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没良心的!你真的决定了?

第四百一十六章 没良心的!你真的决定了?

  可问题是杨萌已经委托自己的儿子,跟自己打过了招呼!让自己提醒自己的这些下级,不要冲着自己儿子操作的这批种子伸手。

  可问题是,自己根本就没法跟下级说起这件事。

  自己怎么跟这帮人说啊?

  哦!你们千万别打我儿子操作的这批种子的主意啊!

  要是打我儿子的操作的这批种子的主意,到时候你们各自丢了性命,可就别怪我了。

  如果自己这样冲着自己的下级这么说,在别人的眼里面就会形成这么一个形象。

  自己的这个上级为了自己儿子的利益,可以说是不管不顾了,根本就不顾自己的形象,从而对这些下级竟然进行恐吓!

  可是不跟他们这帮子人说清楚明白的话,估计从*级到*级,肯定会有不少的人遭殃。

  虽然不能说这帮子人会全部死绝,但是百分之一二十估计会差不离。

  因为自己儿子的合作对象,杨萌就把这件事情给说得清清楚楚了。

  只要是别人携带这批种子,超过这批种子应该去的地方,距离超过500米以上就会让人家出现意外。

  就可以想象得到这其中会死上多少人,从运输的司机,到接触这批种子的各种工作人员,再到下面听到消息以后,蜂拥而来的各种牛鬼蛇神。

  只要是朝这批种子伸手的,把这些种子带离了它们应该呆的地方,500米以上距离的,这些人就会全部莫名其妙的死掉。

  就可以想象得到,将来的这批人群到底会有多大。

  因为这人的贪心是控制不住的,这个世界上,占别人小便宜的人大把都是。

  其他的时候可能是没事,但是这次不行了啊。

  这次自己儿子的这个合作伙伴,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你打神仙手里面东西的主意?

  那岂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长了嘛!

  自己的儿子可是跟自己说过,那个五个人的这五种死法,那就是先列呐!

  那还是人家已经把东西卖出去了,所有权都不属于自己儿子的那个合作伙伴了,他都那么霸道的处理了人家。

  何况现在这批种子从所有权来说,还是属于他的东西。那肯定是谁动谁死,不会有一点例外的!

  想到这里的张高官脑袋一顿胀痛,把手里面的茶杯搁在身前的茶几上,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子,你准备怎么操作这件事情?

  你的这个合作伙伴,既然这么明明显显的提醒了你,那么他会使用某种手段,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但是真要死上这么一大批人的话,动静就有点太大了啊!”

  “爸!这事已经避免不掉了!

  没人会听您说的,或者是我告诫的。

  因为这人呐!都会抱有那一种侥幸的心理,总以为他们犯了错以后,别人会不知道。

  以前他们占别人的便宜,可能尝是到过甜头。

  可是这回不一样!

  这次的东西,那可是等于“阎王”手里面的东西。

  这次如果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

  那是百分之百的,就会是因为自己的这一次贪欲,从而把自己的小命交代掉!不会有例外!

  您还是做好打算吧!最好是召集南山市县级的那些管事的,和他们那个市的市级管事的开个通气会。

  把这批种子的具体来历和目的,跟这帮人明确的说明一下,看看能不能减少几个枉死鬼吧?

  如果这样都不能够阻止他们的贪欲,那他们死了就死了吧?

  反正他们的死,都会是出于各种意外,不会跟官面上扯上关系的。

  我估计杨萌的意思也是这样,提醒您做好准备,就是让您考察好一批管事的人员,一旦你的这些下级因为各种意外,出现了大面积死亡的情况,也好让你手里面有人可用。”

  张高兴也是一阵头疼,自己的这些办事人员还好处理。

  自己召集他们开个会,威胁一番以后就能达到目的。

  可老头子的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跟杨萌彻底划清界限。

  我不接你手里面的这批种子,我也不操作这件事情。那就所有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

  这样的话,那些占别人小便宜的人,也能多活几天。那些有私心的管事人员,也不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好不容易搭上他这条线,结交了这么一个猛人,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撒手。

  这可是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护身符,一旦将来遇到什么生命危险,或者遇到什么迈不过的坎,全靠他来救命和度过难关呢。

  至于这些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而丢掉了性命的人。

  说实话!

  现在张高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因为自己可以管天管地管空气,就管不了其它人心中的那一缕贪欲。

  他们自己要在寻死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自己是怎么拉都拉不回来的!

  只能先尽尽人事,然后听天由命吧!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说不定他们就只有这么长的阳寿呐!

  …………

  杨萌把张高兴送走以后,走进了地下室,看到三个女人都在这里面。

  就知道李靖芸把自己的目的,跟杨梅香和杨银华说过了!

  要不李靖芸不会带着这两个不省心的玩意下来的。

  于是抱着忆芩走了过去,开口说道。

  李靖芸一见自己小男人走了过来,连忙从杨萌的怀里面,把小忆芩给抱了过去。

  “你们两个都在这里啊?那行!有个事情跟你们说一下!

  老子不知道上辈子,是怎么跟你们纠缠在一起的,弄得这辈子还来祸害我。

  都别说话,听老子把话说完。

  既然你们这两个痴心的玩意,这辈子还愿意跟着我,我现在也不阻止了。

  大不了将来被你们爸妈揍几顿。

  可是有一条,你们得有个心理准备,你们不能再在村子里面呆着了。

  你要是再在村子里面待下去,不但是你的爸妈他们抬不起头来做人,就连你们两个,肯定也抬不起头来做人,别人肯定会在背后指着你们的脊梁骨,对你们爸妈说闲话。

  这就是你们将来要跟着我,所要付出的代价。你们两个现在只能背井离乡,到另外的地方去落地生根。

  老子将来会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承包一片土地,安置你们这两个痴心的玩意儿。

  不是让你们将来不能回来,是好给你们一个名分,将来能有个堂堂正正的丈夫,孩子们将来也好上户口。

  其他的事情老子会去处理。

  就是你们将来的子女,只能在这片土地上起家,要想回来祭祖,只能是百年之后,等到村里的这批老人都去世以后才能回来!

  我会保证你们两家父母他们的性命,能够等到你们带着孩子们回来看他们,同时告祭祖宗。

  今天你们的老大,既然带你们观察了地下室。

  那你们就不用担心,将来所在的地方,会有什么不适应?

  老子会把那片承包下来的沙漠,也会变成现在家里面的这样。

  至于家业!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承包的那片土地上所有产值,都归你们这两支人的子女所有。

  我没打算承包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只打算承包10万平方公里左右。

  通过老子对那些地方的改造以后,我觉得这么大的面积,够老子今后的那些子孙在上面折腾了。

  至于将来,子孙们能够发展成为什么样?

  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当祖宗的,所要去操心的了。

  这么一算来,你们老大的那个心愿也能实现了,她就想为我们家这支人口开枝散叶。

  堂堂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她的思想竟然还这么守旧。

  我们这支人的族谱,你们两个将来走的时候一人带上一份。

  前面的续上,后面的老子就去当你们发下来的两支人的开宗祖,也叫迁移祖!

  去了老子就给你们,把名字写进族谱!

  代表着你们将来,就是每支人的开宗祖母!

  就是有点委屈你们这两个痴心的玩意!不能给你们俩办一个,双方父母都在场的婚礼!”

  杨萌的话音刚落,杨梅香和杨银华两个就眼泪汪汪了!

  刚才虽然听了李靖筠对自己说了这件事情,可是毕竟没有从杨萌这个没良心的玩意嘴里面,把这些话给说出来。

  杨梅香和杨银华这个心里面,还是有点打鼓的,并不知道李靖芸说的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现在好了!

  所有担心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

  确实是眼前这个没良心的玩意儿,真心的接纳了自己两个。

  “没良心的!你真的决定了?我刚才可是听到了你说的话啊!”

  杨银华直到现在,都还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和杨梅香两个,纠缠眼前这个没良心的玩意儿纠缠了多少年,都没有等到这个机会。

  可现在这个机会真正的摆在了自己的眼前,杨银华反倒有点不太相信了。

  “也就你们两个傻了吧唧的玩意稀罕老子!其实你们两个傻了吧唧的玩意这是何必啊?非得要吊死在我这棵歪脖树上?”

  杨萌看着杨银华这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态,这个心里面其实也是一阵阵的抽痛,真像自己的媳妇儿所说。

  两个妙龄女子,这份心一直就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从小守到现在,说不让杨萌感动,那是假的。

  以前杨萌就根本就没想过这其中的事情,以为等到大了以后,这两个女孩子,就会各自找到各自的归宿。

  虽然平时待在一起的时候,也开玩笑的说这说那。但是那时候的杨萌,并不知道这俩玩意真的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她们两个今后的归宿。而且还是吊死在自己这棵歪脖树上!

  “我不管!我不管其它的!我只想亲口得到你的承认,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杨银华虽然一脸娇嗔的神态,可那满脸泪水的样子,却让这副娇嗔的模样显得有点违和。

  “真的!只要你们两个傻了吧唧的玩意,这辈子不觉得委屈就行。

  不过到了现在,你们两个就算是想反悔,老子都不干了。

  老子费劲扒拉的把你们两个,变得从此以后就是这副模样,一直到你们死的时候都不会老了。

  你说老子还会让你们两个,去便宜别的人?想都不用想!

  除非是老子死了!

  老子要是死在了你们前头,那老子就什么都管不了。”

  “没良心的!不准瞎说!”杨银华。

  “萌萌!别瞎说!”杨梅香。

  “小男人!你老婆我还在呢!你就舍得我这如花似玉婆娘?”李靖芸。

  “小男人!别瞎说!”

  奶声奶气的声音一出来,瞬间就使得现场一阵冰消如寂。

  “对对对!小男人别瞎说!哈哈哈哈!还是咱们的闺女最有才,知道告诉小男人别瞎说。

  就是嘛!这大正月的,说什么死不死的?”

  李靖芸看到自己怀里面抱着的小忆芩,也学着自己这帮人,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那个脸上的小模样,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别人说这个话的时候,都是心情有点沉重。可是这个小奶娃说这个话的时候,人家手里面正捧着东西玩呢!

  人家根本就不知道,这句话里面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只是牙牙学语!

  听到你们这些人都在这里说这个事情,为了表示自己的存在,也跟着来了这么一句。

  “你们都想什么呢?

  你们的男人,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你家男人丧命的人,暂时还没有。

  这可真不是吹牛!

  别说你一般的枪炮子弹,就算别人拿个原子弹来炸你们老公我。

  估计原子弹还没等到爆炸,原子弹可能就会失踪了。

  知道咱们房子下面,所处的那一片空地吗?下面二十多米高,一千八百多亩的面积,那些泥土就是这么凭空给消失的。

  把东西弄没!

  这件事情,你们老大看见过,也知道这个事情。

  你们今天下来以后,肯定也会知道这一件事情。不过都给我管紧自己的嘴,特别是银华你这个大大咧咧的玩意儿。

  平时嘴没把门儿。我就不去计较你。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这辈子都属于老子的女人了。

  那家里面的一些事情,就别再嘴碎的往外说。就连你们自己的父母面前,也别去说起这些事情。

  听到了没?”

  “知道了!就你多事!”杨银华。

  “嗯!我知道轻重!”杨梅香。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