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零三章

第四百零三章

  杨萌就这么隔着电话,听着这老爷子在那里教导着张公子。

  从各个方面的分析来看,这个老爷子当年也应该是下过乡的人!

  对于农耕方面的事情非常熟悉,这并不是那种一知半解的人物,而是真的对这些农耕生产熟悉到了骨子里面。

  难怪对于自己儿子从事农业种植项目,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失望。

  因为老爷子知道,那也是一片天地。并不一定,非得要儿子走上自己的老路。

  何况在那一片天地里面,还有贵人相助。总比自己现在一个人,在这个官场里面打拼要强得多。

  “你把电话挂了吧!”

  看到自己儿子有点木然的挂掉了手里的电话,张老爷子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儿子……哎!

  “这些事情,你到时候跟小杨去多多请教!

  他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也不要反驳,也别不服气!

  就从人家能够培育出来这些种子,你就应该能想得到的!

  你们之间的差距,是不可以里计的!

  这也正是你的一个机会,正好让你们能够相互取长补短!

  你的长处在种植之外,在销售方面,那是你应该使力的地方。

  而种植方面!

  你就得多听听小杨的意见,他在这个方面,比你强的不是一点两点!

  那个所谓的种子浸泡剂,发明人应该不是那个叫邝文凯的科研工作者,而应该是你将来的这个合作伙伴小杨!

  但是小杨既然把那个邝文凯,给推到前台来当挡箭牌,你就当着不知道。

  也别去说三道四,更不要去打听什么,那对你没有好处!

  你在这次的合作当中,你得动作迅速的处理好土地事情!

  在开春以后,就能让小杨手里的那些种子下地,别让种子等人等地。

  人要好伴,树要好林!

  你既然跟小杨扯上了关系,那就好好的跟着这个人。

  别把你张家的大少爷的那种脾气,在他的面前撒。

  这也是我们这些官宦人家子女的一个通病吧!

  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就比别人高上一等。

  徐不知你们的父辈,也是从那种泥腿子里面走出来的人!

  做人别忘本!

  你父亲曾经也是泥腿子!

  你这次不愿意跟他打电话,是不是感觉到这个人你控制不了?

  而且这个心里面,是不是特别的别扭?

  以前都是你们这些官宦人家的子女掌握主动权。突然之间一下子这个主动权掌握在人家的手里面。

  你这心里面,是不是感觉到非常的不平衡?

  这也是你家老父亲我,刚才让你挂断电话的原因,这是给你留点面子。

  你既然在他面前感受到了那种恐怖,那就得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不要总想着去掌控这个,掌控那个。

  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其他人所掌控。

  也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需要被你们掌控,你们才能从那些人身上获得利益。

  像你刚才的这种处理方法就非常的好吗?为什么就非得有那种去掌控事情,掌握其它人思想意识的想法呢?

  这是你们的毛病,你们得改。

  而且掌控!

  也并不等于是控制!

  像你现在这样,其实也是掌控的一种!

  相互合作,达到你自己的目的!也算是一种掌控!

  是不是感觉到你家老子我说话,前后不一致?

  掌控是为了什么呀?

  掌控,就是为了让一件事情达到自己的预设目标。

  而不是控制别人的意志思维,按照你们的思路去行事。

  控制别人的意志思维,那不叫掌控!

  那叫控制!

  别人在你们的面前,就是一个提线木偶。

  而且拥有那种控制思维的人,是相当危险的,于人于己都非常危险。

  你这次也有一个现成的例子。

  你所控制的那些人,一旦脱离了你的视线,就不会受你的约束,就会为你招灾惹祸。

  算你小时候还是比较听话,没有学坏。

  要是真像那些胡作非为的官宦人家子女一样,惹上了那些不该惹的人。

  你自己也知道,怎么死的你都不清楚。

  也不要觉得自己生在官宦人家,就得比别人高出一头。

  一般拥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是心里比较阴暗的那一波。

  那种人,除了给家里招灾惹祸之外,没有其它的能耐!

  通过刚才我跟小杨的对话,你看出来了一些什么?”

  老爷子今天冲自己说了这么多,其实张公子还是比较诧异的。

  自己的老子,从来就没有对自己,这么轻言细语的诉说过这些事情。

  “谦虚!不卑不亢!”

  “知道为什么拥有他那种本事的人,跟我说话还这么谦虚吗?

  别说你老子我是当官的!

  你老子我这个芝麻绿豆官,在他眼里狗屁不是!

  就从他那句我该怎么称呼您!

  你就能听出来,他根本没把你家老子身上的这顶官帽子看在眼里!”

  张公子有点挠头,这个事情自己还真没有仔细想过。

  不过想想也是,自从跟自己见过面以后,杨萌就对自己没有以前那冷漠了!

  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还有胆子跟他吹牛打屁的原因。

  要是还像他开头,隔着电话跟自己说话的那种语气和神情,自己绝对会绕道三百里,打死都不会愿意跟他见面。

  那种情况太吓人了!

  当时那种鹜定的语气,就跟和死人说话没什么两样了!

  这也是自己这半辈子没做什么亏心事,还有点胆量去见他,解释这里面的误会!

  但凡自己做过一点出格的事情,自己肯定是没有那个胆子去见他的。

  “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自己现在出去准备好棺材,到了九点以后,你就自己爬进棺材里面,把棺材盖盖好!

  不会很痛苦!

  会死得很快的!”

  谁听到这种话以后,不会害怕啊?

  回想起这些话,张公子激愣愣的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

  听到自己儿子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张老爷子端着茶杯的手不禁一顿。

  抬头看了一眼前的儿子,发现自己的儿子,好像有点神情不对!

  脸色有点苍白!

  自己也没说什么吓唬人的话啊?怎么会一副好像是受了惊吓的模样呢?

  不对!

  刚才说起的是小杨那个孩子,自己的儿子曾经被小杨吓得不轻!

  这是又想起了以前那些吓人的事情了么?

  “是不是觉得,小杨那种能把人吓得魂不守舍的人,不应该这么谦虚?”

  “啊!”

  “啊?啊什么啊?

  刚才是不是又想起了小杨,以前冲着你说过的那些恐吓你的话?”

  “呃!”

  “一看你这怂样,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你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了,你还想以前的那些话干嘛?吓破胆了?

  那都是已经属于过去了的事情,还去想他干嘛?

  既然知道害怕,那么今后就长点心吧!”

  “可是他对我说话的那个场面,这辈子你家儿子都忘不了啊!

  那是真跟和死人说话没什么两样的语气呐!而且根本就没打算让你家儿子活呀!”

  “那你现在死了吗?”

  “呃!这个……没有!”

  “那不就结了?”

  “我……”

  “我什么我?我是问你小杨那种对于你们来说无比恐怖的人,为什么刚才跟我说话的时候会那么谦虚?

  你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我就是想不到啊!像他那种随心所欲,能够吓死人的人,为什么就冲您说话这么谦虚呢?”

  张老爷子这会儿想抹眼泪,自己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现在就是问了这么一个小小的问题,自己的儿子不但神游天外,而且根本就想不到这其中的原因。

  要说心里不失望,那是假的。

  “那就是告诉你一个事实,不要觉得你自己的身份,会比别人高上一等。

  今后也别做那些想控制人家的美梦。因为这个世上,比你的身份高贵的人大把的都是。

  就连他拥有那么恐怖的本事,对人说话都是这么谦虚。

  这是一种优良本质。

  与人为善的本质。

  今天你家老子我,把你的这些毛病点出来。

  就是为了让你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别再那么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的嘴脸。

  心里面也别再那么别扭,感觉到自己掌控不了人家,就非得死钻牛角尖,自己跟自己较劲!

  说真的!

  你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是不是跟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接触多了,人家把你捧的?

  然后你们就倒在这些甜言蜜语之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蠢货!那是人家有求于你们,所以才会把你们高高的捧在天上。

  一旦你家老子我失势,你就看看,你身边那些三教九流的人还会剩下多少?

  而小杨是不是不捧你的臭脚?是不是不把你当一回事儿?

  所以你这个心里面就不平衡,觉得我是省高官的儿子,你小杨这个泥腿子就得捧着我!宠着我!迎奉着我?

  而且人家不但不做你老子刚才我所说到的这些事,反倒还把你给吓个半死?

  知道为什么吗?

  那是人家根本就在乎,你家老子我的这个身份!你去动人家的东西,人家有能力在不知不觉当中弄死你们!

  而那些三教九流的人,你去动他们的东西,他们只会欢天喜地的送上门来。

  心态呀!儿子哎!

  人与人,是不同的!

  所以你家老子我才说,人要好伴,树要好林呐!

  知道今后怎么做人做事了?”

  “知道了!爸!谢谢您!”

  张老爷子的这一席话,确实让张公子茅塞顿开!

  自己这么多年以来,还真就是被这些三教九流的人,给捧成的这个样子。

  要不是今天老爷子借着杨萌的这件事情,给自己来了一个当头棒喝。

  自己在杨萌的面前,肯定还是比较别扭的,因为心态不一样。

  杨萌可是全程的观看了老爷子训儿子的这一个画面,自己的那一句睿智,还真没有称呼错这个老人。

  也难怪如今这个老人,能够坐上现在的这个高位。

  今后就算自己不伸手,老人家也能够理清政途上面的这些事情,只不过是时间稍微要耗得久一点而已。

  而自己伸手,只不过是让这个老人少了一些后顾之忧。在他的前途之上,也没有了那么大的阻力。

  谁要是起心祸害他,只要被自己知道了是谁,那么那个人,就只剩下了一个下马的下场。

  起心祸害别人的这些人,就没有一个是好货色,要不就是觉得别人挡了他们的道,要不就是眼红人家的那个位置。

  再要不是,就是觉得人家挡了他们的财路。总之是各种原因,才会让这些人起心祸害别人。

  而这些人有些什么本事呢?

  除了拖别人后腿,就是拉帮结派。

  正事不干,吃拿卡要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里面,总会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先不说杨萌本来就对这些事情深痛恶绝,何况现在那个老人,还是自己合作伙伴的父亲。

  是能为自己的事业,和他家孩子事业保驾护航的中坚力量,哪能容许其它人去祸害他!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