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啥时候有过品啊?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啥时候有过品啊?

  杨萌并不是没有听到李靖芸和杨梅香两个人的谈话,只是懒得去理会而已。

  “她都吃过几回亏了,还不长记性?”

  “也长!不过长得有点慢,而且她吧,也没把这事当回事。

  也就头天把两天会有点不好意思,过后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就是她这个性格,咱们男人拿她没招,没脸没皮的就一牛皮糖。

  不过我挺喜欢她这个样子的,这人心不坏,特善良!

  要不也不会招咱们男人待见!

  你应该能从那天,安排这些小伙伴的事情当中,看出咱们男人对这些人的远近亲疏的。

  凡是那些跟咱们男人玩的特别好的,都是被咱家男人给揍过的。

  反倒是那些没有被咱们家男人揍过的,关系都不太怎么样!

  萌萌有这么一个脾气。

  他越是在乎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就不能犯一丁点错,你要是犯了错被他知道了,那他逮着你就是一顿死的揍。

  而且萌萌揍人特缺德,他不揍人家的其它部位,就揍屁股!

  并且可着一边揍,愣是要把人家的屁股揍得一边大一边小才收手!

  这个事情,后来也成了村里面的一道风景线了。

  谁家的孩子回家,只要看到屁股一边大一边小!

  啥都不会说,就会问一句,今天又犯什么错了?

  告状都没用。

  杨雪林那时候小,挨了萌萌的揍以后就回家告过一回状。

  但是他家爸,一问是什么事情挨的揍以后,不但没找萌萌的麻烦,反倒把他拎起来接着一顿揍。

  从那以后,村里面的小伙伴只要是挨了萌萌的揍。

  只会自己忍着,都不敢回家告状了!”

  “怕告完状会,还会接着挨揍是不是?”

  “嗯!村里的这帮子小伙伴,在村里就怕两个人,一个是世元祖嗲,一个就是咱们男人!

  其它人都不怕,只要这两个人一出声,谁都不敢炸刺!全都老实得跟猫似的!”

  “世元祖嗲能够降得住人我还相信,咱们男人小时候也能降得住人?”

  “怎么就降不住人了!他力气大啊!只要被他逮住了!你挣都挣不脱的,除了挨顿揍,你啥都干不了啊!

  而且他的那个揍人方式还那么缺德,挨了揍以后特别打眼,其它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被咱家男人给揍了!

  小孩子的时候人虽小,可毕竟还是要面子的呀!

  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

  碰见这样的邪乎主,谁心里面不害怕?”

  “雪林婆那次挨揍是咋回事?”

  李靖芸听到自己小男人,小的时候还有这份本事,还是比较好奇的。

  “缺德呗!世元祖嗲家地里的一个大南瓜,本来长在地里好好。

  那个缺德玩意把那个南瓜翻过来以后,在下面掏了一个洞,然后坐在上面当茅坑。

  不知道怎么刚好被咱们男人给碰上了!

  咱们男人知道雪林婆干的这件事情以后,当场薅住雪林婆就是一顿胖揍,愣是把雪林婆的屁股揍得开了花,血呼啦差的。

  完了雪林婆就一路哭哭啼啼的回家告状。

  其实当时雪林婆他爸,看到儿子屁股上血呼啦差,还是有点心疼儿子的。

  不过听到原因以后,直接操起一根竹枝,把雪林婆的另外一边屁股,也揍得血呼啦差的了!

  雪林婆因为这事,有一个多星期都没出来跟咱们这些小伙伴们一块玩。”

  杨梅香一说完,可把李靖芸给乐得够呛。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村里的这帮子小伙伴,竟然还有人干出这么损的事情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笑!就知道笑!老大!你也不管管咱们男人!”

  杨银华看到李靖芸哈哈大笑了起来,还以为是笑她呢!

  “这个我可管不了!

  我还不想屁股一边大一边小!

  你自己惹得事,你自己处理。

  我笑的是雪林婆,可没笑话你!”

  “你们怎么扯到雪林婆身上去了!他挨没良心的揍,又不是一回两回,这有什么好笑的!”

  杨银华的脑回路,果然跟其它的人不一样。

  一听到李靖芸说是笑雪林婆,立马注意力就给转移了!

  把自己刚才差点挨顿揍的事情,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刚才说起雪林婆,一天挨了两顿揍的事儿呢?”

  杨梅香看到这个姐妹问起这事,连忙在旁边接了一句。

  “哦!那事啊!那是他活该啊!谁叫他回去告状的?

  挨了没良心的揍,竟然还敢回去告状,只挨了他爸的一顿揍,那都还是轻的!

  后来没被没良心的接着揍,就是烧高香了!

  骚扰咱们两个的那些玩意,被没良心的揍过多少回,难道你忘记了!

  不就是因为他们告状了吗!

  告一回就被揍一回,一回比一回狠,到后来人家都不敢去告状了!

  不过好像自从那次以后,没良心的好像不揍人了!改祸害人家了!

  那个洋辣子灰弄到脖子上,手上,又痒又疼,抓又抓不得,挠又挠不得!只能生生的忍着!

  咦呀咧!现在想起来,我都有点起鸡皮疙瘩。”

  李靖芸现在可是相当的无语,和杨梅香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

  不禁一阵好笑!

  说起这些事情,就跟是她自己做到的那些事情一样。那个眉飞色舞的模样,简直不可言表。

  杨萌对这个没心没肺的玩意,是彻底无语。

  走到李靖芸身边,冲着小忆芩张了张手,示意自己这个便宜爸爸抱她可以不?

  小家伙的回应可是相当给面子,连忙伸出手来,回应着杨萌这个便宜爸爸。

  李靖芸也没有磨蹭,直接就让自己的小男人,把这件小棉袄接了过去。

  现在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抱着忆芩都有点不对劲了,有点压迫着肚子。

  ……………

  “老板!张高兴已经护送回家,还继续关注吗?”

  “不用了!再怎么关注,该来的总还是会来的!其它的到时候再说吧!

  这一路上没有出什么事吧?”

  杨萌觉得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再去关注张高兴的必要了!

  人都已经送回了家,一路上平平安安就是最好的结局。

  其它的,根本就不是现在可以左右得了的!

  “没有!都被我给避开了!他这一路上,都有点神魂颠倒。

  被我控制着他的身体,他自己竟然都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觉得异常,可见这也是一个心大的!”

  拓亚的感慨,让杨萌有点诧异,现在的拓亚,好像越来越像个人了!竟然还能感慨起一些事情好坏来了!

  “他那不是心大,而是所有的心思,都没在这个开车之上了!

  他那脑子里面,只怕是从这里一出去,就一直在胡思乱想。

  担心这担心那的!

  哪里还能注意到自己是怎么开车的?

  估计回到家里以后,肯定是越想越后怕,冷汗是一身一身的出吧!”

  “嗯!到了他家老子的家里以后,身上都冒烟了!

  头上的汗气,遇冷以后形成的白烟,非常明显。

  身上的贴肉衣也没有了一根干纱,全湿透了!”

  杨萌并没有让拓亚,把张高兴现在所处位置的实时画面,呈现在脑海里,而是挺听着拓亚的描述。

  “啧啧啧!这个心里素质,真差劲!”

  听了拓亚描述的场景以后,杨萌的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那脸上的表情,就像一只偷着了鸡黄鼠狼。

  可李靖芸竟然发现,自己小男人脸上的这个表情,可是非常的有杀伤力。

  因为身边的这两个女孩子,看到自己小男人脸上露出来的这个笑容以后,全都激愣愣的打了个冷颤。

  “梅香!银华!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打起冷颤来了?”

  李靖芸有点莫名其妙,不解的问道。

  “没良心的要祸害人了!”

  “萌萌要使坏了!”

  李靖芸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男人。

  可是从小男人的脸上,只得到了一双白眼,两个卫生球显得特别刺眼。

  “咱们男人笑起来挺好看的啊!你们怎么就会觉得他会要使坏了呢?”

  “因为这个没良心的,每一次这么笑的时候肯定是有人要遭殃,只不过这次不知道会是谁?

  我跟梅香两个,看到这个没良心的脸上的这种表情的时候最多。

  每一次,这个没良心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

  反正就会有人被这个没良心的,给捉弄得哭笑不得。

  弄到现在大了,我们还对他的这个笑容,有点过激反应。

  就怕他的眼光,在下一刻的时候就盯着自己的身上。

  因为在他露出这个笑容以后,他把眼光盯在谁的身上,接下来指定的就是那个人倒霉。”

  “越说越没谱是不是?老子什么时候这么没品过?”

  “你啥时候有过品啊?

  你不记得那年夏天游泳的时候,你都干过一些什么事啦?

  杨连秋的短裤,杨红莲的衣服,不都是你给藏起来的呀?

  到后来你自己都玩忘了。

  他们这两个人都不敢回家,只能窝在水里面一直不敢起来。

  等到大人们找到水塘里面以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藏衣服你就藏衣服呗!到时候你就告诉别人不就完事了。

  你是怎么干的?

  看到人家的大人找过来,你让海兵伢子去跟人家说这件事情。

  还告诉人家怎么说:他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一时间把这事给忘了。

  那次倒霉的是谁?

  是海兵伢子吧?

  他爸都把他屁股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第二天你为啥给人家棒棒糖吃?

  不就是想堵住海兵伢子的嘴嘛!

  可你也没能如愿啊!

  被佳矮子这个鼻涕虫,把这事给捅出来了!

  就因为这事,虽然你没挨到揍,但是你被人家笑话了多久,你心里没点数啊?”

  这回可是让杨银华逮着了机会糗杨萌了,直接就把杨萌的这件糗事给翻了出来。

  因为杨银华知道,只要自己说的是事实。一般的情况之下,自己不会因为说的是事实而挨揍。

  这个没良心的,这点好处还是有。

  你只要说的是事实,就算你把他弄得下不来台,他也不动手揍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嘻!”

  杨萌冲着杨银华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这个没心没肺的玩意。

  那时候不是自己小吗?

  那里会想到,玩着玩着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老子虽然没挨着揍,可是你却不知道老子损失了多少棒棒糖。

  那都是自己慢慢的懂事以后,不要人家杨春河家给的棒棒糖了,自己掏钱买的。

  虽然那些钱,也是来源于他们这些人的身上。但是老子也耗费了不少脑力的好不好?

  把人家的玻璃球赢过来以后,再让人家花钱买回去,你以为不要身手呢?

  懒得听这帮娘们瞎咧咧!

  老子帮姑娘摘葡萄去!

  还是姑娘讨人喜欢,不像这帮娘们老是揭老子的短。

  “海兵伢子就被咱家男人,一颗棒棒糖就给忽悠过去了?”

  李靖芸听到这件事情以后觉得不可思议,自家小男人,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堵住人的嘴,让别人给自己顶包?

  “哈哈哈哈!哪能呐!

  那回这个没良心亏大了!就连我跟梅香,有好几个星期都没有捞着他买的棒棒糖吃。

  他那时候脸小,不想要杨春河家给的棒棒糖了。

  他想吃棒棒糖吧!他就想自己买。但是你也知道当时他们家的情况,穷的要死。

  他家铁瞎子,哪有余钱给这小屁孩买棒棒糖吃。

  他就想招!

  小时候不都玩那个玻璃球吗?

  他的身手好,他就跟这些小屁孩玩打玻璃球。

  以他的那个身手,你就可想而知其它小屁孩的下场了!

  到了后来,那些玻璃球全到了他的手里。然后他就把这些赢回来的玻璃球,卖给人家。

  要是去买新的嘛?

  那种玻璃球一毛钱是七个。

  但是他赢的这些不用,他一毛钱买给人家十二个!

  就这么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其他人家那些小孩兜里面的零钱,基本上都被他给收刮了个干净。

  杨春河那时候就是因为这事,稀罕他稀罕得不行!

  说这个没良心的,天生就是比别人聪明。

  其他的小屁孩,都只是从自己家里面的大人手上要钱。

  他那个时候,兜里面成天就能揣着块儿八毛的了。”

  李靖芸听得有趣,看了走在前面的小男人一眼,这个小男人,还真是蔫儿坏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