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折腾不动你们吗?

第四百一十二章 折腾不动你们吗?

  杨萌的一句:这能花几个钱。让张公子不禁浮想联翩。

  人与人之间的出生与处境,真是不能比较。

  就像现在自己与眼前的这个人一样。自己与对方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自己说起身份来,是省高官的儿子,可以说是身世显贵。

  自己的这个身份在其他人的眼中,那就是千金之子。

  可是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前,也就是一个当跟班的命。

  不因为其他,就因为别人的气魄比自己充沛!

  四五个亿的种子,说让你拉走就让你拉走,完全就不怕你到时候不给钱,也不怕你给不起钱?

  自己没有这份底气。

  人家承包沙漠的土地,一样的也是这么大手笔。

  先不说他这笔钱到底是从哪来的?就冲人家心里面这份舍得的劲头,就值得自己佩服,也值得自己学习。

  遇到什么重大的事件,就得像他这样轻描淡写的去处理。

  七八十亿的金额,随口就是一句:这才能花几个钱。

  而且这笔钱,不是一年花了以后就会完事的。

  而是你每一年都得投进去这么多,这个可是固定了的金额,一分都不能少,必须给国家的。

  这样一来,他所承包的这片地域,所要花费的金额,可能是十倍于这些承包金额,甚至可能是更多。

  因为这七八十个亿,只是承包的金额。

  你想在上面种植一些什么东西,你得添置一些设施,雇请一些人工。

  而那些设施和人工,又得是一大笔钱。而且那笔钱的数目,跟这笔承包金额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远。因为那笔钱的额度更为巨大。

  所以,先不说自己并没有这么多钱,就是有这么多钱,自己也不敢往里投。

  要是遇上个天灾人祸,自己投入那么多,就得打水漂。

  这就是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

  他有这个胆魄,自己却没有。

  所以自己现在只能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找点零食吃。

  “杨老板!承包的事情我可以给你去打听。

  你能说说,如果被你承包了这片地域,你算没算过,将来要在这片地域上面花费多少金钱吗?”

  “这能要多少钱?

  根本就用不了多少钱啊!

  我既然把这一片地域给承包了下来,那我肯定要在上面有所收获呀?

  所以我头年承包的这些金额,就是我最大的一笔投资!

  后续根本就用不着再投入了。”

  张公子听到杨萌的这一席话,以后,那个眼神就好像看到了神经……仙人。

  心说:这人要不就是神经病,要不就是有天大的本事。

  不过仔细一想,是神经病的可能性不太高;恰恰相反,有那种天大的本事的可能性最大。

  虽然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样的手段,在这片地上面产生收获!

  不过既然他自己说出来了这个情况,那肯定就是有这份底气。

  而且是有十足的把握,确定他自己能够获得收成,他才会去这么做。

  一想到眼前的这个人他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去承包这片土地。

  张公子的心里面就有点活动开了,自己是不是也能趁着这个机会,搭上他的这趟快车?

  “你叫什么?我只知道你姓张,但是你具体叫什么名字?我还从来没有问过呢。”

  张公子还在那里神游天外,盘算着自己心里面的那些打算呢?

  冷不丁被杨萌的一句问话,给惊醒了过来。

  “老板!他叫张高兴!他钱包里面的身份证上,写的就是这个名字!”

  张公子还没有说出自己名字,杨萌的脑海里面,却传来了拓亚的声音。

  看着张公子那副想说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模样,杨萌有点想笑。

  “杨老板!这个……我这名字有点搞笑,你听了以后,可别笑话我啊!”

  “就一个名字,也就是一个人的称呼,我笑话你干什么?

  难道你家老爷子一个省高官,还会给你起个铁蛋,铁坨,狗屎,羊粪蛋子啥的呀?

  怎么的也得带点艺术性不是?”

  “是挺有艺术性的!高兴,你说是不是挺有艺术性。”

  “高兴还有艺术性?

  这高兴还有啥子艺术性哦?

  高兴不就是一种感情的表达吗?怎么还牵扯到了艺术性方面去了呢?”

  张公子一脸,就知道会是这个样的表情。

  “我说我姓张,名字叫高兴,张高兴。”

  “哦!装高兴?不对,你姓张,张高兴!这名字不咋地啊!

  人家一喊快了,就喊成了装高兴了。

  而且我感觉这个名字,不可能是你家老头子给你起的。

  他一个省高官,如果就只是这点文化水平?

  他也坐不上现在的那个位置!”

  “这是我家外公给我起的,谁反对都没用,就得叫这个名字!”

  张高兴一脸苦笑,虽然不愿意拥有一个这样的名字。

  可是小的时候没有人权,也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典故。

  等到大了,自己想改的时候却改不了。

  因为自己一提起更改名字,就被自己的外公拒之门外,不让自己再进那个家门。

  可是自己,却是在外公家里面长大的,跟那个老头子的感情最深。

  提过一次以后,自己就没有再敢提第二回。

  “呃!看来你家外公,对你爸他们家这一头的意见挺大呀!

  给自己外孙取个叫高兴的名字都是小事,而且非得强迫你使用这个名字。

  这是明白的告诉你爸他们家一头,老子在那里装高兴呢。

  把老子的闺女给祸害了,这个外孙的名字就得我来起。

  老子给外孙起个名字叫高兴。你们家姓张,这个名字加姓组合在一起就叫做装高兴。

  表示老子心里面不大愿意,只是表面上装高兴而已。”

  “可不就是这样嘛!我外公至今都不搭理,我们老张家那一头的人。

  这也是我妈喜欢上了我爸,我外公拿我妈没招。

  要不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一块,也不可能有我。”

  “你外公这个老爷子还挺有性格的,我喜欢这样的老爷子。

  老子不高兴了,就得折腾折腾你们这帮碍眼的玩意。

  折腾不动你们吗?

  那在我的能力之内,恶心恶心你们一下,也是可以的。”

  张高兴的第一反应,就是眼前的这个人,跟自己外公那种人的性格是一样的。

  这不,就连想法都是惊人的一样。

  自己外公也是干不过老张家,因为这边当官的人太多。

  可在不影响自己女儿幸福的前提下,我恶心恶心你们老张家,我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其它的事情,我没有那个本事办道。但是对于给我家这个外孙起个名字,我是有这个能力办到的。

  谁要是敢说高兴这个名字不好听?

  寓意不好?

  谁敢跟我这么说?

  我能喷他一脸唾沫星子。

  去掉你们老张家的那个姓氏,只叫他的名字,高兴高兴。

  谁敢说这个名字的寓意不好?

  你成天都高兴着,难道高兴还不好吗?

  “我家外公也是这么想的!

  你们两个人的想法,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就是因为当时,我们老张家当官的人比较多。我外公那时候就是一个草药郎中,根本就干不过我们老张家这些当官的家族。

  可我爸那时候吧!

  还长得比较帅!

  正好赶上京城的知识青年倡导去边疆垦荒,我家老爷子这不头脑一热,就率先走了出来。

  好像后来的大面积的上山下乡,就是他们倡导起来的。

  我爸五八年离京,我妈六零年就生下了我。

  我家老爷子,也就是我家外公,根本就不同意这件事。

  他觉得这城里的人靠不住,何况我外公从我爸的身上,还看出来了一丝官宦之气,觉得这些官宦人家的子女都是一些无情无义之人。

  可是再怎么反对?

  也拗不过我妈他喜欢上了我爸。

  两个人偷偷摸摸之下,就这么怀上了我。

  当时把我家外公,都差点气成了脑溢血。

  可是既然成了事实!

  我家外公再反对也没有用了。

  这不就打上了我名字的主意了嘛!”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