,全都乐了出来!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