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自己造出来的吗?

第四百一十三章 自己造出来的吗?

  杨萌听得啼笑皆非,这个老爷子还是一个性情中人呢?

  改变不了自己女婿的姓氏,也改变不了自己女儿的喜欢,那老子就改变自己外孙的名字。

  反正得让老子发泄发泄,要不老子这心里面不痛快。

  “老爷子如今还健在吗?”

  “还健在!现在一顿都还能吃两三碗饭,走路还能蹦高!老小孩,老小孩!我现在感觉我家外公跟个小孩似的了!”

  “你在你外公家长大的吧?”

  杨萌看着张高兴这一脸怀念的表情,心里琢磨着这孩子,只怕是在他外公的身边长大。

  要不现在这个脸上,不会表现出来这么一种孺慕之情!

  舔犊情深!

  就是这种情感的表现。

  “嗯!我爸我妈他们回城以后,就把我给放在了外公家。

  一直到了十八岁,我考上了大学以后,才回到了现在的老张家。

  既然你知道我别墅的位置,你也肯定知道我没有跟我爸妈他们住在一起。

  要不一个家里,不会有两个电话号码是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有点容入不进那个家庭。

  我上面还有个姐姐,是我爸前妻的孩子!是个遗腹女!

  反倒是她跟我妈,两个人就像一对亲母女。

  我呢?就跟我外公外婆比较亲,可能是在他们家长大吧!

  受的教育,也是在老爷子的手拿把攥之下给教育出来的。

  所以也没有沾惹上,常昊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

  甚至可以说我自己,根本不像一个官宦之家的孩子……………,所以也没有养成他们身上的那种钻营之气!”

  张高兴可能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再加上刚才杨萌对他说话的那个和颜悦气。

  彻底放松了心情的情况之下,把自己上半辈子所经历过的这些事情,给倾诉了出来。

  “这回回去,买几瓶好酒去看看你家老爷子吧。

  你得感谢你家老爷子,把你教育成了这样。

  要是你跟常昊他们那种人一样,我还真不待见你。

  更别说几个亿资金的货物,说扔给你就扔给你,完全就不怕你反悔,或者说是没有那个能力给得起。”

  “这个我知道!

  我家老爷子,当时跟我分析的也是这样。他说你就是可能看到我身上,没有他们那些纨绔之气,所以才另眼看待了我一眼。”

  张高兴听到杨萌的那番话以后,心里面的那个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被这种猛人另眼相看,这是多大的荣幸。

  “等会跟我一块上我家,给老爷子拎一坛好酒过去,我那里的酒,都是从茅台镇直接过来的,都是几十年的陈酿。

  算是我孝敬你家老爷子,为这个社会培养了一个人才出来。

  你要是兜里面有钱。

  就在我今后承包的那一块地域旁边,你也承包一块沙地吧。

  我种什么东西,到时候你就管我要什么东西的种子就行。

  虽然前期的人工成本可能是比较大,但是我能够保证你一年就能够回本,以后的年限就是你纯挣的。

  你家老头爬到这个位置不容易,慎重言语,少给家里面招灾惹祸。

  说不定到时候,你还能混个太子爷当当。”

  也难怪张高兴不愿意跟杨萌多聊,因为杨萌说话的这个语气,就跟自己家里面的老爷子似的。

  那个谆谆教诲的神态,让人实在是难以接受。

  你比我小了十二三岁好吧?

  怎么训起人来,竟然这么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呢?

  “我可不想当那个什么太子爷,要是当上了的话,我就成了一尊菩萨。

  今天这个拜,明天那个拜的!

  烦都能把自己烦死!

  我就稀罕这种脚踏实地的挣钱日子,虽然也有一点作弊的嫌疑,可不犯法,不求人!

  作弊的地方,也就是多了一个信息渠道,比别人多了解了一些国家的政策信息而已。

  在国家的法律法规之下,我一不偷二不抢,正大光明挣钱,于心无愧!

  你既然提醒我,跟着你去承包沙漠土地,我回去就立马打听这方面的事情。

  弄明白了以后,我会电话告诉你!

  本来老爷子吩咐我跟你签个合同,可是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和我签合同的意思,我也不累叙了!

  我们就来个君子约定,到时候一切账目,我都会让他们给标明得清清楚楚,再让你过目的!

  现在我们是直接上你家,还是出去找个地方坐坐?

  待在你这店里,冷火炊烟的,一点都没有叙话的气氛。

  再说了,虽然我在你面前就是一个跟班的命。

  可这大正月的,你总不能连饭都不请我吃一顿吧?

  你家里的老酒,既然能给我外公一坛,我上你家去喝几口,总没问题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杨萌的错觉,就感觉到张高兴在自己面前,倾诉完自己的那些经历以后,整个人的心情都有点放开了!

  “灌死你都有!老子光酒钱就准备了两千万,只要是五十年以上的陈酿,我全都要了过来!

  现在整个茅台镇,五十年以上窖龄的老酒,几乎都被我搜刮干净了!”

  “你就是个土豪!”

  “老子土豪我高兴,呸呸呸!老子土豪我乐意!

  一不小心又把你的名字给带出来!

  妈蛋的!老子现在发现,你家那个外公真是个神人啊!

  给你起的这个名字,一直能让人家挂在嘴边呢!

  你这一天到晚的不打喷嚏啊?

  不管谁说道兴奋的事情,总能提起你的名字!”

  “呵呵!嘿嘿嘿!喷嚏我只有感冒的时候打过,反正我这个名字,经常被人提起倒是真的!”

  “既然想上我家去,那就别在这里磨叽了。我给你拿个钥匙以后,我们就走。”

  杨萌抱着忆芩走到收银台的前面,从收银台的抽屉里面,找出来一把钥匙扔给了张高兴。

  “这是仓库钥匙!地方你知道在哪!我们就没有那个必要现在再去跑一趟了。

  种子包装袋上面都有各种名称,也有说明。

  到时候你就指挥人家,按照说明上写的要求下种就行。”

  说完,抱着忆芩的杨萌抬腿就往外面走,完全就没顾及转身跟在后面的张高兴。

  两个人刚一走出店面门口,身后的门面,就被落下来的卷闸门封闭了起来。

  “你这卷闸门,还带有感应器的?”

  “对啊!只要店里没人了,它就会自动关闭店门的。

  你赶紧把车门打开,就这么三步道,而且还是我店面的门口,你锁什么车门呢?

  这一从店里出来,还是有点冷的,你动作利索点行不?

  别把我怀里抱着的孩子给冻着了!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呢?”

  杨萌抱着孩子走到四个圈的旁边,一拉车门,发现已经锁上了!

  看到这个走向了驾驶位的张高兴,竟然只顾着说话,却不打开车门,不禁一阵吩咐,连带着还损了人家一句。

  “哦哦哦!我这就开门!”

  杨萌的提醒,让张高兴反应了过来。

  确实是自己的不是,就算是要说话,进了车子里面以后,再去说话不迟。

  人家现在怀里,可是抱着忆芩来的,那么小的孩子处在这冷风之下,确实会有点受不了!

  张高兴把车门一打开,杨萌就拉开车门,抱着忆芩坐进了车里,反手把车门关好。

  三个人坐进了车子里面,把车门都关好以后,这才感觉到好点。

  “走吧!车子调头!我跟你说,开车别那么快啊!要是吓着我闺女了!我拆了你这破玩意啊!”

  “知道!知道!我知道你有这份能耐。嗯!再说了!这还破玩意你要是给我拆了,反倒还好了呢。

  到时候我就用公款,再去买一台更好的。

  我买一台四个圈的大越野去,那个霸道。”

  “那个玩意我家里面就有一台。我也没觉得咋地。就是咱自己国家,造不出自己的好车来。

  要不我才不买这国外的破玩意呢!

  奶奶个腿的!

  一台四个圈的大越野,娘的就要了老子一百三十二万!还搭进去我一个婶婶的面子才弄到那玩意!

  老子就是不懂这个里面的集成电路,要是懂那玩意,我他娘的自己就开一个汽车厂!专门造豪车去!”

  “老板!我们要是造车子的话,根本就不用那些别人生产的集成电路啊!

  我们直接就使用,我们自己合成出来的集成电路就行啊!”

  “你那主意不靠谱,要是不使用别人生产的集成电路,我一个农民怎么跟人家解释这些集成电路的来历?

  自己造出来的吗?

  要是说自己造出来的,那就更不靠谱了!

  你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造出来的集成电路,竟然比人家的工业产品还要先进。有没有这么夸张哦?

  更何况你生产这些集成电路,总得有厂房啥的吧?

  要是人家要求去你的厂房看看,你怎么弄?

  那些机械配件,你家老板还能说得过去,可以说是纯手工产品。

  就是这个集成电路,你家老板我有点抓瞎!”

  “我们完全可以不用集成电路啊!”

  “你说什么胡话呢?这玩意不用集成电路,你怎么让它们协调起来?”

  “老板!为什么就得非要使用集成电路啊?老祖宗的那些机关术,我们可以把它们发扬光大啊!

  而且那些集成电路,只不过是把一堆开关缩小以后,集成到了一起的,又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玩意。

  只不过是制造那些开关的材料不同而已。

  而且你都不知道,咱们老祖宗,在两千年以前,就发明了跟简易的集成电路相似的玩意吗?”

  “不可能吧?两千年以前,也没有这些材料啊!

  那是一个什么东西?能不能找出来让老板瞧瞧?”

  “就是一台织布机的模型,这个时候还没出土,就是被我给扫描到了!”

  “那玩意也用得上集成电路?不对!那玩意怎么就跟简易的集成电路相似了?”

  “老板!你得搞清楚一个事情,集成电路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减少人的工作量而发明的一个玩意。

  而那台织布机的模型,要是跟真的一样大小的话,表示也是为了减少一个人的工作量,从而大幅度的提升产量而发明出来的玩意。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吗?”

  “那玩意现在在哪里?”

  “在川省,成都一个叫天回镇的汉代古墓里面。

  那个模型确切的来说,是一台提花织布机的模型,而且那个墓室里面,这样的提花织布机模型大大小小有四台。

  川省在汉代什么东西最著名?

  那就是蜀锦!

  而这几台提花织布机的模型,应该就是仿照当时女主人生前所从事的工作,而弄出来的陪葬品。

  提花织布机呐!

  你想想,如果要把各种颜色的丝线,在不弄断的情况下,织到一匹布里面去,从而变成美丽的图案。

  可见这个工作量,将会有多大和繁琐。

  可是咱国家古时候的那些先人们聪明啊!弄出来了这么一个玩意,一下子就解决了繁重的工作量。也不会产生什么错误的地方。

  而这些丝线提取方式,不就跟开关一样吗?

  我要这种丝线的时候,通过提花织布机上的一个操纵杆,把那种颜色的丝线提出来用,这不就跟开关一样打开了开关?

  等到需要下一个颜色的丝线了,我就把这个丝线退回去!这不就跟开关一样关闭了吗?

  而集成电路里面的那些开关,也就是一个原理,只不过是那个里面的开关多了一些而已。

  都是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需要的时候关闭!

  而且车子上面用到集成电路的地方,只是在各种灯光管理,喷油嘴上而已。

  你都已经能够解开三百六十五把鲁班锁了!设计出来一个这样的机关能有多难?

  三百六十五把鲁班锁组合在一起,能够变换成各种生肖,就不能替换一下这个集成电路?

  至于材料?

  那就更不是问题了!

  这个是最不需要你操心的事情!你只要需要,你就随时随地的能够给你合成出来!”

  虽然被拓亚巴拉巴拉说了这么一大堆,不过杨萌一想也对!

  车子上面总共就那么几个需要用到集成电路的地方,虽然老子不知道它们那些程序是怎么回事?

  不过老子弄出来的车,不使用那些玩意,不就可以避开这个麻烦了吗?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