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零一章 无法无天,总得有个限度。

第四百零一章 无法无天,总得有个限度。

  杨萌并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话,竟然让省城的张公子,有点想向自己的老爷子求救的心思了!

  夜晚!

  张公子父母家!

  “你今天怎么舍得跑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

  张公子刚进门,就被自己的老爷子来了这么一句。

  张公子的心里其实想怼回去,但是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却深深地忍住了这一口气。

  “没闯祸!但是跟闯祸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张高官听得一愣,没闯祸?怎么会跟闯了祸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这是得罪人了?

  得罪人了?就是闯了祸呀!

  毕竟就是当官儿的,还是沉得住气。并没有顺着自己孩子的话头往下接着问,而是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为什么没闯祸,跟闯祸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事情是这样的。协助您站稳脚跟的这件事情,就是从我的一个朋友那里弄到了一些特殊的种子浸泡剂,那些种子浸泡剂的效果你也看见了。

  今天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现在家里面有了一批种子,价值估计得五个亿左右。

  我想吃下来。

  但是暂时,我却抽调不出这批资金,我想找你开开口,让银行给我行个方便,贷上一批款。”

  “你是想跟他拉上关系?”

  张公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张高官就在旁边说了这么一句。

  “嗯!这是我们爷俩的一次机遇,跟他拉上了关系,就等于说是给咱们爷俩,买到了一张护身符。

  他刚才跟我说,如果吃下了他的这批种子,今年我的收获可能会突破四十个亿。”

  听到张公子的话,张高官并没有答应张公子的要求,反倒给了张公子一顿批。

  “想法是好的!

  但是有点目光短浅。

  你可以明打明的告诉他,你现在拿不出这笔钱,但是你可以弄到种下他这批种子的土地。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呀?

  四十个亿的产值当中,你只需要得到其中的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都够你花销了。

  种子让他出,土地归你管。

  你们相互合作,在利益的纠缠之下,那才是最稳当的护身符。”

  张公子听到自己老子的这一席话,激愣愣的就打了一个冷颤。

  对呀!

  要不是自己的老爷子提醒,自己还在那里一个劲的为这件事情发愁。

  想跟这个人拉上关系,所作所为却一个劲儿的把这个人往外推。

  我去贷什么款呢?

  老爷子的这个方法,可比贷款管用多了。

  自己不就是想跟他扯上关系吗?现在这样的关系!可是求都求不来的事啊!

  “爸!还是您高瞻远瞩!

  我就没想到那么远,就只是想跟他拉上关系!

  把他手里面的这批种子吃下来,也好能落个人情关系。

  可您这么一安排,在这件事情上面可就十拿九稳了。”

  张公子给他老爷子拍了一顿马屁,但是好像老爷子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来什么高兴的情绪。

  “在这里给他打个电话吧!我在旁边听听,这个人为什么会值得你这么看重?”

  “爸!这个人有点仙!”

  “有点仙?这是什么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有点弄不明白你们这些新鲜词,你给我说利索一点。”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人有些特殊的本事。就跟神话故事里面的千里眼顺风耳似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的!

  上次就是因为种子浸泡剂的事情,差点跟他闹翻了。

  我找的那个狐狸,让他上这个男人的公司里面去买点种子浸泡剂。

  谁知道这个家伙自作主张,他竟然想去强买强卖。

  这不就被人家一个电话打到了我的别墅,直接就跟看到了现场似的,把我的别墅位置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您要知道,狐狸并不知道我的别墅位置,但是他却知道!

  就连我家里面,有一些什么东西他都给我说了出来。

  当时我就被吓了一跳。

  再一个本来我就没打算强买强卖,就是看到他们种子公司提供的那些种子浸泡剂,有一些特殊的作用。

  所以想弄一个农业项目,给您的那把椅子下面添添砖瓦,让它变得牢固一点而已,并没有打算去强占别人的利益。

  这不通过我的解释以后,我们就这么联系上了。

  不过好像,他对我的这种所作所为还是比较认可。

  要不以他当时说话的语气,并不会跟我多说什么,也不会跟我有什么来往!”

  “他当时什么语气?说了一些什么?我怎么发现你对他挺畏惧的啊!”

  “爸!说真的!

  想让我不畏惧我都办不到!

  你知道他当时跟我说什么?

  他说如果要是在一个小时之内,赶不到他的面前,就要我自己准备好棺材!

  多吃点好吃的,到了他说出来的时间以后,让我自己爬进棺材里面躺好等死,还说别给别人添麻烦!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啊!

  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个狠人!

  竟然让我自己准备好棺材,然后到了他所说的那个时间点以后,自己爬进棺材里面去等死。

  直到他点明狐狸的事情以后,我才知道是那个蠢货办的事情!

  通过他话里面对我家的装饰描述,我是不敢不去。

  可是我到了他的那里以后,他就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一句:还行!没有沾得有人命。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傻的!

  因为当时的那个语气特别吓人。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上,没有沾得有人命的?他是怎么看出来这种事情的?

  按照他的那个说法和语气来看,当时我要是跟其他的人家小孩一样,在外面也跟别人一样的胡来乱搞,身上粘上了人命以后。

  你家儿子我,当时就可能会交代在他的面前。

  而且他看人的眼神,可比您的眼神厉害多了。

  我就感觉到被他看了一眼以后,我浑身上下哪都不敢动弹,身上的那些汗毛,刹那之间就竖了起来。

  我当时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了,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面。

  您是我的老子,我今天也不在您跟前说假话,说出来不怕您笑话。

  我当时就差点屎尿齐流了!

  因为当时我那个大脑,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产生的那些反应。

  可是,当他把目光从我的身上挪开以后,这些感觉一下子就不翼而飞了。”

  “后来呢?”

  “后来他就问我,既然是想要他店子里面的那些种子浸泡剂?

  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

  我当时哪敢说其他的呀?

  再说了,吩咐其他人办事,我也没寻思到,他们能给我把事情办成这个模样啊?

  我当时就如实的把自己心里面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说:首先,确实是想要买点您这里的这些种子浸泡剂,但是并没有打算要买多少。

  我只是想买点回去试试!

  看看效果再说其它!”

  “就是他们市里,报上来的那件事情?被你看到了?”

  看着自己的老子目光有点不善的看着自己,张公子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你说说看!当时你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你要知道当时的那份报告,你家老子我,当时可是没打算处理的?”

  “我就是这么想的:既然他们下面农业局的那些人报上来了,那就肯定是确有其事。

  下面的那些人,他们可不敢拿他们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既然他们敢往上面报,那就是证明确有其事。

  而且我也吩咐狐狸他们去实地查看了一下,都说使用了他们公司里面的,一种叫做种子浸泡剂的玩意以后,那些植物都长的非常的强壮。

  我一听!这挺好啊!

  有了这种神奇的东西,那就对我的那个项目,有天大的帮助。

  这不就吩咐狐狸他们,去给我买点那东西回来嘛!

  哪里会想到,差点就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那个人把电话抢了过去跟我说了几句话,你家儿子我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还算不错!

  知道分析这些事情的利弊!

  这就是我一直强调你,别跟他们那些人一块玩的原因。

  无法无天,总得有个限度。

  只要碰上这种人一次,在你们侵犯了他们的利益以后,就能叫你们这些侵犯了他们利益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你这个,也算是福祸相依吧!

  你吸取了这一次教训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跟这些三教九流的玩意儿混到一块。

  咱们国家的大地之上,奇人异事可是数不胜数。

  可是又有几人知道这些人物,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如果一个不小心,犯到这些人手里面,不死也能让你脱层皮。

  我没打算理会这件事情,是因为我想稳扎稳打。等我理清了仕途上面的这些事情以后,再去施展拳脚。

  要不我也不会把这份报告,拿到家里面来。现在被你这么一弄,也算是误打误撞吧!

  我没去阻止你,就是想看你能发展到哪一步。现在看来,整体上说还算不错。

  你这次最大的收获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认识的这个人。

  既然他今天给你打电话,那就证明你在他的心里面,有了一定的位置。像今天这种事情,你是不应该犹豫的。

  而是应该直接明了的跟他说明这件事情,告诉你目前的状况以及你能做到的一些事情。

  跟这种人打交道,你就得把你的长处跟短处,直接明了地摆在他们的面前。

  让他们去给你做出选择,别自以为是的按照你的想法来行事!

  这样做的好处,一个是个减少麻烦和误会,另一个也能跟他们拉近关系。

  仙不仙?

  暂时我们先不去评论!

  他在今天这个日子里面,既然打电话通知你这件事情,至少已经把你当个朋友看待了。

  你现在打这个电话,不但不会引起他的反感,只会让他觉得你这个人可交,你可不要本末倒置。”

  张公子是真的没有想过,在老爷子这里给杨萌打电话。

  因为是人,就还是要点面子的。

  他知道杨萌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杨萌跟自己说话,那个语气非常难以让人接受。

  那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实在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反抗的冲动!

  其实也不难理解张公子的这种心态!

  他们这帮人,在平时的人际交往,当中都只有他们去掌握其主动权的。

  哪里会像跟杨萌打交道的时候一样?这主动权就完全不在自己的手里,什么事情,都只能凭他杨萌的喜好!

  他愿意搭理你,就好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他不愿意搭理你,你就得离他远远的,别再去招惹他!

  要是惹得他不高兴了,那可就是非死即伤的下场。

  可是这种掌控的事情,以前都是自己这些人的专利!现在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心里面的落差就有点显形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